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库什纳防疫团队曾被举报,“吹哨人”是肯尼迪家族成员

2020-09-23 16:02:56
导读
小马克斯·肯尼迪透露,领导他们团队的官员布拉德·史密斯(Brad Smith)曾向他施压,要求他建立一个预期死亡人数为10万的模型,因为史密斯认为,当时专家们对美国死亡人数的预测“太严重”。

【文/观察者网 王恺雯】肯尼迪家族成员、26岁的小马克斯·肯尼迪(Max Kennedy Jr)在美国疫情暴发初期,加入美国“第一女婿”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的防疫工作组。1个月后,他因无法忍受上司的渎职行为辞职。

9月21日,《纽约客》网站刊登了肯尼迪的故事,他承认当初曾向国会提交一封匿名举报信。谈及举报原因,肯尼迪表示:“我睡不着觉”。

报道称,肯尼迪是美国前司法部长罗伯特·肯尼迪(Robert F. Kennedy,美国第35任总统约翰·肯尼迪的弟弟,1968年参与美国总统选举民主党党内初选,同年遇刺身亡)的孙子,2016年自哈佛大学毕业后曾在咨询与投资公司工作过一段时间。他原打算今年3月参加LSAT(法学院入学考试),但新冠疫情打破了这一计划。

也是在那段时间,肯尼迪的朋友向他介绍了库什纳正在组建的志愿者工作小组,该小组负责寻找口罩等个人防护装备,并向疫情严重地区供应这些急需的物资。肯尼迪说,有人告诉他,库什纳正在寻找能长期无薪工作的年轻“多面手”。

一开始,自认“终身民主党人”的肯尼迪是犹豫的,但他认为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时期,不应把抗疫和政治挂钩,于是肯尼迪3月驱车前往华盛顿,加入了白宫新冠病毒供应链工作小组。他在联邦应急事务管理局总部,和另外十几名志愿者一起工作。

这些20多岁的年轻人大多是金融背景,没有采购或医疗方面的知识,然而肯尼迪惊讶地发现,他们并不是政府采购团队的辅助人员,而是“第一线团队”。肯尼迪说,志愿者们用个人笔记本电脑和私人邮件账户寻找各种急需的医疗物品。

随着时间的推移,肯尼迪发现,特朗普政府正在淡化新冠疫情,而他们选择让志愿者负责一些重要的工作,也正是为了避开专家,从而“操控叙事”(control the narrative)

肯尼迪透露,领导他们团队的官员布拉德·史密斯(Brad Smith)曾向他施压,要求他建立一个预期死亡人数为10万的模型,因为史密斯认为,当时专家们对美国死亡人数的预测“太严重”。最后肯尼迪以不了解疾病模型为由,拒绝了这一任务。

根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实时数据,截至北京时间9月23日5时23分(美东时间9月22日17时23分),美国新冠肺炎累计死亡病例已突破20万例,达到200541例。

史密斯的一名发言人告诉《纽约客》,史密斯已经不记得那次谈话。

在提供防疫物资方面,志愿者们被要求优先考虑特朗普的朋友和支持者。肯尼迪举例称,他们的团队特别关注福克斯新闻主播珍妮·皮罗(Jeanine Pirro),后者会要求把口罩运到送到她喜欢的医院。

此外,志愿者们还被要求把价值数百万美元的防疫物资分配给5个预先选定的经销商。对于那些同样需要防疫物资的人,肯尼迪描述道:“每天都有成百上千的人发来邮件,申请获得个人防护装备,但没有一个负责人作出有效回应。我们非常沮丧,我们无法让政府采取更多行动。”

肯尼迪对《纽约客》表示,库什纳来过联邦应急事务管理局办公室几次,“他一副自以为是的样子,但我从来没有看到库什纳所承诺的任何改变。”

在工作数周后,肯尼迪违反保密协议,向美国众议院监督委员会提交一封匿名投诉信,希望国会能介入此事。他对《纽约客》解释写这封信的原因:“我睡不着觉,我对看到的一切感到非常痛苦和不安。”

今年4月,肯尼迪从团队辞职,投身民主党2020选举工作。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王恺雯

王恺雯

。。。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王恺雯
专题 > 美国一梦
美国一梦
小编最近文章
库什纳防疫团队的“吹哨人”,来自肯尼迪家族
港警将修订“传媒代表”定义,香港记协会员证不管用了
张文宏这话,被人带节奏了
特朗普:这难道不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吗?
寄给特朗普的信件含致命毒素,初步调查显示来自加拿大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