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尼克松访华时的首席翻译傅立民:想和崛起的中国竞争,美国得先解决自身乱局

责任编辑:龙玥 来源:观察者网      2021-02-26 10:44:41

【文/观察者网 龙玥】“中国是最严峻的竞争对手”“中美将展开极为激烈的竞争”、“团结盟友共同应对挑战”……自就任以来,拜登持续就中美关系定下新基调,中美竞争是他反复强调的议题之一。

在此之际,据《南华早报》25日报道,美国前驻华公使、前助理国防部长傅立民(Chas W. Freeman, Jr.)认为,美国想与正在崛起的大国特别是中国展开竞争,应该先解决自身乱局。长期以来,美国一直试图“绊倒”中国,阻止中国超越美国,但这更可能适得其反。他认为美国必须审视自身问题,进行自我修复重建,才能与中国展开有效竞争。

傅立民是一位中国通,他于1972年作为尼克松访华时的首席翻译首次来到中国。傅立民不仅帮助建立了美国驻华联络处,还见证了尼克松访华、中美建交及中美关系正常化等历史性时刻。

近来年,中美关系出现滑坡,傅立民对此感到颇为惋惜。他长期呼吁中美合作,而不是脱钩。2019年6月,他就曾在一篇题为《中美脱钩及其影响》的演讲中指出,与中国脱钩,美国很可能自食苦果。“中国是世界上实力最强的崛起中大国,美国最大的失败在于没有处理好与中国的关系。”

报道截图:与中国竞争之前,美国应解决自身混乱

“美国是冲突的始作俑者,没有长期竞争策略”

据《南华早报》报道,今年2月,傅立民在华盛顿外交学院发表了一篇线上演讲。他认为,鉴于美国“前所未有的国内混乱和士气低落”,美国不应错误定义对华政策,而是应该专注于提升自我竞争力。

“如果不认真进行自我重建,以恢复美国健全的政治与经济体系,我们的未来就岌岌可危。我们将没有条件与世界上正在崛起和复兴的大国,特别是中国竞争。”傅立民表示。

“美国的侧重点长期是怎样绊倒中国,而不是提高自己的国际竞争力。”他继续说道,如果美国继续以对抗的方式界定与中国的关系,不首先解决美国国内的“尴尬”,比如美国应对新冠疫情的不力表现,美国将与伙伴国家越走越远。

傅立民说,如果要与中国展开有效竞争,美国必须在多方面提升自我表现。这将需要花时间认真进行国内改革与自我强化。与此同时,傅立民批评道,“如果我们只是试图打倒外国,阻止他们超越美国,这更可能会适得其反,而不是取得成功。我们需要认真审视我们落后的地方,做出必要改变以实现进步。”

在这一点上,傅立民特别提到特朗普政府的外交表现。他认为,美国一直是挑起中美冲突的“始作俑者”,没有一个长期的竞争策略。他列举了美国在贸易问题上挑起冲突而付出的重大国内代价,并表示美国只是“准备应对中国的军事威胁”,而不是“应对中国的经济和技术竞争”。

傅立民说,“如果这是下棋,我们很容易陷入困局。(因为)我们是一个没有计划的玩家,除了一个积极的开局。这不仅不是一个成功的策略。这根本是没有策略。

傅立民 资料图

“最大的失败在于没有处理好与中国的关系”

傅立民对中美关系的表态与美国两党一致赞成对中国持有强硬立场形成鲜明对比,近来拜登政府也声称要与中国展开激烈竞争。

今年2月,拜登在上任后首场外交政策演说中,将中国视为美国“最严峻的竞争对手”,他还承诺团结盟友共同应对挑战、美国将通过外交重建世界领导地位。随后,拜登又接连宣称,中美将展开“极为激烈的竞争”。

同月,拜登还曾宣布将建立一个“中国问题特别工作组”(China Task Force),评估美国的对华军事战略,应对所谓“印度太平洋地区”和全球范围内“中国带来的日益增长的挑战”。

不过,拜登认为中美竞争不需要冲突,自己“不会像特朗普一样行事”。在符合美国利益情况下,也准备与中国进行合作。

《南华早报》指出,拜登政府传递出的信号是继续特朗普政府的强硬对华政策,但拜登政府将采取更加多元化的方式,比如在气候变化等议题上与中国展开一些合作,同时在贸易关系等其他方面与中国竞争与对抗。

早在2019年6月,傅立民就曾呼吁中美合作,而不是脱钩。当时,他在布朗大学外交政策协会作了题为《中美脱钩及其影响》的演讲,认为中国是世界上实力最强的崛起中大国,美国最大的失败在于没有处理好与中国的关系美国所做的很多无助于问题的解决,反而使问题变得更加棘手。两国之间的友谊正在遭到敌意的蚕食。

比如不经审慎的战略思考,半夜荷尔蒙发作以推特治国;国家交往过程中不权衡双方的利害,而是依靠军事打压、贸易制裁以及提出蛮横无理的要求来达成目的;对外协商的过程中没有礼貌可言,尽是威胁、侮辱和谩骂的语气。这些手段并没有取得任何效果。傅立民认为,所有这些对美国人来说都是不可接受的。

同时,在傅立民看来,与中国脱钩,美国很可能自食苦果。,比如在贸易问题上,美国政府让美国实体企业和消费者迎来持续加大的负面冲击。而中长期负面影响更不容小觑:最典型的或是,供应链和贸易模式或遭遇永久性脱节。

傅立民当时就呼吁,“为了能够有效地与中国这样的崛起中大国以及俄罗斯这样的实力恢复中的国家竞争,为了能够带着我们国家一直以来所体现的自信和乐观态度去竞争,我们不仅必须修正我们的外交政策,我们还必须修正现在正在分裂我们、削弱我们的国内政策。”

 傅立民在其个人主页发表了2019年6月13日在布朗大学外交政策协会百年纪念讲座上的发言稿:《中美脱钩及其影响》

《南华早报》表示,傅立民就中美竞争的观点与美国新任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Jake Sullivan)有部分相通之处。

今年1月,沙利文在华盛顿一场智库会议上宣称,中国是美国面临的重大挑战之一,但应对中国及美国所面临的其他各种挑战,美国必须“先整理好自家屋子”,恢复受新冠疫情影响的国内秩序。

沙利文说,“目前,美国面临的最重要的国家安全挑战是如何整理好我们自家屋子,以重振美国。”在他看来,美国也正面临一场“摧毁了主流小型企业和工薪家庭”的“经济危机”,还有国内分裂、气候变化等各种问题。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
龙玥

龙玥

分享到
专题 > 中美关系
中美关系
小编最近文章
“想和崛起的中国竞争,美国得先解决自身乱局”
美FDA:强生疫苗已达紧急使用授权要求
“我毫不怀疑,还有其他患有新冠的捐赠者器官被使用了”
寒潮肆虐美国多州,这家澳银行从中获利2.7亿澳元
波音发声明!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