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美媒:若国会袭击发生在其他国家,西方媒体会如何报道?

责任编辑:赵挪亚 来源:观察者网      2021-01-10 08:56:59

(观察者网 讯)报道游行示威或政治冲突时,以美媒为代表的的西方媒体,总是有套“独特视角”。

当地时间1月8日,特朗普支持者闯入国会山,引发美国政坛动荡之际,《华盛顿邮报》放出一篇题为《如果国会山袭击事件发生在别国,西方媒体会如何报道》的评论文章,对国会山袭击,以及欧美媒体进行讽喻。

《华盛顿邮报》:若国会袭击发生在其他国家,西方媒体会如何报道

文章本身是虚构的,其中所有的“引言”也都是虚构的,但文章所提到的那些事,以及文章采用的报道框架,却让人感到一丝熟悉的味道。此前,美国爆发反种族歧视抗议游行时,《华盛顿邮报》也曾刊载过一篇类似的文章

全文如下:

星期三(1月6日),忠于右翼领袖唐纳德·特朗普的极端分子,袭击了美国首都华盛顿的立法大楼,迫使议员们躲到安全地点。

特朗普本人煽动了这些暴徒。当天早些时候,总统在数千名他的支持者面前发表演讲,称11月的选举结果是“对我们民主制度的恶劣攻击”,并呼吁人们“走到国会大厦去”,因为“你们永远不会用软弱把我们的国家夺回来”。

很快,一群人冲进国会大厦,跨过警察路障,砸碎窗户,试图破坏总统选举的认证过程,若验证完成则意味着特朗普的彻底失败。过程之中,安全部队于国会大厦内开枪打死一名女性,另有三人死亡,具体情况不祥。

1月6日,特朗普支持者爬墙 东方IC图

警方还在执政的共和党全国委员会总部,发现了一个简易爆炸装置。同时,警方在发现一个可疑包裹后,附近的反对党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总部也遭到疏散。

特朗普的支持者们恐吓议员,迫使他们停止对选举的认证。数百人抢劫、高呼口号,而一些警察只是被动地旁观。观察人士正考虑,是将这些行动称为“政变”,还是一场“显眼的独裁接管”。

虽然右翼组织在网上描述了他们的计划,一些人甚至印制了印有“内战”字样的T恤来纪念这一时刻,但包括知名记者、政界人士和安全官员在内,许多美国人对事态的发展表示失望。当然,几个世纪来,政治和种族暴力在这个前英国殖民地的历史上一直扮演着重要角色,过去4年中尤甚。

世界各国领导人对暴力表示关注,但是没有公开承诺向华盛顿派遣维和部队。还有人建议派名人肯德尔·詹纳(Kendall Jenner,注1)作为特使前往华盛顿,为极端分子提供百事可乐,以恢复秩序。联合国没有发表声明。非洲联盟表示将跟随欧盟不干预美国脆弱民主的立场:“我们也相信美国有解决美国问题的方案。”

詹娜2017年拍摄的广告 视频截图


特朗普2020年3月11日晚就疫情发表全国讲话前喝可乐   视频截图

(注1:2017年,百事可乐曾邀请美国娱乐明星肯德尔·詹纳录制广告。广告中描绘了一场示威游行中,詹娜通过给执法人员送可乐的方式,化解冲突。广告发布后曾引起争议,许多社交媒体用户认为,广告贬低了追求社会正义的游行活动。)

这场“政变”发生时,这个前英国殖民地仍努力应对致命的新冠病毒大流行。6日当天,美国新冠死亡病例数超3800例,再创纪录。

与此同时,针对特朗普的政治回击也很快到来:推特和其他社交平台禁止了他的账号。

从国会大厦传来的画面是残酷的。“我能看出这些白人很愤怒,”华盛顿特区当地居民马库斯·哈维(Markus Harvie)说,他是美国少数族裔黑人的一员。“但他们为什么要袭击自己社区的建筑?他们就不能跪下来抗议吗?建筑也很重要。”

暴力占领美国政府所在地的行为,令一些反暴力极端主义专家感到困惑。但另一些人指出,暴徒有能力压倒安全部队并非偶然。

美国喜欢使用压倒性的力量来镇压和逮捕大规模游行反对压迫的黑人和白人抗议者,”卡洛塔·卢卡斯(Carlotta Lucas)说,他是一位常驻哈瓦那的反暴力极端主义专家。“但我们看到警察让危险的白人极端分子,进入美国最重要的建筑之一。防范白人极端主义暴力方面,美国警方容忍度就变得极其高。”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执法官员试图解释,为什么这么多黑人男性和女性因抗议种族主义而遭到袭击和逮捕,而在周三却很少有白人极端分子被捕。“嗯,实际上,我们计算的方式是,一个黑人男性抗议者等于一个白人男性抗议者的五分之三,”这位官员说。“而黑人女性根本不包括在内。所以在平衡方面,数字往往是平衡的。”

国会安全人员与特朗普支持者对峙 东方IC图

就在华盛顿发生暴力事件的前一天,黑人选民帮助选出了南部佐治亚州的第一位黑人参议员,使反对党民主党赢得了国会多数席位。

随着暴力和暴动的画面在社交媒体上传播,去年11月大选的获胜者拜登向全国发表讲话,试图安抚美国人。“国会大厦的混乱场面不能反映一个真正的美国,不能代表我们是谁,”这位当选总统说。

但来自利比里亚的美国研究和文学教授阿尔福斯·赫胥黎(Alphus Huxly)评论称:“‘这不能代表我们是谁’这句话已经成为美式英语中非常常见,反复使用的句子。这是一种下意识的反应,因为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白人有能力发动暴力,攻击民主。”

在一次采访中,赫胥黎走到他的书架前,挑了一本书。“古巴裔法国作家阿奈斯·宁((Anais Nin)在1940年写道,‘美国的危险更大,因为它崇尚强硬,憎恨敏感,总有一天它可能要为此付出代价’。”

他合上书,叹了口气。

“这不是从特朗普开始的。对美国白人最大的威胁一直是美国白人的愤怒和暴力。如果这个国家不能控制住自己,美国的民主将会付出沉重的代价。美国将失去它剩下的灵魂。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
赵挪亚

赵挪亚

分享到
专题 > 美国一梦
美国一梦
小编最近文章
若国会袭击发生在其他国家,西方媒体会如何报道?
“马屁精”奥布莱恩都想辞职,副手已经辞了
骚乱过后,特朗普盟友纷纷“划清界限”
上次对付黑人示威者他们重拳出击,这次呢?
“洛杉矶正上演一场人类灾难,未来将变得更糟”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