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东局势一夜大变,普京为啥这么干?

来源:观察者网

2022-02-22 11:59

【文/观察者网 王慧】一觉醒来,乌东局势大变。

当地时间21日,普京宣布承认乌东地区独立,俄武装力量进入顿巴斯地区维护当地和平;美方建议泽连斯基离开基辅;白宫宣布,拜登将很快签署行政令,禁止美国公民和顿巴斯两地的经济往来......

乌东局势迅速升温,普京为啥这么做?

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李海东告诉观察者网,俄罗斯承认顿巴斯地区的独立是冷战以来欧洲安全秩序演进中一个非常重要的事件。

他认为,冷战后美国始终不断地无情驱逐排挤俄罗斯,构建起一个对俄罗斯而言可以说是不公平、不合理、牺牲俄罗斯利益的欧洲安全秩序。如今的悲剧性局面是美国这种做法导致的严重悲剧。

“美国和北约国家构建欧洲安全秩序中的鲜明特点是:以牺牲大国利益来满足自身主导地位。它操纵了许多中小国家,以一种对俄罗斯重大安全利益不尊重的方式来构建欧洲安全秩序。长此矛盾难以化解,就导致出当下美俄和北俄累积的矛盾大爆发。”

李海东说,这次的事件再次表明,俄罗斯是欧洲安全构成中一个不容忽视的关键组成部分,任何忽视俄安全利益和诉求的安排,都必然会遭到俄方毫不留情的反击。

2014年4月,乌克兰顿涅茨克州和卢甘斯克州民间武装同乌克兰政府军发生流血冲突,民间武装随后宣布成立“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

经国际社会斡旋,冲突双方分别于2014年9月和2015年2月在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达成停火协议,此后大规模武装冲突得到控制,但小规模交火时有发生。

李海东认为,顿巴斯地区要闹独立的关键原因是:在北约与美国等外部力量的鼓动下,乌克兰一方对该地区的相关的政策出了致命性问题。

“乌克兰试图以武力的方式将顿巴斯地区的自治地位彻底取消,这明显与2015年诺曼底模式下达成的《明斯克协议》不一致。而顿巴斯当地民众没有能力确保自身的自治地位,这时候如果没有外力卷入,那么《明斯克协议》就失去了合法性和有效性。”

李海东分析道,如今的局势表明,乌克兰内部纷争的背后支持力量不再遮掩,彻底摊牌。他认为,目前来看,乌东冲突持续恶化不可避免。

顿涅茨克市民举行庆祝活动 俄新社视频截图

“由于乌克兰和顿巴斯之间的冲突,普京已经指示俄武装力量进入顿巴斯地区维护当地和平,”李海东分析称,现在就看乌克兰是否接受俄罗斯最新决定。否则,俄乌之间的战争将难以避免,这可算作“不是大规模热战的热战”。

另外,一位美方官员透露,拜登政府已向泽连斯基提出建议称,为了安全考虑,他应离开乌克兰首都基辅并前往该国西部城市利沃夫。

对于美方的这一建议,李海东认为,这说明乌克兰内部纷争导致的冲突还会进一步扩散,不仅仅会在东部的顿巴斯,还是会向乌克兰西部蔓延。“这个故事远远没有结束,现在只能说是一个逗号,离句号还比较远。”

顿涅茨克与卢甘斯克位置 图自央视新闻客户端

普京承认顿涅茨克和卢甘茨克的独立地位之后,美国和欧洲国家也做出了迅速反应。

美国白宫新闻发言人普萨基表示,美国已经预料到俄罗斯会采取这种行动,并准备立即作出反应,拜登将很快发布一项行政命令,禁止美国人在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地区进行新的投资、贸易和融资。

“这是事情发生后美国所表明的一个基本态度——反对俄罗斯的主张和行动,”李海东称,这个制裁不会只有一波,后面还会有很多,后续美国会在跟它盟国协调的基础上展开更强烈制裁。而且在制裁的过程中,它也在观察俄罗斯在乌克兰还有哪些反应。

李海东认为:“俄罗斯在冷战后所受到的不公正对待使它认为,用任何方式甚至包括核武器来保护自身利益都是正当的。这也意味着,欧洲安全的整体局势持续恶化到‘没有最低点,只有更低点’的悲剧局面。”


2月17日,乌克兰顿涅茨克地区,泽连斯基访问边境部队。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反观欧洲,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德国总理朔尔茨在与拜登的三方通话中,均对俄罗斯的决定表示了谴责。

同时,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和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也发表声明称,“以最强烈的措辞谴责俄罗斯总统做出的承认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地区为独立实体的决定”。同时,欧盟方面表示,欧盟将对参与“这一非法行为”的人员采取制裁措施。

“欧洲和美国不同,欧洲不希望乌克兰危机恶化,因为持续恶化就意味着在欧洲本土永远消除不了危机和战争,”李海东分析称,欧洲建设性作用的发挥根本取决于欧洲的安全和防务能否真正独立。如果欧洲的安全和防务不独立,依然完全由美国和北约主导,那么欧洲的整体安全必然会如同美俄关系一样,没有最低点,只有更低点。

责任编辑:王慧
乌克兰 乌克兰局势 乌克兰东部 乌克兰之殇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美媒哀叹:既软弱又专横,美国已沦为“帮派头目”

“美国说中国捣乱有证据吗?有就拿出来”

又抹黑!“G7认为中国敢冒风险,是觉得西方衰落了”

“如果中国‘报复’,那将是噩梦”

“颠覆另一个大国太鲁莽,美国高估了影响中国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