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海娜:面对美国设下的“芯片陷阱”,中欧怎么办?

来源:观察者网

2021-08-13 08:06

胡海娜

胡海娜作者

新浪网技术(中国)政策研究顾问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胡海娜】

自由市场神话的破灭

自冷战结束以来,新自由主义被奉为圭臬,美国因其超强的实力和庞大的军事力量,在国际关系中居于不可撼动的领导地位。以美英为首的资本主义强国,要求淡化国家权力在资本市场中的作用,以帮助本国过剩资本对外扩张,最大化实现海外利益。如果发展中国家甘愿成为发达国家的代工厂,不借助国家力量来发展经济,乃至于威胁到西方发达国家的领导地位,自由贸易大概会成为西方世界的永恒价值观。

2017年以来,时任美国总统的特朗普提出“大国竞争”的新口号,将美国大战略调整为对华竞争,美国日益将中国视为其新的“安全困境”,并将中国的崛起视为对美国国家安全的威胁,逐渐放弃了对新自由主义秩序的主张,建立了以新地缘经济秩序为主的国际战略格局。

在此背景下,美国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理由,不断压缩对华经济合作空间。2021年拜登当选美国总统后,将特朗普压制中国的临时性政策,以更为系统的方式体现在了国家战略层面,开启了对华的全方位打压。受此影响,欧洲主要国家对中国防范心理加强,出台相关立法,限制中国企业在欧洲的投资和经营。

诸种事态,打破了西方长期宣扬的自由市场神话,让人意识到原来在自由市场的逻辑之上,还有国家安全这一更高的逻辑。诚如美国著名学者迈克尔•林德(Michael Lind)所言,自由贸易从来都是历史的悖论,各国不是抽象地宣传自由贸易,而是依据利益的大小,相应地鼓吹自由贸易。在自由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背后,时时潜伏着国家政府那只有力的大手,在国家力量强盛的时候,它以隐秘的手段运作不被人察觉,一旦竞争对手危及到核心利益,它便会走上前台,面目狰狞地为本国企业张目代言。

今年4月12日,美国白宫召集福特、英特尔、三星等19家相关大型企业负责人,举行半导体线上大会。拜登在会上借中国渲染紧迫感。

围猎游戏:隐秘的吞并

由于美欧的历史渊源和价值观相近等因素,人们通常认为双方在国际舞台上是亲密的盟友,战后欧洲通过美国的经济援助迅速实现复兴,并成为美国建立全球体系的重要参与者。而在美国觊觎欧洲企业的鼎盛发展之时,总是以各种手段逼欧洲企业就范,欧洲政府除了顺从,似乎还未有更好的解决办法。由于欧洲企业过于迷信美国所传播的自由市场价值观,迷信通过市场和法治手段解决问题,它们在很多重大交易场合中都栽了跟头,成为美国霸权体系的受害者。

2019年在中国出版的《美国陷阱》首次向中国读者披露了美国如何通过长臂管辖,猎杀欧洲企业。

在本世纪初,美国司法部通过安插间谍、查询银行转账记录、获取通讯信息(谷歌往来邮件等)等方式收集与法国电气领军企业、同时也是世界500强企业阿尔斯通有关的情报信息。2003年,阿尔斯通在印度尼西亚塔拉罕发电项目中,通过中间人实施了商业贿赂(美日组建的项目公司也通过此种方式参与竞标),被美国司法部抓住了把柄。但一直到2013年,美国司法部才启动长臂管辖程序,并依据《反海外腐败法》,以阿尔斯通进行商业贿赂的名义,先后逮捕了包括本书作者在内的四名高管。

逮捕期间,美国司法部曾以做美国线人为条件释放被捕人员。他们后来又被检察官威胁签署认罪协议,指控阿尔斯通商业贿赂与洗钱两项罪名,否则将面临终身监禁。与此同时,美国通用公司也在与阿尔斯通负责人积极接洽,并最终以阿尔斯通存在罪行为由,低价收购这家久负盛名的法国国宝级企业。

无独有偶,刚刚在中国问世的《芯片陷阱》则从另一个维度揭露了美国情报机构对全球商业系统的渗透力度。该书讲述了美情报机构通过成立投资基金公司,参与国际资本市场的运作,借助现代公司的运行与管理机制,巧妙地实现了对法国高科技芯片企业金普斯的控制权,并借助金普斯的SIM卡监控全球数十亿用户。

该书第一作者马克•拉叙斯为法国金普斯公司创始人、前董事长,第二作者古文俊为金普斯法国总部前亚太投资总监。金普斯公司于1988年在法国创立,主要生产包括银行卡、SIM卡、医保卡和身份证在内的多种个人信息安全产品,后发展为世界第一大芯片制造商和信息安全方面的领先企业。随着业绩的逐年提升,上世纪90年代,金普斯开始走国际化路线,并在亚洲大获全胜。但金普斯在进入美国市场时困难重重,美国市场对金普斯的芯片持怀疑甚至抵制的态度。

正当拉叙斯为此一筹莫展之际,美国德太投资集团突然进入金普斯的视线。这家集团表示愿意帮助金普斯打开美国市场,并暗示自己与美国政府关系密切。由此,金普斯便与德太投资集团展开合作,但令他没想到的是,在获得美国市场的同时,也是他失去金普斯的开始。

随后德太投资集团不断加大对金普斯的投资力度,它通过人事任命,将自己的人员安插到金普斯的重要岗位,并逐步替换董事会成员,直至将包括作者在内的所有法国人排挤出董事会,将金普斯从法国企业变成了美国企业。

拉叙斯后来才意识到,早在他向德国匡特家族透露自己有意打开美国市场时,他们的谈话就被泄露给了情报工作者,并且引起了美国中央情报局(CIA)的兴趣,而匡特家族也一直受到美国的控制,他们与CIA互相勾结,通过远程操控,最终让金普斯屈服于德太投资集团的控制之下。

根据拉叙斯的控诉,CIA一步步将拉叙斯拖入早已布好的陷阱,在合作初始阶段,负责与金普斯公司接洽的德太投资集团代表庞德文与CIA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后来被德太投资集团任命为金普斯CEO的亚历克斯•曼德尔之前曾担任CIA风险投资机构IN-Q-TEL的董事会成员。

庞德文和曼德尔同时也是非营利组织美国国家安全商业委员会(Business Executives for National Security,简称BENS)的成员。BENS汇集了美国安全和国防领域的商业领袖,以及CIA代表和情报特工。除此之外,曼德尔还是新保守派美国企业研究所的董事会成员。此外,受德太投资集团委托,向金普斯管理层提供战略建议的贝恩咨询公司后来也被证实与CIA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

这些事实最终都指向一个结果,即德太投资集团真正的身份是CIA的经济间谍,他们不是为了帮助金普斯进入美国市场,其真正的目标是完全控制金普斯,进而将金普斯制造的SIM卡变成一种国际间谍工具。但当时的法国政府,受制于两国间加强国际安全的合作,没能对金普斯提供有力的保护。这家前景广阔的高新技术公司就此沦为美国推行数字帝国主义的工具。

金普斯、阿尔斯通作为法国的高科技企业,都逃不过被美国收购的命运,然而他们的遭遇只不过是浩瀚商海中的一粒尘埃,类似的事件几乎每天都在上演。而它得以实现的前提就是美国对欧洲国家无孔不入的全面渗透和控制——提供专业服务的会计、律师、投行等行业,均被称为美国资本家的“打工人”,报道信息、传递知识的媒体、高校等,也成为美国意识形态的布道者。

更有甚者,美国还打着培养“青年领袖”的名义,邀请欧洲各行业有潜力的新星前去美国深造,输出其自身的价值观,变相培植亲美代理人。美国对欧洲全方位的“呵护”,让欧洲变成了襁褓中的婴儿,沉湎于富贵温柔乡,对于各种挖墙脚的行为早已浑然不察,或者业已丧失反抗能力。

至暗契机:欧洲企业的未来

正如拉叙斯所言,美国的霸权体系也并非无坚不摧,而是潜伏着很多危机:

其一,截至2020年9月30日,美国债务数额达到了82.14万亿美元,是其国内生产总值的4.2倍。如果美国债务体系崩溃,美国公民会遭受最为严重的损失,许多持有美国债券的国家也会被拖下泥潭;

其二,美元霸权地位受到威胁。越来越多的国际交易开始避免使用美元,美元国际货币定位信用受到影响;

其三,美国人口趋势变化,美国白人在2050年之前会失去其多数族群的地位;

其四,在文化领域,好莱坞的全球统治地位可能不保。

欧洲面对美国的霸权欺凌是否毫无反抗之力?其实也不是。自2013年“棱镜门”事件被曝光以来,欧盟一方面加快了保障数据主权的立法,另一方面,先是在2015年,废除了美欧之间数据传输的 “安全港”制度,代之以“隐私护盾”制度;随后又在2020年废除了“隐私盾”制度,认为该制度无法保障欧盟公民的个人数据不被美国情报机构获取。

在中美战略竞争的背景下,欧盟成为中美竞相争夺的力量。为了避免陷入“靠边站”的战略困境,2019年,欧盟委员会提出“战略自主”的新定位,希望成长为中美之外的“第三极”。

但由于欧盟与美国在各方面深度绑定,国防上依赖北约,经济上依赖美国的金融体系。且欧盟相互掣肘的政治机制,使得它很难作为一个统一体开展行动,欧盟的独立自主面临着无法逾越的体制障碍。

为此,拉叙斯建议法国甩开欧盟,跟中国建立直接接触,首先实现法国的独立自主,从而为摆脱美国迈出坚定的第一步。作者分析了中法两国各自的优势和缺点,以期实现双方的优势互补,共创美好未来——

首先,中国在5G、光纤、可再生能源、LED、3D打印、物联网等技术领域有相当大的优势。其互联网科技企业具备同美国竞争的实力,并在海运、核工业、电动汽车、航空、医疗卫生等领域也有突出表现。另外,中国幅员辽阔,矿产丰富,拥有充分的“战略物资”。其强大的政权体系,使得中国能够在危急时刻团结广大人民群众,共渡难关。在国际舞台上,中国在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非洲国家中也有着巨大的影响力。

但这些优势也为中国带来一系列问题。中国日前取得的成就让西方各国坐立难安,中国成为英美媒体系统性负面报道的目标,这些虚假报告严重影响了中国的国际形象。

西方请来的所谓“维吾尔受害者”和当代中国新疆人的对比 图自外交部推特

其次,虽然法国人口和地理面积不及中国,但也拥有自己的优势。法国领海面积位居世界第二,法语的使用范围遍及四大洲,在非洲大陆法语的使用范围很广,法国在旅游、农产品加工、水处理、汽车配件、核电、奢侈品、海上运输、民用和军用造船业等领域拥有巨大优势。

最后,作者讲述了中法合作的前景。作者建议中国同富有热情的法国企业建立合作。中法两国可以通过技术、设备等方面的合作,采用太阳能发电和风力发电技术,在偏远国家和地区安装小型海水淡化装置,确保这些地区的饮用水供应,进而在当地发展小型渔业,建立农业社区或旅游中心,继续推进这些地区在电信、教育、卫生等领域的发展,从而解决人口问题和气候难民的迁移问题等关乎全人类命运的重点问题。

《芯片陷阱》一个非常关键的意义就是提醒我们,中国和欧洲都是美国霸权的受害者,包括法国在内的欧洲各国要想摆脱被美国摆布的命运,需要与负责任的大国一道,共同维护国际秩序的多元化发展路径,而不是继续跟随美国的脚步,制裁中国。例如,近期正打算进一步剥离中国企业对其国内市场投资的英国。

前不久,英国对安世半导体公司(中资控股)收购一家位于威尔士南部的纽波特芯片制造厂(Newport Wafer Fab)进行安全审查,并打算剥离中国广核集团在英国投资参加的三个核电项目。部分议员和部长们认为,中资企业的介入,对英国的国家安全构成了直接的威胁,且由于中广核位列美国军方的黑名单计划,给项目进度及后续资金吸引方面带来了很大的困难。

但诚如英国在5G领域排除华为,给英国带来的高达70亿英镑的巨额损失一样,在上述两个领域完全剥离中资企业,甚至会影响英国未来的核电供应与芯片市场发展。

事实上,中国企业对于自身技术的海外应用,一直都有非常严苛的要求,并且决不会冒险利用这些技术实施对本土国家不利的事情。因为这不仅关系到了一国在世界范围内的声誉和威信,更关乎对一国主权的尊重。

正确的做法是,英国应该顶住来自美国的压力——恰如德国总理默克尔对中俄“北溪二号”项目的坚持,最终以美国放弃对北溪二号的制裁而告终。且默克尔在2021年7月15日白宫之行时,再次表明德国的立场,即德国在中俄问题上有自己的利益和考量,不会全方位追随美国。

正如《芯片陷阱》一书所述,美国始终是一个自我利益至上的霸权国家,相比之下,中国不仅在各方面实现了稳步超前的发展,而且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往往具有大格局与大视野。包括英国在内的欧洲各国,一方面,需要对自身力量有充足的自信,不惧怕美国的威胁;另一方面,需要对中国有足够的信心,相信中国的国家力量,及其对维护各国主权独立与国际秩序和平稳定发展的决心。这也是欧洲国家实现独立自主发展的最好时机。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吴立群
美国 围猎 自由市场 芯片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作者最近文章

08月13日 08:06

面对美国设下的“芯片陷阱”,中欧怎么办?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我们受够了!”英国超50城镇爆发游行,德国也…

巴西大选首轮投票正式开始,前任和现任总统同台较量

华春莹连发12组图,意味深长

“我们受够了!”英国超50城镇爆发游行,德国也…

华春莹连发12组图,意味深长

美方很直白:巨大机遇,一劳永逸

尼日利亚:考虑买C919

“北溪-2”停止泄漏气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