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土豆、武器差、没支援…顿巴斯前线乌军军官爆料后被逮捕

来源:观察者网

2022-05-28 16:40

(观察者网讯)上战场前训练不到半小时、武器只有步枪手榴弹和不会用的RPG火箭筒、每天只能吃一个土豆、作战时得不到炮火支援、作战后还被上级抢功劳……

当地时间5月26日,美国《华盛顿邮报》发表了一篇名为《在东部的乌克兰志愿军将士感觉被遗弃了》的文章,讲述了乌克兰“领土防卫部队”两位基层军官残酷的战场经历,为俄乌军事冲突提供了一幅“罕见的、更真实的画像”。

这两位军官在饱受不公待遇后,拒绝上级作战命令。他们在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几个小时后,被乌克兰军队安全部门找上门,剥夺指挥权并逮捕拘留。

报道截图

报道介绍,这两名军官一个名为谢尔盖·拉普科(Sergey Lapko),另一个名为维塔利·赫鲁斯(Vitaly Khrus)。拉普科是乌克兰“领土防卫队”第五步兵营的连长,手下有120名志愿兵;赫鲁斯则是拉普科连队里的一名排长。经过3个月的战争,拉普科所带领的这个120个士兵的连队已经因为伤亡和逃兵减员至54人。

在2月24日俄乌军事冲突爆发之前,这些志愿兵都是平民,从未上过战场。拉普科之前是一名石油和天然气钻井工人,赫鲁斯则做着买卖电动玩具的小生意,二人都是乌克兰西部城市乌日哥罗德(Uzhhorod)人。他们因为身形魁梧被选为连队军官。

作为平民志愿军,他们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被派往乌东地区的战争最前线,还被上级军队遗弃,挣扎求生。

拉普科介绍,他们参军后领到了一支AK-47步枪,然后只接受了不到半小时的步枪训练,“我们打了30发子弹,然后他们说,‘你们不能再打了,这太贵了’。”

就这样,拉普科带着自己的连队走上了战场,他们先前往乌克兰西部城市利沃夫,之后又接到命令被派往顿巴斯地区的卢甘斯克州前线作战。最终,拉普科的连队驻扎在了一个名为托什基夫卡(Toshkivka)村庄,他们的任务就是守住村庄,阻止俄军战线向前推进。

然而即使已经身在前线,拉普科依然没有从他的上级那里得到真话:“当我们来到这里的时候,我们被告知是驻扎在防守区的第3道防线。然而事实是,我们是在零线、前线,我们不知道我们要去哪里。”

拉普科(左)和赫鲁斯(右)

乌军上级要求拉普科连队坚守托什基夫卡村庄,如果这里沦陷,俄军将一路向北推进到利西昌斯克(Lysychansk),完全包围北顿涅茨克。

刚开始的时候,拉普科连队在托什基夫卡的日子还勉强过得去,“除了有炮袭或情况危急的时候,每天的食物都能送到。”

然而最近几周情况开始恶化,俄军加强轰炸力度,托什基夫卡守军的后勤供应线被切断了两天,拉普科和他手下的兄弟们被迫每天只能吃一个土豆。

拉普科带着连队在托什基夫卡周边的森林里挖战壕,每晚只能睡在废弃房屋的地下室里,“那里什么都没有,只有水,我每隔一天给他们送一次。”

除了物资短缺外,拉普科连队的武器也十分简陋,除了步枪和手榴弹外,他们得到的唯一武器是几门不会用的火箭推进榴弹(RPG火箭筒)。

“我们没有受过合适的训练(使用火箭筒)。”拉普科说道。

赫鲁斯也摇着头补充道:“15个人里大概只能配上4门火箭筒。”他接着说道,俄军正在部署坦克、步兵战车、Grad火箭弹等重火力武器,他们用这些武器掩护地面部队逼近托什基夫卡防线。

拉普科连队防守阵地的后方,也有坦克、大炮和迫击炮等火力支援。但是当乌军的坦克、迫击炮开火支援前线时,他们的射击方向却暴露了自家士兵的防守位置,俄军会发射Grad火箭弹反击,专炸像拉普科连队这样的乌军一线士兵的防守阵地。

拉普科还表示,许多时候他们甚至得不到后方的炮火支援,因为乌军没有给他配备无线电通讯设备,他和上级指挥部联系不上,无法通报战场情况。

红圈处为拉普科连队所驻守的托什基夫卡

除了作战艰难外,拉普科连队还遭受了军队上级的不公正待遇。

拉普科向乌军指挥部申请,希望能给连队里的12名士兵颁发英勇勋章,这12人中有两人已经战死在一线。但拉普科的嘉奖申请没有获得批准。

“我们的指挥官不会承担任何责任,他们只会把我们的功劳归功到他们自己头上,他们没有给我们任何支持。”拉普科说道。

拉普科继续说道,他的连队在战斗中死了20多个人,许多人受伤无法参加战斗。而大部分的死亡是因为受伤的乌军士兵没有得到及时的撤离救治,他们往往要等上12个小时才能被送往15英里(约24千米)外的利西昌斯克(Lysychansk)的军队医院救治。

有时候,乌军士兵们不得不用担架抬着受伤士兵步行两英里(约3.2千米)去寻找车辆送医救治。拉普科说,乌军指挥部分配给他们连队的两辆车一直没有到位,因为车都被军队总部的人使用了。

乌军士兵这些残酷的现状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关注,乌克兰政府以保护部队和公众的士气为由,对士兵的伤亡情况进行保密。

“在乌克兰的电视台上,我们没有看到任何伤亡。”拉普科说道,“他们没有公布真相。”

乌克兰“领土防卫队”士兵休息  图源:澎湃影像平台

在经历种种不公后,拉普科和他手下士兵对军队上级越来越失望。拉普科的营长之前要求他调派20名士兵去另一条前线,他拒绝了这条命令。

在托什基夫卡呆了两周后,拉普科和他的连队撤到了利西昌斯克的军事总部。之后,他的营长带着一队人马拿走了他们的食物、水和其他物资,前往了另一座城镇,没有给他通知,也没有任何解释。

“我以为我们被派到这里是为了弥补战斗人员缺口,结果没人在乎我们的生死。”拉普科忍无可忍,带着连队成员驱车60英里前往德鲁日基夫卡市,在当地一家酒店住了几天。

“我的队员们一个月来第一次想好好洗个澡。”拉普科说道,“你知道,我们(之前)顾不上卫生。我们睡在地下室,垫个床垫,老鼠在四周到处跑。”

也是在这家旅馆里,拉普科和赫鲁斯接受了《华盛顿邮报》的采访。

不过在他们接受采访几个小时后,乌克兰军队安全部门就找上了门,以擅离职守为由把拉普科和他连队的士兵逮捕拘留。拉普科被剥夺了指挥权,被关押在利西昌斯克的军事基地,前途未卜。

值得一提的是,拉普科连队并不是唯一一支拒绝作战的乌军基层部队。

5月24日,驻扎在北顿涅茨克附近的乌克兰“领土防卫部队”第115旅第3营的一个排在Telegrem上发布视频,宣布拒绝战斗,因为他们缺乏武器、缺乏后勤支援和战场指导。

“我们正在被送往前线送死。”视频中,一位士兵念着事先准备好的稿子,他表示他们已经等待增援好几个星期,迟迟等不到,他们请求乌克兰士兵得到“适当的保护”。

这位士兵还在视频中表示,第115旅第1营的士兵也拍摄了类似的“拒战”视频。“像我们这样的人并不孤单,我们有很多。”

乌军士兵发布“拒战声明”  视频截图

视频的真实性得到了乌克兰卢甘斯克地区军事管理局局长谢尔盖·盖达的一名助手的证实。乌克兰军方则在社交媒体上发布视频驳斥了这些士兵的说法,怒斥他们是“逃兵”,并且称他们拥有战斗所需的一切。

“他们以为他们是来度假的。”一位军官说道,“这就是他们擅离职守的原因。”

谢尔盖·盖达25日在社交媒体发文说,俄军已占领卢甘斯克地区95%的领土。目前,俄军正从3个方向推进包围北顿涅茨克及其毗邻城市利西昌斯克,“这两座城市属于仍由乌克兰在该地区控制的最后地区”。

26日晚,乌克兰总统办公室主任顾问阿列斯托维奇证实,乌克兰军队已经丢掉顿涅茨克的战略要地——红利曼。该地是连接斯拉维扬斯克和北顿涅茨克的铁路枢纽,是关键的战略位置。

责任编辑:张照栋
乌克兰 俄罗斯 顿巴斯战役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乌克兰之殇

【俄乌冲突第123天】俄国防部报告完全夺取北顿涅茨克

2022年06月26日

乌总统办公室:不再寻求加入北约,但希望有发言权

2022年06月26日

小编最近文章

05月28日 10:55

德议员反击乌大使:用飞机把他驱逐,让他看看有多快

05月27日 15:33

“一日鲑鱼终生鲑鱼”?台民众为吃免费寿司改的名改不回去了…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老人小孩喊着没水没吃的,我们赶紧让他们放绳子”

乌总统办公室:不再寻求加入北约,但希望有发言权

约翰逊:希望到2030年代中期,我还当首相

G7讨论对俄油实施限价,美媒:天方夜谭

“深海一号”累产超20亿方,“深海二号”启动在即

“老人小孩喊着没水没吃的,我们赶紧让他们放绳子”

俄军已完全控制乌东重镇北顿涅茨克

“若爆发三战先轰炸伦敦,世界威胁来自盎撒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