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美媒:没家没网没电脑,美国贫困大学生在疫情中更难了

2020-10-16 16:42:04

【编译/观察者网 童黎】米歇尔·马卡里奥(Michelle Macario)今年18岁,来自一个危地马拉移民家庭,目前在圣塔莫妮卡社区大学主修心理学。她正盯着手机小小的屏幕跟上网课。

马卡里奥家里没有笔记本电脑,也没有无线网络(Wi-Fi)。她以往常去的洛杉矶社区大学图书馆,也处于关闭状态。

所以,今年春季,在正常授课因新冠疫情受影响两周后,她退掉了所有课程,以免到时候不及格。

10月12日,《纽约时报》撰文叙述了马卡里奥等人的窘境,揭开了美国低收入大学生因受疫情影响而无法继续学业的社会伤疤。

文章指出,全美有数百万计低收入大学生,正受困于疫情导致的财务危机和在线学习的技术障碍当中,他们在寻求高等教育的过程中面临着越来越多的阻碍。有些人干脆休学了,就像马卡里奥之前做的那样;其他人则在校园关闭和失业之中,艰难地寻找住处和网络。

“没家没Wi-Fi:疫情让贫困大学生的负担更重了” 报道截图

而马卡里奥这学期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她没再和家人挤在洛杉矶的公寓,而是和姐姐、朋友们一起住。但这里的Wi-Fi并不稳定,距离她实习的医院也很远。而且,她还得费力地在手机上完成考试和作业。

“网络问题、疫情、借住在沙发上……我整个学期都没能好好学习。”马卡里奥抱怨说。

《纽约时报》援引天普大学“大学、社区和正义希望中心”的创办负责人戈德里克-拉布(Sara Goldrick-Rab)指出:“疫情的方方面面都在以最大力度打击低收入学生,而他们的处境本来就很糟糕。”

2019年的一项调查发现,17%的美国社区大学生在过去一年中曾经无家可归,大约一半受访者称自己面临房租或水电费支付困难等问题。还有近40%缺乏稳定的营养食物获取途径。

而希望中心今年6月的报告表明,近五分之三的受访(社区大学)学生在疫情期间疲于满足自己的基本需求。

比如,在疫情之前,22岁的马特·博多(Matt Bodo)就曾无家可归了两年。他一边在社区大学上课一边打工,偶尔能借住在朋友的沙发上,但大部分时间都住在一辆生锈的旧车里。

博多的妹妹也是一名社区大学生,4月份无处居住后,一度也和他住进了汽车。

所以,美媒指出,在全美约1400所社区大学的困难学生中,疫情带来的影响最为明显。弗吉尼亚州的全国学生信息搜索研究中心数据就显示,今年秋天,在全美本科注册人数下降2.5%的情况下,这些社区大学的注册人数下降了8%。

这也意味着,社区大学的学生人数减少约50万。与以往经济衰退时社区大学入学人数激增不同,这次疫情产生了相反的效果。因为大多数社区大学生都有工作,不少还有孩子,他们有的负担不起家庭网络和电脑。

文章还援引专业人士指出,疫情之下,上课对于面临失业、房租和抚养压力的学生来说并非最重要的事情

而对于休学的学生来说,他们重返校园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去年的一份报告显示,只有13%的社区大学休学人员最终重新注册课程。“一旦停止,再重新开始就困难得多了。”

另外,黑人和拉丁裔学生受到的打击也尤其严重。总部位于华盛顿的教育研究公司EAB发现,2020年,免费提交联邦助学申请的有色人种学生比例远低于往年。与此同时,最终没有到校注册的低收入学生,且尤其是有色人种的学生也更多了。

例如,23岁的杰瑞德·索耶(Jared Sawyer)原计划今年秋天在亚特兰大莫尔豪斯学院读大四,但他付不起学费。

索耶的父母分别是卡车司机和小学教师,他之前几年主要靠助学金上学,而且这笔钱往往在开学前才到账。他说:“现在的情况比以前糟糕了10倍。”

8月,索耶向学校提出的助学金申请被拒,而且只提前一天收到通知:“他们就像在说,‘你必须在明天之前拿出1万美元,否则就注册不了。’”

然而,随着学费、食宿费用的不断上涨,美国的财务援助本就捉襟见肘。疫情暴发后,一些学院和大学增加了对有困难学生的财政补助。但其他一些自身面临经济困难的学校表示,无法提供更多的资助。

今年3月通过的一项联邦经济刺激计划曾为学生划拨了70亿美元资金,以支付食品、住房和医疗保健等方面的开支,但相关资金目前已基本耗尽。而共和党人迟迟未通过民主党人提出的进一步救助计划。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童黎

童黎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童黎
专题 > 美国一梦
美国一梦
小编最近文章
没家没网没电脑 美国“穷学生”好难
欧洲疫情告急
一位澳籍华裔遭“忠诚度”测试:敢不敢谴责中国?
中俄古巴上榜,美国又“酸”了
在这感染的?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