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拿纳税人的钱搞研发,瑞德西韦厂商却独占定价权

2020-05-27 22:20:23

【文/观察者网 白紫文】美国总统特朗普强推的新冠药物瑞德西韦,其研发过程享受了高额的公共投资。不过,开启瑞德西韦项目的美国制药公司“吉利德”(Gilead),并不打算因此让出部分定价权。

特朗普政府5月4日授权瑞德西韦可对住院的新冠病人使用,但对于“价格”这项公众利益,特朗普政府却没有争取。

据《华盛顿邮报》5月27日报道,有三个联邦卫生机构深度参与了瑞德西韦的每个研发环节。联邦政府现在还没有对瑞德西韦主张“政府专利”,这意味着未来几周内吉利德在给瑞德西韦定价时,除了“政治压力”外,几乎无拘无束。

《华盛顿邮报》截图  “纳税人支付了瑞德西韦研发费用,但是吉利德定价时却无权参与

吉利德“独占”定价权一事在美国引发了部分人的反对。

美国非营利监督组织“公共公民”(Public Citizen)药品获取计划主任彼得·梅巴尔杜克(Peter Maybarduk)表示:“吉利德并不是自己制成的此药。公众也协助了制药,公众也应分享成果。”该组织记录显示,美国纳税人至少为瑞德西韦的研发支付了7050万美元。

“公共公民”报告截图

倡导艾滋病预防组织“PrEP4All”(音译为prep for all,即“为所有人准备”)与纽约大学法律学院“技术法律与政策门诊”课程合作公布的研究报告则指出,根据政府科学家们对药物研发做出的贡献,这些科学家应被列为瑞德西韦专利的共同发明人;而由于政府帮瑞德西韦配方剔除了上百种化合物,政府是可以对瑞德西韦提出专利主张的。

报告指出,特朗普政府应该充分利用政府对药物研发的参与,来确保美国和其他国家能够低价获取这一“新冠药物”。

“政府机构不能就这么把瑞德西韦踢给制药公司,然后一走了之。”“PrEP4All”创始人之一詹姆斯·克雷伦斯坦(James Krellenstein)表示,“联邦政府枉顾责任一走了之的行为,是在抛弃公众信任。

报告在“PrEP4All”网站的截图  “美国政府显然共同拥有瑞德西韦的专利保护”

众议院筹款委员会卫生小组主席劳埃德·多格特(Lloyd Doggett)本月初表示:“如果没有直接公共投资和纳税补贴,瑞德西韦根本无法成功开发出来。”多格特和众议员罗莎·德劳罗要求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长亚历克斯·阿扎(Alex Azar)提供联邦补贴瑞德西韦研发的财政细目。

但是,吉利德自己并不认为需要出让专利权。

报道称,吉利德承认政府参与了瑞德西韦的开发,但是也强调,瑞德西韦的“原始化合物”是吉利德研究人员数年前发现的,因此政府不可能对瑞德西韦主张专利权。

“吉利德研究人员10余年前就发明了瑞德西韦,吉利德确定了瑞德西韦的广谱抗病毒活性、优化了药品配方、并扩大了生产规模,”吉利德公司发言人瑞安·麦基尔(Ryan McKeel)表示,“虽然在以初始发现为基础、进一步表征瑞德西韦特性的时候,用到了政府资金,这并不表示政府创造了瑞德西韦的基本知识产权。”

也有人支持吉利德的主张。

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USAMRIID)前首席科学官、瑞德西韦项目监督人巴瓦里(Sina Bavari)博士表示,许多抗病毒药物是短期内服用,且受用对象较窄,因此抗病毒药物市场不大,必须要政府补贴才能维持制药司对开发这类药物的兴趣

“如果不给予制药公司一些激励、让它们对新兴疾病保持关注,我认为他们不会在乎(新兴疾病),即使经历了这次(新冠)疫情,这一情况也不会改变。”巴瓦里表示,“在这种情况下,(主张政府专利)对吉利德造成的伤害更多,这并不值得。”

巴瓦里认为:“政府的工作是确保产业成功,产业成功了,我们都将获益。”

而对于定价权,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通过邮件表示,现在谈论瑞德西韦的定价“为时尚早”。

本月,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紧急授权瑞德西韦可用于治疗医院收治的新冠肺炎患者,标志着吉利德公司与政府的此次合作正式完成。

巴瓦里博士表示,对于想和制药企业维持良好关系的公共卫生机构而言,何时提交政府专利申请需要好好拿捏。

这并不是吉利德第一次在美国引发这类争议。

对于其开发的慢性丙肝药物索非布韦(Sovaldi),吉利德曾在2013年将药物12周疗程定价84000美元(约合人民币60万元),高昂的价格让吉利德遭受大量批评。吉利德商业运营执行副总裁凯文·杨(Kevin Young)2013年在一封内部邮件中写道:“我们不要向2014年到来的舆论压力屈服。不论竞争者做什么、不论头条怎么写,我们都要坚持自己的态度。”

对于预防艾滋病的药物特鲁瓦达(Truvada),吉利德在美国也享有垄断权,其对每月提供一粒该药丸的收费,是1600美元(约合人民币11447元)到2000美元(约合人民币14310元)。光在2018年,特鲁瓦达就为吉利德带来了30亿美元的收入。

“美国药贵”是众所周知。今年年初,全球各大药企例行宣布美国药价上涨,当时公布的250种涨价药物平均涨价5%。

经观察者网梳理,2018年1月药企首批涨价药品名单价格涨幅超过了9.7%,年中拜耳研发的两款药物售价上涨均超13%。到了2019年,药企代表不顾美国国会质问,依旧拔高药价。仅去年上半年,美国3400多种药物涨价,平均涨幅10.5%,涨价药物总数超2018年17%。

压低药价是特朗普竞选时期的承诺,但近年美国药品价格每年上涨一般都超过10%。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白紫文

白紫文

.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白紫文
专题 > 新冠肺炎抗疫战
新冠肺炎抗疫战
小编最近文章
拿纳税人的钱搞研发,瑞德西韦厂商却独占定价权
为促肉厂复工,美政商合力瞒报疫情数据
《时代》:美国抗疫不力是民主制度的失败
彭定康又作妖!
这次,美国威胁与澳大利亚“断联”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