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特朗普一连三天亲自上场力荐药物,现场遭专家反驳

2020-03-22 15:56:32

【文/观察者网 赵挪亚】怒斥记者、叫嚣“中国病毒”、“甩锅”各州......连日来,特朗普在应对新冠疫情发布会上的一系列表现,引来舆论批评。而最近,他又化身“医生”,极力推荐两种在美国尚未进行抗新冠病毒临床实验的抗疟疾药物,但发布会现场即连遭专家反驳。

《纽约时报》评论称,特朗普和科学家之间的分歧,是“观点和事实之间的冲突”。同时,由于这两种药物,都能用于治疗其他疾病,因此在特朗普的“大力推荐”下,不少身患其他疾病的患者,可能将面临缺药的窘境,甚至危及生命。

特朗普力荐抗疟疾药物,连遭专家反驳

当地时间21日,特朗普在推特上连续发文,大力推荐两种药物治疗新冠肺炎。“将羟氯喹与阿奇霉素配合一起使用,有机会能在药物史上发挥颠覆性的作用。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已排除困难,感谢你们,希望这两种药物能立即投入使用(发表在《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Antimicrobial Agents》期刊上的新研究发现羟氯喹和阿奇霉素组合效果更好),民众在垂死挣扎,行动要快,愿上帝保佑各位。”

随后,特朗普还转发了共和党评论员、企业家迈克尔·考德雷的推文,后者声称一项来自法国的研究表明,羟氯喹和阿奇霉素对治疗新冠肺炎患者十分有效,患者在接受治疗的第5天左右,新冠病毒便完全消除。

特朗普转发的推文称,羟氯喹和阿奇霉素对治疗新冠肺炎患者十分有效

对于考德雷和他所援引的这则研究,《纽约时报》称,这并非临床对照实验,而且只研究了20名患者。

其实,特朗普已连续三天在应对新冠疫情的新闻发布会上,宣传相关药物了,但先后遭到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史蒂夫·哈恩,以及美国国家过敏症与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的反驳。

19日,特朗普先是在一场发布会中表示,特朗普说,抗疟疾药物氯喹在治疗新冠肺炎方面显示出“非常令人鼓舞的早期效果”。“氯喹或者羟氯喹,是一种常见的抗疟疾药物,也用于治疗风湿关节炎。”他表示,氯喹长期被用作疟疾药物,已经存在很长一段时间了,药效非常强大。

但实际上,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并没有批准任何药物用于治疗新冠肺炎。该机构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没有经FDA批准的、用以治疗或预防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疗法或药物。”由于氯喹已经被批准治疗其他疾病,若医生同意,可以为新冠肺炎患者开处方,但氯喹在治疗新冠病毒方面的安全性和有效性还没有得到证实。

哈恩则表示,“要给人希望,但不是错误的希望。”他解释称,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已经选择了一部分“能适用于其他病症的药物”,来进行试验,但需要在“大型”、“务实”的临床环境下进行。

20日,特朗普再次在新闻发布会上“热情推销”这两种药物了。针对羟氯喹是否有效的问题,有记者当天轮流向福奇和特朗普进行提问。福奇回答称:“不,答案是不行。你(记者)所引用的信息是传闻,它未经临床对照实验的验证,所以你不能下定论。”

特朗普并未挑战福奇的权威,含糊地说:“可能有(效),可能没有。我们得接着瞧。”但他也表示:“我是个聪明人......我感觉很好,我们会看到的,你也很快会看到。”

21日,特朗普又来了。他在谈及羟氯喹时称,将向纽约和其他地方大量运送这种药物样品。“大家很快就知道这种药物是否有效,我反正非常有信心,我反正看到了很多令人惊喜的进展......如果真的有效,这绝对是上帝和神的礼物,我们要祈祷它真的有效。

不出意外,福奇随后又对此进行了否认。他表示:“这都是传闻,如果你真的迫切想知道药物是否有效,那就必须要进行足够的实验,总统这是给人带来希望,这也不是不可以。

“有些人倾向于给人希望,而我作为一名药物科研人员,我的工作是保证药品百分百安全。”

对于两人的分歧,《纽约时报》评论称,这是观点与事实之间的冲突——也是特朗普对自己直觉的信任与福奇等科学家的谨慎、以证据为基础的方法之间的冲突。特朗普似乎急于抛开长期建立的药物评估标准,以支持他推荐的治疗方法。

药物需求激增:真正需要的患者却买不到了

氯喹是一种主要用于控制疟疾症状的药物,也可用作抗阿米巴药物。对某些自身免疫性疾病,如类风湿关节炎、红斑狼疮、肾病综合症等亦有一定的作用。羟氯喹作用和机制与氯喹类似,但毒性仅为氯喹的一半。本品也有抗炎、调节免疫、抗感染、光滤、抗凝等作用。

随着这两种药物可能有效的消息传出,梯瓦(Teva)和迈兰公司(Mylan)两大仿制药公司宣布,将大幅提高羟氯喹的产量,同时《纽约时报》报道称,梯瓦将向美国政府捐赠数百万片药片。此外,德国拜耳公司也在本周宣布,向美国捐赠数百万片氯喹,并将寻求食品药品管理监督局批准其产品在美国使用。

对很多关节炎和红斑狼疮的患者而言,这是他们长久以来依赖的药物,但目前他们已面临短缺的窘境。纽约特殊外科医院的医生迈克尔·洛克辛表示:“风湿病学专家对这种药物的大肆宣传感到愤怒。我们每隔几分钟就会接到(风湿病人)病人打来的电话,他们想要继续服用这种药物,但发现供应短缺。”

他还表示,羟氯喹对红斑狼疮病人尤其重要,因为红斑狼疮可能危及生命,而羟氯喹可以防止器官损伤,降低死于红斑狼疮的风险。如果患者在长期使用后停用,将会变得逐渐虚弱。“如果每个人都有正当理由来使用羟氯喹,那么这是一回事。即便在这场新冠危机中,要做研究(确定对新冠肺炎有效)也并不难。我们可以在几周内得到答案,但现在各地的医生都要为此开药。”

来自洛杉矶的达娜·奥利塔,是一位风湿病人,本周四和周五她都前往当地的“CVS”药店购买羟氯喹。但周四的时候,药剂师告诉她店里已经没有货了。周五再去的时候,药店才告诉她当地有着足够的存货,支撑她的用药。“有许多人急切地需要这种药,如果我们停药了,那么将面临巨大的问题。”

“CVS”药店的一名发言人表示,公司正“密切关注全球制药环境,并与供应商合作,以确保我们能够继续为患者配药。”该公司表示,他们有充足的羟氯喹库存,但氯喹供应“紧张”,并表示正在采取措施解决这一问题。

美国诺斯维尔健康集团(Northwell Health)首席药物官奥尼西斯·斯特凡斯表示,该公司几周前就开始囤积羟氯喹。很多新冠病毒患者都服用了这种药物,但诺斯维尔旗下的10家药店也为那些经常服用这种药物治疗红斑狼疮或类风湿性关节炎的患者留出了供应。

由于担心药品短缺,斯蒂芬斯说,“我现在最不希望发生的事情就是,尤其是在特朗普总统和其他人已经提到这个名字的情况下,人们会以防万一,去请医生开处方。”

而在20日,特朗普似乎鼓励美国人去开处方,他辩称,服用一种已经上市的抗疟药几乎没有什么坏处。“如果你愿意,你可以开处方,也会得到一个处方,你到底有什么损失?”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赵挪亚

赵挪亚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赵挪亚
专题 > 特朗普
特朗普
小编最近文章
特朗普一连三天亲自上场力荐药物,但…
意大利专家:知道疫情在中国暴发前,病毒或已在意传播
这个时候,美国疾控中心“隐身”了
各州找政府要抗疫物资,特朗普:我们可不是出货员
白宫带头炒作“中国病毒”,她站了出来!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