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美国这些人今年过的其实挺不错”

责任编辑:王世纯 来源:观察者网      2020-12-15 14:24:57

【文/观察者网 王世纯】《纽约时报》12月14日一篇文章关注了疫情下的美国芸芸众生。

文章表示,新冠疫情明显拉大了美国贫富差距。对于部分能在家办公的美国有钱人来讲,新冠疫情爆发以后,他们反而变得更富裕了。

这让美国内部出现泾渭分明的奇怪景象:富裕的美国人们让加州房价大涨供不应求,华盛顿特区整容医生订单火热,而劳工阶级、小微企业主、黑人和墨西哥裔等少数族裔在疫情带来的死亡和失业中苦苦煎熬,年轻人因为付不起租金却不得不逃离大城市求生存。

《纽约时报》报道截图

资料图:年轻的自由撰稿人伊娃·佩泽 图源:其个人推特

《纽约时报》12月14日发表题为《有些人今年过的着实不错》的专题文章,该文章由年轻的自由撰稿人伊娃·佩泽(Eve Peyser)撰写,该文章聚焦了新冠疫情拉大美国贫富差距的问题。

作者表示,尽管今年许多企业都遭遇了困境,但许多为专业人士和精英服务的企业却比以往任何时候业绩更好。现在有充分的证据表明,新冠疫情大流行暴露并加剧了美国的不平等。虽然富人和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也遭受了病毒对灵魂上的折磨,但总的来说,他们也变得越来越富有。

作者表示,疫情之后,整容、房地产等高消费产业生意火热。美国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的整形外科医生安妮塔·库尔卡尼表示,在因为疫情关张两个月以后,终于重新开张,但是她发现生意“出奇的好”。

库尔卡尼医生估计,尽管今年春天的大部分时间她都无法工作,但到今年年末,她接手的客户将比去年多出20%。这位整形医生说解释说,她的客户在过去的几个月里“一直盯着Zoom(办公软件)里的自己,会更加注意一些以前察觉不到的缺陷。”

整容市场火热,房地产市场也房价大涨。加利福尼亚州塔霍城的房地产经纪人戴夫·韦斯特尔说:“房地产市场绝对是疯了。”

韦斯特尔表示,全美的非商业房地产市场确实有点“疯了”——2020年10月的平均房价比2019年9月高出6.6%,位于内华达和加州交界地区的加州塔霍湖地区更加火热。据报道,自2019年以来,该地区的房屋均价上涨了17.7%,而市场上的房屋数量却减少了30%。


“彭博社”有关加州塔霍湖房价暴涨报道截图

作者表示,加州塔霍湖地区是富人的休闲胜地,在塔霍湖能看到要等上一小时才能吃到午餐的雅致餐馆,看到几十个人在海滩晒日光浴,让人“忘记我们正处于严重的经济衰退和百年一遇的新冠疫情”,这里每个人还都戴着口罩。

韦斯特尔遇到的大多数买家都来自加州湾区。他说:“他们有能力保住高薪的科技工作,他们可以远程工作,或许可以无限期地远程工作,所以他们会搬家……需求超过了供给,这甚至让买家也遇到了挑战性,因为几乎每笔交易都存在多重报价的情况。”

这位房地产经纪人表示,因为火热的房地产,他不得不一直加班,甚至忙到无法和孩子见面。

作者表示,除了精英阶层以外,公务员阶层也从疫情带来的封闭环境中获益,因为他们减少了工作量,且不需要担心自己失业,

40岁的威廉·雅格诺住在芝加哥,在联邦政府的监管调查部门工作。对他来说,在家工作的改变极大地改善了他的生活。

他不仅减少了每天一个半小时的通勤时间,而且有了更多的时间和家人在一起。他的妻子在今年六月生下了孩子。他说:“我有六周的陪产假,在那之后,在家工作让我更容易看到孩子并帮助我的妻子。”

我们很多人一样,贾格诺在正常的工作时间会在中午散步、锻炼身体或跑腿,他说,他知道自己“很幸运,很多人像他一样有钱,但他有多得多的时间”  。

堪萨斯城联邦储备银行发现,能远程工作的人受疫情带来的失业潮影响较小。而《华尔街日报》报道称,截至今年9月,“拥有大学本科学位或更高学历的员工几乎完全恢复了春季初的工作岗位”。

公务员安逸,富裕阶层消费火热,但劳工阶级、小微企业主、黑人和墨西哥裔等少数族裔在疫情带来的死亡和失业中苦苦煎熬,年轻人因为付不起租金却不得不逃离大城市求生存。

新冠疫情中倒闭的店铺 图源:社交媒体

作者表示,美国绝大多数工人都没有大学文凭。无法在家工作的人整苦苦挣扎。在服务业工作的妇女,特别是母亲,更有可能遭遇疫情有关的失业。少数族裔则更容易因为疫情而死亡,他们在本次衰退中也面临着不成比例的财务困境。

作为一名20多岁的大学毕业自由撰稿人,今年春天各个媒体预算的大幅削减,选题的枯竭,导致作者真的再也负担不起纽约市的开销,不得不“打包走人”,离开了她出生和长大的纽约市,前往西部找工作。

一些关键指标显示,数百万年轻人回到家乡与父母同住,在某种程度上因此获得了社会和经济的稳定。根据皮尤研究中心的数据,自今年2月以来,与父母同住的18岁至29岁的成年人数量增加了250万,这意味着自1929年美国大萧条以来,与父母同住的年轻人数量首次提高。

31岁的营销顾问金伯利·奥罗克表示,她在今年夏天离开了曼哈顿,回到了父母家里,尽管和父母生活感觉并不好,但她至少不用付房租。

奥罗克说:“我知道有些人正在为支付账单而挣扎。这让我真正审视自己,然后说,‘好吧,如果我过的很好,我能在哪里回报?我和我的朋友们开始为收容所捐款。”

作者表示,自3月以来,道琼斯指数在11月结束时上涨了大约60%,使得富人的生活比以更好,而数以千万计的其他人苦苦求生,或者面临失业和被驱逐,这一点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清楚:生活在一个不道德的体系中,你不必专门去做一个坏人——不是米奇·麦康奈尔(反对救济计划的参议院共和党领袖),也不是即将离任的总统的走狗,不必是那些有权力阻止变革的人。

作者在文章最后表示,当新冠疫苗广泛使用,我们回到可以在instagram上发假期照片,在酒吧喝高价鸡尾酒的日常时光,但最好不要忘记疫情带来痛苦。这些痛苦的回忆应该帮助我们引导他们进行变革,把像贾格诺先生这样的人的希望——“每个人都应该像我现在一样感到稳定”——变成更接近现实的东西。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
王世纯

王世纯

高武德势力一般惺惺相惜

分享到
专题 > 新冠肺炎抗疫战
新冠肺炎抗疫战
小编最近文章
“美国这些人今年过的其实挺不错”
“巴基斯坦政府寄希望于中国疫苗,但也有个担忧”
“大吵一架”后,特朗普又想炒了司法部长?
推特删除南京大屠杀视频,理由是“无端血腥”
拜登:39天后,美国将重返《巴黎协定》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