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日本决定将福岛核废水排放入海,这次信得过吗?

责任编辑:鞠峰 来源:观察者网      2021-04-13 17:33:42

【文/观察者网 鞠峰】

今天(4月13日),日本政府正式决定将福岛第一核电站处理后的核废水排放至大海,目标是两年之后开始排放。

洋流是活的,这是和我们、和全体人类相关的事情。日本政府极不负责的决定已经做出,但是距离正式开排还有时间。

有些问题,在这之前必须回答:向海里排放的核废水内,除了难以处理的氚,还有哪些放射性元素?日本这么做是否违反相关法律、公约?除了排放入海,是否还有哪些方案?

最后,在一系列瞒报缓报之后,十年来消耗了世人无数期待的日本以及东京电力公司,还可以信任吗?

日本政府4月13日阁僚会议 视频截图

氚水?是含有多种放射性物质的核废水

福岛第一核电站反复表示,福岛事故后,东京电力设置了事故放射性废水净化处理装置,其中包括锶铯吸附装置、反渗透膜除盐装置以及多核素去除装置(ALPS)等,用来去除事故放射性废水中的大部分放射性核素,并设置了大量贮罐,用来贮存经处理净化后的废水。

但是,ALPS装置无法去除氚。

因此,日本政府初期的宣传口径,将处理过的水称为“氚水”(トリチウム水),其实有淡化核废水危害的嫌疑。

据东电统计,核废水中共含有62种放射性核素。经处理的核废水中,除了氚,仍含有非常少量的放射性核素。

图源:每日新闻

观察者网查阅了东京电力公司网页,上面有福岛第一核电站处理水的二次处理性能测试结果。结果显示,经过ALPS装置处理过后,(除氚外的)主要几种放射性核素浓度大幅降低,但仍有残留。

其中,铯137从处理前的599贝克勒尔/升(Bq/L),降至0.185Bq/L;钴60从36.3Bq/L降至0.333Bq/L;钌106含量处理前未达到检出界限值,但处理后仍在1.43Bq/L;碘129从29.9Bq/L降至1.16Bq/L。其他放射性核素处理前和处理后浓度见下表:

补充一下,科学家2018年发现,在处理后的污水中依旧存在一些放射性核素还包括碳14。

美国《科学》杂志去年8月刊文称,需要更多关注将这些含有放射性元素的污水,释放到海洋可能带来的潜在危险。碳14、钴60和锶90等和氚不同,它们需要更长的时间,并且它们很容易进入海洋沉积物,很容易被海洋生物吸收。这些同位素对人类具有潜在的毒性,同时能以更长久和复杂的方式影响海洋环境。

现在,日本官方放弃“氚水”的说法,改称“ALPS处理水”或者简称“处理水”。

但目前有媒体仍沿用之前的叫法,在报道时使用“氚水”。但NHK等媒体有时将其称为“含有氚等物质的水”(トリチウムなど含む水),这才是负责任的报道方法。

有些日本媒体到今天仍在使用“氚水”的说法

生态环境部核与辐射安全中心首席专家刘新华此前接受科技日报采访时表示,虽然经净化处理后,放射性核素含量已大幅降低,多数核素低于上述规定中的排放限值,但仍有部分贮罐中碘-129、锶-90等核素高于限值;且上述装置无法去除氚。

必须排吗?

菅义伟在多个场合强调,有关专家此前经过6年以上的研究讨论,最终于去年2月提交相关报告。不仅将严格要求排放保准,还将获得“国际原子能机构等第三方高度透明的监管”。

观察者网查阅日本政府APLS小组委员会2020年2月发布的报告书。委员会从2013年12月开始讨论各种方案。

除了在罐内保存外,委员会还主要讨论了5个方案:

1. 注入深地层(地層注入)

2. 排放入海(海洋放出)

3. 加热大气蒸发(水蒸気放出)

4. 电解大气释放(水素放出)

5. 混合混凝土制成板状埋入地下(地下埋設)

小组委员会最终将范围缩小到“加热大气蒸发”和“排放入海”两项,同时认为排放入海更具可操作性。

顺便一提,关于氚分离技术,报告称日本于2015年开始开始了氚分离技术的论证和试验事业,并给出评价“以ALPS处理水的量和浓度来说,当下并没有找到能够到达实用化阶段的技术。”

小组委员会提到,2018年11月5日至13日,福岛第一核电站的废炉计划,开始接受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的评估。

观察者网查阅国际原子能机构有关福岛核废水处理的报告,这份报告由组织2020年4月提交给日本政府。

国际原子能机构评估了ALPS小组委员会2020年2月发布的报告书。专家对日本报告的结论表示赞同,称“从技术角度来看,上述5种方案中的两种,即在可控条件下排放入海和在可控条件下加热大气蒸发(②和③)在技术上可行,同时能够满足(日本政府的)时间表。”

IAEA给日本政府的评估报告

此前如切尔诺贝利和三哩岛核事故之后,都是大气释放。而国际原子能机构专家在括号里对“可控排放入海”附注“日本和世界其他地方的核电站和核燃料循环中心日常都以这种方式处理”。

此外,国际原子能机构在这份报告中表明了态度:未来几十年,安全、有效地处理核废水都是一个独特且复杂的课题。IAEA认为,这需要持续关注、安全评估、监管、以及全面的监督体制。需要有健全的沟通机制,以及所有利益相关方的共同参与。

值得注意的是,国际原子能机构只说这两种方案技术上可行,且能够满足日本政府对于时间的要求,并未直接“推荐”(recommend)任何一种方案。国际原子能机构称,另外3种方案“即使被证实是可行的,也需要更多改进,而且赶不上日本政府的目标期限。”

简要介绍一下其他3种方案为什么不行——日本方面去年2月的报告书给出了各自的原因:注入地层的方案,无法确立有效监督机制以防止废水渗漏;混凝土制板的方案,很难找到合适的填埋地点;至于电解释放方案,不仅有爆炸风险隐患,技术上还有许多没有攻克的地方。

在技术层面之外,日本政府需要考虑的更多,例如尽快恢复当地的生产生活等等。

此前如切尔诺贝利和三哩岛核事故,都是大气释放。但是,日本的ALPS小组委员会曾公开表示,海中排放成本在5个方案中最低。

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污水储存罐 图源:人民日报

日本这么做违反国际法吗?

现在很难说。

刘新华此前接受科技日报采访时表示,没有核事故处理后废水向海洋排放的先例。“目前不存在由国际第三方机构对处理后核废水进行检验再排海的规定,也没有相关的检验程序和标准。”

与日本的决定相关性最高的是“伦敦倾废公约”,日本也是签约国之一。

“伦敦倾废公约”全称防止倾倒废物及其他物质污染海洋的公约(Convention on the Prevention of Marine Pollution by Dumping of Wastes and Other Matter),是1972年国际海事组织制订的国际公约。

公约对“倾倒”的定义是:从船舶、海上人工构筑物上有意倾弃。福岛的情况应该不满足公约中对于“倾倒”的定义。

其实日本政府也意识到了这一情况。观察者网注意到,日本经济产业省去年11月发布的有关ALPS处理水的资料汇编里,明确提到“用船运到海上再排放,违反公约”,因此不会使用船舶进行排放。

日本经济产业省资料

此外在公约附件1应予以禁止倾倒的物质中,并未直接提到氚等:“在这一领域的国际主管机构(目前是国际原子能机构)根据公共卫生、生物或其他理由,确定为不宜在海上倾倒的强放射性废物和其他强放射性物质。”

截图

我外交部今天指出,日方应重新审视福岛核电站核废水处置问题,在同各利益攸关国家和国际原子能机构充分协商并达成一致前,不得擅自启动排海。中方将继续同国际社会一道密切关注事态发展,并保留作出进一步反应的权利。

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格罗西12日在会见中国常驻维也纳联合国代表王群时表示,机构注意到各方对此事的关切,理解此事正受到全球关注,愿以公正、客观、科学的方式积极推进机构对此的评估和监督工作。在此过程中,机构愿与各利益攸关方加强沟通。当前,应努力避免此事进一步危害海洋环境、食品安全和人类健康。

去年,菅义伟视察福岛核电站(图源:朝日)

可以相信日本和东京电力公司吗?

核废水排放入海,首当其冲的是福岛附近的渔民了。

福岛县相马市的鱼市(图源:东京新闻)

2011年4月4日,东京电力公司就曾将内含低浓度放射性物质的1.15万吨污水排入大海。时任内阁官房长官的枝野幸男解释,这样做是“别无选择”。

据《东京新闻》13日报道,政府正式做出决定之后,福岛县渔民愤怒的声音此起彼伏。

相马市松川渔港的一位渔民怒斥,“(真的排的话,东京电力公司就)违反了之前的承诺了!”

据这位69岁的渔民介绍,东电2015年对福岛县渔联承诺,“一定会详细和利益相关者解释说明,在没有得到理解的情况下不会处置(废水),会继续存放在贮水罐内。”

当时的文书

另一位渔民感叹“大家只能自杀了”,新闻报道出来后,鱼的市价下降了两、三成。“(受影响的)不止福岛。茨城县、宫城县也是。如果排放个几十年,让之后的渔民怎么生存?国家也没有充分说明情况,就说排放也没事——国家、东电都不值得信任。”

最后必须指出,有科学家表示,氚进入人体后,有一部分会进入组织,并滞留比较长的时间,但氚的放射性对人体到底会有多大伤害,目前并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欧盟饮用水标准规定氚的限值为100贝克勒尔/升。世卫组织的饮用水标准更是规定饮用水氚活度指导值是不超过10000 Bq/L,剂量系数不得超过1.8 × 10−11西弗/贝克勒尔(Sv/Bq)。

日本政府表示,将把核废水氚含量稀释到世卫组织设定的饮用水标准的1/7。

此外,关于鱼类体内是否会富集这些核污染物的问题,海生物体内的放射性浓度确实比海水要高一些,但是海洋中的放射性一直都存在。

近年,虽然在福岛核电站周边海域偶尔抽检发现放射性物质超标的海鱼,但是较远海域的总体放射性水平并未显著提高。

上述内容的前提,是日本政府和东京电力公司的数据可以信任。历史上,在3.11福岛核事故发生后,东京电力公司因处理不力,决策失误,遭到各方热议。

据日本共同社4月10日报道,国际原子能机构或参与监督福岛第一核电站处理水排放。

事件始末:

2011年3月11日,日本3.11大地震引发东京电力公司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

2013年3月,多核素去除设备(ALPS)开始处理核废水。

2016年6月,政府专家会议上,“氚水工作组”发布报告书,提出5种处置方案,并称“排放入海”成本最低。

2016年11月,政府专家会议上,“有关ALPS处理水处置的小组委员会”成立。

2018年8月,福岛、东京召开相关听证会,会上多数意见反对核废水排放入海,要求东电继续用贮水罐进行保管。

2020年2月,ALPS小组委员会发布报告,称“向海洋或大气中排放是现实的”。

2020年4月10月,政府听取福岛县知事在内的43位代表意见。全国渔联“绝对反对”政府的主张。

2021年3月23日,日本经济产业大臣梶山弘志与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负责人视频会议。日方请求IAEA协助制定处置方针决定后应对“风评被害”(形象受损)的对策方案。

2021年4月7日,菅义伟和全渔联会长岸宏会面。菅义伟称“想排放入海,近日做决定”,岸宏一如既往反对排放入海的处置方针。

2021年4月13日,日本政府决定将核废水排放入海。

2022年秋季左右,福岛第一核电站的贮水罐容量将“达到极限”。

责任编辑
鞠峰

鞠峰

It takes strength to know what's true.

分享到
专题 > 福岛核泄漏
福岛核泄漏
小编最近文章
“中国想主导半导体,美国不能干等”
美军舰闯专属经济区,印度“敢怒不敢言”
“安全的话,往东京湾排啊” 日本渔民怒了
阿斯利康延迟发货,印尼向中国求助
靠近北极的这场选举,美媒又@中国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