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华云:起底飞身彩纸袭击欧洲央行主席德拉吉的费曼组织成员维特

2015-04-17 12:37:07

本周三,德国法兰克福,欧洲央行总部。

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正悠哉游哉地等待新闻发布会开始,冷不丁一位金发女郎一个箭步就飞上了讲台。猝不及防的德拉吉见状惊恐万分,这一幕让在场所有人都深感意(jing)外(xi),新闻发布会被迫暂停数分钟。

惊恐万状的欧洲央行主席德拉吉

这名金发女郎撕扯着德拉吉面前的文件,到处抛洒自己早已准备好的五彩纸屑,并高呼“结束欧洲央行独裁”的口号,德拉吉只知道抬起双手招架可能来自金发女郎的攻击。在场的保安们见状赶紧行动,把这位姑娘给生生地抬了出去。直到姑娘被抬出会场之后,惊魂未定的德拉吉才得以继续召开新闻发布会。

一个箭步飞上讲台,让德拉吉都惊恐万分的小姑娘到底是何方神圣?在被工作人员拖走时,她还摆出V字形手势,脸上带着得意的神情。她就是乔瑟芬·维特(原名乔瑟芬·巴克曼),一位正宗的90后德国姑娘(生于1993年6月22日)。在欧洲央行会议上的这一跃,着实让她火了一把。可是你居然认为她是最近才开始火起来的吗?那你就真out了,这位可是女权组织费曼(起源于乌克兰,Femen在乌克兰语中即为女性之意——观察者网注)在德国的骨干成员,早在20岁的小小年纪就靠着出位的抗议行为声名鹊起了。

面带微笑,右手摆出V字形手势

2013年4月8日,普京在德国参加汉诺威工业博览会期间,就曾遇到女权组织费曼的裸身抗议。普京还幽默了一把:“讨论政治问题最好还是穿上衣服。”

当日,普京与德国总理默克尔在汉诺威工业博览会参观“大众汽车”公司展位时,数名女子突然快速来到俄德领导人面前,一边用英语高喊着口号“XX独裁者”(观察者网提示:英语中的Fxxx,懂的人自然是秒懂),一边脱掉上衣。现场安保人员迅即将她们按倒并带走。当时现场的两名抗议者中,有一名可不是什么乌克兰人。这一位恰恰就是最近大闹欧央行总部的维特,当时可才只有20岁啊。

这发色,这背影,分明就是少女维特嘛

尽管年纪不大,可维特抗议的“成绩”却早已十分“斐然”。同样也是在2013年,汉诺威博览会抗议过去的一个多月之后,这姑娘又跑去突尼斯了。原因是突尼斯警方逮捕了她在费曼的好姐们儿阿米娜·泰勒。泰勒这小妮子又怎么回事呢?原来她朝当地一座墓地的墙上吐吐沫星子,结果被突尼斯警方抓起来,要关上个一年半呢。于是,维特再度挺身,以赤裸上身的方式抗议突尼斯警方的“暴行”。

在突尼斯的裸身抗议

维特的不羁行为颇能让人想起此前同样桀骜的《查理周刊》。这两者还真有些共同之处。《查理周刊》用漫画的方式来讥讽天主教,维特使用的却是自己的身体。还是在2013年,圣诞节假日期间,维特又干了件惊世骇俗的大事儿。她混入了科隆大教堂的晨祷仪式,突然站上祭坛,脱去上衣,露出自己的上半身,并伸展双臂。在她身上写上了清晰的三个英语单词“I am God”(我是上帝),着实让现场的所有人又惊诧了一把。

少女维特大闹科隆大教堂

再回到少女维特大闹欧洲央行总部这档子事儿。那么问题来了,她到底是咋混进会场的呢?

就在大闹欧洲央行总部后的第二天,维特在网络上发布了一篇自述文章。她坦承,为了混进会场,自己确实撒了个“小谎”(与正义的抗议事业相比,撒个小谎又算得了啥)。她谎称是VICE的记者,居然还就真蒙混过关了。虽然她从未为VICE干过活,但是仅凭着自己的身份证件和一张嘴皮就混进会场,也着实不简单呐(这个时代真得看脸,东西方皆然啊)。

英国媒体《国际商业时报》刊发了维特自述全文

不过,根据小姑娘的自述,15日当天倒也不是非要与欧洲央行和德拉吉来场如此戏剧化的“公(Si)开(Bi)冲(Da)突(Zhan)”。据说,她只是想进行非暴力抗议,不愿意伤到自己,也不愿意伤到德拉吉。只是当话题转换到希腊问题的时候,她再也坐不住了,她觉得“自己必须要做点什么”。她选择了自己早已备好的“五彩纸屑”,因为除了“裸胸抗议”,五彩纸屑的想法对她来说倒也不错——同样缤纷多彩、引人注目、人畜无害。

在事后接受媒体电话采访时,维特仍强调欧洲央行是“罪有应得”,而她也否认发动此次袭击纯粹是为了个人出名,称德拉吉只是她抗议名单上的众多大人物之一。嗯,以下是事后维特发布的推特。

维特在推特上发现别人在转发她大闹欧央行总部的现场照片,急忙@对方:哦,这是我!(Oh,that's me!)

至于为何选择欧洲央行作为目标呢?维特提及了约一个月前发生在法兰克福的一场骚乱。3月18日,欧洲央行总部正值乔迁新禧,却冷不丁撞上了规模高达万人的大骚乱。央行推行的紧缩政策让老百姓们节衣缩食,福利被砍了好大一块,不少人早就不满了。有抗议者甚至爬上了高层建筑的玻璃外墙,打出“杀死资本主义”的标语。数辆警车遭到焚毁,警方动用了高压水枪、催泪弹等装备驱散人群,总共有550人被捕。作为一名当地人,维特十分反感法兰克福警方的所作所为。她质疑欧洲央行的权威:“欧洲央行又不是人们选举出来的,并不拥有任何政治权力。警察凭什么使用武力来镇压人民?”这是她决定抗议欧洲央行的最初由头。

“杀死资本主义”

在抗议活动中被烧的警车

此外,希腊的债务危机是第二个由头。她坦承自己并非财政专家,但她认为希腊人民就是遭到了欧洲央行的压迫:央行要求希腊推行紧缩政策,并缩短了债务期限;北部国家(相对南欧国家而言的欧洲经济发达国家——观察者网注)认为南欧国家人民懒惰并且工作懈怠,但她认为这并不是真相。

维特的生活照

就在大闹欧央行会场的当天,维特曾先期发表了一封公开信批评欧洲央行。这封信写得如此气势恢宏,堪称向欧洲央行发出的战斗檄文。

费曼组织在Facebook上发布了维特所写的公开信

公开信中不断重复着“我们拥有自己的生命”(we own our own lives!)。作为“宇宙之主”的欧洲央行,维特郑重地向其宣告(观察者网对公开信内容进行了节译):

“世上并没有上帝!有的只有人民!如果欧洲央行一意孤行,坚持要以统治来替代为人民服务,那央行就会听到我们更响亮、更清晰的呼喊!

……

今天我只是一只对你们处刑的小蝴蝶,但请为更多蝴蝶的造访而感到恐惧吧!我们将收回那些践踏我们生命的权力。

欧洲央行所欠的债仍没有还清。”

在事后接受媒体电话采访时,维特仍强调欧洲央行是“罪有应得”。

尽管在不少人看来,维特确实是个“随性”的姑娘;不过,就她在自述中的一些文字来看,这位22岁的姑娘对一些社会问题的观察却仍然显得相当敏锐。她充分观察到了危机对欧洲人的戕害、贫富差距的持续拉大以及极端主义(极右翼民族主义和伊斯兰极端主义等)的兴起。她认为,欧洲央行在其中难辞其咎:央行里干活的尽是些聪明人,可是在那里却根本无人关心欧洲大众的福祉;央行所做的工作实际上是在反对作为整体的欧洲。维特强调,自己的行动无非是向欧洲的紧缩政策发出一个强烈信号。

不过大家真的接收到了这个信号吗?不少人好像只看到了这个:


嗯,你确定这不是你想让大家看到的?

呃,不过在这次抗议者与被抗议者都搞稀里糊涂的交锋中,有一些人成为了真正的赢家,那就是——媒体。敬业的媒体动作比保安还快,并且充分体现出了其专业性、高超的职业素养和技能(所以你才能看到下图和文中所有的高清大图)。

本月24日,欧洲财经界头头脑脑们又将在拉脱维亚首都里加召开会议,这场会议据说将最终决定希腊的命运。就在不久前,德国财长朔伊布勒又对希腊大泼冷水,预言希腊无法在里加会议上获得紧急救助资金。若此事真的如期发生,那么希腊政府手中的现金就将真正告罄。“希腊退欧”也不再只是纸上谈兵,而会成为迫在眉睫的事情。对欧洲而言,“少女维特之抗议”只不过是一个巨大图景下的小小插曲:欧元区在建立之初就伴随着财权与主权之间的激烈争议;欧洲超主权国家的政治理想,是否会在危机的打击下最终美梦破碎,这倒才是真正要紧的事情。

华云

华云

产经观察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赵晓明
专题 > 欧债危机
欧债危机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