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医生父亲求防护装备后死于新冠,儿子:英国卫生大臣为何不道歉?

2020-04-29 11:04:18

【文/观察者网 赵挪亚】早在3月新冠疫情在英国蔓延之初,53岁的泌尿科医生阿卜杜尔·乔杜里(Abdul Chowdhury)就在脸书上向首相鲍里斯·约翰逊紧急呼吁:为英国国家医疗体系(NHS)的每一位医护人员提供个人防护用品。

但个人防护设备依旧紧缺、大量医护人员感染......英国接下来发生的这些事证明,乔杜里的警告打了水漂。本月,一直在一线奋战的乔杜里也在感染新冠病毒后死亡。

为此,他儿子28日在一档节目中愤怒质问英国的卫生大臣,要求后者公开道歉。但后者闪烁其词、不愿道歉的态度,却引来众怒。一位反对党议员甚至指责称:“这是一届双手沾满鲜血的政府。”

“公开认错吧,这会让你更像个人”

据英国《卫报》28日报道,当天英国卫生大臣马特·汉考克参加了伦敦广播公司(LBC)的一档电台谈话节目,并与乔杜里18岁的儿子英蒂萨尔·乔杜里进行了一场对话。愤怒的英蒂萨尔在节目中多次质问汉考克,但后者却频频为自己和政府进行辩解。

英蒂萨尔和父亲阿卜杜尔 英蒂萨尔供图

英蒂萨尔在节目中质问道:“当我父亲身体抱恙时,他曾公开向首相写信,要求给医护人员提供更多的个人防护装备,但这一请求被政府忽略了。至此以后,包括我父亲在内,100多名医护人员因感染病毒去世。”

早在3月18日,英国疫情蔓延之初,乔杜里就在脸书上写下公开信,要求鲍里斯·约翰逊重视医护人员的个人防护装备紧缺问题。他当时在信中写到:“在这场全球性危机中,我们需要使用合适的个人防护装备,以及应对措施,来保护自己、家人以及孩子。”

“他是我的父亲,我11岁妹妹的父亲,我母亲的丈夫,你是否后悔没有认真对待他的担忧?”

但汉考克辩解称:“我对你父亲的死亡感到抱歉。我曾看过你发表的那些言论,我认为你能把这些公开说出来很有勇气。我们非常重视你父亲说的那些话,我们一直夜以继日地工作,以确保每个医护人员都有足够的个人防护装备,我们也会认真研究每个去世的医护人员的案例,希望可以从中吸取教训。”

汉考克28日在“LBC”节目中 视频截图

但这一回答,显然无法让英蒂萨尔满意。“公众并未期望政府能完美应对疫情,我们只想让你们公开承认,在应对疫情中你们确实犯了错误。公开承认错误并非认罪,这真的只会让你看起来更像人。所以,你今天能不能为我在发布会上公开道歉?”

汉考克依旧闪烁其词,没有道歉。“不断吸取教训,学习如何把事情做得更好,这是件很重要的事......”

英蒂萨尔节目结束后,接受《卫报》采访时表示:“我感觉这是一份笼统的发言,其他政府高层也禁止进行道歉,这也就是为什么汉考克、普丽蒂·帕特尔(英国内政大臣)和其他人没有真正道过歉。”

自英国疫情蔓延以来,医护人员的个人防护设备紧缺问题一直存在,22日工党新党魁基尔·斯塔默就在议会上批评称:“我们(英国)在隔离、检测、防护装备上行动迟缓。”这也导致了医护人员的感染和死亡,根据官方数据,截至目前已有96名医护人员感染新冠病毒死亡。

阿卜杜尔工作照 英蒂萨尔供图

当天早些时候,英蒂萨尔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一档节目采访时指出,汉考克未来可以私下对他们家道歉,而现在他向公众道歉,有利于提高政府的公众信任。

但汉考克不仅没有道歉,相反还指责要求道歉的呼声“不合理”。28日下午,汉考克出席疫情发布会上时,有记者向其提问:“因政府没有进行妥善保护,部分养老院居民去世,你是否会向他们的家人道歉?”

此时,汉考克竟表示:“说真的,我认为作为一个问题,这是不合理的。”他还坚称:“养老院从一开始就是我们工作的重中之重。”

然而,根据英国国家统计局(ONS)的数据,截至4月17日的一周内,养老院就有2000人死于新冠肺炎,是前一周的两倍。养老院的死亡人数到4月17日位置,已占所有新冠肺炎死亡人数的三分之一。

“这是一届双手沾满鲜血的政府”

自然,汉考克面对乔杜里,以及发布会上的表现,惹了众怒。

28日,一个草根游说和活动团体呼吁更多医学专家和医护人员加入到支持乔杜里要求政府道歉的活动之中。英国医生协会主席里内什·帕尔马博士认为:“我认为道歉是政府承认在个人防护装备上有所欠缺的第一步。承认这一点也是承认政府疫情应对措施不够有力的第一步。”

反对党的措辞则更为激烈。自由民主党代理领袖艾德·戴维表示,在乔杜里去世几周以后,仍有医护人员没有得到应有的保护,这“难以置信”。“政府必须道歉,他们必须确保所有的医护人员获得他们需要的保护,这对政府的信誉至关重要。”

绿党的联合领导人乔纳森·巴特利则认为,仅有道歉是不够的。“(政府需)道歉是公认的,但这应当只是第一步,一声没有行动支持的道歉——例如解决养老院、或是其他被忽视人群的需求——都是非常糟糕的。”

工党下议院议员梅格·希利尔向政府喊话:“停止自我辩护,赶紧采取行动。”乔杜里工作的医院,正位于她的选区。另一名工党下议院戴安·阿伯特言词激烈地指责称:“愈发清晰的是,这是一届双手沾满鲜血的政府。

目前,社交媒体上对英蒂萨尔的呼吁,也普遍持支持的态度,但仍有部分网民称,英蒂萨尔的举动有政治目的。

但英蒂萨尔回应称:“如果我给你们带来了这种印象,我想道歉。因为悲伤,我可能没有意识到自己给人的印象如何,很多人可能都认为我是左翼工党人士。但实际上,我一点也不关心政治,这是一场人权危机,我正在做我认为在人权方面正确的事。”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赵挪亚

赵挪亚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赵挪亚
专题 > 不列颠
不列颠
小编最近文章
英国父亲求防护装备后死于新冠,儿子:官员为何不道歉?
“六周美国死亡人数超过越战,你该连任吗?”
美最大肉类加工商:美国食品供应链正在中断
美反华议员又打起了凤凰卫视主意
被波音甩了,巴航工业:将索赔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