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马克龙打电话给我,谴责美国媒体将暴力合法化

责任编辑:王恺雯 来源:观察者网      2020-11-16 16:18:43
导读
马克龙直言,英语媒体、尤其是美国媒体,正在把自己的价值观强加给另一个不同的社会。

【编译/观察者网 王恺雯】这次,法国总统马克龙被美国媒体的“传统艺能”给招待了。

一个月前,法国教师塞缪尔·帕蒂(Samuel Paty)因展示穆罕默德漫画遭极端分子杀害。法国总统马克龙其后对伊斯兰教发表强硬言论,招致整个伊斯兰世界的不满。

一些擅长“美化暴力”的美国主流媒体,也加入批评队伍,提出了诸如“法国是否通过阻止穆斯林恐怖主义助长了恐怖主义?”“为什么法国在穆斯林世界激起如此大的愤怒?”之类的问题。

11月15日,《纽约时报》刊登专栏作家本·史密斯(Ben Smith)的文章,记录了马克龙如何在一通电话中表达对美国媒体的不满,批评它们“将暴力合法化”。

史密斯写道,马克龙周四(11月12日)下午从爱丽舍宫的镀金办公室打电话给他,向他抱怨美国媒体不指责制造恐怖袭击的人,反而指责法国。

《纽约时报》截图

回顾2015年11月发生在巴黎、造成逾130人死亡的恐怖袭击时,马克龙说道:“5年前法国遭遇恐怖袭击的时候,全世界每个国家都支持我们。”

他说:“在这样的情况下,当我看到那些我所认为的来自与我们有共同价值观国家的报纸,那些在一个继承启蒙运动和法国大革命的国家写作的记者,当我看到他们将这种暴力合法化,且认为问题的核心在于法国是种族主义者和仇视伊斯兰教的国家,我认为基本原则已经被丢失了。”

在史密斯看来,“将暴力合法化”是对媒体最严重的指控。或许美国人被特朗普“最后几天总统任期”分散了注意力,但他们可能“错过了法国精英阶层与英语媒体之间日益加剧的冲突”。

文章指出,自2015年以来,法国已有超过250人死于恐怖袭击,是所有西方国家中死亡人数最多的。马克龙直言,英语媒体、尤其是美国媒体,正在把自己的价值观强加给另一个不同的社会。他还指出,一些外国媒体不能理解“世俗主义”。

报道截图

文章称,在塞缪尔被杀害后,马克龙以“镇压”被指控为极端主义的穆斯林作为回应,并重申了对世俗主义的承诺。而有关举措也引发了包括土耳其在内穆斯林国家领导人的批评,他们指责马克龙把矛头指向“和平的穆斯林团体”。

当地时间10月21日,法国为被杀害的历史教师举行官方悼念仪式,马克龙出席仪式并致辞  图源:澎湃影像平台

另一方面,法国也对英美媒体的反应感到不满,因为他们在此次恐怖袭击发生后,立即将注意力集中在法国对穆斯林政策的失败上,而非全球恐怖主义威胁。例如英国《金融时报》就在11月3日刊文指出,马克龙是在疏远同样憎恨恐怖主义的穆斯林多数派,“对伊斯兰分离主义的战争只会进一步分裂法国。”在引发争议及马克龙办公室致电后,这篇文章被从网上撤下。《金融时报》此后又刊登了一篇马克龙批评上述文章的信——《法国反对“伊斯兰分裂主义”——绝不是伊斯兰教》

10月底,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欧洲版也删除了一篇名为《危险的法国世俗主义宗教》的文章。“Politico”欧洲版主编蒂芬·布朗(Stephen Brown)表示,这篇文章在袭击发生后发表是不恰当的,他为在没有任何解释的情况下撤稿向作者道歉,并称这是“Politico”第一次删除评论文章。

“Politico”欧洲版相关推特截图

类似的例子还包括《华盛顿邮报》驻巴黎记者詹姆斯·麦考利(James McAuley)在报道中称“法国不想打击系统性恐怖主义,而是想改革伊斯兰教”、“法国政府不是要解决法国穆斯林的疏离问题,而是要影响有1400年历史的信仰”。

《纽约时报》将马克龙有关意识形态的言论,与奥地利总理在维也纳恐怖袭击后发表的更具“和解性”的讲话进行了对比。《纽约时报》评论版的一篇文章更直接了当地问道:“法国是否通过阻止穆斯林恐怖主义助长了恐怖主义?”

纽约时报》截图

美联社则发表了一篇题为《为什么法国在穆斯林世界激起如此大的愤怒?》的文章,并在与之相关的推文中使用了“法国在穆斯林世界‘煽动’愤怒”的措辞。后来有关推文被删除,美联社解释,这是在诠释文章时“用词不当”。

美联社截图

看着美国媒体在报道法国恐怖袭击时试图淡化暴力的措辞,也很容易让人想起它们在香港“修例风波”时的作为,例如将放火打砸的暴徒美化为“亲民主的示威者”。

在和史密斯的交谈过程中,马克龙表示:“人们对什么是欧洲模式,尤其是法国模式存在某种误解……美国社会在走向多元文化模式之前,曾是种族隔离主义社会,多元文化模式本质上是指不同种族和宗教的共存。”

马克龙说:“我们的模式是普遍主义(universalist),而不是多元文化主义(multiculturalist)……在我们的社会里,我不在乎一个人是黑种人、黄种人还是白种人,不管他们是天主教徒还是穆斯林,一个人首先是公民。”

史密斯认为,马克龙所抱怨的一些报道反映了价值观的差异,后者所谈到的穆斯林头巾和菜单问题,以及法国内政部长对超市里清真食品的抱怨,“与美国所强调的宗教宽容和受宪法第一修正案保护的言论自由相冲突”。而另一边,法国的少数族裔也在抱怨他们所遭受的警察虐待、居住隔离和工作歧视。

在史密斯看来,马克龙近期的举动也有法国政治环境的影响,例如汹涌的新冠疫情、疲软的经济和来自右翼的政治威胁,此外,他也在“设法摆脱早期试图与特朗普建立关系的失败尝试”。

他问马克龙,对美国媒体如此直言不讳的抱怨,是不是带有一些特朗普式(Trumpian)的,即通过高调攻击媒体来推进他的议程。马克龙回答,他只是想让自己和自己的国家被清楚的理解,“我要传达的信息是,如果你有任何问题,打电话给我。”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
王恺雯

王恺雯

分享到
专题 > 法国来信
法国来信
小编最近文章
“马克龙打来电话,谴责咱美国媒体将暴力合法化”
梅拉尼娅也在劝?
“美国,上木板”
他又开始忽悠:中国控制5G,能“监视”你家冰箱
彭斯身边至少5人阳性,“他们很害怕”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