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墨西哥小城拿碳酸饮料解渴,因为可乐厂抽光了饮用水?

2018-11-19 22:25:22

【文/观察者网 徐乾昂】近日,有媒体发布视频称:“可口可乐公司在墨西哥小镇的工厂,每天抽取30万加仑的水,导致当地人用水短缺,居民只能喝碳酸饮料解渴,糖尿病死亡率增三成。”

内容略惊悚了一些,有网友提出质疑:

30万加仑约等于1000吨水,如果因为这个导致用水短缺,那说明这里的基础设施质量极差。

观察者网查阅外媒报道、非政府组织报告后发现,该地恰恰地处墨西哥水资源丰富地区,且拥有大量地下水储备。

但由于当地政府环保意识落后,部分水资源遭到严重污染,已经不能饮用;另外由于基建能力不足,地下水资源难以获取:当地居民最深的一口井只有25米,“有的井已经干了”,相关部门12年来没有理会民众“打口深井”的请求。而可口可乐工厂的取水井,深达130米。

另一方面,当地居民的确喝了不少可乐,糖尿病发病率确实很高,但这似乎是“墨西哥基本国情”。在“可乐文化和资本的双重入侵”下,甚至有当地人把可乐当药喝,“供给神明”,还当“通货”使用。

对此,这家可乐工厂则认为,墨西哥人可能天生就有“糖尿病基因”,拒绝为健康问题负责。

原报道:缺水或因基建水平落后、气候变化

相关内容最早是美国《纽约时报》在今年7月14日报道的,在墨西哥恰帕斯州的圣克里斯托巴•德拉斯加萨斯市(San Cristobal de las Casas,以下简称加萨斯市),有一家墨西哥最大饮料集团FEMSA的工厂。这家公司不仅给可口可乐产品进行罐装,还被授权销售这种饮料。

值得一提,加萨斯市并不是一个“小镇”,人口近20万,是恰帕斯市的“文化首都” 资料图

文章继而指出,FEMSA工厂一天要抽去30万加仑的水,当地饮用水匮乏,导致一瓶可乐的价格低于饮用水价格。当地人每人每天平均喝2公升可乐。2013年至2016年间,该市所在的恰帕斯州糖尿病致死率激增30%。

值得注意的是,原报道中并没有提到“工厂把水抽干”一说。文章反而指出另外两个因素。

首先是该地的卫生观念、基建水平落后。长期以来居民肆意倾倒生活垃圾,而政府的污染治理不到位,导致当地水资源中大肠杆菌早就超标。

该市随处可见的垃圾堆场 图自当地媒体圣克里斯托巴尔新闻网

这一点早就被外界熟知,且并不是该市特有的问题。美国独立新闻网站truthout曾指出,墨西哥宪法规定各州政府必须向居民提供“可直接获取”、“可饮用”的水资源。但由于该国自来水污染问题已成普遍,每人每年平均照样会购买1500公升的瓶装水。

其次,《纽约时报》指出全球气候变化也是导致缺水的一大问题。加萨斯市之前雨水充沛,“几乎每天都会下雨”,但近年来降雨量持续下降,有些地方甚至遭受长期的干旱。

居民最深一口井25米,可乐工厂的井,深130米

墨西哥国家水资源委员会(Conagua)在2014年的报告中指出,恰帕斯州为墨西哥全国提供了近30%的水资源,大量水资源储存在地表以下。该州境内还一条格里哈尔瓦河,流量之大,理论上可供全墨40%的水力发电量。

格里哈尔瓦河上的一处峡谷,还是加萨斯市外的一处著名旅游景点, 仅需半天车程。

Sumidero峡谷 资料图

面对这样多的水资源储备,当地并没有有效利用。墨西哥查宾戈大学(Chapingo University)农业学教授加西亚(Antonino García)今年7月接受《至上报》采访时指出,当地政府的规划是一个问题。

加萨斯市在上世纪70年代开始发展,最初大量的居民生活在山区的谷底地带,随着城市规模扩大,民宅开始往山上建,但地下水资源摄取量不足。

譬如当地居民所用最深的一口井只有25米,而同样建在山上的可口可乐工厂,取水井深达130米。

加萨斯市的FEMSA可口可乐工厂 图自至上报

当地民众乌巴诺(Juan Urbano)抱怨,“过去12年,我们一直在要求政府给我们打口深井,我们为此询问了市政府、州政府、甚至联邦政府,但他们无动于衷。现在人们每天必须步行2小时,才能打到水,要不然就是等水车(装满水桶的卡车)来,掏钱买水。”

“水车” 资料图

此外,在2017年9月7日发生的墨西哥8.2级大地震中,恰帕斯州处于震中位置。加西亚表示,地震导致多条地下水通道都被震断、阻隔,不少居民家中的井至今都是干的。

地震后的加萨斯市 图自NPR新闻网

可乐厂:墨西哥人可能有“糖尿病”基因

再来说糖尿病。BBC新闻网在2017年指出,墨西哥是世界上“最爱喝碳酸饮料”的国家,每人每年平均要喝163升。而根据同年的世界卫生组织数据,墨西哥国内第一大健康疾病就是糖尿病:该国有14%的公民都患有此病。

对比墨西哥全国的情况,恰帕斯州更糟。墨西哥新锐媒体Animal Politico网站在2017年8月指出,该州20年来糖尿病得病率翻了5倍,至21.5%。

这背后似乎也和可乐有关。RT新闻网11月16日的报道中指出,如今加萨斯市一瓶500毫升的饮用水售价0.48美元,而1.5升的可乐只卖0.88美元。饮用水难以获取,随处可见的可乐的确成了当地人的 “首选饮品”。

图自至上报 下同

报道援引当地卫生部门一位官员的话,到医院就医的患者,经常患有肥胖症、营养不良、高血压和糖尿病等。

对此可口可乐公司一直拒绝承认,自己的产品是糖尿病得病率飙升的祸根。FEMSA一位名叫马丁内斯的发言人还说,墨西哥人可能有“糖尿病基因”。

在《纽约时报》7月14日的报道出来以后,可口可乐公司在16日就发声明回应反驳:公司在墨西哥的产品,有45%都是“低糖”或“无糖”。

文化和资本的双重入侵:可乐变成“神仙水”,变成通货

不少媒体认为,可口可乐公司这种的回复就是在推卸责任。

《赫芬顿邮报》介绍,恰帕斯州地处墨西哥最南边,是该国最欠发达的州之一:贫困人口占比70%,极端贫困人口数超全国水平3倍。《先锋报》称,这种情况下,FEMSA工厂对当地经济发展的意义凸显,这家雇佣400名当地人的工厂,每年为恰帕斯州创收2亿美元。

红圈内是加帕斯州位置,深红色为极端贫困区域 图自赫芬顿邮报

尤其是在北美自由贸易协定(重谈之前)下,FEMSA工厂还为墨西哥吸引了“数以百万计美元”的投资。

作为交换,当地政府放松对FEMSA的监管,令这家工厂在这个偏僻的山区小城,如同“国王一样”。俄罗斯RT新闻网评论,这是“资本主义裙带关系露出了最糟糕的一面”。

先锋报:在加萨斯市,可口可乐是“王者”

比如,可口可乐曾为当地的原住民量身定制“硬广告”。

恰帕斯州是墨西哥国内原住民数最多的地区之一。曾有一段时间,可口可乐的广告中,经常会出现一位身穿原住民服饰的人,手握一瓶可乐。FESMA一位发言人声称,“这是对原著民的尊重。”

可口可乐的广告 资料图

如今该州的原住民,有一半人天天喝可乐。

据《先锋报》介绍,当地的原住民自古就有喝“糖水”的习惯,就是一种用甘蔗制成的饮料。原住民部落的医师,还会用这种糖水治病,称能“驱邪”。

现场可乐随处可得,当地存在原住民“把可乐当药喝”的现象。在一些祭祀仪式上,还有人选择把可乐当作贡品,献给神明。

甚至在一些地区,可乐成了“通货”。恰帕斯州自治大学的社会学学者阿尔法罗(Rigoberto Alfaro)指出,“当人们需要给将结婚的孩子准备嫁妆的时候,他们要么给钱,要么就是给同等价格的可乐。在一些更贫困的地区,如果有人没钱,他可以用可乐当做钱使用。”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徐乾昂

徐乾昂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徐乾昂
小编最近文章
这地方拿可乐解渴喝出糖尿病,因可乐厂抽光了水?
怼美国,今天华姐提起她
凌晨兵分四路 这家人“屠杀”同镇一家8口
收官民调创新低,蔡英文:全力把票催出来!
被美国当面批“迫害罗兴亚”,昂山说…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