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美国一线医护人员发愁:谁来保护我们?

2020-03-06 10:42:47

【文/观察者网 赵挪亚】美国的新冠病毒疫情来势汹汹,但由于缺少必要的防护装备和培训,战斗于一线的医护人员,却可能面临着巨大的风险。

综合《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5日报道,全美护士联合会(National Nurse United)当天公布了一项涉及6500名护士的调查,其中提到,仅有29%的护士说他们的医院已经制定了隔离新冠病毒疑似患者的计划,44%的护士获得了应对病毒的指导。63%的护士称,他们有机会使用N95口罩,而只有25%的护士有机会使用更高级别的电动空气净化呼吸器。

只有30%的护士称他们的雇主拥有充足的个人防护装备,以应对可能爆发的新冠疫情 护士联合会图

在病例较多的加利福尼亚州和华盛顿州,护士们更为担忧现状,因为他们缺乏防护设备,缺乏使用这些设备的充分培训,也缺乏能够明确保护自己和病人安全的规程。甚至,有些护士抱怨称,他们只能在网上观看视频,而非参加现场培训,来学习应对病毒的方式。

加利福尼亚州护士协会护理实践主任杰拉德·布洛根5日表示:“过去,你需要接受一整天的培训,但现在他们(医院)只会安排医生和护士上网学习如何穿脱防护服。”有护士表示,穿脱防护服的培训,几乎和防护服本身一样重要,因为不正确的穿脱方式,可能导致病毒感染。

另一方面,医护工作人员在前线获得的防护装备,也面临着短缺。加州大学戴维斯医疗中心的护士珍妮·马纳赫比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称,目前的一线护士需要向主管部门“索求”N95口罩,但他们更希望能将其配备在病房的补给车上。

还有些护士报告称,医院目前正在“保存”N95口罩,以及其他有效的防护装备。但如此一来,如果他们需要面对上门的病人,就无法立即拿到口罩。

华盛顿州“EvergreenHealth”医院已出现过新冠病毒肺炎死亡病例,但该医院有40%的护士表示他们无法获得“足够的防护装备”,超过一半的护士认为,他们“没有准备好”新冠病毒肺炎患者提供治疗。

而在应对新冠病毒的规程方面,美国的医院也暂时毫无头绪。马纳赫比表示,戴维斯医学中心的临床护士向上级报告,希望制定一套应对感染者的详细计划。例如,使用特定的电梯运送病人,需要有特殊的工作人员来接待病人等。但该医院表示:“现在还没有必要(制定计划)。”

《纽约时报》介绍称,医护工作人员是感染病毒风险最高的职业,因为病人会在不明情况时前来就医,随后传染给医护人员。现有的美国新冠病毒肺炎病例中,至少有8名医护工作人员确诊。其中即包括加州瓦卡维尔一家医院的三名员工,以及华盛顿州柯克兰市生命护理中心的五名工作人员。而在感染病毒后,这些医护工作者也可能成为感染源,继续传播病毒。

柯克兰生命护理中心 社交媒体图

马纳赫比表示:“如果我不安全,那么我的丈夫和孩子也不安全,我们的社区也不安全。”

目前,多个护士协会已经呼吁,要求保护好一线医护人员。全美护士联合会5日呼吁,政府需确保医护人员拥有“最高级别”的防护设备,同时任何开发的疫苗都要“免费提供给公众”。

加利福尼亚州护士协会也在5日发表声明称,前线护士需获得“最高水平的防护”,同时他们还要求对处理新冠病毒疑似患者进行培训,制定明确的计划。另外,该协会还要求,医院需为任何接触过患者的医护人员安排至少14天的预防性休假,并在休假期间维持工资和福利。

然而如此一来,医院也面临着劳力短缺的问题。《华盛顿邮报》援引专家称,由于医护人员受到感染或需在家隔离,劳动力储备是医院和养老院在未来几周内面临的最重要任务之一,此外他们还需要准备好保护他们的口罩、防护服和其他装备。

例如,上月中旬一名女子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前往加利福尼亚州瓦卡维尔的一家社区医院就诊,导致了93名医护人员被隔离,其中三人新冠病毒检测结果为阳性。运营这家医院的北湾医疗中心,不得已从另一所医院中请来了员工填补空缺,并暂停了一些“非必要”的服务。

乔治城大学医学中心的医疗防护专家朱莉·费舍尔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称,如果到时美国面临医护人员紧缺的问题,那么他们可以召集退休人员,或要求急诊医生来进行临床护理。

而在防护装备上,美国也面临着紧缺的问题。上月底,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部长阿扎接受参议院质询时承认,美国的口罩缺口达2.7亿张。4日,该部又称,若新冠疫情在美国爆发,该国口罩的库存仅能满足大约1%专业医护人员需求。

多名卫生界专家认为,美国目前面临的窘境,与疾控中心和整个医疗体系的失职有关。全美护士联合会关注工作场所健康与安全的官员简·托马森表示:“疾控中心几乎在每一步上,都处于劣势。”

该协会护理实践的助理主任米歇尔马洪则表示:“我们看到的是(医疗体系)严重缺乏协调,中央领导效率低下,缺乏明确的方向。因此,这也造成了混乱,令人不安的供应准备和沟通机制。”

《华盛顿邮报》介绍称,美国的医疗体系“权力下放”,在联邦政府的指导和监管下,大多数决定都是由州、县的医疗机构作出。

同时,根据医疗行业研究机构“凯撒家族基金会”的数据,全美越有1680万的医疗工作人员,但其中只有很少人是一线的医护人员,而能够直接应对医疗危机的人员更少。费舍尔表示:“现在,需要医院好好想想如何管理医护人员和物资,因为在这两方面,我们都很吃紧,没有松懈的余地。”

当然,这些举措没有办法打消医护人员的忧虑。马纳赫比表示:“我进入护理行业是为了在病人生命中最脆弱的时候照顾他们。病人们可能不会记得我的名字,但他们会记得那段时间我给他们的感觉。这是我们的工作,我愿意照顾任何人,但我不愿意拿我家人的安全去冒险。”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赵挪亚

赵挪亚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赵挪亚
专题 > 美国一梦
美国一梦
小编最近文章
美国一线医护人员发愁:谁来保护我们?
民众抢购口罩,美国卫生官员急了
彭斯召集抗疫会议时祈祷…
前伊朗驻叙利亚大使感染新冠肺炎
两退选候选人站队拜登,特朗普:针对桑德斯的政变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