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批拜登文章被自家审查,美媒联合创始人愤然辞职

2020-10-31 18:02:34

【文/观察者网 王慧】普利策奖获得者、报道“棱镜门”事件的关键记者格伦·格林伍德(Glenn Greenwald)30 日正式宣布从新闻网站“拦截”(Intercept)离职,原因是他批评拜登报的道遭到了“拦截”编辑的审查。有趣的是,格林伍德本人正是这家媒体的联合创始人之一。

对此,“拦截”总编贝齐·里德(Betsy Reed)31日发文回应称,格林伍德的辞职“叙述”充满了曲解和错误,“他的说法让他看起来像个受害者,而不是个发脾气的成年人。是格林伍德自己偏离了他的新闻初衷,不是‘拦截’。”

格林伍德在线上平台Substack上发布辞职原因

里德在“拦截”网站对格林伍德辞职做出回应

“他们侵犯了我的编辑自由权”

对于这次辞职,格林伍德写了3000多字的文章解释原因。

他说,“拦截”网站 编辑“这周审查了他所写的一篇文章,要求他删除所有对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的批评,否则就不予发布,所有限制他发稿的编辑都是拜登的支持者。”他认为,编辑侵犯了他合同中的编辑自由权。

格林伍德在《纽约时报》的电话采访中说,“从一开始,我与‘拦截’的协议就是,任何人都不能编辑我文章中的观点。”

格林伍德称,他在稿件中基于最近曝光的邮件和证人的证词,对拜登的行为提出了尖锐的质疑。结果,编辑们却不允许他在“拦截”网站发布此文。不仅如此,他们还要求他不在其他任何出版物上发表这篇报道。

“我不反对他们质疑我文章中的观点,”格林伍德说,“为了避免被审查,我使出了最后一招。我鼓励他们自己写文章来批评我的观点,然后让读者来决定谁是对的,任何有自信的、健康的媒体都会这么做。但是现代媒体不传播异见,它们直接镇压。所以,这些支持拜登的编辑选择审查我的文章,而不是参与其中。”

接着,格林伍德将自己被“拦截”审查的文章、他和编辑的邮件,以及他的辞职信都发布在了在线平台Substack。观察者网查询发现,格林伍德被审查文章标题是“真正的丑闻:美国媒体用谎言来保护乔·拜登不受亨特邮件的影响”。

格林伍德在报道中写道,《纽约邮报》两周前爆料了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的儿子亨特·拜登私人电脑中的邮件,其中一些内容和乔·拜登在乌克兰的工作有关,涉及贪腐问题。在《纽约邮报》报道之后,一些其他媒体的文章纷纷跟进,揭露拜登家人在商业上的一些“暗箱操作”。然而,硅谷巨头和情报机构却在压制这些报道,对其进行“冷处理”。

这样的做法导致了拜登团队得出结论——拜登不需要去解决这些材料提出的最基本和最相关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上述机构的记者非但没有因此谴责拜登,而是带头为其沉默寻找借口。

格林伍德说,自己之后将在Substack上继续发布新闻报道。“在全国主流媒体压制升级的氛围下,许多记者为了新闻自由,都来到了这里(Substack)。”

“这不是个简单的选择:我自愿牺牲了一个大型机构的支持和有保障的工资,不为别的,因为我相信有足够多的人认同新闻独立和言论自由,他们将会通过订阅来支持我的工作。

格林伍德补充道:“病态的、反自由主义的和压制的心态导致了我被自己的媒体审查的怪象,这些绝不是‘拦截’所独有的。”

“辞职说辞充满错误,把自己包装成受害者”

31日,“拦截”总编里德在其网站发文,正式对格林伍德的辞职做出回应。

她说,格林伍德从“拦截”辞职的原因是双方在编辑角色和审查本质上的根本分歧。“格林伍德要求对他所发布的文章有完全决定权,他认为所有不认同他的人都是腐败,所有想改动他文字的人都是在审查。”

里德称,格林伍德对自己离开的叙述充满了曲解和错误,那些说法都是被设计出来,让他看起来像个受害者,而不是一个正在发脾气的成年人。“我们编辑他作品的目标是确保其准确和公平。虽然他指责我们有政治偏见,但他才是那个试图循环利用政治竞选中的可疑言论,并把它们作为新闻洗白的人。”

“格林伍德自己偏离了他的新闻初衷,不是‘拦截’,”里德补充道,“格林伍德将开创新的媒体事业,他不会再与编辑们合作。在这种情况下,格林伍德将自己定位为调查性新闻的最后一个真正的守护者,并将他的长期同事和朋友污蔑为党派黑客,这在商业上是很有意义,我们了解的。”

“我创办‘拦截’不是为了给自己更多约束”

格林伍德是美国知名调查记者,2013年时任《卫报》记者的他和两位同事基于斯诺登所曝光的资料,披露了美国政府的“棱镜”窃听项目。这篇报道让格林伍德一战成名,《卫报》美国版也因此获得了2014年的普利策新闻奖。

“棱镜门”报道之后不久,格林伍德2013年离开了《卫报》,和另外两位创始人一起成立了一个新的新闻媒体“拦截”。

“我这样做并不是为了给自己施加更多的约束,限制我的新闻独立性,”格林伍德坦言,恰恰相反,“拦截”创立的初衷是让所有有才华、负责任的记者都享有我自己一直坚持的编辑自由权。

他说,自己曾在和《纽约时报》执行主编凯勒(Bill Keller)的交流中提到:“编辑的存在应该是给强有力的、高度实事求是的、积极对抗性的新闻赋能,而不是成为压制新闻的路障。”

“作为联合创始人,我们三个很早就决定,不再尝试管理这家新媒体的日常运营,而是专注于自己的新闻事业。当时,我们就高级编辑、尤其是总编辑的审核权进行了谈判。这个人的核心责任是,在与我们密切协商的情况下,执行我们建立这个新媒体的独特新闻愿景和新闻价值观。”

“在这些价值观中,最重要的是编辑自由,保护记者以诚实的声音发言的权利,对与主流正统观念的不同意见进行传播而非压制。记者做到事实准确,履行了新闻职业道德的首要职责之后,他们所表达的偏离主流、与编辑相左的观点,不仅应该被允许,更应该被鼓励。他们可以用充满激情和信念的声音来表达自己,完全不受教条主义或意识形态议程的影响,这也其中也包括三位联合创始人。”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王慧

王慧

wanghui@guancha.cn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王慧
专题 > 美国一梦
美国一梦
小编最近文章
批拜登文章被自家审查,美媒联合创始人愤然辞职
“400万中国人‘软入侵’菲律宾”?
卡戴珊私人小岛高调庆生遭痛批:何不食肉糜?
“中国对这游戏没兴趣,美国继续分饰两角吧”
意大利也对华为下手了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