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印度药企想摆脱对华依赖,但政府补贴不给力

责任编辑:龙玥 来源:观察者网      2021-02-26 16:41:26

(观察者网 讯)尽管印度是全球最大仿制药生产国,有“世界药厂”之称,但印度对中国原料药(API,也称活性药物成分)的依赖度非常高。2019财年,印度近70%的原料药进口都来自于中国。

自去年印度蓄意挑起边境冲突以来,印度高举“本土制造”大旗,进行政策和拨款鼓励,想要减少对华依赖,医药产业也是同样。据路透社23日报道,多家印度药企宣称,他们将转向国内供应渠道,加强本土制造能力。

2月初,印度政府将支持医药行业发展的拨款预算大增约两倍,达到12亿卢比(约合人民币1亿元),以促进原料药、医药中间体等药品的本土生产。然而,印度多个制药行业协会对此并不满意,并认为政府的补贴远远不够。减少中国依赖任务艰巨,但政府的拨款预算“微不足道”。

路透社报道截图:印度药企转向本土,寻求结束对中国的依赖

借口担忧“供应安全”,印药企宣称要独立

2月23日,据路透社报道,当天印度多家大型药企卡迪拉(Cadila Healthcare)、西普拉(Cipla)、百康生物(Biocon)、太阳制药(Sun Pharmaceutical)等公司的高管表示,他们正在转向本土原料药制造商,将减少对中国进口的依赖。

原料药无法直接服用,但其对于制备从维他命片、降血压药到抗生素等药品,均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

这些公司提及,去年新冠疫情期间,由于中国原料药供应受到影响,印度国内曾出现原料药供应中断的情况,这是他们想摆脱中国依赖的一个主要原因。与此同时,印度国内高涨的反华情绪等因素也对这些药企造成影响。部分药企要还以所谓“供应安全”为借口,宣称要“独立”。

卡迪拉供应链主管苏查克(Gaurav Suchak)表示,鉴于印度国内的反华情绪,许多公司都在设法划清自己与中国供应链的联系,表示与中国的联系有限,来努力降低自身风险。他还说,对于原料药,印度制药企业将转向国内的原料药供应商,以确保所谓“整个供应链安全”。他们的公司也在寻求一家“可靠的”本地供应商。

西普拉的供应链主管马尔帕尼(Swapn Malpani)说,除了与当地供应商合作外,西普拉还启动了一项“API再想象”(API re-imagination)计划,将利用印度政府最近的激励措施,如生产补贴,来扩大公司的本土制造能力。

有意思的是,百康生物公司上季度一半的收入都与中国有关,但该公司却为自己另一半的“独立”感到高兴。

该公司的供应链总监德什潘德(Prasad Deshpande)表示,“我们很高兴地宣布,截至上个季度,我们几乎有50%的收入完全独立于中国。”他说,“这并不意味着今后我们不从中国采购原料药,只是我们不再那么依赖中国了。”

德什潘德认为,印度若想在供应链上与中国展开竞争甚至超过中国,就必须尽快改善基础设施并加快行政审批流程。

印度药店 图自印媒

据《福布斯》杂志去年3月报道,2019财年,印度进口了价值39亿美元的原料药,同比增长10.5%。自2014年至今,印度从中国进口原料药的占比逐渐增加至70%。在某些种类的原料药,例如抗生素,印度对中国的依赖度更是接近100%。

从2015年开始,原料药成为印度自中国进口中排前10的商品。印度十大制药公司中,有七家均十分依赖中国的原料药。而新冠疫情的到来更是突显了这一依赖状况。

印度政府大增行业补贴预算,药企却“不高兴”

自去年以来,印度政府持续呼吁药企减少对中国的依赖。据《The Print》去年6月报道,印度政府已计划将53种重要原辅料生产纳入政府补贴激励措施。其中,关于补贴生产基于关键起始原料(KSM)产品的抗生素药物方面,例如青霉素和克拉维酸,印度政府将选出8个受益方,总补贴额为360亿卢比(约合人民币31亿元),每个受益方得到其中20%的补贴。

今年2月1日,《The Print》又报道称,印度政府将2021年旨在“发展制药工业”计划的政府拨款预算增加约两倍,从2020年的4.205亿卢比(约合人民币3720万元)到2021年计划拨款的12.442亿卢比(约合人民币1.1亿元)。

根据印度政府部门预算文件,这项拨款将用于生产关联激励计划(PLI)等,来促进印度国内关键起始原料(KSM)药品,医药中间体和原料药(API)的本土生产。

报道截图

然而,印度医药联盟(IPA)和印度药品制造商协会(IDMA)等行业协会对这一政府预算的增加幅度并不满意。他们在接受《The Print》采访时说,该金额“微不足道”。

一位行业资深人士说,“如果印度政府真的想让医药行业减少对中国的依赖,那么所需要的投资规模要达到上百亿卢比(数十亿元),而不是才十亿卢比(上亿元)。此次预算的增加表明,政府已经意识到了对制药业进行投资的必要性,但分配的金额没有实际价值。”

另一位行业协会人士也表达了同样的担忧,他说,“减少或消除对中国进口的依赖是一项艰巨的任务,需要同样比例的投资。”“但(政府)预算拨款流于形式。”

目前来看,印度所谓摆脱中国依赖的前路依然坎坷。去年,尽管印度高举“本土制造”大旗,还对中企频“下黑手”,但中国还是取代了美国,重新成为印度最大的贸易伙伴

当地时间2月23日,根据印度商务部的初步数据显示,2020年中印双边贸易额达777亿美元。尽管这一数字低于2019年的855亿美元,但足以使中国取代美国。美媒彭博社报道指出,尽管莫迪封禁了数百款中国应用程序,放缓对中企投资的审批,但印度却更加严重地依赖中国制造的重型机械、电信设备和家用电器。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
龙玥

龙玥

分享到
专题 > 龙象之间
龙象之间
小编最近文章
印药企:减少对华依赖任务艰巨,政府投的12亿卢比微不足道
“想和崛起的中国竞争,美国得先解决自身乱局”
美FDA:强生疫苗已达紧急使用授权要求
“我毫不怀疑,还有其他患有新冠的捐赠者器官被使用了”
寒潮肆虐美国多州,这家澳银行从中获利2.7亿澳元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