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CNN提“美中外交高层立场强硬”,崔天凯回应

责任编辑:奕含 来源:观察者网      2021-02-08 08:18:02

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官网8日消息,2月6日,崔天凯大使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GPS栏目主持人法里德·扎卡里亚连线采访,就中美关系、新冠肺炎疫情、香港国安法、涉疆问题等回答了提问。有关采访已于2月7日播出。全文实录如下:

图源:中国驻美大使馆官网

扎卡里亚:今天接受我采访的是崔天凯大使。崔大使自2013年起担任中国驻美大使,他曾于1987获得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硕士学位,并长期任职中国外交部。崔大使,很高兴能再次采访您。

崔大使:法里德,见到你很高兴。

扎卡里亚:我们听到了拜登总统的讲话(主持人在节目开始时播放了美国总统拜登关于中国的一段讲话),也看到了美中两国外交高层布林肯国务卿和杨洁篪主任通话的消息稿。看起来双方立场强硬,消息稿里也有很多强硬措辞。您是否期待拜登外交政策进行新的调整?杨主任表示特朗普总统4年任期内,美中关系跌到了尼克松总统时期美中恢复接触以来的最低点。您认为华盛顿方面是否会有新气象,还是拜登政府会延续特朗普政府的对华强硬政策?

崔大使:法里德,我首先要说明一些根本性问题。第一,是中国人民的努力奋斗和中国40多年改革开放成就了中国的发展。这是历史事实,抹煞这一点就是违背事实,对中国人民也是不公平的。在国际上,中国始终坚持基于《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的国际关系基本准则,支持多边主义机构,支持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体系,包括世卫组织、世贸组织等等。中国已是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派出维和士兵最多的国家,对世界经济增长也做出了巨大贡献。中方还愿做得更多,例如我们正同其他国家合作应对当前的新冠肺炎疫情、振兴世界经济。我希望并相信,中美双方在所有这些领域都存在合作需求和潜力,特别是在应对气候变化等现有和不断出现的全球性挑战方面。

关于杨洁篪主任和布林肯国务卿昨天的通话,坦率说,我们从消息稿中看到的是美方强权的例证,而非榜样的力量。言辞示强或是手段强硬都不是有效的外交政策,也不是外交的正确方式。美方显然需要彰显相互尊重,展现诚意和善意。当然,每个国家都会捍卫自身价值和利益。对中国而言,国家主权、统一和领土完整是核心价值和核心利益,我们会尽一切努力去捍卫,无论别人怎么说都不能改变这一点。

扎卡里亚:我想问的是,大家都认为中方的外交越来越强硬,美国国会有400多个针对中国的立法,某种程度是对中国外交不断趋于强硬的回应。不仅美国如此。澳大利亚也认为中方咄咄逼人,不让澳方智库做中国政府不愿看到的研究。印度认为中方侵入了争议边境。日本认为中方在钓鱼岛上的主张越来越强硬。越南、台湾方面也认同这一点。大家都认为中方在秀肌肉。中方新强硬外交政策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崔大使:我们并没有实施一套新的外交政策。中方的对外政策是一贯的,那就是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当然我们会维护自身主权和独立,这一点毫无疑问。同时不妨看看地图,你提到的所有这些地方,不是在中国领土上,就是在中国家门口,总之这些地方都离美国很远。谁在冒犯、谁在防御,看看地图就一目了然。事实上,无论在世界哪个地方,美国一插手干预就会带来不稳定,中东、拉美等地区都是如此。很明显,不管美方搞“再平衡”还是“转向”,我们的地区就会更不稳定。

扎卡利亚:这些地方是离美国很远,但离澳大利亚、印度、越南、日本并不远。我不完全听信美方一家之言,但我想知道中国是否倾听了邻国的意见?

崔大使:中国有十多个陆地邻国和诸多海洋邻国。从历史上看,邻国间不可避免会有一些纠纷,在世界任何地方都是如此。但总体上,中国与邻国都能通过对话协商解决争议,例如我们和绝大多数陆地邻国通过磋商签署了边界条约或协定,和平解决了边界问题。中方将继续与有关国家共同努力,通过对话磋商解决剩余问题,同时共同致力于维护地区和平与安宁。在不受外部干预情况下,邻国之间更有可能也更容易解决彼此间问题。

扎卡利亚:您提到合作的可能,我有两个问题。一个是您提到气候变化,这个问题对拜登总统也非常重要。中方是否期待通过在气变问题上的合作,换取美国在其他问题上的理解?我明白中方传统立场是不将不同问题挂钩,但现在来看,中方是否会用气变问题上的进展换取美方在其他问题上与中方合作?

崔大使:气候变化是一个全球性挑战,关乎国际社会共同利益,不仅是中美两国的利益。当然为了应对这一挑战,中美必须在国际合作中发挥重要作用。我们欢迎美国为重新加入相关合作而采取的任何行动,比如重返《巴黎协定》、参与国际多边合作等。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不认为应该拿气候变化问题与其他问题置换。过去几年里,即使美国退出了《巴黎协定》,中国仍在做自己该做的事,做我们认为正确的事。这既符合我们自身利益,也符合国际社会共同利益。例如,习近平主席已宣布,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即使当时美国反对这类国际倡议,中方也已经完成了所有这些。当然,中方欢迎美方再次加入我们。但老实说,很多人在问,几年后美国会不会再次改变政策?希望这不会发生。

扎卡里亚:我要问一个关于科技的问题。人们担心美中走向科技“冷战”或“脱钩”,最终世界出现一个中国科技区和一个没有中国或者说美西方的科技区。造成这种局面的部分原因是中国,这么说是不是有一定道理,也就是说,因为中方禁止美大多数主要科技公司进入中国市场,比如谷歌、脸书,才引发了这种局面,目前中国市场上基本看不到美国主要的科技公司,中方没有像外界期盼的那样,随着时间推移慢慢放开市场。我认为,这一领域的限制愈发严重。

崔大使:更准确地说,你提及的这些美国公司想要的是在中国市场占据大量份额。他们更多想的是在中国市场上赚钱,并非为了与中国分享技术。当然,他们可以进入中国市场,中国对所有美国公司都是开放的。但同时,正是美国政府对技术和信息自由流通施加了越来越严格的限制。这种情况已经持续多年,最近几年更为严重。我认为,技术进步应惠及整个国际社会,让每个人都从中受益。但这一问题现在已经被政治化,这很不幸。

扎卡里亚:我再问一个当前中美关系中最富争议的议题,那就是新疆正在发生的事情。现在拜登总统将这些事情描述为“种族灭绝”,前国务卿蓬佩奥也这么说,新任国务卿布林肯表示同意这一判断。您之前接受采访时说这些都是不准确的。那么中国是否能够允许一个国际观察员小组自由、充分地访问新疆,采访维吾尔族群体,以确定这些关于中国正在进行文化种族灭绝的指控是否真实?

崔大使:事实是,过去几年里来自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1200余名外交官、记者等都访问过新疆,其中一些来自穆斯林国家。总不能说他们都不是独立的,他们都没有任何发现吧。他们在那里看到了事实,为什么不听听这些人说的话?新疆面临的真正威胁很清楚,首先是恐怖主义。新疆曾发生数千起恐怖袭击,包括汉族、维吾尔族及其他民族在内的数千名无辜民众被伤害甚至杀害。因此,人们对安全和稳定有着强烈的需求。这就是我们这几年努力的方向。4年来,新疆没有发生任何恐怖袭击事件,人们的安全感、稳定感大幅提高。

我们在新疆要解决的另一个问题是贫困。必须帮助贫困人口脱贫,为此提供了职业培训和就业机会。现在,人们工作机会越来越多,收入也得到提升,可以过上更好的生活。说那里存在“强迫劳动”非常荒谬,因为人们需要工作。你可以走出去跟美国当地的失业人群聊聊,问他们需要工作吗?答案是肯定的,当然需要。怎么能要求人们总是失业、总是陷于贫穷呢?这对他们也是不公平的。所以,事实就是我们在消除贫困。人们就业机会多了,收入高了,生活得更好了。

至于所谓“种族灭绝”,真相是过去40年里新疆维吾尔族人口增加了一倍多。仅从2010年到2018年,新疆维吾尔族人口增长了25%,远远高于整个新疆地区人口的平均增长率。这些都是事实。

扎卡里亚:您说我们应该听取独立观察员的意见。当然记者们很难到达那里,但BBC有一个记者团队最终进入新疆,回来后撰写了骇人的报道,称那里的劳改营像监狱,警卫进行了包括性虐待、强奸、谋杀等一切活动。我再次请您对此作出回应。正如之前所说的,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欢迎大赦国际等人权组织赴新疆进行全面评估,否则,就会有类似BBC一周前发布的独立报道。

崔大使:他们的消息来源大多是不可信的。我过去几年不止一次去过新疆,亲眼所见了那里的情况。我参观了一些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那里就像一个校园(campus)。决不是什么劳改营(camp)。我不知道BBC记者的这些错误信息是怎么得来的。但如果你看看他们的过往记录,也许就不该完全听信他们的话。

扎卡里亚:让我向您请教有关香港的问题。我想引用孔杰荣(Jerome Cohen)的话。他是中国人的老朋友,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一直学习中国法律,被公认对中国有友好感情。他表示,中国立法机构发布的与香港有关的国安法以及该法在新成立的中央驻港国安公署框架下快速落实,架空了香港立法会,扼杀了自由选举的前景,限制了独立法院的权力,恐吓了媒体,强化了公共教育中的爱国主义,限制了学术自由,等等。这些举动在当地造成了前所未有的压抑和恐惧气氛。

崔大使:孔杰荣是我们的老朋友,我希望他一切都好。受疫情影响,我已经很长时间没见他了,希望不久的将来能和他当面交流,但这并不意味着他说的总是对的。香港的根本问题很清楚,1997年中国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是中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治理香港的法律依据是中国宪法和香港基本法。我们坚持“一国两制”的方针政策,要实现“两制”的存续和繁荣,就必须确保“一国”的安全和完整。如果“一国”主权受到挑战,“两制”包括中国内地的制度和香港的制度都会受到严重威胁。这是一个基本问题。

扎卡里亚:您说到中国遵守国际法,我认为,虽然严格来讲这不是国际法,但香港回归时(中英)曾达成一个联合声明。大多数国际专家都认为中国现在违反了该声明的条款。

崔大使:那是中英之间的一项联合声明,是关于中国收回香港的文件。现在香港已经回归了,这件事已经完成了。中国宪法有相关规定,我们还有香港基本法。香港治理的法律依据是中国宪法和香港基本法,而不是《中英联合声明》。

扎卡里亚:我想问一个经常被问到的问题,新冠病毒是否是从武汉一家实验室不小心泄露出来的?我要声明一下,提出这些指控的人没有切实证据,但这大体是因为中国没有允许卫生研究人员前往调查,没有分享这方面数据。理论上说,真相总会大白于天下。因此我想提这个问题。您是否能确凿地说,根据中国所有相关调查,新冠病毒来自于武汉一家湿货市场,而不是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实验室?

崔大使:我认为,提出指控的人有举证的责任。疫情当前,如此信口雌黄有违人道主义精神。世卫组织专家组已抵达武汉与中方专家就此开展合作,他们非常认真,努力厘清所有事实。中方非常支持他们的工作。我也曾参加过两国专家之间的一些会议,他们都是真正的科学家,他们从科学家而非政客角度来审视疫情。我认为,不能进行无端指责。很多媒体报道了世界其他地方的早期病例,所以当然有必要在世界各地进行溯源研究,从而真正找到病毒源头。这样人类面临下次疫情时才能防备得当。所以,不要把这个问题政治化,让科学家完成他们的专业工作。

扎卡里亚:世卫组织专家组在中国的考察访问是否不受限制?

崔大使:他们已经到了武汉,已经在那儿好多天了。我倒要问一下,他们能否被允许到美国做同样的事情?

扎卡里亚:大使,我已问了您很多美国人关心的问题,最后,能否请您谈一下中国现在氛围如何。中国已控制住疫情,经济实现复苏。中国外交政策制定者和中国民众如何看待中美关系?

崔大使:中国仍是发展中国家。过去这些年,尽管我们取得很大发展成就,但我们深知仍面临巨大挑战,仍需努力解决所有这些国内问题。我们刚刚消除绝对贫困,还要确保不再出现返贫现象,这是一项巨大挑战。我们也在努力改善环境,应对气候变化、自然灾害等,中美两国同样面临不少自然灾害的挑战。我们仍在努力实现国内经济社会发展,使人民能够拥有更好的生活。国际上,我们主张与其他国家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这就是我们的内外政策。

我们当然会与包括美国在内的其他国家合作。过去几年来中美关系中发生的一系列事件、美方的诸多所作所为都让中国人民十分反感。这是事实。但我相信,如果双方都作出正确选择,推动中美关系走上稳定、建设性的轨道,两国和两国人民仍有很大空间和机会实现互利共赢,造福世界。

扎卡里亚:大使,能听到您的想法十分重要。非常感谢您接受采访。

崔大使:谢谢。

分享到
专题 > 中美关系
中美关系
小编最近文章
中国11月出口增速创20个月新高,外媒:远超预期
美媒:中国可以更好地反击了
“听说他们非常接近达成交易”
彭斯被曝自我隔离,发言人回应
鲍里斯:我再投!议会:我再否!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