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这顶可爱的“小鹿头”背后,原来有这么多故事

责任编辑:赵挪亚 来源:观察者网      2021-03-07 10:12:01

(观察者网 讯)3月5日下午举行的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内蒙古代表团审议上,一只“小鹿”认真做笔记的场景,格外引起注意。

拉近一看,原来是一位少数民族代表穿戴的“小鹿头”。相关的画面和视频,在微博上“刷屏”,不少网友大呼可爱,“真以为是一头小鹿”!

原来,这是一顶鄂伦春族的狍头皮帽。作为中国最后一个狩猎民族,鄂伦春人曾身骑骏马、手握猎枪,过着游猎生活。1953年,在党和政府的支持下,他们下山定居,结束了游猎生活。

如今,67年过去,在精准扶贫政策的引领下,鄂伦春族所在的旗县摘掉了贫困的帽子。这支祖祖辈辈生活在山岭中的狩猎民族,正一步一个脚印赶上现代化的快车道,奔向全面小康的新征程。

一顶狍头皮帽背后的鄂伦春族变迁

3月5日,这名代表穿戴的“小鹿头”,是一顶狍头皮帽,在鄂伦春语中也被称为“密哈塔”。其实,这不是狍头皮帽第一次“现身”两会了。 2013年3月5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开幕。来自内蒙古的全国人大代表何胜宝,也曾头戴狍头皮帽赶赴会场,引人关注。

狍头皮帽看起来毛茸茸,十分可爱,背后却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代表了鄂伦春族人的生活方式和民族传统。

根据北京服装学院博物馆的介绍,狍头帽子是鄂伦春族人狩猎时的极好伪装,猎人们穿上狍皮衣,带上狍头帽,穿上狍腿靴,走路时悄无声。鄂伦春族青壮年和老年人也会在节日里戴上这样的帽子庆祝。狍头帽是集保暖、伪装、装饰三大功能为一体的帽饰,是鄂伦春族人对大自然物尽其用的典范。

狍头帽的制作方法是将狍子头皮从鼻子下部剥下,它的半圆形口约为40-60厘米不等,适合不同年龄的猎人佩戴。将狍头皮熟好,把眼圈的两个窟窿镶上黑皮子,再把两个耳朵割掉,用狍皮做两只假耳朵缝上,如有狍角照旧保留即可。为了增加穿戴者耳部和面部的保暖性,也可在狍头皮下部单独加缝一圈10至15厘米宽的狍皮作为帽耳。

北京服装学院博物馆介绍截图

鄂伦春族是世居我国东北部地区的人口最少的民族之一,新中国成立初期人口只有一千余人,近几十年人口增长较快,据2000年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统计,鄂伦春族人口为8196人。鄂伦春语属阿尔泰语系满—通古斯语族通古斯语支,没有文字,现在主要使用汉语汉文。

鄂伦春族主要分布在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盟鄂伦春自治旗、布特哈旗、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和黑龙江省北部的呼玛、逊克、爱辉、嘉荫等县。黑龙江省有鄂伦春族3871人,占鄂伦春族总人口的47%;内蒙古自治区有3573人,占44%。

鄂伦春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民族。十七世纪中叶以前,鄂伦春人分布于贝加尔湖以东、黑龙江以北,以精奇里江为中心的广大地区。十七世纪中叶以后,由于沙俄帝国主义者的侵略劫掠,迫使黑龙江以北精奇里江两岸的鄂伦春族南迁到大、小兴安岭地区。

鄂伦春是一个热爱和平的民族,同时又是一个极具反抗精神、骁勇善战的民族。鄂伦春族在反抗外敌侵略、维护国家统一和反分裂斗争中做出了重要贡献。1685年,在清军第二次收复雅克萨城的战役中,有565名鄂伦春族士兵参战,对雅克萨之战的胜利做出了贡献。

“九一八”事变爆发以后,日本侵略者为了镇压鄂伦春族人民的反抗,强化了统治。鄂伦春族并未屈服于日本侵略者的野蛮统治,开展了自发的抗日斗争,纷纷支援和参加抗日联军。在抗日联军三、六、九、十一路军中,均有鄂伦春族参加。

1951年4月7日,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批准成立鄂伦春旗,鄂伦春族获得了民族区域自治的权利,自主地管理区域内本民族内部事务。1952年5月31日“鄂伦春旗”改为鄂伦春自治旗。

“高高的兴安岭一片大森林,森林里住着勇敢的鄂伦春,一呀一匹猎马一呀一杆枪,獐狍野鹿漫山遍野打呀打不尽……”

这首名叫《勇敢的鄂伦春》的民歌,展现了新中国成立后鄂伦春族人民的精神面貌。实际上,新中国成立50年来,鄂伦春族的面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1951年至1958年,鄂伦春族从游猎实现了全部定居。这是鄂伦春民族的第一次历史性跨越。

1958年到1988年,鄂伦春族经济实现了从单一的狩猎生产向现代生产方式转变,开始从事农业生产和多种经营,这是鄂伦春族生产生活方式的第二次历史性跨越。1988年到1997年,鄂伦春族经济社会各项事业迅猛发展.鄂伦春自治旗1996年实行禁猎,鄂伦春民族彻底告别传统的狩猎生产,这是鄂伦春民族第三次历史性的跨越。

斜仁柱、土坯房、砖瓦房、楼房…

但是,鄂伦春自治旗地处大兴安岭深处,是国家森林生态功能限制开发区,工业经济基础薄弱,产业项目结构单一,抗风险能力不足。贫困人口基数大,财政收支,2011年被列为国家级贫困县,2017年被自治区纳入深度贫困地区,有建档立卡贫困人口5864户14289人。

如何突破瓶颈,实现贫困人口脱贫?是鄂伦春旗面临的最为现实的问题。

2018年,《北京市与内蒙古自治区扶贫协作三年行动框架协议》孕育而生。同年4月,承担帮扶重任的北京西城区主要领导第一时间深入鄂伦春旗在认真考察调研,签订了《携手奔小康行动协议书》。

全口径投入1.57亿,其中西城区投入6018万元,食用菌、中草药、光伏、深加工等61个主导扶贫产业帮扶项目一一落地,持续深化医疗、教育、文化、就业等方面交流合作。

脱贫致富离不开产业带动。目前,鄂伦春旗已培育出食用菌、中草药、村级光伏、牛羊养殖、庭院经济等扶贫产业,仅食用菌产业就帮助了1200多人稳定脱贫。全旗还建立了防止致贫返贫机制,贫困发生率由52%降到0.018%,去年摘掉了贫困旗县的帽子。

去年11月,鄂伦春族聚居地办“农产品大集”,打通消费扶贫“最后一公里”

另一方面,修路也很重要。据《呼伦贝尔日报》3月2日报道,鄂伦春旗82个行政村全部修通沥青水泥路。“十三五”期间,鄂伦春旗公路网建设成果显著。全旗公路总里程达到2996公里。道路交通设施质量的全面提升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了有力保障。

扶贫的成果,一位叫做葛淑云的鄂伦春族老奶奶最有感受。她去年1月告诉新华社,82年间她葛奶奶一共换过4套房:斜仁柱、土坯房、砖瓦房、楼房。4套房子逐步升级,既见证了她家由贫苦向富裕的转变,也记录了鄂伦春族从森林游猎生活到现代生产生活的历史性变迁。

斜仁柱,又称“撮罗子”,是鄂伦春等民族的传统住房:几根木杆顶部交叉,支成圆锥形屋架,再覆以桦树皮、兽皮等防风保暖。好拆好建,适应游猎生活,猎物在哪里,斜仁柱就搭到哪里。

1958年,乡政府为葛奶奶和族人们建起土坯房,居无定所的游猎生活成为历史。用葛奶奶自己的话说,“住进土坯房,自己一家人一下从原始社会进入了现代社会”。1981年,春风再次吹拂鄂伦春。在乡里支持下,葛奶奶和族人们年年抹泥、越抹越厚的土坯房升级为砖瓦平房。火炉火墙装进屋里,手压水井就在院里。

30年后,年过古稀的葛奶奶没想到,这种让她已经很是知足的住房条件还在继续改善。2011年,鄂伦春自治旗的游牧民定居工程为鄂伦春民族盖起了楼房,葛奶奶又分到了一套70平方米的两居室,暖气、自来水一应俱全。

这些成绩,也和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内蒙古代表团的审议内容相呼应。一年前,内蒙古31个国贫旗县就全部“摘帽”。对于这样的脱贫战绩,习近平表达了赞扬和祝贺。

“拔穷根”硕果累累,“谋长远”需再接再厉。“脱贫摘帽不是终点,而是新生活、新奋斗的起点。”习近平强调。

“内蒙古地广人稀,农牧民生活居住比较分散,生态环境脆弱,在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推进乡村振兴上难度大、挑战多”。对于内蒙古的具体情况,习近平有着清晰深刻的认知。他强调,要坚决守住防止规模性返贫的底线。

“要发展优势特色产业,发展适度规模经营,促进农牧业产业化、品牌化,并同发展文化旅游、乡村旅游结合起来,增加农牧民收入。”习近平的要求深刻体现了贫困地区发展更要靠内生动力,“输血”必须和“造血”相结合的重要思想。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
赵挪亚

赵挪亚

分享到
专题 > 2021两会
2021两会
小编最近文章
可爱“小鹿头”背后,原来有这么多故事
“中国忙着造专利、搞研发,美国却在混日子”
美军基地遭导弹袭击画面首曝光
“祝贺习主席,发展中国家都应学习中国经验”
澳媒记者想抹黑香港国安法,场面十分尴尬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