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美媒:这场疫情物资争夺战,穷国被富国挤得靠边站

2020-04-09 23:29:20

【文/观察者网 王恺雯】疫情当前,为争夺紧缺的医疗物资,发达国家早已开启“明抢”模式:欧洲各国为拦截他国物资撕破脸皮,美国也不惜当起“当代海盗”。当人们把目光聚焦在上述国家的纷争时,另一些国家或许连被“抢”的机会都得不到——早在采购这关,他们就已经输了。

“在新冠疫情物资的争夺中,富国把穷国推到了一边”。《纽约时报》4月9日以此为题刊文,聚焦这场全球危机下贫穷国家的艰难处境。

文章指出,在非洲、拉美等地区,一些国家卫生系统资金不足且脆弱,还缺乏必要的设备;部分贫穷国家甚至每百万居民才配备了一张重症监护病床。这些国家本就在疫情中处于不利境地。

而现在,非洲和拉美的专家们被告知,病毒检测关键设备的订单无法在数月内完成,因为供应链正处于动荡之中,他们生产的所有产品几乎都流向了欧美。从检测工具到口罩,所有国家医疗物资的价格都大幅上涨。

尽管到目前为止,发展中国家报告的新冠肺炎确诊数和死亡人数比发达国家少得多,但对很多国家来说,由于买不到测试设备,他们根本无法进行足够的核酸检测。

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实时疫情数据显示,目前确诊病例排名前5的国家,皆来自欧美

英国体外诊断协会(BIVDA)首席执行官威廉姆斯(Doris-Ann Williams)表示,在这场疫情之前,从未真正出现过试剂短缺的情况,“如果只有一个国家出现了传染病,那还好,但(现在)世界上所有的主要国家都在同一时间想要同样的东西。”

创新诊断基金会(FIND)首席执行官凯瑟琳娜·博姆(Catharina Boehme)直言,对较贫穷的国家来说,对抗疫资源的争夺可能是一场“全球性的灾难”,因为供应链已经演变成了一场施压行动,“每个国家”的领导人都亲自打电话给制造业的首席执行官,要求优先获得重要物资的供应,一些政府甚至提出派遣私人飞机运送物资。

在巴西,里约热内卢联邦大学的塔努里(Amilcar Tanuri)博士无法提供私人飞机。由于所需的试剂正在运向更富裕的国家,他管理的实验室有一半都“无所事事”。

“如果你不具备可靠的病毒测试,就如瞎子一般。” 塔努里坦言,现在只是巴西疫情曲线的开始,“我非常担心公共卫生系统会很快不堪重负。”

巴西是拉美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国家,迄今确诊病例已突破1.6万,还有逾两万重病患者的样本待检测。尽管巴西总统对新冠疫情轻描淡写,该国科学家们却在努力加大检测力度。

不过,当塔努里博士近几周疯狂给各国私营企业打电话,试图为实验室每天收到的200样本寻找试剂盒时,却被告知欧美国家已经买下了公司几个月的产量。

3月底以来,巴西确诊病例骤增  图源: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实时疫情数据

一些非洲国家的情况与巴西类似。

南非自3月27日报告了首例死亡病例后,迅速采取行动,在国内实施严格的封锁措施,并进行了大规模病毒检测。该国拥有200多个公有实验室,这一数字甚至超过英国等富裕国家。尽管具备病毒检测条件,但和巴西一样,南非也要通过国际制造商提供检测试剂和其他设备。

“我们有能力进行大规模的测试,但是我们一直被检测设备和试剂没有到位这一情况困扰。”为南非政府提供咨询的传染病专家文特尔博士(Francois Venter)说:“我们没那么富有,没那么多呼吸机,没那么多医生,我们的健康系统在冠状病毒之前就处于危险的境地……整个国家都在恐惧中。”

世界卫生组织业务支持和物流部主管保罗·莫林阿罗(Paul Molinaro)认为,制造商并不只想把产品卖给富裕国家,“他们希望多样化,但他们面对来自不同政府的竞争需求……在价格上涨、竞争异常激烈的环境中,中低收入国家最终将排在队伍的末尾。”

一些更贫穷的国家面临的问题不仅仅是病毒检测。正处于疫情初期赞比亚,除了试剂盒之外,口罩也面临严重的紧缺。

赞比亚确诊病例   图源: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实时疫情数据

赞比亚传染病研究中心董事查尔斯·霍姆斯(Charles Holmes)描述了这样一件事:赞比亚曾试图订购一批N95口罩,尽管这批口罩早在2016年就已过期,中介却仍开出了“5至10倍”的价格。

“当富裕得多的国家与制造商们进行对话时,(贫穷的)国家或政府是很难进行同样对话的。”霍姆斯说:“私企可能会对出价最高者做出反应,而这只是商业行为。

他补充说,制造商已经告诉赞比亚官员,他们无法保证交货日期,因为大部分物资都已被美国和欧洲抢购一空。

贫穷国家本就处境艰难,个别发达国家还处心积虑补上一脚。N95口罩生产巨头3M公司此前被美国政府要求停止出口口罩到拉美国家。直至本周,该公司与美国政府达成协议,获准继续将口罩运往加拿大和拉美,但前提是未来三个月进口1.665亿只N95口罩。

另一方面,疫情当前,美国也仍在对伊朗、古巴等国实施贸易限制,让这些国家无法获得急需的医疗物资。

“世界上任何地方感染了极易传播的呼吸道病毒,都会使所有国家处于危险之中。”霍姆斯说:“富裕国家不仅有义务关注那些即将陷入困境的国家,在确保传染病在发展中国家得到控制方面,他们也有着自身的利益。”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王恺雯

王恺雯

wangkaiwen@guancha.cn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王恺雯
专题 > 新冠肺炎抗疫战
新冠肺炎抗疫战
小编最近文章
美媒:这场疫情物资争夺战,穷国被富国挤得靠边站
芬兰称中国医疗物资“令人失望”,外交部回应
这艘也中招
德国遇上口罩诈骗,付款后“亚洲供应商”失联
鏖战16小时也没谈拢,法财长:为欧洲感到羞耻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