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告别卡斯特罗时代,古巴的社会主义之路将走向何方?

责任编辑:赵挪亚 来源:观察者网      2021-04-20 20:42:15

【文/观察者网 赵挪亚】风云激荡62年,伴随着劳尔·卡斯特罗的远去,古巴这个身处“美国后院”,却依然敢于叫板世界第一强国的岛国,近期正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

据古巴官方拉美社(Prensa latina)当地时间4月19日报道,古巴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当天闭幕,迪亚斯-卡内尔(Miguel Diaz-Canel)当选古巴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现年89岁的前古共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劳尔·卡斯特罗从此正式退休。

改革经济、维护政局稳定、灵活处理古美关系、打造高质量的医疗和教育体系......经济上灵活但立场坚定的劳尔,在接任哥哥菲德尔职务的15年时间中,不仅为继任者留下了丰厚“遗产”,还坚决捍卫了古巴的革命成果。

但在去年新冠疫情的影响下,古巴正经历着“内忧外患”。古巴经济中的两张靓丽“名片”——旅游和医疗去年遭受重创,国际游客和医生劳务输出带来的外汇收入大幅缩减,2020年古巴经济萎缩了11%。

与此同时,美国也是个绕不开的话题。距离美国本土仅90多海里的古巴,已经遭受强大近邻60年的封锁,新冠时期的封锁更是让古巴经济“雪上加霜”。而在网络时代,美国对古巴的渗透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强度。

去年抗疫关键时刻,虽然仍遭美国阻拦,但中国及时向古巴伸出援手,捐赠不少医疗物资,获得古巴官员和民众的称赞。此外,中古两国之间的贸易关系稳固,中国已是古巴第二大贸易伙伴。

在影响国运的舞台上,长期站在镁光灯前的卡斯特罗兄弟,身影渐渐转向幕后,留下意味深长的倒影。新一代领导人接班后,这个西半球唯一的社会主义国家将走向何方?新时代的中古关系,又将为古巴经济带来如何重大影响?

劳尔·卡斯特罗在大会上举起迪亚斯的手 古巴新闻社(ACN)图

“卡斯特罗时代的延续”

在西方主流媒体对经济和政局的一片唱衰声中,古巴在形式上,正式告别“卡斯特罗时代”。但无论是迪亚斯本人的表态,还是本次全国代表大会通过的未来五年发展计划,无一例外体现了一种“延续性”(continuity)。

实际上,早在2018年,劳尔就已经表示,将把权力让渡。同一年,58岁的卡内尔当选为新的国务委员会主席。但在本届全国代表大会上,对于革命精神的纪念和传承,是重中之重。

4月16日,本次全国代表大会开幕的同一天,是卡斯特罗宣布古巴成为社会主义国家的60年纪念日,而闭幕的19日,则是古巴挫败美国“猪湾行动”的纪念日。

迪亚斯也在当天通过推特写道:“60年前的今天,距离(美国)90海里外,我们宣布成为一群社会主义者,第一次打败了帝国主义。#我们是传承。”

迪亚斯在推特上纪念古巴挫败“猪湾行动” 推特图

值得一提的是,迪亚斯正好出生于1960年,当时卡斯特罗兄弟领导的武装革命(1953年-1959年)已经结束。包括路透社在内,不少西方媒体都注意到,本次古共领导层的骨干,大多数人都是在武装革命之后出生。

古共八大还选举产生了由14人组成的新一届中央政治局。除劳尔·卡斯特罗,另两位革命元老马查多和巴尔德斯也正式退出政治局,包括2019年上任的总理马雷罗在内的5名新人进入政治局。

会议上,卡斯特罗和革命精神,成为了“热词”。据拉美社16日报道,古巴国务委员会副主席马查多提到了老卡斯特罗,并引用了他于1975年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上说的话:“共产党是国家团结的保证,是我们之前几代爱国者,以及在多年的斗争和胜利中,捍卫我们人的尊严、社会正义和独立理想的综合。”

劳尔则在古共八大上为卡内尔背书,称“新一批党的领导人代表古巴革命的延续,自己对国家未来充满信心。

劳尔在大会上 《格拉玛报》图

古共党报《格拉玛报》(Granma)在报道中说:“延续性是本次大会的口号,它更多意味着一代人过渡到另一代人的自然过程,它也将保证社会主义古巴不断进取的未来。”

本次大会讨论的议程,也能看出延续性。劳尔执政时期,古巴在经济领域曾发生过许多变化。

例如,国家一些垄断行业向私营经济开放,打破了自1968年来对私营经济的许多限制。私营餐馆合法化,可出售海鲜、牛肉和土豆等食品。鼓励个体经济,取消针对127种个体经营活动的限制,允许个体经营者在一些经济活动中雇佣员工。

在政府监督下,允许汽车和房屋买卖,允许个体农民承包闲置土地。裁减国企职工,分流到农业和私营部门,使之“轻装上阵”。

而在古共八大全国代表大会上,经济和政治领域还在深化改革。经济社会领域,会议通过了《古巴社会主义经济社会模式的理念》的更新决议。该决议声明,古巴正处于社会主义建设的历史性时期。会议评估了古巴国内发展政策和方针的落实情况,其中30%已经贯彻落实,40%正处于落实阶段,另外30%处于更新提案和批准阶段。

大会上通过的决议 古通社图

此外,会议通过了《2021年-2026年党和革命的经济社会政策指导方针》,提出了在美国对古巴封锁和疫情压力下,有助于该国发展的优先事项,着重指出了提高粮食生产、货币整改等内容,以此为未来五年的工作确定方向。

会议还通过了关于党内工作和干部政策的决议,重申古巴共产党对一切工作的领导作用,要求继续改进党的工作方法和作风,加强党群团结,坚定意识形态立场以抵抗任何形式的政治颠覆。古巴国家主席迪亚斯-卡内尔表示,这是一份历史性和纲领性的文件,将成为国家、政府、公共机构和群众组织的指南。

会议后还有个细节,19日的挫败美国“猪湾行动”纪念日上,劳尔和迪亚斯联手向牺牲古巴将士献上花圈。此外,古巴国务委员会和部长们也献上一些花圈。

劳尔和迪亚斯献上的花圈 古新社图

美国制裁和疫情冲击,古巴经受“内忧外患”

本次大会召开之际,古巴正经历着一波经济衰退。这其中自然有新冠疫情带来的冲击,但长期以来美国施加的制裁,才是背后的根源。而美国长期以来的渗透和打压,也威胁着古巴的国家安全。

从地理条件上来看,古巴的经济原本不该这么艰难。古巴岛是加勒比海域中面积最大的岛屿,它分割了墨西哥湾,加勒比海与大西洋,如同扼守墨西哥湾的一道门,是西半球重要的地理要冲之一。

古巴身处“美国后院” 谷歌地图

“古巴”这个名称的由来,也源自加勒比地区原住民泰诺语“coabana”,意为“肥沃之地”或“好地方”。古巴岛气候宜人,土地肥沃。殖民时期,古巴源源不断地向欧美输送着蔗糖、咖啡和烟草。

但是,在1959年之前,古巴接连覆盖在西班牙和美国势力的阴影之下。独裁者巴蒂斯塔在美国的帮助之下统治古巴,虽然他在任期间基建和民众权利得到一定的建设和进步,但后期政府极为腐败,贫富分配不均,民众处于“白色恐怖”之下,古巴这个富庶的岛屿,也成为黑帮、皮条客和资本家的“天堂”。

愤怒之下,卡斯特罗兄弟“揭竿而起”,于1953年7月26日打响古巴革命的第一枪,顺带开启了长达6年艰苦卓绝的游击战争和武装革命。见到巴蒂斯塔政权气数将尽,美国于1958年3月14日开始对其施加武器禁运。1959年1月2日,古巴宣布成立革命政府。

访美期间的卡斯特罗

古巴新政府成立初期,卡斯特罗曾受邀访美,古美之间也短暂维持了相对友好的关系。但随后新政府实施了包括土地改革在内的国有化改革,推广集体农业。原本美国掌握古巴40%的甘蔗田、几乎全部养牛场,90%矿场和80%的公共事业。包括这些在内的全部私人资本总计250亿美元,全部收归国有,这导致美国于1961年与古巴断交,并对古巴实行经济、贸易和金融封锁,关键的蔗糖出口和石油、零件的进口中断。

要知道,此前古巴进口物资的三分之二依赖美国。

1961年,菲德尔·卡斯特罗和切·格瓦拉

迫于美国的威胁,古巴投向了苏联为首的共产主义阵营,更于1972年加入经济互助委员会。1960年至1985年期间,古巴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平均每年增长3.1%,1985年超过3000美元,远超拉美其他国家1.8%和2200美元的平均值。

但随着苏联的解体,古巴失去每年40亿到60亿美元的经济援助,国家也一度陷入断电和饥饿。美国于1992年和1996年相继出台了《托里切利法》和《赫尔姆斯-伯顿法》等力图在阻断外界与古巴的贸易与投资的经济制裁法案,以图古巴像东欧一样以资本主义制度取代社会主义制度。

劳尔·卡斯特罗短暂与奥巴马政府缓和关系后,特朗普政府在上台后又悍然打压古巴,进一步加强了对古巴的封锁,而新冠病毒大流行也使古巴面临更多困难。国内缺乏基本的生活必需品,人们在商店外排起长龙,动辄等待数小时。

即使在新冠疫情发生后,美国也没放松对古巴的禁运。这个人均月收入约37美元的国家,人民的生活愈发艰难。

古巴外交部的数据显示,特朗普执政四年共对古巴实施了242项新制裁,涉及200多家古巴企业,每年给古巴造成40亿至50亿美元的经济损失。

今年1月,在特朗普离任只剩九天之际,蓬佩奥宣布,重新将古巴列入支持恐怖主义国家的名单。古巴前外交官、古美问题专家卡洛斯·阿尔祖盖伊认为,美国加大制裁的目的是阻止各类资源进入古巴,包括阻止金融资源进入古巴,切断古巴经济发展所需的所有资金来源,甚至是民众个人所需的资金来源 。并且阻碍石油进入古巴,使古巴无法进口能源,目的就是扼杀古巴经济,使古巴人民遭受经济困境,从而走上街头去推翻政府。

根据政府提供的数据,在疫情期间,古巴经济下降了11%。缺乏游客以及旅游业创造的外汇收入对古巴经济而言无疑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另外,网络的出现,让古巴国内涌现出一批“异见分子”,而背后似乎也有美国的影子。这些“异见分子”主要属于两大艺术团体“圣伊希德罗运动”(San Isidro Movement)和27N。据路透社报道,他们声称,古巴官方在本次代表大会期间,“切断了他们网络并不让他们出门”。

但劳尔·卡斯特罗在16日的代表大会开幕演讲中表示:“‘反革命’分子缺乏民众支持导,却善于操纵网络。”他还强调,古方愿与美方在互相尊重的基础上对话,但美方别妄想古巴在捍卫社会主义、主权、独立等原则问题上让步。

有意思的是,路透社向美国国务院询问有关古巴方面称“美国组织资助持不同政见者以破坏其稳定”的问题,但美国国务院拒绝回答。

“我们古巴人是战斗的主角”

虽然经受着美国的制裁,但古巴仍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坚持古巴共产党的领导,坚持计划经济。1993年起,古巴开始进行改革,每年均有新的改革举措出台。1997年10月,古共五大提出把经济工作放在优先地位。

劳尔接任后,经济改革走上正轨。劳尔的改革虽然是古巴革命以来力度最大的一次改革,但并未大刀阔斧,改革大门并未全开,只是开启大门中的小门。

劳尔的改革也并未完全以市场为方向,古巴经济体制仍以计划经济为主体。劳尔说,“古巴不会用市场经济来解决经济问题”,电信、能源、卫生、教育等主要部门仍是“禁区”,由国家牢控。

此外,劳尔还加紧打造了高质量的医疗和教育体系。多年来,古巴医疗投入均占GDP的10%左右。古巴卫生系统最大的优点是医生素质高、密度高,每163人拥有一名医生。古巴人均寿命达78.3岁,排名美洲第三(仅次于加拿大和智利),世界第37。

新冠疫情也为古巴医疗带来一次大考,而古巴平稳度过。尽管疫情来势汹涌,但得益于优秀的公共医疗体系和世界领先的生物技术部门,古巴得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将传染率和死亡率保持在了非常低的水平。

果断、全面的防疫政策使古巴政府在疫情中保护了该国国民。据古巴政府的统计数据,2020年,古巴共确诊12225例新冠感染病例,累计报告146例死亡病例,是西半球发病率最低的国家之一。

古巴正同时研发5款新冠疫苗,甚至已有两款已于今年3月启动三期临床试验,并计划在今年年内为全民免费接种,且有意向他国出售。不过,由于美国施加的制裁,古巴的医疗产业同样面临着严重的器材短缺等问题。

古巴的医疗人员展开新冠疫苗“主权02”的三期试验 《格拉玛报

经历“内忧外患”,古巴民众依然对国家前景有信心。据古巴《起义青年报》网站4月16日报道,古巴神经科学中心副主任、微生物学家和神经生理学博士罗伯托·罗德里格斯·拉夫拉达指出,社会主义对当今古巴青年生活的影响不应仅限于健康和教育领域。

“我们古巴人是每场战斗的主角,这是因为社会主义的包容性,是基于我们的潜力作出贡献的可能性。就我而言,我是工人的儿子,出生在远离首都的一个城市,我能够考入大学并进入重要的科研中心,从而使自己拥有了在人文和智力上发展的机会。”拉夫拉达表示。

“古巴看好中国”

古巴虽然距离中国遥远,但两国关系良好,经贸关系密切。根据中国商务部的数据,古巴是中国在加勒比地区的重要贸易伙伴,中国则是古巴在全球的第二大贸易伙伴,仅次于委内瑞拉。

中国主要进口古巴的食糖、镍等产品,对古巴主要出口机电产品、船舶、高新技术产品、钢材、纺织品、汽车及零配件等。

2020年,古巴还希望进一步加强中古之间的经贸往来。古巴驻华大使佩雷拉近期表示,古巴已成为中国市场糖、镍、龙虾、朗姆酒和雪茄的稳定供应国,并开始为中国市场提供高效、创新的生物技术产品。

据他透露,为保证双边交流的稳定和顺利开展,包括在两国交流中越来越多地使用人民币,古巴国民银行向中国人民银行申请加入其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

他还表示,古巴将在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下推进具体的外国投资项目,增进对古巴商业机会和中国商业部门投资便利的了解,从而有利于确定共同开发的项目。

除了经济上,古巴近期在国际上一系列涉华议题上,都维护了中国的利益。上月11日,古巴外长布鲁诺·罗德里格斯·帕里利亚(Bruno Rodríguez Parrilla)也曾在推特上力挺中国,他表示,古巴反对外国势力干涉中国内政,特别是在香港事务上。

此外,古巴近日还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46届会议上,代表64个国家作共同发言,敦促有关方面停止出于政治动机对中国进行无理指责。

或许正如佩雷拉所言:“古巴看好中国,既不是暂时的,也不是功利主义的,而是基于我们相信在一个日益变动且全球化的世界中,我们可以相互做出许多贡献。古巴与中国之间的关系具有战略性质,有各自的优势,不取决于第三方。”

责任编辑
赵挪亚

赵挪亚

分享到
小编最近文章
“你是逃犯!”中国学者上BBC暴击罗冠聪
“该死!这说的都不是中国,是美国!”
又现罕见血栓,美国叫停强生疫苗
为什么叫解放军?台湾专家回答亮了
“中国疫苗领先美国,必须紧跟中国步伐”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