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美FDA时隔近20年批准阿尔茨海默症新药,遭专家质疑

责任编辑:张菁娟 来源:观察者网      2021-06-08 23:14:27

(观察者网讯)当地时间6月7日,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批准了美国生物制药公司百健(Biogen)和日本生物制药公司卫材(Eisai)联合研发的阿尔茨海默病新药ADUHELM™(aducanumab-avwa)。这是自2003年以来首个获批治疗阿尔茨海默病的新疗法尽管FDA的外部专家小组以压倒性多数投票反对推荐该药物,但这一决定仍备受争议。

据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消息,ADUHELM是首个通过减少大脑中的淀粉样蛋白斑块来解决该疾病的明确病理的阿尔茨海默病治疗方法,在3种临床试验中,用药18个月的受试者的β淀粉样蛋白减少了59~71%。该疗法采用每月进行一次静脉注射的方式,旨在减缓有轻微记忆和思维问题的人的认知衰退。

FDA指出,此次审批采取了加速审批的方式批准了ADUHELM,为患有严重疾病的患者提供了更早获得药物的机会。这种途径用于提前批准治疗严重、危及生命的疾病或用于填补未竟医疗需求。但制药公司仍然需要进行研究一项新的随机、对照临床试验,以证实预期的临床益处,这些研究被称为4期确证性试验。如果确证性试验不能确证药物的预期临床益处,那么FDA可能会启动程序撤销对该药物的批准。

据《纽约时报》报道,阿尔茨海默氏症协会(Alzheimer's Association)表示,美国阿尔茨海默氏症患者的人数约有600万人,全球约有3000万人患有老年痴呆症,预计到2050年,这个数字将翻一番。而目前,美国批准的五种药物可以在不同的阿尔茨海默氏症阶段延缓认知衰退数月。

FDA对该药物的审查已经成为长期争论的焦点,争论的焦点是用于评估难以治疗疾病的治疗方法的标准。

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报道,一方面,由于治疗这种使人衰弱的疾病的治疗方法非常有限,代表阿尔茨海默氏症患者及其家属的团体表示,任何新的治疗方法,哪怕收效甚微,他们都希望能够获得批准。

尽管FDA表示,申请人提交的数据非常复杂,并且该药物在临床获益方面存在一些残留的不确定性。但FDA药物评价和研究中心主任帕特里西娅·卡瓦佐尼(Patrizia Cavazzoni)表示,加速批准途径可以更快地为患者提供治疗,同时刺激更多的研究和创新。

然而,仍有许多专家警告说,批准这种药物可能会开一个危险的先例,为疗效可疑的治疗打开大门。

反对批准该药物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药物研究员迦勒·亚历山大(Caleb Alexander,音译)表示,他对这一决定“感到惊讶和失望”。

另有专家表示,FDA在该领域的专家确信益处大于任何安全风险前让ADUHELM进入市场,可能会降低对未来药物的标准。

百健公司临床试验现场调查员贾森·卡拉维什(Jason Karlawish)称,对于患者、护理人员和临床医生来说,是否开这种药将是一个真正的挑战,这也将给正在进行试验和计划试验以开发更好药物的研究人员带来挑战。

除此之外,阿尔茨海默病的病因和发病机制尚不完全明确,其中被广泛接受的致病假说有β淀粉样蛋白(Aβ)神经毒性假说、tau蛋白假说等。而ADUHELM就是一款针对β淀粉样蛋白靶点的人源化单克隆抗体药物,激励通过选择性地与阿尔茨海默症患者大脑中的淀粉样蛋白沉淀结合激活免疫系统,将沉积的蛋白清除出患者大脑。

ADUHELM从研发到此次递交上市申请的时间长达15年。2007年,百健公司获得了ADUHELM的研发和全球营销授权,2017年,卫材同百健达成合作,加入到药物的后期研发中,当时,ADUHELM的临床III期试验已经启动。

2019 年初,Aduhelm不被看好,在无效分析表明该药物无效后,两家公司很早就停止了两项III期试验,即EMERGE和ENGAGE。当时,一个独立的数据监测委员会在全面评估Aduhelm的数据后表示,这款药物对阿尔茨海默症以及轻度阿尔茨海默症引起的认知功能损伤并没有改善作用,很可能无法达到主要疗效终点。

但是,在试验停止后,3285名患者中的2066名患者还有机会完成整个18个月的疗程,于是百健公司仍然得到了新的临床数据,并通过对新数据的分析,得到了与停止试验前完全不同的结果。

新的数据分析结果显示,III期EMERGE研究中最高剂量(10mg/kg)的Aduhelm达到了主要疗效终点,该公司在2020年的FDA简报文件中指出,与服用安慰剂的患者相比,服用高剂量Aduhelm的患者在18个月左右的认知健康下降率降低了22%,这意味着早期阿尔茨海默症的进展速度有所减慢。

“几乎没有证据表明Aduhelm有疗效,我不知道是什么吸引了FDA的注意,”参与Aduhelm试验的加州阿尔茨海默症中心(California Alzheimer’s Disease Center)主任隆·施耐德(Lon Schneider)说。

值得一提的是,Aduhelm的风险包括脑肿胀或出血,其中40%接受高剂量AduhelmIII期试验的受试者都出现这些症状,这促使6%的高剂量受试者停止服药。

虽然先前的淀粉样蛋白降低药物试验中也出现过类似的副作用,但医生认为,如果定期对患者进行脑部扫描,这些副作用是可以控制的。另外,即使是支持批准的人也表示,如果没有在严格控制的研究方案中进行,进行这样的安全监测将更加困难。

于是,在新数据的支持下,两公司重启了临床研究,并在2020年7月向FDA提交上市许可申请。

其实,在2020年11月的咨询委员会会议上,FDA内部并没有达成一致意见。一位FDA统计学家曾表示,因为“没有令人信服的、实质性的证据表明治疗效果或疾病减缓”,因此还需要进行另一项试验。

如今,FDA更是不顾各方反对意见宣布通过加速审批程序批准Aduhelm上市,自然引发了专家们的强烈不满。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
张菁娟

张菁娟

分享到
小编最近文章
美FDA时隔近20年批准阿尔茨海默症新药,遭专家质疑
库克让员工每周来办公室3天,苹果员工反对:不够灵活
台“友邦”为买大陆疫苗拼了:听中方安排
印度政府“炫耀”:“超越”中美
欧盟驻华大使回应“暂停批准中欧投资协定”:没那么戏剧性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