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负利率债券欧洲人热捧 这世界疯了

2015-04-09 11:55:29

2015年4月9日,瑞士政府成为有史以来首个以负利率发行基准长期(十年期)国债的政府。投资者以-0.055%的收益率购买了2.3251亿瑞士法郎的瑞士国债,这笔钱直到2025年才能得到偿还。就是这样的发行条件,居然获得了投资者的数倍认购。很多读者看到这条新闻或许不解,借钱给别人还要倒贴利息,这个世界疯了么?

瑞士联合银行集团

没错,欧洲的确疯了!而且病得不轻。所周知,在银行存钱可以获得利息,从银行贷款则要付给银行付利息。而如果利率为负,贷款买房子非但不要付利息了,银行还要倒贴你钱,那这个事情岂不是很荒谬?负利率的出现颠覆了人们想象中的存钱理所应当收取利息的道理。

不过按照凯恩斯的经济学理论,如果人们拥有太多现金而不愿意消费,则可能造成流动性陷阱,对于经济状况改善大为不利,那么这个时候为了鼓励人们不再持有现金,有必要对现金进行“征税”来进行“惩罚”。而在经济不景气的状况下,这种措施则更为必要。

当年欧洲主权债务危机恶化,2012年7月丹麦首开存款负利率实验。当时,AAA评级的丹麦成为投资者的避风港,丹麦克朗对欧元持续升值,丹麦出口受压。当时,丹麦实行存款负利率有两个目标,一是鼓励银行更多地向私营领域放贷,二是让丹麦克朗计价资产对全球投资者贬值,去除丹麦克朗本身的泡沫。

现在欧洲已成为负利率扎堆的典型地区。从瑞典、丹麦再到欧元区,银行利率一直走低。继丹麦银行宣布负利率之后,去年,欧洲央行也跟进宣布负利率政策,2014年将主要再融资利率由0.25%下调至0.15%,将存款利率由0下调至-0.1%。瑞士央行则从2015年1月22日起,将对存入该行的隔夜存款利率从0下调至-0.1%。还有更多中央银行则表示观望甚至有意追随。低利率甚至负利率不再成为特例,而成为货币政策的“新常态”。

当然,在凯恩斯的时代,债券并不是一种“现金”,不过随着时代的发展,“现金”的定义也在不断扩展着,从银行存款到活期存款、银行本票、银行汇票直至高流动性的债券等,在这样的情况下,“惩罚”的范围也不断扩大,从银行存款扩至国家债券利率也就可以理解了。

事实上,负收益率债券已成为全球增长最为迅速的资产类别之一,大约占到欧洲政府债券市场的四分之一。在过去一年里,德国、奥地利、芬兰和西班牙全都以负收益率发行了期限较短的债券。但是,投资者在一段较长时间内借钱给一国政府,同时还倒贴利息,瑞士十年期国债确实开创了先河。

那为什么会有人买负利率债券,把这些钱存银行里,借给别人甚至放家里埋地里,即使利率极低或为零,那不总比倒贴给瑞士政府要强吗?

回答这个问题,需要从多个方面来回答。首先十年期的债券已是一种长期投资。投资者或许会认为,在通缩预期背景下,钱存银行,可能银行会垮;借给别人,可能会坏账,放在家里,可能会被偷。瑞士政府无疑是更为安全的选择。长年以来瑞士政府稳健的作风、良好的信誉,都是这一切有力的保障。或许还会有其他持类似想法的投资者以更低的利率来购买他们手上的瑞士国债。所以,即使他们以目前的负利率买了,以后卖掉还是可以赚钱。换言之,现在买入并不意味着持有到期,在各国大举量化宽松的情况,国债仍旧有转手机会,比如欧洲央行的后续购买。

另一方面,欧洲金融系统风险空前巨大,银行的破产风险使得持有现金已经无利可图,投资者目前的情绪非常脆弱,需要拿住最稳定、不会国家破产的国家债券才有安全感。而希腊债务危机迟迟悬而未决,南欧国家政府信誉极端脆弱,投资者宁可把钱倒贴给瑞士政府,也不愿意和这些国家打交道。部分极端投资者甚至预期部分国家会退出欧元区,未来的“新欧元”或许就此升值,这样一来亏本买入的瑞士国债仍可使他们赚钱。  

由此可见,负利率是对于通缩预期的实际回应。瑞士此次发行十年期国债的负利率更多地是一种名义负利率,而名义利率并不直接等同于真实收益,实际利率还取决于物价指数的高低。瑞士3月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延续跌势,跌幅更是创下了2012年中期以来之最:据瑞士统计局4月8日公布的数据显示,瑞士3月CPI年率下跌0.9%,预期下跌1.0%,前值下跌0.8%。这表明自从瑞士央行意外废除瑞郎兑欧元上限之后,该国的通缩压力持续增加,在这样的情况下,这批瑞士国债的实际收益很可能为正。

事实上,与此相反的情况并不少见且我们并不陌生。即名义利率为正,实际利率为负。2010年2月中国CPI达到 2.7%,开始进入实际负利率时代。2012年3月,国家统计局表示我国2月份CPI同比上涨3.2%,维持两年的“负利率时代”结束。这种实际负利率的情况在通货膨胀高企的年代极为常见。所以只要物价指数走低甚至为负,名义负利率往往并不意味着实际负利率,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瑞士十年国债利率为负却仍有购买者。

负利率国债实现盈利已有先例:假设投资者在去年年底买入同样是负利率的瑞士短期国债,虽然利率上有所损失,但瑞士货币至今却累计升值30%,持有负收益率债券同样会获利。在全球货币宽松的情况下,美、欧、日竞相祭出负利率,企图以放水来挽救经济,从短期负利率国债到长期负利率国债,负利率从非常态到常态,经济未见起色,负利率债券即便有人买,倒来倒去最终不过是一场危机转嫁的零和游戏罢了。

华云

华云

产经观察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赵晓明
专题 > 欧债危机
欧债危机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