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云:宁德时代进军北美,中国企业也能“技术换市场”

来源:观察者网

2023-02-20 08:21

华云

华云作者

产经观察者

【文/科工力量专栏作者 华云】

2月14日,西方情人节这一天,中国动力电池企业宁德时代与美国百年汽车巨头福特汽车官宣“联姻”。不过,双方的合作模式和之前传言的“合资企业”大相径庭:福特将掏出35亿美元,全资在美国密歇根州建立一个磷酸铁锂(LFP)电池工厂,来自福特的工程师将负责电芯与整车集成工作;而宁德时代则为这座规划年产能高达35GWh的工厂提供技术与服务支持。

换言之,宁德时代选择用出技术的方式“曲线”进入美国市场。

和传言不同的合作模式

在海外建设电池工厂来为国外主机厂供货,对于宁德时代来说,并不算新鲜事;但以这种“技术换市场”的方式进入一地,确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

作为全球最大的动力电池生产商,早在2019年,宁德时代就在德国图林根州投资建设了其第一家境外工厂。2023年初,该工厂正式启动,初始规划产能14GWh,满产后年产量将达到约3000万枚电池电芯,可装配18.5万至35万辆电动汽车。

2022年8月,宁德时代又宣布在匈牙利东部城市德布勒森建设电池工厂。这家工厂的投产让宁德时代在全球拥有的工厂数达到了13家。在两座欧洲工厂相继确定后,宁德时代开始把目光投向北美。曾有外媒报道,宁德时代与宝马和福特接触,计划在美国肯塔基州或南卡罗来纳州等地选址建厂,以期为后者提供动力电池。但最终,这座工厂落户底特律。

和传言不同的另外一点在于,这座动力电池工厂的建立模式和宁德时代其他工厂太不同了。此前在欧洲建厂时,宁德时代自己投资、自己运营。但现今,宁德时代只扮演“技术输出者”的角色,福特则拥有工厂100%股权和基础设施。这样做的目的显而易见——就是为了避免在美国国内引发政治争议,同时还能享受美国提供的税收优惠政策。

2022年8月,拜登政府出台了总补贴额约4300亿美元的《通胀削减法案》((Inflation Reduction Act),下称《法案》),这份《法案》美国销售电动汽车的电池采购设置了严格的限制,与中国动力电池供应链脱钩的意图跃然纸上。根据《法案》规定,美国政府将向购买全新电动车以及二手电动车的消费者,分别提供7500美元以及4000美元的税收抵免。但补贴的条件也相当苛刻,其中包括对于电池组件和原材料的本土化采购限定。

此外,《法案》还规定,如果电池中的材料和关键矿物是由“受关注的外国实体”(Foreign entity of concern)提取、加工或回收的,则会取消税收抵免资格。“受关注的外国实体”包含谁?不言而喻。也正是如此,这份《法案》也被称为“美国版动力电池白名单”。这份《法案》的杀伤力是巨大的,自落地起,福特就开始游说拜登政府,要求澄清《法案》中的相关规定。但从此次的合作结果来看,妥协的是福特和宁德时代。

在此之前,福特与韩国动力电池巨头SK On同样合作在美国设立了3家工厂,这些工厂采取了合资模式,由福特和SK On各出资 5.1 万亿韩元联合成立的BlueOval SK公司运营。这些工厂生产的都是价格更为昂贵的三元锂电池。不过,作为电动车的核心零部件之一,动力电池约占据整车成本近40-60%。成本更低廉的磷酸铁锂电池,无疑能为主机厂提供成本差异化优势,大大提高电动车产量和利润率,从而在竞争中取得价格优势。全球电动车巨头特斯拉、比亚迪等企业都开始转向了成本更低廉的磷酸铁锂电池。对于主打“平民化”福特来说,增加磷酸铁锂电池的供应迫在眉睫。

亟需宁德支援的福特

那为何福特要选择宁德时代?原因其实很简单,目前磷酸铁锂电池是中国企业的独有优势,韩系企业在该技术路线上不具有优势。虽然韩国动力电池巨头LG新能源、SK On这两年都宣布转向开发磷酸铁锂电池,但在虚无缥缈的未来和成熟应用的现实中,福特明显还是选择了后者。

福特在这方面其实吃过大亏。当时福特和大众共同出钱开发自动驾驶项目——Argo AI。但这一项目很不成功。福特财报称,其去年三季度净亏损达到8.27亿美元的主要原因,就是Argo AI项目。相关数据显示,Argo AI的投资造成了27亿美元的非现金税前减值。

和国内另一家电池巨头偏好磷酸铁锂不同,宁德时代在三元和磷酸铁锂两种动力电池上没有特殊偏好。2022年3月,宁德时代宣布其推出的第三代CTP技术(无模组动力电池包,内部代号麒麟电池),将大大提升电池的安全性、快充性能、使用寿命及能量密度。

所谓CTP技术,就是跳过模组,直接将电芯集成为电池包。由于取消了包裹在电芯外的模组外壳,因此电池包有更多空间排列电芯,整体能量密度得以增加,从而提高续航里程。同时电池包的零部件数量大幅减少,降低了制造成本和重量。

据宁德时代介绍,麒麟电池可将磷酸铁锂电池系统能量密度提升至160 wh/kg,三元电池系统能量密度提升至255 wh/kg,实现整车1000公里续航。宁德时代在磷酸铁锂电池上技术积累无疑也得到了市场的认可,特斯拉采购宁德时代的磷酸铁锂电池就是最好的证明。今年开年,特斯拉在全球范围掀起新能源车价格战,宁德时代功不可没。

福特太需要降低成本了,去年年中和今年年初,福特进行了两轮大裁员,福特CFO 约翰·劳勒(John Lawler)更是在财报公布后的电话会议上表示,“福特正努力控制成本,希望能削减30亿美元的成本,额外的裁员便是其中的一部分。”

磷酸铁锂电池能帮福特省多少钱?据业内人士估算,相比三元锂电池,磷酸铁锂电池成本要低20%至30%。更妙的是,由福特生产的磷酸铁锂电池还能在美国国内拿补贴。前文提到的《法案》规定,不超过5.5万美元的轿车、不超过8万美元的SUV和皮卡有望获得7500美元的补贴。更具性价比的磷酸铁锂电池有助于帮助福特达到补贴门槛。

2022年7月,福特宣布从2023年起,宁德时代将为福特汽车北美市场销售的Mustang Mach-E提供磷酸铁锂电池包,2024年初起,宁德时代将为北美市场销售的F-150 Lightning提供磷酸铁锂电池包。而现在,底特律工厂的尘埃落定,不仅解决了福特的燃眉之急,更是让其一举成为首个在美国本土同时拥有三元锂电池及磷酸铁锂电池工厂的汽车公司。

中国企业的逆袭?

那宁德时代在这笔交易中又能获得什么呢?或许这种“只出技术不出资金”的合作模式,能使宁德时代在不承担资金风险的情况下获得稳定回报,是一个重要原因。实际上,对于这种方式,我们中国人很熟悉。只是更多的时候,我们都是出“市场”的那一方。

作为一个工业后进国家,自改革开放以来,我国企业经常采用“市场换技术”的方式来学习外国的先进技术。这一过程中有成功也有血泪:一些“引进技术”的企业始终未能摆脱技术依赖的状态,最后随着技术的变化甚至走向了消亡,市场拱手让人了,技术也没有学到。而另一些行业却由此涅槃,从后发变为先进,甚至反向输出,走向世界。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高铁,中国从西门子引进的Velaro高速列车平台,是同时期引进动车平台中性能最佳的一款。在Velaro全面技术引进5年之后,CRH380动车组系列落地,中国高铁开始迈出了自主发展的步伐,为进一步创新扫平了道路。此后CR400“复兴号”系列的诞生,终于将我国的知识产权自主程度,推到了崭新的高度。

但这笔交易获利绝不止有中国,西门子同样获得了巨大的好处,直接到手的数十亿动车大单,大大优化了其陷入低迷的财报,为此后多年的良好业绩打下了基础。伴随动车组一起到来的专利授权项目,还给其带来了源源不断地收益。部分授权甚至直到今天,仍然在给西门子贡献着利润。而现在,宁德时代也有望以这种模式,分得一杯羹。

除了利润,还有些好处来自其他方面。比如,作为全球最大的动力电池生产商,宁德时代虽然动力电池的装车量遥遥领先,但这其中的大部分份额都来自于中国市场。如果我们单看海外市场,宁德时代的份额还要落后于韩国公司LG新能源之后。而这次北美之行,则有望帮助宁德时代补上一块短板(需要说明的是,由于密歇根工厂是福特独资,投产后电池份额究竟如何计算还存在一定疑问)。

宁德时代成功进军美国市场的象征意义,同样巨大。我们知道,由于国际地缘政治的缘故,美国并不是所有州都像密歇根那样欢迎中国工厂的到来。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弗吉尼亚州共和党籍州长格伦·扬金(Glenn Youngkin)上个月就撤回了该州对福特与宁德时代合资企业的竞标。在建厂的消息宣布后,著名反华议员卢比奥也立刻给美国多部门写信,呼吁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 (CFIUS) 审查福特与宁德时代之间的许可协议。共和党众议院多数党领袖史蒂夫·斯卡利斯也批判这笔交易,称这笔交易增加了美国企业对中国的依赖。

不过,针对这些噪音,美国多部门保持了沉默:美国财政部不予置评,美国能源部部长詹妮弗·格兰霍姆则发了一条推特,将不反对的原因直言不讳,她说,将先进的制造能力从海外带到美国,能够刺激美国经济,创造高薪就业机会。NAATBatt(美国先进动力电池联盟)常务董事吉姆·格林伯格(Jim Greenberger)也表达了相似的态度:“只要(宁德时代)将电池制造技术和专业知识带到美国,而不仅仅是低工资的装配工作。美国就应该模仿中国与西方企业的合资企业。”

福特电动汽车产业化副总裁丽莎·德雷克(Lisa Drake)则对福特能获得东西有更清晰的描述,她在电话会议中强调:“跟宁德时代合作建厂的根本目的,是在美国本土建设该电池技术的产能,以及未来进一步拓展这种技术的能力……来自中国的宁德时代员工将帮助安装工厂设备来制造电池,以及宁德时代的部分人员将永久留在美国密歇根工厂。”

是的,和当年我们用这种模式吸收外国技术一样,美国人也开始期望用这种方式吸收中国技术了。当然,对于这种优待,我们也不必过于“耿耿于怀”,前文提到的SK On、LG新能源等企业,在美国投资的过程中都被提出了类似要求,即使走出汽车领域,这种情况同样不鲜见。

无论如何,宁德时代的这次出海,都是中国企业成功杀入美国汽车产业链的一个标志,正如《纽约时报》所说:“25年前,中国官员曾热切要求美国汽车制造商将他们的投资和专业技术带到中国。如今,角色互发生了互换,为了在迅速变化的全球汽车环境中生存,美国最著名的工业巨头之一开始向中国寻求技术。”

对于有着类似出海雄心的中国企业来说,宁德时代和福特的合作更是是一针强心剂。目前,国轩高科、远景动力已经宣布在北美建厂,推进本土化动力电池生产。亿纬锂能、蜂巢能源等企业也积极布局海外,在动力电池和储能领域双管齐下。早已在国内厮杀中身经百战的中国企业正在快速走出国门,走向世界。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一鸣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持续走低+不确定性,2024全球经济面临哪些冲击?

他谴责西方“恐华症”浪潮:我为什么要挑衅中国?

事关电动自行车用锂电池安全,强制性国家标准即将出台

韩贸易机构催韩企:抓住中国航空业发展机会,取代欧美

与“脱钩”较量时,国企民企外企都是“自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