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全球视野·中国关怀

联合国人权高专办“关心”古巴时配图出错,当事人澄清反被限流

来源:观察者网

2021-07-19 18:11

【文/观察者网 周弋博】

前段时间,古巴出现规模为数百人的反政府游行,引发西方媒体大肆报道,还声称抗议现场出现抢劫和袭警场面。

7月16日,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OHCHR,以下简称为“人权高专办”)官推号发推谴责古巴政府拘捕“反政府抗议者”,并敦促古巴政府立即放人。

不过,这条推文所用配图并非”反政府抗议者“,而是“支持政府示威者”。随后,照片上的当事人这条推文下澄清自己身份,并抨击人权高专办以自己的形象作为“古巴罪犯和破坏者抗议的象征”。

然而,推特并未处理这里配图有误的推文,反倒以“存在异常活动”为由限制了这位当事人的推特账号,导致其推文和回复无法被搜索和直接访问。

最终,人权高专办自行删除了这条推文,但照片上的当事人的推特账号依旧未被解除限制。

人权高专办官推号声援“反政府抗议者”推文但配图实为古巴政府支持者 社交媒体截图

据古巴官方拉美通讯社(Prensa Latina)消息,当地时间7月11日,古巴西南部和东南部出现反政府游行,规模为数百人。事件爆发后,古巴共产党中央第一书记、国家主席迪亚斯-卡内尔前往先现场同抗议者进行沟通。

然而,《纽约时报》等西方媒体报道称,游行规模达“数千人”,为“近30年来首次”,现场出现抢劫和袭警场面。

据报道,抗议者游行的一大原因在于,新冠疫情造成的经济危机和食品短缺。

卡内尔事后表示,本次抗议活动是持“异见分子”受美国指使进行的一种“系统性挑衅”。近几个月来,华盛顿一直在试图破坏古巴的稳定和经济,这是一项旨在“引发大规模社会崩溃”政策的一部分。

因此,卡内尔呼吁古巴民众走上街头,支持政府,反对抗议者。

迪亚斯-卡内尔在街头与民众见面并接受采访 社交媒体截图

7月16日,联合国人权高专办官方推特号发文古巴局势表示“关心”,“敦促(古巴)政府在困难的经济形势下解决抗议者的不满,并呼吁立即释放所有因行使基本自由而被拘捕的人。”

该推文所附链接为联合国人权高专办网站页面,刊载了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Michelle Bachelet)的详细声明,声明中的“抗议者”即为7月11日那场反政府游行的参与者,但该声明并未介绍“抗议者被古巴政府拘捕”的信息来源。

不过,这条推文所配图片却翻车了。

事实上,该图源自欧洲新闻图片社(EPA)记者拍摄的照片,照片中的场景是古巴民众在7月11日响应卡内尔的呼吁,走上街头向反政府抗议者示威的场景。

《纽约时报》在报道古巴局势时也使用了这张配图,并明确表示配图为“7月11日,人们在古巴哈瓦那参加支持政府集会”。

换言之,人权高专办官推这是在拿着“政府支持者”的照片去“关心”那些“反政府抗议者”。

人权高专办官推号所用配图的完整图片 图源:EPA

17日凌晨,推特用户@BettyPairol 在人权高专办这条推文下头回复,表明自己就是照片中的当事人,并抨击人权高专办的乱配图行为。

“我强烈谴责使用和操纵我的形象,并作为古巴罪犯和破坏者抗议的象征(的行为)!革命万岁!”

可没过多久,这位用户的推特账号就被推特限制访问了,理由是“存在异常活动”。

目前,在推特上无法直接搜索到这位用户的账号,也无法直接访问其推文和回复。

谴责人权高专办配图错误后,人的推特账号被限制访问

至于这条配图有误的推文,则被人权高专办官推号自行删除。推特也没有对人权高专办官推号作出任何处理。

无论是人权高专办的错误配图,还是推特的区别对待,引发了不少人的愤怒。

“令人震惊,这位女性为她的国家和革命抗议,但她的身份被联合国窃取,并被错误地描述为一名反政府抗议者。如果拉美人不同意美国的观点,他们就会被‘保持沉默’。”

“照片里的女人是古巴革命者,她因为支持古巴共产党的政府而被美国的‘言论自由’惩罚,真是要恭喜联合国废物了。”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请你们告诉我这位用户的人权去哪了?”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周弋博
人权高专办 古巴 推特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小编最近文章

08月25日 16:44

为“复活”溺亡男子,印度村民把尸体倒挂树上甩来甩去

08月25日 15:26

越南出现“哈瓦那综合征”?哈里斯访问行程突然推迟3小时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被“捅刀”后,法国转而找印度“接盘”?

“整个英国就10个人知道,搞得跟谍战小说似的”

“我不明白为什么一提到英雄,有些人就觉得哪不对”

东南亚媒体警惕:他们在亚太挑起军备竞赛

被“捅刀”后,法国转而找印度“接盘”?

“我不明白为什么一提到英雄,有些人就觉得哪不对”

“这个笑话,美国人笑了,法国人笑不出来”

“花多大精力才迁出中国,现在又迁回…像坐过山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