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美国阻止荷兰对华售光刻机 中国大使:望荷兰作出正确判断

2020-01-17 14:15:43

(观察者网讯)对于批准荷兰半导体供应商巨头阿斯麦尔(ASML)对华出口极紫外光刻机(EUV)一事,荷兰政府仍未作出最后决定。媒体广泛报道,2018年以来,美国为阻止ASML对华出口光刻机多次施压荷兰,导致荷兰举棋不定。EUV光刻机是半导体生产制造环节最重要的核心部件,而该设备的关键技术也一直被ASML公司垄断。

对此,中国驻荷兰大使徐宏在接受荷兰主要报刊《金融日报》专访时作出回应,专访于15日发表在该媒体的头版头条上。徐宏称,若报道属实,即荷兰政府迫于美方压力不再批准向中国出口EUV光刻机,这种做法就是典型的将商业问题政治化。ASML与中国企业的合作纯属科技企业之间的合作。按照相关法律及国际协议,美国没有理由要求荷方限制ASML对华出口。

如果荷兰政府在政策取向上追随美国,基于政治原因对中荷经贸往来施加不公平的限制,毫无疑问将会影响两国合作。并且,此事已在中国引起广泛关注,中国民众担心这会对今后中荷、中欧贸易带来不良影响。

徐宏表示,希望荷兰政府能排除政治因素或外界压力干扰,从有利于中荷互利合作的角度,综合考虑自身及企业利益,本着公平贸易及法治的精神,作出正确判断。

徐宏称,不只是在EUV光刻机这个问题上,包括在中国企业参与荷兰5G网建设问题上,美国都提出所谓“国家安全”关切。这纯属没有任何事实根据的借口。其理据是,只要是中国生产的产品,就有“国家安全”风险。“中国从未指使本国任何企业安装后门以盗取外国情报信息。中方向来反对这种做法。中国过去没有做过,将来也不会去做。”

16日,中国驻荷兰大使馆官网发布了徐宏的专访实录。专访中,徐宏还对网络安全、知识产权保护等问题作出作出详实回应。《金融日报》的报道也被电讯报、新鹿特丹商报、共同日报、荷兰国家广播公司等荷主流媒体广为转发。

《金融日报》以两个整版对大使专访进行报道(包括头版头条) 图自中国驻荷兰大使馆(下同)

专访实录如下:

记者:最近的新闻热点是美国向荷兰施压,阻止荷兰向中国出口阿斯麦公司(ASML)生产的EUV光刻机。对此您有何看法?

徐宏大使:最近的一些报道我们也注意到了。其实去年年底就有类似消息。据我们向荷兰政府了解,目前荷方还未作出最后决定。此事已在中国引起广泛关注,中国百姓担心此事会对今后中荷、中欧贸易带来不良影响。如果报道属实,即如美国向荷兰施压,荷兰政府因此不再批准向中国出口EUV光刻机,那么这种做法就是典型的将商业问题政治化。按照相关法律及国际协议,美国没有理由要求荷方限制ASML对华出口。ASML与中国企业的合作纯属科技企业之间的合作,我们乐见近年来ASML在中国市场上不断拓展。在全球化时代,各产业紧密相连;切断其中一环,将带来系列连锁反应,半导体行业尤甚。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半导体产品市场,占全球半导体产品消费总量的50%以上。美国若对中荷正常商业往来横加干涉,将会对全球半导体行业的发展带来不良影响,最终也会伤害美国自己的公司及消费者利益。荷兰ASML技术非常先进,处于全球领先地位,但任何产品与技术都离不开市场支撑。丢掉中国市场,不仅利益受损,而且缺失了让产品技术提升及发展的重要平台,ASML自己必定也不愿意这样。

我们还注意到,由于美国采取系列消极措施,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贸易体系正受到严重冲击。在维护自由贸易及多边主义方面,中国与荷兰有着共同利益与立场。希望荷兰政府能够排除干扰,以理性和法治为原则,独立自主地作出正确决定。

记者:您提到ASML在半导体行业的重要地位,认为把经济问题政治化会给全球半导体行业带来不良影响。如果荷兰政府听从美国,不批准EUV光刻机出口许可证,ASML出口中国的其它产品会受到影响吗?

徐宏大使:ASML出口到中国的系列产品涉及到很多细节,这应该是中荷相关企业之间讨论的问题。对需要荷兰政府批准出口的EUV光刻机,我们希望荷兰政府能综合考虑自身利益、荷兰企业利益,本着公平贸易及法治的精神,作出正确判断。

记者:您已向荷兰政府表达过这些关切吗?

徐宏大使:我们这些立场荷兰政府非常清楚。我们在不同场合都反复表达过中荷贸易不应受政治因素干扰的关切。

记者:但是美国一直提醒荷兰,EUV光刻机交易会带来“安全风险”。您对此有何看法?

徐宏大使:不只是在EUV光刻机这个问题上,包括在中国企业参与荷兰5G网建设问题上,美国都提出所谓“国家安全”关切。这纯属没有任何事实根据的借口。其理据是,只要是中国生产的产品,就有“国家安全”风险。找不到任何证据,他们就把商业问题与中国的体制、意识形态以及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联系在一起,说什么中国实行社会主义制度、一党专制,跟中国打交道就一定会有风险。他们不断重复这样的说法。但是你们看,世界上有那么多麻烦,有的地方战火不断,有的地方人民流离失所,有的地方恐怖活动猖獗,其中哪一个麻烦是因中国而引起的?相反,中国一直是世界和平的促进者和建设者。

美国指控中国通过本国企业进行网络窃密。但究竟谁是网络窃密幕后最大的黑手?大家都心知肚明。我们的统计数据显示,中国才是网络窃密最大的受害者。2018年,1.4万余台位于美国的木马或僵尸网络控制服务器,控制了中国境内334万多台电脑主机。这比上年增长了90%多。2018年,位于美国的3000多个IP地址向中国境内3600多个网站植入木马,比上年增加43%。美国组织对境外电脑频繁发动的攻击中,中国首当其冲。你们都听说过“棱镜”项目,知道斯诺登披露的一些情况,我不用多说。中国一向重视网络安全问题,坚决反对网络攻击及网络窃密。现在,美国反而倒打一耙,四处造谣,不断对中国进行诬蔑攻击。

记者:您是说中国不搞网络窃密活动?您指称的美国这一系列作为,跟中国都无关?

徐宏大使:中国政府立场一直很清晰。中国从未指使本国任何企业安装后门以盗取外国情报信息。中方向来反对这种做法。中国过去没有做过,将来也不会去做。中国政府总理及其他政府官员在各种场合都反复强调过。据我所知,美国倒是要求本国公司提供海外存储的数据信息。以谷歌在荷兰的数据中心为例,按照美国法律规定,它有义务将其手中掌握的数据提供给美国政府。中国对这种做法多次提出反对。美国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以己度人,断定中国也会这么做,这是经不起推敲的。

记者:荷兰议员及科技企业担心中国知识产权保护工作做得不够,知识产权保护法有待完善。这方面您能谈谈吗?

徐宏大使:这方面我问过许多在中国经营的企业家,问他们在中国有没有碰到知识产权方面的问题。他们绝大多数都表示没有遇到问题,而且对中国在保护知识产权方面的进步表示赞赏。不排除会有一些企业涉及知识产权的个案正在法院处理之中,但我们听到的评价大多是正面的。中国高度重视保护知识产权,知识产权保护的水平正在逐步提高。

记者:中国为何致力于完善知识产权保护呢?外界看来,中国从不完善的知识产权保护体系中获利反而更多。

徐宏大使:只有提高知识产权保护水平,才能更好地鼓励创新和竞争。靠不正当手段获取知识产权是无法持续发展的。实际上,中国现在已经是创新大国,我们的知识产权数量领先全球。2018年,中国发明专利申请量达154.2万件,连续8年居世界首位。其中,国外在中国申请的发明专利14.8万件。5G技术是由系列专利技术构成的,其中的必要专利华为一家就占了20%多,中国公司加起来占了30%多。这说明中国在知识产权领域做得非常好。我们还在努力完善知识产权法律,去年我们通过了《商标法》及《反不正当竞争法》,对商标和商业秘密加强保护。接下来我们还要修改《著作权法》及《专利法》,进一步提高知识产权保护水平。过去中国知识产权侵权赔偿比较低,修改相关法规后,将会引入最高赔偿涉案金额5倍的惩罚性赔偿机制,对侵犯商标和专利的赔偿的上限提高至500万元人民币。新通过的《外商投资法》明令禁止强制技术转让。司法保障方面,最高人民法院设立了专门的知识产权法庭,北京、上海、广州等地还设立了知识产权法院。总体来说,中国的知识产权保护力度越来越大。

记者:您提到侵权赔偿上限是500万元人民币。用西方标准来看,500万元人民币的标准依然偏低。我看到ASML在一个侵权案件中索赔金额高达8亿美元。您对此有何看法?

徐宏大使:关于知识产权侵权的实际损失,各国法律规定的计算方法是不一样的。您刚才谈到西方标准,其实西方各国的标准也不一样,没有统一的全球标准。美国跟荷兰的标准就不一样。所以国际上在讨论承认与执行外国法院知识产权判决的问题时,对惩罚性赔偿的认定存在巨大分歧,无法达成一致。包括欧洲在内的其他所有国家对美国的高额赔偿都是持保留态度的。另外,保护知识产权不能只靠惩罚性赔偿,还有很多其他方面的工作可做,预防发生知识产权侵权行为。

徐宏接受采访

记者:有人担心,虽然中国的法律法规有改进,但执法力度有待加强。您对此有何看法?

徐宏大使:为了保证贯彻法律,中国的执法力度不断加大。你所说的担心,到底是指仅仅有这个疑虑,还是真有哪家企业在中国胜诉的判决得不到执行?如果是后者,可以告诉我们,我们可以去了解一下情况。但如果仅仅是担忧,我觉得是没有必要的。

记者:另一个新闻是荷兰汽车制造商VDL在荷兰当地的一次纯电动大巴竞标中失败,输给了中国公司比亚迪。VDL总裁向我报投稿,说比亚迪得到中国政府的资助,存在不正当竞争。

徐宏大使:我注意到了荷兰VDL的相关评论。VDL竞标失利,有些不高兴,这是很自然的反应。但若要指责不公平竞争,就要拿事实说话。那次招标、投标、竞标都是由荷兰当地有关部门根据荷兰本地法律进行的。VDL对荷兰交通贡献很大,这次尽管比亚迪拿到259台纯电动大巴的订单,但仍只占16%的市场份额,VDL仍占近70%。

他提到中国政府给予本国企业补贴的问题,这是一个不正确的认识。向高科技企业发放一定补贴,是各国普遍做法,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之后,切实履行世贸组织《补贴与反补贴措施协议》各项要求,不仅全面取消了禁止性补贴,还严格遵守世贸组织关于补贴的透明度原则,向世贸组织提交了上千份通报。如果仍有质疑,可以通过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来解决。还需要说明的一点是,中国政府对高科技企业的补贴不仅限于国有企业或本国企业,在中国投资的外国企业满足条件的话也可享受同等补贴。拿新能源汽车补贴来说,该补贴仅针对中国市场,特斯拉在中国生产的纯电动轿车同样享受补贴。

记者:当前保护主义风潮盛行,荷兰本地这种呼声见涨。如果荷兰政府也像美国那样采取本国优先的政策保护本土企业,您怎么看?

徐宏大使:我不认为荷兰政府会这么做。荷兰一向崇尚自由贸易、公平竞争。荷兰在很多领域拥有领先全球的技术与产品,我对荷兰完全有信心。只要是公平竞争,荷兰企业有很大优势。当然并不是说所有的荷兰产品都能在竞争中胜出,这没有必要。保护主义的做法反而不利于科技进步与企业发展。

记者:假设荷兰政府永久禁止对华出口EUV光刻机,中国将采取什么对策?

徐宏大使:当然我希望荷兰政府能基于公平、不歧视及法治的原则来处理相关事项。我们不希望出现荷兰政府出于政治原因或由于受到外部压力而拒绝出口的情况,期待荷方能够排除干扰,从有利于中荷互利合作的角度作出决定。

记者:ASML出口许可悬而未决,同时荷兰政府决定不允许华为参与5G网络核心网的建设。看起来荷兰倾向于听信美国而不是中国。对此您怎么看?

徐宏大使:华为的问题也好,EUV光刻机的问题也罢,最重要的是要维护自由贸易的精神,营造一个公平、公正、非歧视的营商环境。荷兰政府作决策时要考虑各方面因素,我希望荷方能相信:中国绝对不会是对荷兰国家安全造成威胁的一方。两国领导人早已宣布,双方要建立“开放务实的全面合作伙伴关系”。作为合作伙伴,我们希望与荷兰合作共赢,共同发展进步。

记者:那您计划如何赢得荷方更多的信任呢?

徐宏大使:行胜于言,最重要的是行动。交流合作多了,信任自然就会增多。这几个月我接触很多荷兰人,凡是去过中国的人,基本上都对中荷关系抱以积极的看法。尽管我们暂时遇到了一些困难,但我仍对未来充满信心。

记者:回到半导体行业的话题上去。美国阻止中欧之间的经济合作,以此挫伤中国。您怎么看美国以欧洲为工具打击中国的做法?

徐宏大使:美国现任政府的很多做法是超出常规的。美国在挑起中美贸易战的同时,也挑起了与欧洲的贸易纷争;美国还退出了《巴黎协定》等许多重要的国际条约、机制及组织;世贸组织上诉机制因美国而停摆,这让以规则为核心的多边贸易体制受到很大冲击。美国一些高级官员到世界各地说中国坏话,用尽攻击性的语言而又缺乏证据支撑。现在跟美国打交道很困难,需要各国有更多的耐心和智慧。不管个别国家采取何种行为方式,中荷、中欧在维护多边主义、维护自由贸易、维护以世贸组织为核心的多边贸易机制等方面都有共同利益。我们应该加强沟通协调,坚定不移地维护多边主义和公平正义。

记者:再回到ASML话题上。ASML的产品出口问题对中国为何如此重要?

徐宏大使:如果相关报道属实,这是美国近年来对中国持续政治打压的一个延续。在华为参加欧洲国家5G建设的问题上,美国高官每到一个国家就会展开游说甚至恫吓,以一些莫须有的理由不让他们与华为合作。美国这么做的真实意图大家心知肚明,显然就是要在科技上封锁中国、遏制中国的发展。ASML产品出口中国是中荷科技领域展开合作的一个例子,中国老百姓都很关注,荷兰在美国压力下会作何决定。它可能是一个风向标。

记者:ASML对荷兰来说极其重要,荷兰媒体报道颇多。对中国来说,这只是美国科技封锁中国的又一例证而已,还是会导致中美冲突升级或其他严重后果?

徐宏大使:我们是从两国关系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而不单单是ASML的一个产品。是否允许ASML向中国出口光刻机,不是一个简单的技术性问题,这牵涉到荷兰政府今后的政策取向问题,我们对这一点很关注。对荷兰来说,ASML极其重要。而对中方来说, ASML也与中国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它希望拓展中国市场。如果这一愿望受挫,对ASML而言也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记者:您提到如果荷兰政府不发放出口许可,将会影响中荷关系。您能解释一下具体有何种影响吗?

徐宏大使:首先我们还是希望能够避免出现这种情况。如果荷兰政府在政策取向上追随美国,基于政治原因对中荷经贸往来施加不公平的限制,毫无疑问将会影响两国合作。因为所有的合作都应当是对等互惠的。

我也想问一下,你认为荷兰媒体、企业如何看ASML的问题?他们是希望ASML停止同中国做生意,还是继续按公平的原则同中国做生意?

记者:很难说,但不少荷兰高新技术部门对荷兰政府干涉ASML的举动表示担心,担忧荷兰政府向美国屈服,因为美国所宣扬的那种威胁在荷兰看来毕竟不是那么严重。

徐宏大使:美国反复强调对于中国产品或同中国合作有安全关切,但中方已经多次指出,中国不会威胁荷兰安全,我们一直都是非常好的合作伙伴,两国之间的交往有400多年的历史。

记者:现在的状况会不会让您感到沮丧?

徐宏大使:我们应该有基本的信心和信任。中国的目标是发展好自己,让人民过上更好的生活。这一目标的实现也需要同其他国家携手合作。因此,中国不会去挑战或威胁哪个国家,美国也大可放心。

记者:谢谢大使阁下。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龙玥
专题 > 科技前沿
科技前沿
小编最近文章
特朗普与马桶、洗碗机、淋浴器、灯泡的“战争”
特朗普催波音:停产可能造成GDP下降0.5%,快点搞定
春节快递不打烊,部分快递加价
最新视频:30秒内伊朗发射两枚导弹
联合国宣布7国丧失投票权,黎巴嫩立马“打钱”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