观察者网

黄靖:警惕分裂和狂热的美国会给世界一个“11月惊奇”

2020-10-23 11:03:46

【文/ 黄靖】

因美国大选被炒得沸沸扬扬的“十月惊奇”,迄今为止并没有发生。10月初特朗普突然感染新冠病毒,虽然神奇地“快速治愈”,但其选情以美国各大评估机构的调查来看,呈现出难以逆转的颓势,其政府事实上已处于半瘫痪状态。如此,11月3日大选前特朗普政府搞“惊奇”的可能性变小了。

然而,就此次美国大选而言,选民分裂前所未有,双方几乎是势不两立;而且,双方选民都高度情绪化和意识形态化。由于这两个前所未有的特征,使得美国的一些前政要和舆论领袖都认为,这是美国自南北战争以来最危险的一次大选。大选结束后,大有发生“11月惊奇”的可能性。

国家认同存在巨大分裂

美国选民在国家认同的巨大分裂,是双方势不两立的根本原因。福音派白人选民是支持特朗普的主力。他们自认为是美利坚合众国真正的继承人和捍卫者。在他们看来,美国是由“五月花号”移民为代表的、以清教徒价值观为支撑的、以强调个人自由为号召的白人移民经过独立战争创建的国家。在他们的理念中,公权力的本质是恶的。因此,所谓“民主制度”的根本目的,就是监督和控制公权力——政府——的职权范围和功能。

正如他们的立国座右铭所言:“我们只信任上帝和民主(In God and democracy we trust)。”他们是拥枪的坚决捍卫者,反对堕胎,反对同性恋,反对多元文化和多元价值观。在他们秉持的理念中,“美国大熔炉”存在的先决条件,是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都必须接受“五月花号”的价值观和生活方式。唯如此,才能成为“美国人”。

在这些选民心目中不可或缺的国家权力象征仪式,是美国总统就职时手抚“圣经”,高诵“上帝保佑美国”。特朗普右翼保守、坚决反对“政治正确”,因而成为他们捍卫“我们的美国”的旗手和希望,获得他们宗教信仰般的狂热支持。

拜登的支持者们则坚信,多元和包容是美国的立国之本。多元文化和族群不仅是美国社会的现实,更是使美国不断发展壮大的必要条件。美国对多元文化和族群的包容、接纳并赋予同等的权利,是“美国大熔炉”的必要保证,也是美国“软实力”的源泉所在。

因此,拜登的支持者们认为,美国公权力必须为捍卫多元文化、反对种族歧视,确保公民平等权利提供制度性的保障。美国政府不仅应该代表国家行使捍卫主权领土完整和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绝对权力,而且必须积极广泛地干预各项社会和经济事务,确保来自世界各地的“美国人”能够依据美国宪法保持他们的文化传承,同时享有公民的平等权利。

席卷美国的“黑命贵”运动不仅反对种族歧视,更是要凸显多元、包容、平等的“美国主义”(Americanism)。这一派选民支持拜登的狂热性不亚于支持特朗普的选民。在他们看来,如果特朗普继续连任执政下一个四年,美国将面临国将不国的巨大危机。

美国的对立不是两党那么简单

捍卫“我们的美国”很狂热

显然,特朗普竞选团队充分认识到选民的对立,并且积极地利用这个分裂谋求私利。竞选活动开始以来,特朗普竞选团队不断鼓动、怂恿和支持以福音派为主体的白人选民的各种“政治冲动”,从反对管控疫情所必须的戴口罩、社会隔离、武装占领各地公权力所在地,直到与“黑命贵”运动发生武装冲突,特朗普基本都表示支持。

在和拜登的第一场辩论中,当主持人反复问特朗普是否反对“白人至上”主义时,特朗普不但避而不答,反而说:“骄傲小伙子,准备好(Proud boys, stand by)!”众所周知,“骄傲小伙子”是一个极右翼的政治组织,他们不仅主张白人应该是美国的主宰,而且不惜用武力捍卫所谓“我们的美国”。

作为美国总统,特朗普非但不努力克服触动美国立国之本的国家认同分裂,反而利用这个分裂以图一逞。正如特朗普政府前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在其于今年6月3日发出的公开信中指出:特朗普是一个“从来都不试图搞团结”的分裂总统。

危险正在于此。如果特朗普败选,支持他的选民们很可能在特朗普及其竞选团队的鼓动下拒绝接受现实,继续狂热地支持特朗普。目前,各种阴谋论在特朗普的支持群体中大行其道。而竞选工作启动以来,特朗普团队被曝光的种种“竞选腐败”指控,及其拒绝承诺败选后将和平移交权力的姿态,更强化了其支持者们对“我们的美国”将被人篡夺的恐惧,激发了他们要捍卫“我们的美国”的狂热。近期连续两次发生的右翼白人组织试图武装绑架民主党籍州长事件,已经显示出这种狂热的恶兆。

最近,《纽约时报》知名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不无担忧地指出,这次大选可能将导致美国内战。他所担忧的,正是这些居住在美国广大郊县地区的福音派白人选民。作为狂热的拥枪者,他们持有各种现代化的制式枪械;福音派的归属,使他们具有相当多的有组织性且遍及全国的联系网络。特朗普一旦败选,即将失去“我们的美国”的恐惧和对美国传统白人价值观的狂热支持,很可能会促使他们起而行动。

毕竟,他们的行动和其投入美国独立战争的先辈们相比,唯一的区别就是他们的先辈们骑马扛枪地投入战斗,而他们很可能将开着皮卡和越野车、手持更现代化的枪械,武装反抗大选的结果。

并且,特朗普即便败选,仍将在2021年1月20日新总统就任前主持过渡政府,仍然拥有相应的行政权力。这意味着“十一月惊奇”一旦发生,将对美国乃至整个世界产生(潜在的)巨大危害。因此,必须未雨绸缪,加以防范。

(本文首发于《环球时报》,作者授权观察者网发布)

黄靖

黄靖

北京语言大学国别和区域研究院学术院长

分享到
来源:作者赐稿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美国大选观察
美国大选观察
作者最近文章
警惕分裂和狂热的美国会给世界一个“11月惊奇”
美国“大撒钱”,对中国是好是坏?
疫情可能给美国送去大萧条,同时敲响贸易保护主义的丧钟
强调“第一阶段”可能是特朗普埋的伏笔,我们要警惕
中美“脱钩”是假议题,不要被美国人唬住了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