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世行援助发展中国家贷款落入精英口袋 高层阻挠报告公开

2020-02-28 16:37:05
导读
导语:美国控制下的世界银行压下自己的研究成果,证明了世界银行对发展中国家的援助资金或有7.5%被本地的精英阶层截留,世行首席经济学家随即辞职。值得注意的是,美方此前污蔑中国的“一带一路”资助贪污。

【文/观察者网 程小康】世界银行(以下简称:世行)的多年资金援助,为什么没有使发展中国家摆脱贫困?2月18日,世界银行在其官网上披露的一篇题为《精英俘获国家援助:来自离岸银行账户的证据》(Elite Capture of Foreign Aid:Evidence form Offshore Bank Accounts)报告给出了部分答案。

《精英俘获国家援助:来自离岸银行账户的证据》报告封面截图

报告内容显示,该项研究由三位经济学家完成,分别是来自BI挪威商学院的约尔根•朱埃尔•安徒生(Jørgen Juel Andersen),哥本哈根大学的尼尔斯•约翰森(Niels Johannesen),以及在世行任职的鲍勃•赖克斯(Bob Rijkers)。

研究结果发现,1990年到2020年间,在22个对援助依赖程度较高的发展中国家贷款中发现,世行向这些发展中国家发放的援助贷款中,可能有7.5%左右被当地的精英俘获、流入离岸银行账户。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一发现是通过世行的项目数据库得出的。此前外媒报道,世行高层一直极力阻挠报告公开。

三位经济学家以世行援助支出的季度信息和国际清算银行的统计数据为基础,前者涵盖22个最依赖援助的国家,后者可以给出这些国家在瑞士、卢森堡、开曼群岛、新加坡等离岸避税天堂的银行账户资金信息。

样本中四分之一的国家所接受的援助占到GDP总量的1%,而这些国家离岸账户的存款额度相对于没有接受援助国家增速超过3%。而且,这些最依赖援助国家的资本流出至离岸账户的时间也正好与援助流入的时间相吻合。

这些避税天堂的离岸银行账户通常都是这些穷国的精英富有阶层持有,穷人可能根本没有银行账户。如果说是企业转移了它们从援助项目中获得的资金,那么在那些非避税天堂国家的账户资金应该会增加,但是并没有。报告给出结论:援助被这些国家的政客、官僚及其裙带关系所捕获。

该报告的披露似乎也应证了世行首席经济学家离职的理由。2月6日,世行行长大卫•马尔帕斯(David Robert Malpass)在给员工的一封信中写道,该行首席经济学家潘尼•戈德伯格(Penny Goldberg)计划于3月1日辞职,重返耶鲁大学任经济学教授。

潘尼•戈德伯格  图自《YaleNews》官网

《精英俘获国家援助:来自离银行账户的证据》这份报告曾由潘尼所在的部门审核,但是世行的高层阻止其发表,外界猜测她的离职可能与此有关。

与上一任世行首席经济学家保罗•罗默(Paul Romer)相同,潘尼担任这一职位也不到15个月就辞职。

枪口下的援助扶贫措施

多年来,世行对外援助措施常受到批评。一个重要实例,曾在世行任高级职位的经济学家威廉•伊斯特利(William Easterly),在其著书《威权政治:经济学家、政策专家和那些被遗忘的穷人权利》中,以世行的扶贫举措为探讨实例,批评诸多举措在经济和扶贫名义之下,实际上在伤害受助者的基本权利。

威廉•伊斯特利

“2010年2月28日清晨,当农夫们还在教堂做礼拜的时候,士兵来了。听到外面枪声大作,农夫们急忙奔向自己农舍,而此时发现农舍已经被大火吞没。一些士兵拿着枪对着手无寸铁的农夫,阻止他们拯救自己的家园......两万名农夫在枪口的威胁下由士兵押解着离开了那里,他们被告知:‘别回来了,这片土地不再属于你们了’”。

在伊斯特利的书中描述的这段故事并非虚构,而是真实发生在乌干达穆本德地区。这些农夫世代居住耕种与此,但一家英国公司打算占据此地植树造林,出售木材。除了出动军队,资助且促成此次驱赶行动的,还有与穷困做斗争的世界银行,作为全球范围内扶贫、治贫的官方组织,它可是不受当地法律约束的。

2011年9月21日,《纽约时报》也对此事进行了报道。报道刊出的第二天,世行承诺展开调查。然而在悲剧过去三年后,除了受害者之外,几乎所有人都遗忘了那次事件。

实际上,伊斯特利当初离任世行就与对外援助议题有关。2001年,还在任上的伊斯特利发文批评了经济理论家和外国援助者,认为他们没有提出一个能实际促使经济发展的可行理论,并指出“与常识相反,对发展中国家的援助的结果令人失望,从60年代开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有1万亿美元的资金注入,但结果都失败了”。

世行对此事反映强烈,因为伊斯特利的文章没经审批就发表,违反了规定。按照银行的规则,这样的文章如果发表在学术刊物上,因为关注的人少,是被允许的。但是,在报纸或大众刊物上就被明确禁止。因为这件事,伊斯特利被世行开除。

世行减贫目标下 世界贫困人口仍在增加

早年间很多经济学者相信亚洲是最没有希望的一洲,认为非洲比亚洲有希望,拉丁美洲更有希望,结果却是亚洲经济普遍发展得较好,将拉美和非洲甩在身后。

曾任世行首席经济学家的林毅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些误读让他联想到世行,进而推动后者反思,因为“世行的目标一直是帮助发展中国家发展经济,解决贫困问题,多年来取得不少成就,但是很多地方不尽如人意”

“扶贫、减贫”是世界各国关注的主题。去年麻省理工大学的阿比吉特•班纳吉(Abhijit Banerjee)、埃斯特•迪弗洛(Esther Duflo)与哈佛大学的迈克尔•克雷默(Michael Kreme),因测试全球范围内尤其是非洲、印度的减贫措施,写下《贫穷的本质:我们为什么摆脱不了贫穷》,而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潘尼•戈德伯格于去年12月邀请班纳吉和迪弗洛到世行介绍他们的研究成果。

由左至右依次是阿比吉特•班纳吉、埃斯特•迪弗洛、迈克尔•克雷默  图自《Haaretz》官网

世行的主要目标是减少贫困,中国从改革开放以后使七八亿国民脱离了贫困线,这么多人口脱离贫困线但并没有使全世界贫困人口减少。

除了对外援助减贫被批评,世行内部运作模式也被质疑。2018年1月,时任世行首席经济学家保罗•罗默宣布辞职,辞职一周前,保罗在接受《华尔街日》采访时表示,世行以“不公平、误导性”方式改变营商环境排名,其中受影响最大的是智利。保罗说,智利近年排名下降并非真的因为营商环境恶化,而源于计算方法变化,背后可能是世行内部人员出于“政治动机”而有意操纵。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柳叶刀

柳叶刀

不爱吃鱼的大狗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柳叶刀
小编最近文章
世行援助发展中国家贷款落入精英口袋 高层阻挠报告公开
华为、小米、OPPO、VIVO联合打造新平台,合力对抗谷歌
全球首个活体机器人诞生 靠自己活动、可编程、会自愈
华为借“WeLink”切入云市场 ,将与阿里、腾讯“三分天下”
工信部部长:已开通5G基站11.3万个 签约用户87万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