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美国参议员企业改革提案惹争议:是建设社会主义,还是挽救资本主义?

2018-08-17 15:15:22

【观察者网综合报道】据界面新闻网8月17日报道,面对贫富差距加大,阶级固化,工人薪资降低,大企业逃避社会责任等一系列问题,美国人也开始反思自己的资本主义制度。

当地时间15日,来自马萨诸塞州的民主党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向参议院提交了关于大型企业社会责任的法案,又称“负责任的资本主义法案”。

在这一法案中,她要求大型企业担负更多的社会责任,工人将会获得更大的话语权。这一颇具社会主义性质的法案引来的巨大的争议,有的美国人认为,她用社会主义的方式摧毁了资本主义,有人则认为,她用另一种制度挽救了资本主义。

资料图:大型企业社会责任法案 图源:界面网

公司应被全体员工所有

据美国新媒体网站vox网8月15日关注了伊丽莎白·沃伦的“负责任资本主义法案”,报道称,和提倡昂贵的“免费医疗”和“免费教育”的民主党人不同,沃伦这个法案并不需要考虑昂贵的财政负担,该法案考虑的是最基础的财富分配问题:该法案计划把数万亿美元从富有的高管和股东手中重新分配给中产阶级。

资料图:反对特朗普加税的参议院沃伦 图源:vox新闻网

这一法案是围绕着一个颇具社会主义色彩的哲学论点展开的。

据福克斯新闻网8月17日报道,法案认为主张“人格权”的大公司应该在法律上被要求接受人格的道德义务。如果企业想要拥有人格权,就应该让它们表现得像正直的公民,维护自己在社会契约中的公平份额,担负社会责任,而不是像反社会者那样,只为盈利不顾一切——这是美国商界维护的核心。

沃伦认为,企业并非单独为股东和董事所有,而是应该为全体员工所有。企业应该担负社会责任,而员工则是这个企业中有发言权的“公民”

因此根据此法案,年营业额在10亿美元以上的大型企业需要从联邦政府(目前美国企业的许可证都是在州的层面批准)那里获得企业许可证。许可证明确规定,企业不能只考虑股东的经济利益,还要考虑利益相关方,包括工人、消费者、所在城市等的切实利益。

据界面新闻网报道,同时法案希望,在这些年营业额超过10亿美元的大型企业里,雇员应该有权选举40%的公司董事。据《卫报》估算,全美约有3500个上市企业和几百家私人企业达到了这个标准。同时,在进行政治活动方面,企业进行政治活动需要获得75%股东和75%董事会(注意,董事会里按照法案会有极大比例的工人代表)的同意。

为了阻止基金经理们试图通过推高股价来充实自己的腰包,该法案将禁止高管和董事在收到股票后5年内或回购股票后3年内出售股票。

沃伦表示,在2017年,大型企业将收入的93%用来分配给股东。相比之下这个数字在1980年代只有50%左右。她还表示:“虽然美国的生产力在不断提高,但美国工人的实际工资却一直处于停滞状态。他们得到的绝对比他们创造的要少得多。”

她在《华尔街日报》的专栏文章中这样写道:

“传统上,企业寻求在市场上取得成功,但它们也认识到自己对员工、客户和社区的义务。但是近几十年来,企业们停止了这种做法,转而支持以一种单一的方式,以让股东变得更加富裕为目的运行着。”

vox新闻网报道称,沃伦希望让美国社会回到,或者在部分方面回到二战后那个繁荣的年代——更多的商业投资、为工人提供更有意义的上升渠道、更稳定的金融环境和相对更好的薪酬。

资料图:二战后繁荣时期建立的社区,对于美国人来讲,二战后的繁荣是阶级差距最小的时光

一个幽灵?

今年69岁的沃伦曾任宾夕法尼亚大学法学院和哈佛大学法学院教授,2013年起任参议员至今。她一直宣称自己是个倾向资本主义的人,“我热爱市场,我相信市场,”她2017对《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的弗兰克林•福尔(Franklin Foer)说。

但从她2012年投身竞选开始,她就一直争议不断。她的政策和想法一向强调政府干预,被认为有西方马克思主义以及民主社会主义的倾向。据vox新闻网报道,在奥巴马政府时期,她曾作为总统特别助理领导了美国消费者金融保护局(Consumer Financial Protection Bureau)的建立。据社交媒体上的消息,2011年她参选时候,美国右翼茶党“骂”她是“社会主义者”;在法案出来以后,小众右翼新闻网站CNS直接以“社会主义万岁”为标题来讽刺这一法案。

小众右翼新闻网站CNS直接喊道“社会主义万岁”(VIVA socialism)。图源:CNS

不过在社会主义的话题上,民主党内部远比沃伦要“红色”的多。vox认为,这个法案是一种由新兴的民主社会主义运动所推动的理想而诞生的产物。民主党的年轻人们正投身于这一理想。据纽约时报今年7月3日报道,美国纽约州最受瞩目的第14区初选出现了惊人的结果:没有从政经验、竞选资金仅有约20万美元的拉丁裔妹子奥卡西奥-科特兹打败了在国会任职多年的乔·克劳利(Joe Crowley),赢下该区民主党提名。

她是一个民主社会主义者,被美国民主社会主义党所背书。在被记者围住询问感受时,她回答:

“我希望这能提醒我们民主党应该做什么,首先是对工薪阶层负责。”

拉丁裔妹子奥卡西奥-科特兹,自称是一个民主社会主义者 美国年轻一代人

面对党内越来越庞大的社会主义势力,华盛顿邮报在8月16日的一篇文章中认为,沃伦的新法案比起希拉里·克林顿来讲更加激进,但是比起桑德斯和党内其他民主社会主义人士来讲没那么敌视自由市场。

据vox报道,左翼倡导组织“进步数据”(Data for Progress)与Civis联手进行了可信的,关于公司员工拥有更大发言权的民意调查,他们发现,改革公司治理是最受欢迎的理念,即使是共和党选民,也会支持他们改革公司的建议。

底下两项为共和党支持者,他们的支持率也很高 图源:vox新闻网

她毁灭了资本主义?

在美国这样一个标榜自己为资本主义的国家,每一个大学生都学过西方经济学基础,而现代经济学教材最著名的作者,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在1970年的《纽约时报》杂志上发表了一篇题为《企业的社会责任是增加利润》(The Social Responsibility of Business Is to Increase its Profits)的文章,vox新闻网称从中可以找到美国资本主义的概念基础。

美国右翼喜欢拿芝加哥学派的学者当文化标签,图为右翼集会上印有哈耶克(芝加哥学派代表,代表作《通往奴役之路》)和弗里德曼的T恤衫(图源:vox)

可以说,沃伦法案的理论是颠覆性的,她颠覆了每一个上过大学的美国人的认知。这自然给他引来了批评。学者和企业家用芝加哥学派的市场理论来反驳她,有的学者则担心权利过大的政府带来的裙带主义与低效。

奔驰马克投资公司的CEO凯文·凯利(Kevin Kelly)接受《卫报》采访时表示:

“我最不想看的事就是让沃伦女士对企业指手画脚。市场自然会回馈那些将利益相关方放在心上的企业。”

而对于经济系的学者来讲,他们的反驳则更加贴近于法案的实际操作性上,他们担忧特权与低效。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卡托研究中心迈伦(Jeffrey Miron)在周三接受CNBC采访时表示,沃伦的法案会让资本主义毁灭。他说:“这会给联邦政府创造一系列新的规则,这些规则不会是公开透明简单易懂的。他们将非常复杂,并且让大型公司获得更多逃避规则的能力。这个法案会滋生裙带资本主义,而不是带来更高的效率和生产力。”

他表示,沃伦的方案是让美国“滑坡”成社会主义,这套经济体系不适用于美国。

福布斯杂志网站近日发表文章,标题为让资本主义变得负责才能让美国重新伟大 图源:福布斯新闻网

然而并不是所有学者都在为弗里德曼背书。有的人认为她改变了资本主义。福布斯杂志网站发表文章,标题直言“只有让资本主义负责,才能让资本主义伟大”

此外,许多学者也同意沃伦提出的,目前唯利润论的经济弊端。据vox新闻网报道称,近年来美国的投资并没有大幅增长。事实上,它是停滞不前。因为许多企业不再将利润拿来再生产而是用来回购股票。vox援引马萨诸塞大学(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的非正统经济学家威廉•拉佐尼克(William Lazonick)的话:

“从二战结束到上世纪70年代末,美国主要企业普遍采用的是将企业资源用于再投资方式。但自里根(80年代,观察者网注)时代以来,企业一直遵循着一种精简和分配的制度,即降低成本,然后将自由现金分配给金融利益集团,尤其是股东。”

虽然在2014年,沃伦在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的《面对全国》(Face the Nation)节目中被问到“你是否是一个社会主义者”时表示“我不是一个社会主义者。”但是据界面新闻网报道,在2012年参加参议院选举的时候她曾说:“在这个国家中没有人是仅靠自己就能积累财富的。你用公共资金修建的公路运送货物,你雇佣从公共教育获得技能的工人,你在工厂感到安全也是因为警察和消防等公共资源。当然,你建了一个工厂创造了很不错的成果,留下大部分财富,没有问题。但是隐含的社会契约理念是,你应该用你拿走的那一部分财富为下一个有梦的孩子创造同样的机会。”

王世纯

王世纯

高武德势力一般惺惺相惜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王世纯
专题 > 美国一梦
美国一梦
小编最近文章
美国新企业改造法案惹争议:姓资姓社?
敢骂我叛国?特朗普制裁前CIA局长
叙政府军主力集结西北部 反对派将成历史名词
简氏:高分11号卫星让中美侦察卫星差距消失
智利将以10%国有公司利润换购军火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