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德国的耻辱”,明星企业被曝19亿欧元假账

2020-06-23 17:14:11

【文/观察者网 徐蕾】曾经被德国监管机构公开力挺的支付巨头,爆出惊天丑闻——其19亿欧元(约合151亿人民币)收入竟是无中生有。事件曝光后,公司市值从140亿美元,迅速跳水至20亿美元。

这家名叫Wirecard的公司如今被德媒比作“德国版瑞幸”。但论造假规模,Wirecard有过之,而无不及。瑞幸曝光的造假金额是22亿元人民币,Wirecard是瑞幸的近7倍。

据《华尔街日报》当地时间6月22日报道,当天,总部位于德国慕尼黑的Wirecard表示其资产负债表上缺失的19亿欧元(约合151.5亿人民币)“可能并不存在”——要知道,2018年这家公司的营业收入总共也就20亿欧元。此前,这笔虚构的19亿欧元资金被认为被托管在两家菲律宾银行,但21日,两家菲律宾银行都予以否认,菲律宾央行行长则表示“没有资金进入菲律宾”。

目前,Wirecard正与债权人就6月底到期的债务进行“建设性讨论”。此前19日,该公司已经聘请了重组专家华利安投行(Houlihan Lokey Inc.)。同时,该公司撤销了2019年年报和2020年一季度财报。

尽管Wirecard表示其支付系统继续正常运行,但其股价自丑闻发酵以来直线下跌,昨天已经跌至2012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公司上周的市值超过140亿美元(约合991亿元),现在的市值不到20亿美元(约合141亿元)。

22日,Wirecard下跌44.07%,3个交易日累计跌幅超90%。23日欧股开盘,Wirecard股价略有回升,高开3%报14.88欧元,随后冲高回落,截至发稿现报16.01欧元,涨12.53%。

截止22日下午  谷歌截图

19日,Wirecard首席执行长马库斯·布劳恩(Markus Braun)已经辞职,在离职前,布劳恩表示,Wirecard可能是“大量”欺诈的受害者。22日,Wirecard表示已经解雇公司首席运营官扬·马萨莱克(Jan Marsalek),并立即“终止了他的雇佣合同”。马萨莱克18日被停职,目前还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雪上加霜的是,彭博社6月22日报道称,中国银行正讨论终止对Wirecard的信贷安排,知情人士称,中国银行可能会冲销Wirecard所欠的8000万欧元(约合6.38亿人民币)的大部分,不再延长其授信额度。中国银行目前尚未就此消息置评。

中国银行是向Wirecard提供20亿美元融资的至少15家商业银行之一,目前尚不清楚这Wirecard与这些银行的谈判进展如何。但其中一位知情人士说,多数银行倾向于延长还款期限,以便更好地评估违约对其资产负债表的潜在影响。然而,延长期限可被视为拖延破产,根据德国法律,这是非法的。

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Moody 's Investors Service)22日决定撤销Wirecard的信用评级,原因是该公司“认为自己没有足够或其他方面的信息来维持评级。”上周五,该公司已经将其评级下调了六个等级,距离“垃圾级”的最低级别仅一步之遥。

扫描文件系伪造,19亿欧元不翼而飞

近年来,随着网购等业务的兴起,数字支付领域出现了爆炸式增长。Wirecard是德国一家全球性金融服务和技术公司,主要提供互联网支付服务,但多年来,其批评者一直认为该公司利用第三方虚刷业务量,使公司看起来比实际规模更大,如今事态的发展恰恰印证了这些批评。《华尔街日报》22日的报道就感叹道,现在看来,德国支付巨头Wirecard快速增长的在线支付业务与其说是奇迹,不如说是海市蜃楼。

这次丑闻可以追溯到几年前,而处在丑闻中心的是3家第三方合作公司,它们多年来为Wirecard提供了很大一部分账面利润。

2018年,新加坡的一名举报人对内部官员说,当地的财务团队为了增加收入伪造发票和合同,此事才开始浮出水面。

去年初,英国《金融时报》刊登了一篇有关该举报人的报道,促使新加坡警方对此事展开了调查。报道称,Wirecard涉嫌在新加坡办公室利用伪造和修改过日期的合约来夸大收入数字。同年,《金融时报》又报道了Wirecard与三家所谓的第三方公司的关系。这些公司主要是在Wirecard没有许可证的市场上,通过帮助买方与卖方刷交易量,收取手续费。

《华尔街日报》看到的文件和电子表格显示,这三家总部分别位于迪拜、新加坡和菲律宾的公司在这些年中为Wirecard贡献了95%的收益。

去年10月,Wirecard迫于压力,聘请毕马威进行独立审计。毕马威今年4月份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这3家第三方公司没有配合毕马威的调查。毕马威表示,他们几乎没有收到能够证明收入存在的原始文件、合同或数据。

毕马威试图通过追踪银行账户的资金,来证实这些收入的存在,但是,第三方企业没有直接向Wirecard支付,而是将现金存入亚洲一家银行的托管账户,该银行由新加坡的受托人管理。

毕马威的报告显示,把资金存放在第三方托管账户中,据称是为了应对客户提出的大规模退款要求。毕马威还审查了托管账户的季度余额报表,但没有关于进出款项的细节。

此外,去年晚些时候,监管这些现金的最初受托人停止了与Wirecard的合作,第二个受托人接手了,这让情况变得更加混乱。

据知情人士透露,第二个受托人是一家菲律宾的小型律师事务所,是第一个受托人推荐给Wirecard的。Wirecard的管理委员会批准了这项任命。但毕马威表示,这一决定的纪要中没有证据表明该公司考虑过其他受托人,也没有证据表明他们检查过第二个受托人的可靠性。

此前,第二位受托人对Wirecard的主要审计机构安永表示,这些资金已经转移到两家新银行,即菲律宾金融银行(BDO Unibank Inc.)和菲律宾群岛银行(Bank of The Philippine Islands),当时还提供了这19亿欧元的证明材料:今年3月份发给安永的银行确认信的电子扫描版本。

但是上周五(19日),这两家银行否认曾代表Wirecard持有任何资金,扫描文件是假的。据CNBC报道,菲律宾央行行长迪奥克诺(Benjamin Diokno)21日说:“最初的报告显示,没有资金进入菲律宾。”他还说,上述两家银行的名字是用来“掩盖犯罪者的行踪”的。

22日,Wirecard表示这些人可能从未向公司提供过任何业务,该公司正在继续调查这些第三方,以及“是否、以何种方式以及在何种程度上,这些业务是为了公司的利益进行的”。

德国金管局曾出手相救:禁止做空

《华尔街日报》表示,Wirecard事件将是2014年葡萄牙圣灵银行因欺诈指控而倒闭以来,欧洲最大的企业丑闻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曾出手“救”过Wirecard。当时,《金融时报》关于该公司涉嫌伪造合同的的爆料导致Wirecard股价应声大跌,公司股价从1月底至2月中旬重挫了逾30%。同时,IHS Markit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2月中旬,该股票的净空头头寸比率约为14%,为2017年年中以来的最高水平。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2019年2月曾在其官网表示,在当年4月18日前,全球投资者将被立即禁止对Wirecard建立新的空头头寸或增加现有空头头寸,这是德国首次禁止卖空单一股票。

德国金管局称,之所以采取卖空禁令,是因为Wirecard具有“经济重要性”,其股价暴跌对市场信心造成了严重的威胁。如果不限制卖空股票,Wirecard股价存在“进一步失速下跌”的风险。

如今,Wirecard的丑闻已成事实,这让曾为之背书的德国金管局处于尴尬境地。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BaFin)主席费利克斯·休菲尔德(Felix Hufeld)22日说,“我们现在看到的完全是一场灾难。我完全接受这样的批评,即我们所有人包括联邦金融监管局,在解决眼前的危机之后,必须重新审视我们已经采取或尚未采取的一些战略和措施。”

《华尔街日报》表示,Wirecard事件将是2014年葡萄牙圣灵银行因欺诈指控而倒闭以来,欧洲最大的企业丑闻之一。

彭博社22日的报道就用了这样的标题,“Wirecard曾经是德国的骄傲,现在却变成了国家的耻辱。”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徐蕾

徐蕾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徐蕾
专题 > 德意志
德意志
小编最近文章
“德国的耻辱”,明星企业被曝19亿欧元假账
纳瓦罗一句疯话吓坏美国资本市场,特朗普急忙补救
终于被夸了!但很快又“翻车”
印度全党派大会讨论中印冲突,莫迪一句话暴露了…
有没有外星人?老父亲特朗普骗小孩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