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这个我慧:从华为到TikTok,这个狙击中资的美国机构啥来头?

2020-08-05 18:02:58

TikTok最近在美国“中枪”的事儿大家应该都知道了。8月3日中午,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发布内部信,回应了TikTok美国业务面临的问题。

他说:“在当前的情况下,TikTok美国业务面临被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强制要求出售的可能性,或因行政命令让TikTok产品在美国被封禁。”

很显然,在华为之后,TikTok成为了美国政府的“新靶子”,该公司筹谋已久的出海计划触礁。TikTok当下的困境懂的人很多,曾经遭受过“美国陷阱”、高管被捕、公司被拆分收购的阿尔斯通懂,在广场协议下低头的日本也懂。

此前拍摄了《武汉,好久不见》的日本导演竹内亮感慨,美国的这一系列行动,让他想到上世纪80年代美国政府对日本企业的打压。

@竹内亮导演

从那时候开始,美国“狙击”外资企业的过程中就出现了一个委员会的身影,这个委员会就是张一鸣提到的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近年来,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上升,中国公司对美国标的的投资并购迅速增长,这些交易也一步步地成为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重点关注对象,像华为、蚂蚁金服、三一重工等中国公司过去都遭受过这个委员会的“毒手”,这次TikTok也不例外。

所以,这到底是个怎样的委员会?它为何而建、有何职能?是不是在刻意歧视中国企业?TikTok能否逃出“魔爪”?今天我们就来“解密”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

这是一个由美国财政部主导的跨部门审查机构,成员来自美国国务院、国防部、司法部、商务部、能源部和国土安全部等部门。它的作用是审查美国企业中的外商投资,在国家层面上评估这些投资或交易是否对美国国家安全存在潜在影响。

那些不涉及美国国家安全的项目,理论上来讲是“安全”的。但问题就在于,美国对于“国家安全”的概念怎么界定的?没明说,且一直在变。

这一委员会出现于上世纪70年代,当时美元贬值导致大量外资涌入。这种情况引发了美国政府的担忧,1975年福特总统正式成立了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成立之初,这个委员会的职能不过是统计、监控外商投资信息,协助执行美国的外商投资相关政策。

从这之后,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经历了几次重大改革,权限不断扩大,比如说对所谓”国家安全“的界定不断扩展;可以随时改变早先“批准”,对特定交易再次展开审查;对特定类型、特定国家的投资可以采用更加严格的审查规则等等。

推动委员会改革的,是一些重大并购案,我们来看几个例子。

20世纪80年代是日本经济的高光时刻,当时日本手里有钱,全世界买买买,一副野心勃勃地想要“收购美国”的架势,日元资本在美国本土所制造的恐慌既不亚于当年的珍珠港,也毫不逊色今天崛起中的中国。好莱坞还为此拍摄了一些影片,包括《打工好汉》。该片由迈克尔·基顿主演,讲的是日本收购一家美国汽车制造商的故事。

《打工好汉》

1987年,日本富士通公司试图收购美国电脑芯片制造商仙童半导体公司,这一收购案在全美引起轩然大波。美国政府认为,日本的公司这是要“统治全球半导体市场”并对美国半导体工业和国家安全形成威胁。

在这种担忧下,美国国会1988年通过了《埃克森-弗洛里奥修正案》,授权总统有阻止或解除一项外国公司收购美国生意的权力,前提是有“可信的证据”表明,“取得控制权的外国利益所采取的行动可能会威胁到国家安全”。里根总统随即通过行政令将此权授予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这意味着委员会不再只是一个调研机构,而是开始掌握执行审查的实权。

这次扩权的原因指向非常明确,目标国家是当时的世界老二日本,目标企业是日企。

1990 年中国航空技术进出口总公司计划收购美国航空制造商 MAMCO 一案直接促成了 1992 年的《伯德修正案》的出台,这一修正案让委员会更加严格地审查外国政府背景的企业在美进行的收购行为。

到了2006年,两件大事共同促使美国加快了其外资安全审查法案的修订工作,一是阿联酋国营公司“迪拜港口世界”收购英国航运公司的6个美国港口运营权,二是中海油收购美国尤利科石油。

为此,2007年新的《外国投资和国家安全法》正式出台,法案扩展了所谓“国家安全”的范畴,并极大地强化了美国对外国公司投资美国资产的审查与限制。

从这之后,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戏码就越来越重,中国成了它的主要关注对象。中企在美投资的遭遇和20年前的日本惊人的相似,因为就在2010年,中国取代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

近年来,这个委员会和不少中企有过恩怨,从华为的遭遇中,委员会的“破坏力”可见一斑。

2008年,华为和贝恩资本(Bain Capital)打算收购美国网络设备商3com,但他们当时遭到了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阻止,理由是“干涉国家安全”,最终3com公司被惠普收购。

2010年,风雨飘摇的摩托罗拉宣布出售其无线网络资产,华为志在必得地进行竞购,然而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再次出手,以“涉及国家安全”为由限制摩托罗拉接受华为的收购要约,最后摩托罗拉被诺西收购。

也是在2010年,华为以200万美元收购了美国旧金山湾区技术开发商3Leaf的专利技术,但这项交易再次被委员会认为会“威胁美国安全”,华为最终于2011年撤销了该交易。

这样的案例不胜枚举,说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欺压、歧视中企,其实也并不过分。因为近年来它对中国直接投资的审查强度,要明显高于对发达国家的审查。

在2008年之前,中国还没有进入委员会审查案例数量前七位的国家之列。2008年之后中国的排名逐年上升,2012年升至第一位,并迄今为止一直位列第一。

数据显示,2015年来自中国的受审查案例的占比已经接近总量的20%,但同年中国对美投资的存量只占美国FDI(国际直接投资)总量的0.47%,这两个数值差距之大,足以说明中国投资者面临何种投资待遇。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历史上罕见的几次“总统否决案”几乎都是针对中国投资。这包括中国技术航空进出口总公司对MAMCO公司的收购、三一重工并购四个风能发电厂、福建宏芯投资基金德国子公司并购德国爱思强(Aixtron)公司、具有中资背景的峡谷桥(Canyon Bridge)资本公司并购美国莱迪思(Lattice)半导体公司以及蚂蚁金服集团收购美国速汇金公司等。

特朗普上台后,把中国视为“战略竞争对手”,逐渐形成了遏制中国的对华战略,在中国经贸政策上当然也不例外,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越来越活跃。

2018年8月,特朗普签署通过《外国投资风险审查现代化法案》,再次对委员会进行改革,大大强化了中国对美投资的安全审查,投资领域悄然成为美国在经济上防范中国的“新边疆”。

对在自己境内的外商投资开展审查,这个操作不稀奇,世界上的许多国家都有类似的审查。但如今美国将“国家安全”编织成界限模糊的“筐”,只要有需要就往里面装,动辄就把正当的商业交易政治化。

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客观上就地扮演着作梗者的角色,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主要针对的国家和企业变了而已。

俗话所“咬人的狗不叫”,这个委员会就是美国政府部门中的一条看家狗,平时不叫,但它长着锋利的牙齿,把美国所谓“不欢迎的投资”拒之门外,如今它一口咬向了TikTok。

张一鸣在内部信中写道,近一年来,字节跳动一直在积极配合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对其2017年底收购musical.ly的项目进行的调查。如今,TikTok的美国业务又面临被委员会强制要求出售的可能性。

通常来说,在接到关于并购的通知后,委员会用30天展开调查。如果成员一致认为不存在安全威胁,审查到此为止,协议继续履行。但哪怕只有一名成员反对,委员会也必须展开历时45天的正式调查,然后围绕是否阻止收购的问题向总统提出建议,总统随后要在15天内做出决定。

之前,许多外国企业为了不捅到“国家安全”这个马蜂窝,或多或少地会作一些妥协:轻则尽量调整、削减并购规模,免去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这一关卡;重则自动放弃相关收购。因为这些企业处于弱势,他们对委员会的行为没有任何申诉渠道,因此无论遭受何种待遇,几乎就只能被动接受。

字节跳动目前的情况也是非常困难,因为它不但要接受委员会的调查和监督,还要面对特朗普赤裸裸的耍流氓。

特朗普现在直接威胁TikTok,9月15日之前必须要卖给美国公司,否则就关门大吉。威胁也就算了,他还要在这笔交易里面拿“提成”。特朗普要求这笔交易中的一大笔“佣金”要给美国国库,因为是他促成的交易。这到底是美国总统还是美国商人?

这个吃相真是让人“开眼”了,连《华尔街日报》也被刷新了三观,说没见过总统权力还有这种用法。

特朗普现在的打法基本就是不要脸了:你跟他谈自由市场,他就跟你说国家安全;你要说国家安全,他跟你强调自由市场。

不过,这次为什么就直接朝着TikTok开刀了呢?

除了各种数据显示出来的TikTok的优秀和受欢迎之外,或许我们后退两步,从TikTok所在的全球互联网领域以及中美之间的大国博弈中,可以找到更加根本的原因。

其实,在全球互联网领域,只有中美两个玩家。原本这个基本格局是Fackbook、Twitter、Instagram 带领着全世界人民玩儿,微信、抖音、微博带领着中国人民玩儿。

但是突然有一天,TikTok从中国本土范围杀了出去,成了世界范围内下载量和使用量位居前茅的社交软件。

这就动了美国在互联网领域的奶酪,美国萌生警觉也是自然。所以,美国要把TikTok扼杀在摇篮里,以防备中方再杀出更多的强大对手。

移动互联网是美国不可动摇的统治全球的工具之一,一旦移动互联网的全球势力萎缩,美国的软实力将大打折扣。要知道,在世界范围内多次颜色革命当中,美国的社交媒体软件都发挥着重要作用。

不过,从根本上说,这是美国对华遏制战略在实践层面的又一个具体表现。在上期节目中,我们分析了特朗普上任3年半之后,美国政府对华遏制政策的“路线图”。随之而来的是中美的“部分脱钩”,尤其是在尖端技术相关的领域。

TikTok犯了什么错?也许《纽约时报》的一篇专栏文章可以解答这个问题,这篇文章的标题就叫《TikTok太棒了,但我还是不想在手机上看到它》,“因为它属于一家中国公司”。

《纽约时报》

中国正处于崛起的过程中,中国企业未来一定会遭到来自美国更多的遏制和打压,中国政府、中国企业、中国媒体,以及每一个中国公民应该如何面对和解决这些问题,是我们躲不过的课题。

本文为新闻视频节目《这个我慧》(第15期)文字稿,作者:王慧

更多精彩内容,欢迎关注@王慧opinion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王慧

王慧

wanghui@guancha.cn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王慧
专题 > 中美关系
中美关系
小编最近文章
这个我慧:从华为到TikTok,这个狙击中资的美国机构啥来头?
和陈薇组团研发新冠疫苗,这家中企能否C位出道?
莫迪看望士兵是作秀?印度军方急了
德媒这句话让黄之锋急了:我没说
被怀疑“私通”中国,澳大利亚议员遭“抄家”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