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财长披露阿富汗前政府腐败内幕:海关勾结省长捞钱、警察当街拦我索贿

来源:观察者网

2021-09-30 21:05

(观察者网讯)9月27日,总部位于喀布尔的智库“阿富汗分析师网”(AAN)发布了一份对阿富汗前政府财政部长哈立德·佩恩达(Khalid Payenda)的采访记录。这位在政府倒台前就辞职跑路的前财长以自己亲身经历,详细解释了腐败是如何促成加尼政府在短时间内快速崩溃的。

根据佩恩达披露的前政府内部信息,腐败几乎渗透进了阿富汗政府的方方面面,省长人人贪钱、警察当街向政府官员索贿、军队“吃空饷”与承包商瓜分钱财……身为总统的加尼对于阿富汗的状况却几乎一无所知,也从来没有真正接触民众,只是活在一个由官员捏造的简报构成的“空中楼阁”里。

“阿富汗分析师网”指出,佩恩达的见解以内部视角展现了阿富汗前政府崩溃背后的因素,他提到的前政府猖獗的腐败、无能的政府、随处可见的裙带关系,无不为其倒台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阿富汗分析师网”报道截图

据介绍,佩恩达曾先后在阿富汗前政府的农村复兴与发展部、财政部工作。2017年至2018年期间,他曾担任阿富汗财政部副部长一职。2021年1月,他又接受加尼政府邀请就任财政部长。但到了8月11日,就在塔利班接连取胜、加尼政府摇摇欲坠之际,他又宣布辞职并离开阿富汗。

佩恩达在形势不利之际仓皇出逃的行为,招致许多亲前阿富汗政府人士的批评,许多外媒也认为此举形同提前承认塔利班全面接管阿富汗。但佩恩达则坚称,他当时“没想到加尼政府倒台速度这么快”。

“整个阿富汗的省长,没一个是廉洁的”

佩恩达在采访中不留余力地揭露他在近7个月任期中的见闻,并试图给自己打造一个“致力于改革的清廉官员”形象。他声称自己几年前当副部长时完全没想到加尼政府的腐败已经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问题从喀布尔的政府机构到各个省份几乎无处不在。

首当其冲的就是阿富汗的海关,他形容这几乎就是一个“能把人溺死的泥潭”。根据他实地考察的经验,加尼政府在各地的海关从来就没在乎过官方税率,每一个海关都有自己的标准,而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争抢货物通关的“生意”来捞钱。

“比如说你从巴基斯坦进口货物,而我是楠格哈尔省海关主管,我会告诉你不要走坎大哈的口岸,如果他们收你25万阿富汗尼,我只收你21万;而坎大哈省的主管接着会说他们只收20万。这意味着海关的人有法子继续赚钱,但国库却一直在亏钱。”

在此基础上,海关主管又通过贿赂与当地省长相互勾结。楠格哈尔省的海关主管曾私下透露,他每个月要向省长支付4万美元的贿赂,当地媒体也会以曝光贪腐为要挟索贿,他则交钱让这些记者“闭嘴”。

实际上所有的省长都一样,至少我没见过廉洁的省长。”佩恩达说,“海关主管要给警察、省议会、国会议员行贿,有时候甚至还会给塔利班交保护费,这简直是绝望的。”

阿富汗前财长哈立德·佩恩达 图自社交媒体

为了谋取私利并凑够行贿的钱,阿富汗各地海关也是拼了命地用各种手段捞钱。佩恩达举例称,他发现某次楠格哈尔省曾有价值120万阿富汗尼(约合人民币8.8万)的杏仁入境,结果当地海关只申报了12万阿富汗尼,剩余十分之九的关税全被私吞。

这还仅仅只是加尼政府遍地贪腐的“冰山一角”,阿富汗各省就连警察拦路索贿都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佩恩达提到,他某次与一名副部长前往坎大哈省的时候,当地警察公开向财政部索贿,要求他们交钱才肯放行,而不同车辆的“通行证费用”在3000至70000阿富汗尼不等。

士兵拿不到薪水,军官却享有奢侈生活

腐败的问题同样在阿富汗政府军内部存在,这更是直接促成加尼政府以惊人的速度倒台。佩恩达告诉AAN,所谓“30万打7万”的人数优势都是不存在的,这支吃空饷、克扣工资、官兵差别对待的政府军从一开始就不能指望有什么战斗力。

他透露,政府军中存在大量“走关系”的现象,不仅军官和士兵的待遇差别极大,不同地区的士兵往往待遇差距也很大。来自楠格哈尔、巴达赫尚或其他贫困地区的士兵通常长期驻扎在与塔利班战斗的前线,而那些“有门路”的人则可以躲在后方的喀布尔。

“(可怜的士兵们)连报酬都拿不到,他们的薪水都被花到别的地方去了,死去士兵的家人也得不到补偿。”他说,“而我们军队里的一个少校,甚至是军衔更低的人,也要有六七个人伺候,还配备军车和司机。你指望这种人去打仗?他们只拥有阿富汗联合安全过渡司令部(CSTC-A)提供的奢华生活,却从不承担责任。”

加尼政府崩溃的时候还有内部传言称,某位曾在阿富汗军队身居高位的部长在“跑路”之前,至少给自己敛了9亿阿富汗尼(约合人民币6623万)的“秘密行动资金”。

但即使是在前线作战的部队,其经费和物资也往往得不到保证。佩恩达列举西部重镇赫拉特省的例子称,即使是阿富汗赫赫有名的大军阀、赫拉特曾经的统治者伊斯梅尔·汗(Ismail Khan),也仅从喀布尔手里拿到了600万阿富汗尼(约合人民币44万元),其余经费统统不知所踪。

他还提到,有一名了解赫拉特当地状况的阿富汗议员曾私下透露,赫拉特机场里储存着大量弹药,但这些弹药直到塔利班占领赫拉特的时候都没能运到政府军的手中。

“吃空饷”的现象更是在政府军中广泛存在。很多阿富汗前政府官员最后都会发现,加尼政府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30万大军”,其实际兵力大概也就在4到5万左右,剩余的都只是各级军官捏造出来吃空饷的“阴兵”(ghost)。

在一支本该有1000人的部队里,实际只有35个人。他们和承包商串通支付了食物及其他物资的费用,并一起瓜分了多出来的钱。”

这种“灾难性”的腐败一直持续到了加尼政府倒台的那一刻。佩恩达说,在最后几周时间里,加尼颁布法令下拨120亿阿富汗尼(约合人民币8.8亿元)以资助各地民兵武装,但这笔钱基本上被不知从哪掺和进来的各省省长和阿富汗国家安全局(NDS)给贪了个七七八八。

6月,阿富汗一名货币经纪人在喀布尔的市场清点钞票 图自法新社

内阁阿谀奉承,总统脱离现实

在这种种腐败乱象不受约束地滋生和蔓延的背后,也少不了加尼政府的无能和不作为。根据佩恩达的说法,加尼对阿富汗国内问题的见解是基于他获得的政府报告和简报,而这些简报大多都被官员认为修改过、并不反映真实情况,整个政府的统治是“脱离现实的”。

他宣称,加尼手下的官员在提交简报前,通常会修改其中一些内容,报喜不报忧的情况时常出现;加尼的许多政策都是根据简报实行的,因此掺过“私货”的简报甚至还能成为打击政敌的手段。“就算他拿到了正确的信息,他也知道什么信息需要处理,而什么信息又‘需要被忽略’。”

加尼当然不会成天窝在喀布尔的总统府不出门,他也会视察阿富汗各地,但这个流程似乎也充满了从上到下的欺瞒。佩恩达宣称,加尼视察各地时接触的人都是各地“筛选过的”,因此并不能反映真实情况。

阿富汗前总统阿什拉夫·加尼(资料图) 图自澎湃影像

前政府内阁则起到一个“帮凶”的角色。他在采访中点名痛骂前第一副总统阿姆鲁拉·萨利赫(Amrullah Saleh),指责后者成天在内阁会议里对加尼“阿谀奉承”、煽动加尼的自负心理。而加尼本人似乎也乐于被人奉承,光顾着在会议里发表讲话而不是讨论问题。

“他们就像活在一个‘泡泡’里,还把总统也按在‘泡泡’里。而总统的问题在于他的态度,他看不起人。好人全都离开了,只剩下那些腐败或奉承他的人还留着并控制着一切。”佩恩达批评说。

但由于佩恩达自己也是这个“沉默无能的内阁”一员,因此他倒也没忘记在采访中列举自己的“廉洁行动”来替自己说好话。只不过,这些行动无一例外都以失败告终。比如他声称,他曾要求辞退财政部一名向商人索贿的副部长,但因遭到萨利赫等内阁反对而告吹。

“美国把腐败当成在阿富汗失败的借口,但忘了自己就是推动者”

阿富汗前政府的腐败早就不是什么秘密,只是其腐败程度之深可能出乎人们的想象。但这些腐败背后的推手,不仅仅只有官僚机构相互勾结和无止境膨胀的贪欲,更有扶持“傀儡政权”、插手阿富汗事务的美国无底线的纵容甚至是煽动。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在8月22日一篇评论文章中就提到,美国完全知道自己占领下的阿富汗有多腐败,也完全知道自己在这种腐败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美国政府自家的阿富汗重建特别检察长办公室甚至还发布过164页的报告,揭露美国自己如何鼓动阿富汗“精英”敛财。在美国长达二十年的统治中,他们扶持的阿富汗政府甚至形成了一种奇怪的政治模式,即阿富汗官员就算因为涉嫌贪腐被抓,他们也能够以各种方式逃避起诉。

NBC指出,美国关注的只有与自己利益密切相关的所谓“阿富汗安全问题”,而为了这个目标他们不惜向阿富汗经济注入百亿美元,利用各种监管和法律漏洞与心怀鬼胎的政治掮客合作。

在公开场合里,美国官员个个宣称不会放纵腐败,但在背地里他们从不关心阿富汗的腐败问题。在美国政府的支持下,几十亿美元非法资金流入中东的洗钱热点地区,而美国对此不闻不问。

这样巨大的开销当然不是有去无回。美国《华盛顿邮报》2019年披露的2000页美国政府机密文件表明,美国的军火商和军事承包商是最大的“受益者”,从巨额军费中捞到不少好处。《纽约时报》今年9月13日一篇文章则援引2008年一项统计指出,大约40%的钱还是能以各种形式回流到美国人手里。

美媒称,在过去二十年时间里,美国政府为了阿富汗战争花费了8370亿美元,为了所谓的“重建和援助”花费了1450亿美元,但阿富汗的GDP每年还是只在40亿到200亿美元之间徘徊。

尽管《纽约时报》试图为美国入侵阿富汗“洗白”,但它也承认,美国为了自身利益助长阿富汗的腐败,大量的资金流入腐败官员、投机分子和某些与美国政府关系密切的美国人的口袋里,长达二十年侵略投入的资金从未让阿富汗人民受益。

英国伦敦大学亚非学院教授乔纳森·古德汉德(Jonathan Goodhand)评价称:“阿富汗的腐败常被西方当作解释失败的借口。美国人把矛头对准阿富汗人,却忽略了自己就是赞助这个利益链条并从中牟取利益的人。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陈思佳
阿富汗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阿富汗

阿塔发言人:最高领导人很快将出现在公众视野

2021年10月22日

阿塔发言人:已卷起袖子为民众服务,但…

2021年10月22日

小编最近文章

09月29日 20:40

英国又一次激怒了法国

09月27日 15:35

加外长称对华问题上将“睁大眼睛”,中方:睁大眼睛认清形势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钧正平 呼唤“朝阳大妈”和“捞铜渔民”,CNN有意见了

拜登:你花3美元买咖啡,已经比耐克等55家公司纳的税还多了

拜登又来承诺“保卫台湾”,白宫再度火速澄清

国家卫健委:新增本土确诊38例,涉及5省区

“分裂”的澳大利亚:一半封锁,一半“与病毒共存”

“最严防沉迷”出台两月,家中“神兽”就没办法了吗?

拜登:你花3美元买咖啡,已经比耐克等55家公司纳的税还多了

中国大使:法国等美国的追随者委身强权、为虎作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