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美南边陲疫情失控,一市长求救:我们也是美国人啊

2020-08-05 22:29:37

【文/观察者网 鞠峰】新冠疫情冲击下,美国已有超477万人确诊,超15万人死亡。然而当数字大到一定程度,就很容易变得抽象化,进而沦为特朗普手里精心制作的图表、记者口中抨击政府的讦问

最能体会数字背后之“痛”的,是身处边境的美国人。在得克萨斯州南部、美墨边境,每天刷新的死亡数据不仅是数字,还是如美联社5日所说的“堆积的尸体”。

得州南部的格兰德河谷(Rio Grande Valley)是美国最贫穷、受疫情冲击最大的地方之一,也是拉丁裔美国人聚居区。医院爆满,居民每天都在经历生离死别。

“我们需要帮助,我们的‘家着火了’,”里奥格兰德市市长乔尔·比利亚雷亚尔(Joel Villarreal)说,“我们也是美国人啊(We are no less American)

美联社称,“在美国的‘南大门’——格兰德河谷地区,美国控制疫情的失败暴露无遗。”

美联社报道截图

据该社报道,由于床位供不应求,有200万人口的得州南部近一个月的诉求就是建一个野战医院,但直到本周二(4日),刚建成的医院才开始收治新冠患者。仅在7月,边境河谷区的伊尔达戈县(Hidalgo County)就登记了超600名死者,比该州休斯敦还多,而后者的面积是前者的5倍。

图源:《得克萨斯先驱报 数据来源:得州卫生服务部(DSHS)

格兰德河谷地区的DHR医院内,4成的床位上躺着新冠病人,三分之一的重症监护室(ICU)里住着新冠重症者。ICU的铃声隔一会就响一次,护士们迅速集结起来为病人翻身,让更多空气进入他们的肺部。


视频截图

床位还是不够。河谷区斯塔尔县(Starr County)纪念医院的护士玛莎·托雷斯(Martha Torres)一直在联系得州其他医院的ICU,希望自己的重症患者得到收治。有些病人最远被跨州送至俄克拉荷马州的医院内。然而,许多病人在长途飞行后死去,家人把尸体弄回来也成了麻烦。

“尸体实在太多,我已经数不过来了。”胡安·洛佩兹(Juan Lopez)对《洛杉矶时报》表示。

据该报2日报道,洛佩兹是格兰德河谷地区的尸体搬运工。自新冠疫情暴发以来,他的工作变得非常繁忙,业务量也从每搬运15具尸体变成了每搬运22具尸体,夜里经常也要“加班加点”。而且他搬运的尸体大多数都是拉丁裔。

洛杉矶时报》报道截图:洛佩兹正在搬新冠死者的尸体

该报称,得州拉丁裔人口死亡病例不断攀升。截至8月1日,格兰德河谷地区已有826人死于新冠肺炎。而在6837名死于新冠肺炎的得州人中,有一半是拉丁裔。在得州,65岁以下的成年人中,有近三分之一没有医疗保险,其中拉丁裔人占了60%。

“我们现在在地狱。”格兰德河谷区某地方医院护士普里西拉·加西亚(Priscilla Garcia)对《洛杉矶时报》说。

据该报7月21日报道,当月,加西亚70多岁的双亲均因新冠离世,自己也感染了。她在自家砖砌平房中隔离,父母的骨灰就放在咖啡桌上。

她的丈夫、女儿、姑姑、侄子……均感染了新冠,但目前只有姑姑在住院。加西亚曾努力劝说亲朋好友不要急着复工,尽管政府已经宣布他们已治愈,但“他们还有症状”。

洛杉矶时报报道:护士加西亚 她亲人的骨灰就在面前

美联社称,“格兰德河谷地区大多数都是拉丁裔人口,他们受疫情影响极大。这里人患糖尿病的比例是全国平均的3倍。同时他们也是美国家庭收入最低的人群之一。”

当地医院护士长玛丽察·帕蒂尔达(Maritza Padilla)对美联社直言,“拉平(疫情)曲线已是不可能。”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鞠峰

鞠峰

不瘦到68公斤不改简介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鞠峰
专题 > 新冠肺炎抗疫战
新冠肺炎抗疫战
小编最近文章
“我们也是美国人啊”
果然,日本两个地方政府跟进
“以为在看小品,结果是真采访”
“热情欢迎”中国留学生后,澳这所大学露出另一幅面孔
魔幻…印度3千多新冠患者“玩失踪”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