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曾在中国学医的阿富汗青年,死在了澳大利亚难民营

2019-12-25 16:11:07

【文/观察者网 徐蕾】

这位曾在中国学医的阿富汗青年,本来梦想着治病救人,但最终,却在绝望中死去。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当地时间12月24日报道,赛义德·米尔瓦伊斯·鲁哈尼(Sayed Mirwais Rohani)是一位年轻的阿富汗医生,曾在中国求学。他本想逃离塔利班,却不料被困在澳大利亚的离岸移民拘留机构中。他在精神健康出现严重问题后,没有得到很好的治疗。

最终,10月15日,他32岁的生命在布里斯班城市酒店戛然而止。

他的律师乔治·纽豪斯(George Newhouse)表示,应该对此进行全面的调查,“他的家人想要弄清他们的儿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但更重要的是,要检查医疗保健系统的失败,这让一个身体健全的医生变得如此虚弱,看上去,他是自杀的。”

通过监控可以发现,鲁哈尼在去世的那一天,挎着一个黑包走进布里斯班市中心的一家酒店。他给自己的母亲打了最后一个电话,当时,他母亲正在澳大利亚陪他。第二天,警察就确认了他的死亡。

监控画面  本文图片均来自CNN

他的父亲表示,澳大利亚6年的移民拘留剥夺了自己儿子的所有希望,“当你把一只猫锁在房间里,然后关上门。猫只能这里那里到处跑,没有任何意义……移民局阻止他旅行、工作,也不允许他和家人团聚。”

11月1日,鲁哈尼在阿富汗喀布尔安葬,他在家人的陪伴下,又回到了这片出生的土地,可惜是以悲剧的方式。

11月1日下葬

留学中国,逃离阿富汗

赛义德·米尔瓦伊斯·鲁哈尼1987年出生在喀布尔,是一家6个孩子中的老二。据他父亲对CNN的描述,他“非常活跃、健康、喜欢学习。”

2001年,塔利班武装分子搜查了他们家,他的父亲塔桑瓦尔(Ahmad Tassangwal)逃离阿富汗,到了英国。当时,鲁哈尼14岁,但当父亲获准留在英国时,鲁哈尼已经成年了,他不能像母亲以及弟弟妹妹们一样,跟着父亲移民英国。

后来,鲁哈尼发现了中国泰山医学院一个他可以负担得起的留学项目,就来了中国学医,并于2012年毕业。

鲁哈尼毕业后,阿富汗的战争已经持续了十多年,他想去一个安全的国家。

他告诉在英国的父亲,“我在这个国家不安全,我要离开,去一个安全的国家。”

父亲告诉鲁哈尼,不要像自己当年一样想要尝试进入英国,因为他为了拿到签证浪费了很多年。父亲说,“我告诉他,如果你去澳大利亚,那是一个英语国家,是一个没什么经济问题的大国……你已经是个医生了,也许他们需要你。”

但没想到的是,当时,澳大利亚已经收紧了移民政策。2012年,为了应对涌入澳大利亚的移民船只,澳政府重新实施了一项离岸移民拘留政策,非法移民不能马上进入澳大利亚,只能先待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和瑙鲁的难民收容所,再慢慢予以“审核”。但澳大利亚法律并没有规定“审核”的明确期限。

精神状况恶化

2013年9月,鲁哈尼的船被澳大利亚边境部队拦截,作为一名“非法移民”,他被拘留,并被送往巴布亚新几内亚的马努斯岛,在那里,他待了4年。

鲁哈尼在收容所的室友称,鲁哈尼大部分时间都在看医学课本,每天读书十几个小时,说要提升自己,为了将来提升自己的职业水平。

他室友说,鲁哈尼会说6种语言,“他总是说他想开始自己的新生活,为穷人工作,帮助人们。”

可是,一心想帮助别人的他,自己却深陷绝望的境地。

在移民收容所里,鲁哈尼的精神状况恶化,精神失常却得不到很好的治疗。而他精神狂躁的行为,也让他沦为挨打的对象。

鲁哈尼在收容所被粗暴对待

2017年5月,塔桑瓦尔非常担心儿子的心理健康,他从英国飞到马努斯岛,试图把他带回家。但鲁哈尼没有旅行证件,没有澳大利亚和巴布亚新几内亚当局的许可,不能离开。

但在父亲离开后不久,鲁哈尼服用了过量的药物,被转移到了澳大利亚。医生诊断他患有双相情感障碍(bipolar affective disorder),这种情况会导致极端的情绪波动,在不治疗的情况下会恶化。

鲁哈尼和其他难民一起住在布里斯班的一所房子里,行动受到宵禁的限制,也没有得到有效的治疗。

鲁哈尼的父亲一直在尝试把儿子接走,2018年9月还飞往澳大利亚处理此事。但很可惜,直到儿子的生命结束,他都没有成功接走他。

澳大利亚处置难民的这种方式一直备受争议,这是因为被强制隔离的难民生活状况堪忧。2016年,联合国难民署的医学专家发现,被强制转移到巴布亚新几内亚和瑙鲁的难民中产生抑郁、焦虑和创伤后应激障碍的比例超过80%。根据非官方的澳大利亚边境死亡数据,到目前为止,已有13名难民死亡。

但是,澳大利亚政府多次为其离岸移民拘留政策辩护,称这是事关国家安全的问题。澳政府表示,拒绝难民在澳大利亚定居的机会降低了人们前往澳大利亚的动机,防止了海上死亡,并使澳大利亚的边境更加安全。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徐蕾

徐蕾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徐蕾
小编最近文章
留学中国的阿富汗青年,死在了澳大利亚难民营
“朝鲜可能会送我个棒棒的花瓶”
对付中俄,洗牌全球部署:美军考虑先从西非大规模撤军
无视美制裁,俄总理:俄欧天然气管道几个月内完工
1200万美国人被定位!还能追踪总统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