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靖:俄乌冲突如何收场对中国比较有利?

来源:观察者网

2023-01-03 07:30

黄靖

黄靖作者

上海外国语大学特聘教授

站在2023年的开端,战争和疫情仍未远离,世界依然面临动荡与不安。然而,挑战总是与希望并存。

在史书中注定留下浓墨重彩一笔的2022年,该如何评价?2023年,我们值得怀有哪些期待,理应对哪些“黑天鹅”事件做好心理准备?

本篇延续观察者网“回顾2022、展望2023”专家访谈系列,就相关问题采访了上海外国语大学特聘教授黄靖。

观察者网:2022年,给您留下印象最深的国际事件是什么?您怎么评价这一事件对国际局势的影响?

黄靖:首先自然是俄乌冲突,它对整个世界格局都带来巨大冲击,分三个方面。

第一,这场战争冲击了美国主导的西方国际秩序。其影响和结果还有待观察,但毫无疑问是构成冲击。

第二,战争很大程度上重新界定了大国间关系,不管是中美、中欧还是美欧之间,当然也包括俄罗斯与他国之间的关系,不确定性增加。

第三,俄乌冲突看似强化了美欧联盟,使他们同仇敌忾地反对俄罗斯。但随着战争拖延,美欧之间的矛盾与不和也越来越突出,我称之为“”乌克兰陷阱”,其作用和效果越来越明显。

从中国的角度来看,俄乌冲突带来的变化并非是坏事,给中国带来的战略机遇,某种意义上要大过挑战。

观察者网:俄乌冲突引发了能源危机、粮食危机及地缘政治危机等一系列连锁反应。您觉得这场冲突带给西方国家集团最大的冲击是什么?

黄靖:首先是对美国霸权的巨大冲击。这次俄乌冲突,除了直接参战,美西方国家几乎所有能用的办法都用上了,包括经济上全面制裁俄罗斯。但结果显然是失败的。

更重要的是,美西方的这次制裁是失道寡助。在联合国大会上,有141个国家参与谴责俄罗斯的特别军事行动,但大概只有40个国家真正追随美国实施制裁,甚至连美国的盟友以色列都选择旁观。全世界少数国家发起了对俄罗斯这个能源、资源大国的制裁,而刚才说的一系列问题,实际上是由这轮制裁造成的。

俄罗斯总统普京发表2023年新年致辞

其影响有三,第一是暴露西方的经济,尤其是在全球化时代,并不那么坚挺,反而非常脆弱,制裁给西方主要国家带来的危害远大于收益。

第二点,至少在全球经济领域,美西方国家的垄断地位已不复存在。比如一直跟美国关系良好的沙特等盟国,都开始跟美国唱反调。

第三点,全球南方国家的力量逐步壮大,在世界局势中起到的作用越来越大。这次在巴厘岛的G20峰会能够发现,美国所谓的霸权领导能力已经不复存在。

以前都说发展中国家依赖发达国家,现在发现,发达国家对发展中国家的依赖性也比较大。不仅仅是市场,也包括能源、产业链、供应链等方面。这当然是经济全球化的结果。经济全球化本质上是市场经济推动的结果。市场经济寻求资源的最佳配置,追求效率和利润最大化,它必然推动以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为主导的经济全球化。这不是某一个国家的政策和战略所能造就和左右的。

西方所谓的经济制裁,实际上是试图通过政治力量重塑全球经济结构,看来是失败的。他们本以为对俄罗斯是胜券在握,如今自己非常尴尬。从这个意义上说,所谓脱钩也好,逆全球化也罢,都是政治上炒作的议题,从市场经济角度看,都是假议题。

由于俄乌冲突、新冠疫情,加上西方政府采取了全面的对俄经济制裁,反而充分暴露发达国家经济的弱点,整个世界经济都受到拖累。这很有可能造成2023年全球经济形势的进一步恶化。其中最需要注意的,是警惕再次出现2008年金融危机之类的情况。

观察者网:2022年的中东地区也不平静。今年以来,中东国家对自主与平衡外交策略的追求,越来越明显。不久前更是召开了中阿峰会等一系列高层交流。对于中东国家而言,面对向东和向西的选择,该何去何从?在中东国家眼中,中国和美国对该地区的关注有哪些不同?

黄靖:苏联垮台后,美苏冷战时期在中东地区保持的战略平衡被打破,美国-以色列联盟形成压倒性优势。中东的战略平衡长期得不到恢复,这是该地区自1991年以来动乱不止的根本原因。

今年,中东地区局势也面临巨大不确定性。第一,自美国从阿富汗撤军,又进一步陷入到“乌克兰陷阱”后,美国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急剧下跌。

其次,俄乌冲突爆发后,美国明显想把其霸权扩展到国际能源市场。北溪一号、北溪二号遭破坏,目的就是要使现在欧洲的能源供应高度依赖美国、英国和挪威。美国企图用政治方式和政治力量垄断国际能源市场,这是海湾国家所不能容忍的。

过去海湾国家同美国有一个交易,他们接受美元作为石油定价。但是石油卖给哪些客户,成交的价格、规模与时间,是由沙特等中东产油国自己商量决定的,以达到一个平衡。能源市场的供需,没有美国霸权介入。现在沙特等国,之所以敢在石油减产问题上顶撞美国,就是因为美国企图以政治手段谋求在能源市场的霸权,这涉及到他们的经济命脉,为了维护整个全球能源市场的基础不被美国掌控。

法国民众走上街头,抗议政府应对通胀与能源危机的不作为

考虑到以色列是袖珍强国,再加上阿拉伯国家与伊朗的紧张关系,结合美国的地区影响力下降,现在阿拉伯国家敏锐地认识到,需要引入新的力量,来维护中东地区的稳定与平衡。而中国是最好的、也是唯一的选择。

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不干涉他国内政、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等主张,都跟中东国家的发展相契合。与中国合作,沙特既可以实现经济结构多样化,又能在政治上扩大影响,同时还加深了与中国这样的大国的关系。

海湾国家越来越认识到,中国的影响力在上升,而且过程是不可逆的。他们也越发认识到,中国一定会加大对中东的关注与投入,确保能源供应的安全和稳定,双方是一拍即合。现在的中东国家,与其说表现出追求“独立性”,不如说是越来越期望促成新的战略平衡:第一要克服美国的霸权,第二也要克服美国的相对衰落。在这个节骨眼上,中国的介入确实是一个双赢局面。

中东地区历史遗留问题错综复杂,但中国是唯一一个能跟所有地区国家都保持友好关系的国家。中国的原则能站住脚,就是三句话,第一,不干涉内政;第二,劝和不劝打;第三,中国从道义制高点出发,呼吁一律以理性的、独立的方式解决争端,不要引狼入室,将自己变成大国竞争的工具和棋子。这是中国主张“结伴不结盟”政策的成就。一直如此,大家也心知肚明。

中国与他国合作的基础是共同利益,不是基于价值观或政治体制。上合组织是典型的例子,只要彼此之间有共同利益,就可以结伴。正因为如此,中国主张的结伴关系是包容而非排他的;而且各国不论大小一律平等。比如我国领导人出访沙特,两国之间关系是平等的,利益是共同的。中国并不反对沙特跟其他国家结盟,不像美国。

最后,中国结伴的目的是为推动合作与发展,不是为了打仗。美国是劝打不劝和,通过“劝打”来突出它的掌控力。相比之下,中国在中东地区是非常有分寸的。

中国与阿拉伯国家在许多领域的合作潜力广泛

观察者网:2022年11月,中美两国领导人在G20峰会实现了首次线下面对面会晤。但拜登政府并没有放松对中国的制裁与关税,尽管大家都同意,脱钩对中美两国没有好处。从您的分析来看,2023年中美两国要想取得进一步合作,还有哪些空间?

黄靖:首先,我对2023年中美关系变好不抱期待,可能不变得更糟就不错了。有几个原因,第一,美国把中国视作前所未有的最严峻挑战,这是国会两党的战略共识。

其次,中美关系大的战略格局没有改变。中国还在不断地发展上升,美国出现了一些问题。

第三,拜登政府继承前任的政策,更变本加厉地推出所谓“竞赢”中国(outcompete China)的政策,这也没有发生根本改变。最后,美国国内的政治生态没有改变,依然是社会高度分裂、政治和政策制定极化的情况。

现在,中美之间最大的共同利益就是维护全球金融稳定,避免再爆发全球金融危机。这是基于中国作为世界第一贸易大国的地位,加上我们人民币国际化的步伐还远未完成。这次G20峰会上的中美峰会,美国财长耶伦也参加美方代表团,且座次仅次于拜登,比布林肯还靠前,就是体现美方希望在该问题上与中国合作。

明年美国面临的最大问题在于,可能重演2014年到2016年的债务危机。中期选举后,共和党赢下众议院多数。如果他们拒绝提高联邦政府债务上限,而民主党为了不得罪选民,拒绝削减福利,双方互不妥协,则联邦政府将面临再度关门。但不同的是,当年美国的债务规模尚可以维持。今天美国国债已突破31万亿美元,如信用卡、房贷、车贷和大学生贷款等民间债务,也达到20万亿美元,加起来是52万亿美元左右。这个债务规模是完全无法维持的。

一旦拜登政府不能和共和党达成提高“债务上限”协议,非但联邦政府要关门,关键是美国财务部将用尽举债空间,一旦美国国债——世界债务市场上的“本源性抵押品”——出现违约风险,这将给世界金融市场带来灾难性冲击。现在日本、德国、印度等都在悄悄抛售美国国债,防患于未然。

尽管从战略上来说,明年中美的紧张关系很难回暖,但基于轻重缓急,可以从四个方面探索展开合作的空间。

第一是维护全球金融市场稳定。

第二是推动在气候变化问题上合作,除了满足我们自身的战略利益以外,这个议题也是反击美欧的一个道德制高点。在承诺减排的问题上,中国走在最前面,反倒是欧洲现在开始烧煤。

第三个合作领域是核不扩散问题。习主席在跟德国总理朔尔茨的交流中也提到,我们坚决反对使用核武器,这符合中国的长远利益。因为中国的常规军事力量突飞猛进,至少在家门口,我们谁也不怕。所以要坚决反对使用核武器,对此我们跟美国也有共同利益。

最后一点,是推动基于多边机制的全球治理。美国要搞单边主义,我们就呼吁搞多边主义,实际上就是反霸权。这一点可以拉着美国国内的一些自由派一起做。

观察者网:2023年,您预测最大的黑天鹅事件可能是什么?

黄靖:从战略上讲,我认为2023年最大的黑天鹅事件,是俄乌冲突是否会以不利于中国的形式结束。对中国来说,最重要的不是战争何时结束,而是以怎样的方式结束。其实任何一方大获全胜,都不符合中国利益。而最不利的结局,恐怕是俄罗斯与西方全面妥协,不管这个妥协使美国还是俄罗斯发起的。

俄乌冲突当前正陷入僵持状态

其实,目前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的战略精英中,已经出现一个越来越强烈的声音,就是美国作为一个已经过了“顶峰”期的全球霸主,不应该同时与第二和第三强国为敌。基辛格早就提醒,这是愚蠢的做法。如果美国醒悟,将有可能出现所谓的“尼克松现象”。当初尼克松是美国最反共反华的政客,比今天的蓬佩奥恶劣多了,但是他却在1972年来到北京,迅速扭转冷战时期的全球格局。一旦出现美国与俄罗斯妥协的迹象(如果2024年总统大选白宫易主,这种可能性将大增),则中国的安全环境会快速恶化。

首先,印度的顾虑没有了,它可以更加自由地去“平衡”中国。俄乌冲突暴露了印度最大的软肋,结合前面提到的中东地区战略失衡,现在印度最主要的国家安全威胁,是一条从土耳其到沙特、横跨欧亚大陆的“伊斯兰国家带”。巴基斯坦与沙特的关系也很近。所以我们看到,印度顶住西方压力,不参与制裁俄罗斯,不是为了进口石油或武器,这些都是表象。关键是,只有跟俄罗斯合作,印度才能管控其面临的西北方向“伊斯兰带”的安全威胁。

日本的情况也类似。一旦俄罗斯与西方妥协,日本马上就会跟俄罗斯靠近。毕竟同时与中俄为敌是日本最大的战略噩梦。

第二个黑天鹅,是我最担心出现类似2008年的全球大型金融危机。现在中国经济正在努力走向全面复苏的关口,如果明年爆发大规模金融危机,无疑是非常糟糕的消息。可以回忆一下,2008年金融危机对当时的中国冲击有多大。现在中国已经是全球第一贸易大国,且深度融入全球经济。而整个经济最核心的部分就是金融。如果金融不稳定、出问题,实现全面经济复苏的战略部署就会受到重大打击。这一点我们一定要重视。

第三个黑天鹅,即疫情可能复燃,出现新的变种,再导致全球疫情延烧。我现在在哥本哈根,欧洲的情况并没有大家想的那么好。我们去这边的博物馆参观,整个馆里只有两名职员上班,其他人都在家养病。除了奥密克戎,最近德国也出现新的流感变种,小孩特别容易中招,家长们都很担心。所以对疫情绝不能掉以轻心。

第四个黑天鹅,就是俄乌冲突出现新的升级,比如俄罗斯使用战术核武器,或者与北约及美国直接冲突。波兰现在也蠢蠢欲动,调集了30万军队到波乌边境,一直想恢复1939年的边界线。又或者,在其它地区可能爆发局部冲突,比如以色列跟伊朗,朝鲜半岛等等。

总体而言,由于四个原因,导致2023年的世界格局面临非常大的不确定性。

第一,俄乌冲突前途未卜,无法预测以什么形式和结果收场。第二,全球各经济体普遍处于下滑和疲软状态,全球经济出问题了。第三,疫情实际上还未得到完全控制,世界卫生组织迟迟不宣布疫情结束,存在各种反复的可能。

第四个原因是美国内政。美国作为全球第一大国,国内政局高度不稳定、不确定,马上又将进入大选季,许多外交政策都会出现“选举考量”。其目的不是为了维护世界稳定,而是为了给政客挣更多选票。

综上所述,我认为2023年是比较有巨大不确定性的一年。当然,中国依然会是一个积极的力量。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郭涵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叙利亚怒批美国

埃尔多安下令土耳其10省进入为期3个月紧急状态

关于人民币清算,中国同巴西签署备忘录

中方回应美方拒还飞艇碎片和设备:它不是美国的

被问“地震后,应解除对叙制裁”,美国务院这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