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黄颖:德国政坛动荡,会不会给中德关系带来不确定性?

2020-02-28 07:13:17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黄颖】

德国政府目前正在经历一段风雨如磐的时期。

在执政伙伴社民党刚刚换上双主席后不久,基民盟主席卡伦鲍尔于2月10日宣布将辞去主席并且放弃参选联邦总理,这将让长期以来存于基民党内部的派系争斗变得更为激烈,为德国政局再添不稳定因素,此为联邦层面基民盟内部的领导危机(Führungskrise)。

第二重危机则是卡伦鲍尔辞职的直接导火索——2月5日图林根州爆出的州长选举丑闻,基民盟竟与右翼选择党为伍,此为联邦州层面的政府危机(Regierungskrise)。

基民盟内部领导权之争即为路线之争

当前基民盟内部明显存在两大派系的争斗:自由党派和保守党派。在卡伦鲍尔任党主席的14个月中,党内分裂不减反增:一个派系希望重新回归到典型的保守主义政治,另一派系则是默克尔所代表的坚持社会自由派的中间路线。这两个派系在重大的经济和社会政策、难民政策和欧盟政策走何种路线都有所差异。

回顾基民盟的历史发展,二战后该党自身定位是一个有明确基本原则的标准中右翼政党。随后,默克尔担任党首的18年中,对中左翼路线采取较为开放的态度,在与社民党联合执政过程中不断趋于政治图谱的正中,这一“左倾”位移极大地挤压了社民党的政治空间。不过,同时基民盟自身也遭受来自德国极右翼选择党的不断挤压,而且有不少中间自由派政党的选民倒向了绿党。默克尔的“左倾”政策只注重了内围的对手,却忽视了外围的竞争者,直接导致基民党内部保守派反对力量的快速发展。

在2018年12月于汉堡举行的党代会上,基民盟再次重申了党的发展路线:基民盟拒绝与左派和右翼选择党进行任何类似形式的合作。事实上,这一原则并没有被基民盟中的每个成员所认可。其中,党内自由务实的派系主张向左开放。例如,2月8日德国北部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州基民盟籍州长丹尼尔·冈瑟(Daniel Günther)表示,可以容忍基民盟与左派在必要时组成联合政府。在他看来,基民盟与选择党之间的距离远大于与左派的距离,如果基民盟能与左翼党合作,图林根州的危机便能避免。

在基民盟内部,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将左翼与右翼等同对待是错误的。虽然左派仍是基民盟的政治对手,但与来自选择党的敌对不同,因为他们想要重新建立一个新的共和国。

卡伦鲍尔辞职留下的权力真空,将进一步激化基民盟内部的权力之争,无论谁上台,都面临解决基民盟未来政策方向的问题,特别是党内在处理与选择党的关系上仍存在分歧。

路线之争也在德国的东部和西部蔓延开来,德国西部的大部分基民盟党员认为应坚决与选择党划清界限,但在东德地区,有不少基民盟成员则考虑同选择党进行某种形式的政治合作。如果基民盟能够在不放弃其自由度的情况下,同时重视党内保守派的呼声,将会重新赢回流向选择党的选民。

三位候选人的权力角逐

为了避免给选民留下基民盟内部不团结的印象,基民盟需要尽快落实新的党主席候选人以及日后的选举日程。在寻找新的领导者时,基民盟党内高层正在讨论可能的“团队解决方案”(Teamlösung),即要选择一个主席团队,而不是一个继任者。虽然主席的位置只有一个,但是选出的领导层可以担当党内其它重要角色。基民盟副主席拉舍特表示,一个包括三个以上具有不同能力与个性的参与者的团队将有利于基民盟的发展。

确实,权力争斗不会帮助基民盟赢得更多的选民,但是这个“团队解决方案”要么会危及到默克尔的总理位置,要么基民盟新的主席的权威会因为党权政权分离被削弱。目前,这一方案因党内存在异议而被抛弃。基民盟内部的确需要一个具有个人魅力且能够整合党内各股势力的强有力的领导者。

往常基民盟都是在每年12月召开党代会,为了尽快选出党主席和确认总理候选人,经基民盟主席团2月24日商讨,计划将于4月25日召开一次特别党代会来选出新的党主席。这样不仅可以迅速稳定政府和民心,也可以为基民盟备战2021年的联邦议院的选举留有足够时间。目前,有三位候选人公开宣布竞选主席一职。

其中,较有利的竞争者是现年64岁的弗里德里希·默茨(Friedrich Merz),作为保守派领袖人物之一的他,曾于2018年12月初以微弱差距惜败卡伦鲍尔,可见其在党内有不少支持者。他主张,德国的欧洲属性和价值观不可侵犯,德国应对移民的数量进行严格限制,而且移民必须受到德国自由价值观的同化。因此,党内不少保守派都对默茨给予厚望。卡伦鲍尔的辞职让党内约4000名成员组成的“价值联盟”(Werteunion)距离其要纠正默克尔长期以来“左倾”路线的目标更近了一步。如若默茨当选,基民盟与选择党之间的某些形式的合作将成为可能。那么这一举动对基民盟来说是冒险的,“右倾”路线会不可避免地让基民盟的选民流向绿党或者是社民党。

基民盟党内异军突起的弗里德里希·默茨(@维基百科)

另一位党主席热门人选是现年59岁的北威州州长、基民盟副主席阿明·拉舍特(Armin Laschet),他代表着党的中间立场,属于基民盟中的自由派代表,是默克尔政策的忠实支持者。在2月14至16日的慕尼黑安全峰会上,拉舍特罕见批评默克尔当前的欧盟政策,认为德国联邦政府对法国总统马克龙的欧盟政策提议的回应过慢,德国应该像科尔时期一样为欧洲制定出一个重大的发展计划。这一举动可视为他正试图与默克尔保持距离。他被视为最富有经验的候选人,曾于2017年一举赢下被视为社民党大本营的北威州议会选举,他可在党内不同派别之间进行调停和斡旋,这将有利于其成功竞选。

另外,2月18日又出人意料的冒出了一位新的竞选人,即现年54岁的联邦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诺贝特·罗特根(Norbert Röttgen)。他曾于2009至2012年担任过联邦环境部长,曾重点参与了2005年联盟党的联邦议会大选计划和实施,是默克尔的亲信之一,曾被视作默克尔的热门“接班人”,但后来因其领导的北威州基民盟在2012年的州议会选举中落败,直接导致他的政治生涯前景暗淡。又鉴于其一度与绿党联系过密,其政治路线过于自由了,同年被默克尔革去其环境部长一职。近些年来,他作为联邦议员以外交事务作为政策重心,去年11月初,他在访谈中直接批评了当前大联盟政府的政策:我们一直忙于自身的问题,而不是人民的问题。他认为,基民盟需要一个明确的战略定位,一个简单的人事安排并无法解决这个问题。他主张基民盟应与左右翼政党划清界限,同时要让德国的东部和西部保持平等对话。从这一表述看,他则属于自由务实派系的代表。        

在2月25日联邦新闻发布会上,北威州州长拉舍特宣布正式竞选基民盟主席,他将致力于减少社会分裂,增强社会凝聚力。而另一位热门竞选人现任卫生部部长延斯·施潘 (Jens Spahn)则放弃竞选主席,转而支持拉舍特竞选党主席。如若拉舍特当选主席,那么施潘很可能担任拉舍特的副手。拉舍特正在发挥其极强的协调能力,现已与施潘的联手,如若再有基社盟的助攻,那么他胜选的几率将会大增。

默茨、拉舍特和罗特根三位基民盟主席候选人已就位,新一轮的权力争斗由暗变明,务必促使基民盟对一些政策展开公开和实质性地探讨。联邦层面,基民盟需尽快选出党首来主持基民盟的大局,进而稳定大联合政府,这一重危机破局的关键在于明确党内下一步的发展路线;联邦州层面,图林根州的情况更为复杂和棘手,各党派之间需要尽快找出各方都能接受的折中方案,破局关键则在于妥协。

默茨、拉舍特和施潘三位候选人已通过各种场合表达了其政策取向,基民盟领导层尝试通过在三者之间进行调和,来避免权力斗争可能带来的分裂,而罗特根的意味加入无疑打乱了三者之间胶着状态,会促使基民盟不得不对一些政策展开公开和实质性地探讨。联邦层面,基民盟需尽快选出党首来主持基民盟的大局,进而稳定大联合政府,这一重危机破局的关键在于明确党内下一步的发展路线;联邦州层面,图林根州的情况更为复杂和棘手,各党派之间需要尽快找出各方都能接受的折中方案,破局关键则在于妥协。

图林根州政府危机让基民盟领导层左右为难

在图林根州政府第三轮州长选举中,州议会最小的议会党团——自民党州长候选人托马斯·凯梅里奇(Thomas Kemmerich)在自民党与极右翼选择党的帮助下,以一票优势当选州长。从法律层面来看,州长产生过程没有任何争议,问题在于选举结果。从制度层面来看,作为来自州议会中最小的议会党团的候选人如何能代表大多数民众担任政府首脑,而且还是在极右翼选择党的帮助下。这一事件打破了政坛禁忌成了联邦德国历史上一件轰动事件。图林根州的政府危机已经引发了联邦层面各党派的不安,不仅仅是逼退一个基民盟党主席,还将激化基民盟内部的路线之争以及德国各党派之间的矛盾,而且民众对该州党派的信任度明显下降。

默克尔(右)和原定的接班人卡伦鲍尔(左)@德新社

选举后,左翼、社民党、绿党和基民盟都呼吁支持者集会,来表达对州长选举结果的不满。面对舆论的强烈批评以及各党派高层的施压下,凯梅里奇不得不在当选第二天就辞职并解散议会,为自己和自民党挽回颜面的同时,也为重新选举铺平了道路,在新州长产生前,他仍需代理州长事务。前左翼州长拉梅洛建议,让基民盟籍图林根州前州长(2009-2014)的利伯克涅希特(Christine Lieberknecht)临时担任政府首脑,希望在70天内重新举行州议会选举。这一提议很聪明,即考虑到临时政府首脑的声望又巧妙的避了嫌。随后,图林根州社民党和绿党纷纷表示支持左翼的提议。

据德国最大民调机构迪麦颇(infratest-dimap)于2月7到10日进行的民调显示:左翼党将从此次危机中受益,比去年10月的议会选举多了8个百分点,右翼的民意测验没有太大变化,受这次政府危机影响最大的是基民盟,骤降了8.7个百分点,而自民党已低于5%的门槛,连能否进入议会都是个问题。

日前,该州基民盟党主席莫林因违背基民盟领导层的宗旨已引咎辞职,留下一堆烂摊子,尽快重新选举形势对基民盟不利,因此基民盟党团拒绝了拉梅洛的提议。莫林认为,必须从各个党派选出专家组建临时政府,然后草拟2021年的州预算,然后由议会批准,之后再谈论重新选举的事宜。很明显,基民盟实施的是拖延战术,希望那时民众对基民盟所打破的政坛禁忌已经淡忘。

目前,左翼与基民盟对何时进行重新选举的日期仍僵持不下,好在,图林根州的左派、社民党和绿党已于2月21日与基民盟就所谓的“稳定条约”达成协议,以克服政府危机。经过四党谈判与协商,图林根州基民盟议会党团多数议员同意为解决自由州的政府危机作出妥协,不排除支持左翼州长候选人拉梅洛获出任州长。然而,这将违反联邦层面基民盟所坚守的不与左右翼政党合作的中间路线原则,基民盟有可能因此失去更多选民的信任。2月22日,基民盟秘书长保罗•齐米亚克(Paul Ziemiak)明确警告图林根州基民盟不要助力左翼党成为州长。然而,图林根州的政府局势留给基民盟的选项并不多,一方面是要坚守基民盟党的基本价值观,另一方面又要让瘫痪数周的图林根州政府尽快恢复运转。

图林根选举之后的前左翼州长拉梅洛(@德新社)

一个运转良好的政府应该给民众传递稳定和可信的信号,接连的权力交替和政治动荡,不利于提升民众对政府的公信力。当前德国内政面临的双重困局将会持续数月,直接束缚德国在欧盟层面的创造力和执行力。

德国政局动荡对中德关系的影响不大

不少人会问,德国政坛动荡会不会给中德关系带来不确定性。笔者看来,德国对华政策基本上不太会受到影响。虽然中德经济关系日益紧密,但是从政治角度来看,中国对德国的战略重要性次于欧盟和美国,德国内政的动荡不会改变其基本政治制度。无论德国政党格局怎么动荡,德国不会停止对中国制度和人权问题上的诟病。中国经济和政治崛起被德国政界和学界都视为挑战者,不仅挑战其经济制度,还可能挑战西方的民主政治制度。中德之间存在着根本的不可逾越的政治制度和价值观冲突,两国对自由、民主、法治、人权等方面有着不同的解读,无论德国哪个党派执政,这一冲突都不可调和。

不过,最近的中德关系有所缓和,这主要表现在两件事上。第一件是备受关注的德国政府对是否允许华为参与德国5G网络建设的表态。一月底,英国明确表态:允许华为参与英国5G网络非核心部分的建设,但不能参与核电站和军事基地等重要网络和敏感地点的建设。这一表态实现了两全:一方面不危及国家安全和不破坏与重要盟友(美国)的关系,另一方面又可以使英国使用新技术和保持市场竞争力。

随后,欧盟也建议不要一开始就将华为排除在外,允许成员国采用华为的设备,前提是要收紧对移动网络运营商的安全要求,严格实施保护国家安全的设施,避免对一个供应商产生过分依赖。在继英国和欧盟纷纷表态后,果不出意外,德国联盟党议会党团于2月12日便达成一致,表示不应自动将中国的华为排除再5G网络建设之外,但要求华为必须遵守最高的安全要求。这一决定目前还要与执政伙伴社民党协商通过,此前,有不少社民党成员都反对华为参与德国的5G建设。基本上可以确定,在5G网络建设上,德国不会将华为排斥在外,而且德国的表态还会积极影响欧盟其他国家对华为的态度,这将有利于中德两国关系稳定发展。

2018年10月,默克尔访问华为德国公司  图源:“华为德国”推特

另外,给中德关系带来转机的是,在中国举全国之力抗击抗新冠肺炎的时刻,德国给予了中国必要的支持与帮助。2月初,德国外长海科·马斯(Heiko Maas)对中国政府在抗“疫”过程中采取的公开、透明、合作态度以及有力、有效的措施表示钦佩。借撤侨之机,将5.4吨援助物资运抵中国。

2月13日,默克尔在柏林会见王毅外长时表示,德方高度赞赏中国在对抗疫情时采取的果断有力的防控措施,会继续向中方提供支持和帮助。2月18日,德国外交部又组织了价值超过15万欧元的8.7吨的援助物资。马斯外长表示:“希望继续竭尽全力帮助中国政府抗击新冠病毒。……德国坚定地同中国站在一起,同中国政府进行密切和充满信任的合作。我们对中国已经作出的努力表示最大的敬意”。雪中送炭的情谊无疑会增进中德人民友谊和促进两国国家关系。

德国将于2020年下半年接任欧盟理事会轮值主席国,默克尔计划于今年秋季在莱比锡举行一个由欧盟27个成员国、欧盟机构和中国领导人参加的欧中峰会。一方面是为了协调和统一欧盟成员国对华的立场,以应对中国日益成为欧盟在第三市场的重要竞争对手所带来的挑战;另一方面,德方也想借此平台与中国一起探讨共同的区域和国际话题。从这一方面来看,这将给中欧关系的深入发展带来新动力。在地区和国际局势急剧变化的背景下,中德可相互借力成为欧亚大陆乃至世界的稳定锚,相互合力维护多边主义和国际规则。而中德经济和政治关系的发展有助于德国经济的稳定以及执政党尤其是基民盟政权的稳定。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黄颖

黄颖

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研究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武守哲
专题 > 德意志
德意志
作者最近文章
德国政坛动荡,会不会给中德关系带来不确定性?
稀碎的欧盟,能靠“德法轴心”重新凝聚起来吗
外交部+财政部,让德国组阁乱成一团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