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新冠疫情重创美国移民拘留中心,非法移民求着被驱逐出境

责任编辑:王恺雯 来源:观察者网      2020-12-28 18:28:02

【编译/观察者网 王恺雯】美国新冠确诊病例日以十万计地增长,特朗普政府几乎以“躺平”的姿态面对这场疫情,那些关押非法移民的拘留中心,更成为疫情肆虐又求救无门的“炼狱”。

当初怀着对美国的憧憬,历经坎坷前来的移民,眼下正不断要求美国政府把自己驱逐出境。在一些移民看来,即使在自己国家被黑帮追杀,至少还能逃,但在拘留中心,却逃不了病毒的感染。

《华盛顿邮报》12月26日以“去还是留”为题刊文,道出了这些非法移民的纠结和辛酸。

在洪都拉斯被黑帮追杀,至少还能逃

20岁的凯文·尤塞达(Kevin Euceda)来自洪都拉斯,17岁那年为逃避该国的帮派斗争前往美国,此后在移民拘留中心呆了3年。

今年夏天,尤塞达联系到了负责他的公益律所,用颤抖的声音对律师说:“无论你做什么,请让我离开这里。”随后,律师答应替他联系驱逐官员,这也是尤塞达3年来最不想见到的人。

与尤塞达一样自己要求被驱逐出境的非法移民越来越多,导致他们态度大转变的原因在于,美国移民拘留中心成了新冠疫情的重灾区。《华盛顿邮报》援引美国政府数据称,已有逾8000名被拘留者染疫。

在新冠病毒肆虐之际,美国的移民拘留中心也因特朗普的“零容忍”政策,导致被拘留人数创下新高。其中约有7000人在疫情暴发初期完成了申请庇护的第一步,案件正等待处理。但近几个月来,一直有移民不顾律师的建议撤销移民诉讼,称他们更担心在新冠病毒暴发期间被拘留。

报道援引雪城大学(Syracuse University)的一项研究数据,显示自3月以来,已有超过2500名被拘留人士放弃了他们的移民案件。此外,2020年7月进入驱逐程序的被拘留者中,自愿离境的是上一年的两倍。

被关在弗吉尼亚州法姆维尔(Farmville)拘留中心的尤塞达,经历过各种磨难,他住着100人的宿舍、面对室友的威胁、警卫的胡椒喷雾、流行性腮腺炎,甚至是“关禁闭”,尽管如此,他还是坚持了32个月。

尽管尤塞达的律师一再向他保证,他的庇护申请是合理的,最终很有可能被释放,他却害怕了。

他说,即使他在洪都拉斯被帮派成员追杀,至少能逃出这个国家,而在拘留中心,他觉得根本无法逃避病毒,“我从来没这么害怕过。”

凯文·尤塞达

尤塞达会通过电脑与向他提供帮助的法学院学生沟通,埃里克·里谢克(Erick Resek)就是这些学生之一。在今年3月的一次对话中,里谢克曾问尤塞达:“法姆维尔(拘留中心)在隔离检疫吗?整个国家都在隔离状态中。”

“根本没有。”尤塞达回复道。

“不可思议,整个国家都在恐慌中。”里谢克说。他让尤塞达对自己的案子保持乐观态度,但也提醒道,等待最终裁决还要好几个月。

当时尤塞达回道:“如果新冠病毒持续很久怎么办?想象一下,如果病毒传进这里(拘留中心),我想我们都会死。”

三个月后,也就是6月初,随着74名非法移民被从亚利桑那和佛罗里达转至法姆维尔拘留中心,新冠病毒也开始在此蔓延。报道称,尽管当时美国政府正在制定措施防止病毒扩散,例如监狱系统已经暂停囚犯转移,但美国移民及海关执法局(ICE)管辖之下的移民拘留中心仍在进行人员转移。

根据美国移民和海关执法局当时的说法,转移人员是因为其他拘留中心“人满为患”。但《华盛顿邮报》指出,出现这种情况很大程度上与特朗普有关。

报道今年9月曾援引匿名官员消息称,今年夏天,美国多地被反种族主义示威笼罩之际,特朗普政府利用包机部署国土安全部战术团队,以平息华盛顿的抗议活动。而之所以转移被拘留者,是为了绕开禁止移民和海关执法局(隶属国土安全部)雇员乘坐包机的规定,因为只有被拘留者也在飞机上时,他们才能这么做。

《华盛顿邮报》9月报道截图

这次人员转移,直接导致新冠病毒在法姆维尔移民拘留中心大暴发。6月2日,当被拘留者到达法姆维尔时,至少有2人在发烧,拘留中心最初把转移人员安置在单独的宿舍中,但后来其中几人被转移到普通宿舍。

短短几周,51名新来的被拘留者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而据《华盛顿邮报》9月的报道,法姆维尔移民拘留中心后来有300多名被拘留者感染新冠,其中1人死亡。

移民抗议恶劣待遇,警卫用胡椒喷雾镇压

最初出现症状的洪都拉斯移民格森·加西亚(Gerson Garcia)曾在一张就诊申请表上写下“我需要看医生”,结果10天后,他还在等着看医生。加西亚后来一边哭着喊身体疼,一边被三名警卫扶下床,带到了拘留中心的诊所。

在诊所,加西亚的体温一度升至39.4摄氏度,更因为腹泻体重骤降近30斤。他记得有天晚上,自己感觉喘不过气来,只能使劲敲门。“我在乞求帮助,最后,一名警卫来了,说晚上没有医生,如果我再不停敲门,他会惩罚我的。”加西亚说。也就是在那一刻,他决定要求被驱逐出境。

到了6月中下旬,尤塞达的宿舍已经有数十人感染,他们的咳嗽声在房间里回荡,还夹杂着一些哭声。

在法姆维尔,多数生病的被拘留者不得不呆在宿舍里。墨西哥移民萨拉芬·萨拉戈萨(Sarafin Saragoza)回忆,他曾看见自己的舍友晕倒:“他脸朝下摔倒,头像篮球一样弹跳着。”

很快,被拘留者开始向法姆维尔拘留中心表达抗议,他们拒绝清点人数也不肯吃饭,告诉警卫自己需要泰诺(感冒药)以及要求出现新冠症状的人搬离宿舍。而随着抗议浪潮越来越大,等待移民的,是警卫手中的胡椒喷雾。而尤塞达也因“提出问题”被归入“抗议领导人”行列,关了30天禁闭。

尤塞达于7月2日接受了新冠测试,根据《华盛顿邮报》的报道,尤塞达的律师得知他的病历上被标注新冠检测为阳性,但认为尤塞达本人并不知情,因为他从未在信中提起过此事。

在给法学院毕业生霍莉·韦伯(Hollie Webb)的信中,尤塞达表示想被驱逐出境,他写道:“生活给了我很多打击,很多痛苦,它削弱了我的力量和奋斗的意志。”

除了尤塞达,想要放弃移民的被拘留者不胜枚举,例如来自玻利维亚的鲍尔(Bauer),他瞒着妻子和已是美国公民的孩子请求被驱逐出境,因为鲍尔担心,他的妻儿会说服他留在拥有339名确诊病例的法姆维尔拘留中心。

而另一名非法移民何塞·劳达(Jose Rauda),此前因抗议拘留中心的恶劣环境被关了禁闭,之后要求被驱逐出境,据他母亲说,劳达在回到萨尔瓦多后两周,被帮派组织MS-13成员杀害。

法姆维尔拘留中心的疫情在8月底结束,而拜登即将于明年1月就职美国总统,也给非法移民带去了希望,因为律师们认为,拜登政府可能会撤销特朗普政府多数移民政策,这会大大提升他们赢得诉讼的可能。

但尤塞达已经等不到那天了。

7月底他的驱逐请求被批准,前往危地马拉与姐姐汇合,还找到了一份日薪5美元的工作。几周后,尤塞达和姐姐以及一个朋友骑摩托车出游时发生意外,其姐姐发现尤塞达时,后者已经倒在路边不省人事。尤塞达其后被送往医院,最终不治身亡。尚不清楚他是因为发生事故,还是遭到袭击。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
王恺雯

王恺雯

分享到
专题 > 美国一梦
美国一梦
小编最近文章
“请将我驱逐出美国”
何君尧新目标:在内地当律师
美国终于不淡定了
香港律政司上诉,要求紧急开庭
果然,有人在帮印度“监视”中国军队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