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大选投票紧张进行中,谁将开启“后默克尔时代”?

来源:观察者网

2021-09-26 22:48

(观察者网讯)当地时间9月26日早上8点,德国联邦议院四年一度的选举正式拉开帷幕。

据德媒介绍,投票将于下午6点(北京时间27日0点)结束,随后的计票工作预计会持续到次日凌晨(即北京时间27日上午),届时联邦选举官将宣布选举结果。这同时意味着,执政16年之久默克尔的政治生涯也将进入倒计时。

选前最后民调数据显示,社民党(约25%)以微弱优势领先联盟党(由基民盟和基社盟组成,约22%),但因两方差距在误差范围内,选情难以预测。为此,默克尔多次亲自出马,为联盟党候选人拉票。

德国正处于一个政治过渡阶段,本届大选对于德国民众来说具有许多特别的意义:这是两德统一以来第一次现任总理不参加竞选连任的大选;这是社民党和联盟党在民意调查中支持率最接近的一次大选;这是参选党派最多的一次大选;同时也可能是产生联邦议院席位最多的一次大选。

不过,全世界的目光则聚焦在德国的“后默克尔时代”。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预测,无论谁接班默克尔,都标志着德国迈入新时代,而欧盟和世界都将进入一段“不确定”时期。

目前,德国选民选举热情高涨,多地投票站大排长龙。德国当地媒体和法国24电视台(France 24)预测,参加投票的选民人数“可能会创下纪录”。

柏林多处投票站正大排长龙,图自社交媒体

德国大选如何进行的?

德国大选并不是直接投票选举总理,而是选举联邦议院。各党派会根据各自获得的议席进行组阁谈判,结成执政联盟,然后才选出总理。

据德国联邦统计局的数据,约6040万德国人有投票资格,其中女性(3120万)多于男性(2920万)。

德国设有复杂的两票选举法,分两次选出联邦议院598个的法定议席。

德国“两票选举法”,图自BBC

第一票被称作Erststimme,在全国299个选区中选出299个直选地方议员。此时采取简单多数制决,即谁在某选区中得第一票最多,便成为直接候选人进入联邦议院。

第二票被称作Zweitstimme,用于确定联邦议院中其他的299个席位。但此次投票是投给政党而非候选人,以确定每个政党在联邦议院中所占席位的总体比例,再由政党按照比例代表制从候选人名单中分配席位。

事实上,本届联邦议院拥有 709 名议员,议席明显多于法定数量。综合德媒和《经济学人》等媒体报道,原因在于俗称的比例外议席(Überhangmandat),当某政党在第一次投票中比第二次获得更多席位时,便可获得比例外议席。

当某一政党或政党联盟获得超50%绝对多数议席后,新政府便可成立,而该政党或政党联盟的总理候选人则就任总理。在新政府正式就职之前,默克尔将继续担任临时总理,时间可能长达数周或数月之久。

德国选票,视频截图

在对华政策上,三名候选人存在极大分歧

目前,来自德国联盟党、社会民主党、绿党的三名总理候选人支持率领先。

德国联盟党总理候选人为拉舍特,现年60岁,于今年1月16日当选为基民盟主席。

在4月20日成为总理候选人后,拉舍特一度被视为“默克尔接班人”,成为今年德国大选的热门人物。但他在新冠疫情和今年夏季水灾中的表现饱受诟病,令其声望大打折扣。

英国《金融时报》提到,拉舍特在今年6月曾对借“人权问题”攻击中国的行为提出质疑,并强调稳固的商业关系是中德关系发展的关键因素,暗示会延续默克尔的政策。但他同时也宣称中国是“系统性竞争对手”,扬言“不会在人权等问题上手软”。

拉舍特在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视察灾区时,被拍到与同僚说笑 。图自德媒

德国社民党总统候选人为肖尔茨,现年63岁,现任默克尔政府的副总理兼财政部长,此前曾担任汉堡市长。近期一次又一次的民调显示,他最有希望成为默克尔的继任者。

肖尔茨从政经验丰富,且稳健政绩有目共睹,在经济金融危机和疫情期间的多项政策深得民心。值得一提的是,肖尔茨在任职汉堡市长和财长期间,重视对华经济合作和文化交流,并于2019年访问中国。

此外,肖尔茨还有意无意地模仿默克尔的言行举止,包括在德媒杂志封面照片的拍摄中模仿默克尔的标志性的“菱形手势”,因此被联盟党政客抨击是“骗取(默克尔的政治)遗产”。

德国绿党总统候选人为贝尔伯克,现年40岁。相较前两名候选人,贝尔伯克明显有些后劲不足。

近年欧洲选民对环保议题极为关注,主打环保牌的绿党支持率已较上一届翻倍,一度逼近30%。该党在选战初期气势咄咄逼人的贝尔伯克因深陷种族歧视、学术造假等丑闻,支持率下滑。

当地时间9月23日报道,德国举行了大选前最后一轮电视辩论,德国联盟党、社会民主党、绿党的总理候选人及其他主要政党的领导人悉数出席。

在对华政策上,各党派之间存在极大分歧。德国绿党候选人主张对华采取“强硬立场”,打着所谓“人权”旗号反对中欧全面投资协定;但支持率最高的社民党候选人肖尔茨和联盟党候选人拉舍特却均未给出明确表态。

社民党候选人肖尔茨(左)、绿党候选人贝尔伯克(中)和联盟党候选人拉舍特(右),图自德媒

选情胶着,默克尔为拉舍特拉票

拉舍特支持率一直落后于社民党的肖尔茨。就在三周前,社民党和联盟党之间的支持率仍有明显差距。

德国电视一台委托德国权威民调机构迪麦颇公司于9月2日公布的民调结果显示,社民党的支持率达到25%,现任总理默克尔所在的联盟党则跌至20%,今年较早前呼声颇高的绿党亦跌至16%。德国电视一台指出,这是该台发布“德国趋势”民调以来,联盟党获得的史上最低支持率。

面对如此局面,默克尔站出来力挺拉舍特,多次出面为其拉票。

在9月7日的议会演讲中,默克尔直言,德国民众面临一个“关乎未来方向”的选择,是选择一个由中左翼社民党、绿党和极左翼左翼党组成的中左翼政府,还是选择由联盟党领导的中右翼政府。她强调,拉舍特领导的“稳定、温和、中立”的政府才是“德国人所需要的”。

据德媒报道,默克尔在演讲中还罕见地批评了社民党候选人肖尔茨。

当地时间9月24日,德国基民盟和基社盟在慕尼黑举行最后一次选前集会,默克尔抓紧机会为拉舍特拉票。她说:“为了让德国保持稳定,阿明·拉舍特必须成为总理,基民盟和基社盟必须成为最强大的力量。”

25日,默克尔又现身拉舍特家乡亚琛的竞选集会活动,为后者助阵。

“这关乎你们的未来,你们孩子的未来以及你们父母的未来。”默克尔说。她盛赞拉舍特是是一位“搭桥者”,将“塑造德国”迎接新的挑战。

默克尔为拉舍特拉票,视频截图

德媒援引9月24日公布的数据,社民党目前的支持率大约在25%,紧随其后的是基民盟和基社盟这两个姊妹党派组成的联盟党,支持率约为22%。绿党在今年年初曾一度成为最受欢迎的政党,但如今其支持率已经下滑至16%,位列第三。

据法新社报道,最新民调显示,拉舍特和肖尔茨间的差距缩小至误差范围内,这也使得此次选举成为近年来最不可预测的一次。

分析人士指出,由于各政党的支持率都不够高,因此无论优势最大的社民党和联盟党哪一方赢得选举,他们都必须与绿党或自民党结成联盟以确保赢得议会多数席位。但鉴于各政党在外交政策上分歧巨大,组建执政联盟也将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后默克尔时代”,倒计时开始

德国大选进入最后冲刺,默克尔的政治生涯也开始倒计时。新政府完成组阁后,驰骋政坛16载的默克尔也将正式交出“接力棒”,为自己的总理生涯画上句号。

德国正处于一个政治过渡阶段,本届大选对于德国民众来说具有许多特别的意义:这是两德统一以来第一次现任总理不参加竞选连任的大选;这是社民党和联盟党在民意调查中支持率最接近的一次大选;这是参选党派最多的一次大选;同时也可能是产生联邦议院席位最多的一次大选。

根据英国《泰晤士报》民调数据,气候变化成为德国选民最关心问题,比例接近50%。新冠疫情紧随其后,关注度约为30%。移民、不平等、退休金、教育等问题也榜上有名。

此外,不同年龄层的选民对于默克尔、重点议题的看法不一。

一名60多岁的女士表示,默克尔是最好的,没有一个候选人适合能代表这个国家。两名20多岁的选民则持相反意见,认为默克尔执政16年留下了很多烂摊子,并强调气候变化议题至关重要,“年轻人不想继承老一辈留下的烂摊子”。

“德国人在关心什么?”图自《泰晤士报》

与此同时,全世界的目光都在聚焦德国,等待大选结果揭晓。谁会成为默克尔的接班人?谁会开启德国的“后默克尔时代”?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称,默克尔是德国历史上任职时间第二长的总理,一直被视为欧洲团结的推动力量,并一直与美国和中国保持密切联系。

正如美国《纽约时报》所说,在欧盟内部,德国常常被视为事实上的领导者,与法国一起被广泛视为政策和决策的发动机。而默克尔也被当作欧盟27个成员国中级别最高的领导人之一,在她的领导下,欧盟的影响力进一步扩大。

CNN预测,未来德国国际政策的走向不太可能发生戏剧性的变化,但认为随着默克尔的离任,欧洲最大经济体——德国会迈入一个新时代,而欧盟和整个世界都将迎来一段“不确定时期”。

法国24电视台(France 24)则透露说,近期,马克龙身边的工作人员,一直在“担心”默克尔离开后,欧盟可能面临的“权力跛脚”。

对此,《华盛顿邮报》分析称,默克尔的离开,将为其他领导人提供一个机会,来表明他们的立场和愿景。这份榜单中,马克龙无疑是“炙手可热的选手”,他多年来一直在努力成为欧洲的下一任主导者。

但分析师们认为,不管是马克龙还是将上任的德国新总理,都没有默克尔盛期的影响力。而这意味着欧洲面临的是一个可能瘫痪、或艰难应对挑战的前景,其一向不够稳定的联盟甚至面临危险的裂缝。欧盟或将开始一个即便不渐行渐远,也将进入长期充满不确定性、甚至脆弱性的时期。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所所长崔洪建在接受观察者网专访中称:“德国短期内很难再出现一个像默克尔这样能长期执政的领导人,默克尔已经成为德国政治的一个时代代表。”他认为,后默克尔时代,德国的对华政策的“品控”难度越来越大,新政府在面临外来冲击时可能不会像默克尔时期那么坚定。

现在,距离投票结束仅有几个小时。德国新一任总理究竟“花落谁家”,拭目以待。

责任编辑:齐倩
德国 大选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德意志

个别德媒就孔子学院说三道四,我使馆:反对将文化活动政治化

2021年10月24日

德国新政府组阁谈判,关键时刻出了“内鬼”

2021年10月23日

小编最近文章

09月23日 22:51

越南:愿同中国就加入CPTPP分享经验和信息

09月23日 20:02

立陶宛鼓吹扔掉中国手机,小米回应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美官员警告美企:小心被中国排挤出这些领域

新加坡疫情反弹,被美国“最高警戒”

纽约市长上任唱中国国歌?错大发了…

亩产1326.77公斤!袁隆平院士的遗愿实现了

全国人大常委会授权国务院在部分地区试点房地产税改革

美媒扒出拜登20年前社论:美国没有义务保卫台湾

国家卫健委:新增本土确诊38例,涉及5省区

“分裂”的澳大利亚:一半封锁,一半“与病毒共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