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勒斯坦女子在约旦河西岸被以军枪杀,当地媒体:又是一位记者

来源:观察者网

2022-06-02 15:51

【编译/观察者网 李焕宇】6月1日,在半岛电视台知名女记者阿克利赫被枪杀21天后,巴勒斯坦女记者戈弗朗(Ghofran Warasnah)在约旦河西岸的一处难民营门口被以色列军队枪杀。据半岛电视台报道,戈弗朗今年31岁,是当地媒体“梦想电台”的新员工,“梦想电台”也承认了这一身份。

与阿克利赫被杀不同的是,以色列方面这次承认戈弗朗之死与他们有关。以军单方面声称,当时戈弗朗带着一把刀在接近执行任务的士兵,难民营目击者则表示,两米外的她不会对以色列军人构成任何威胁,她的家人和同事也否认了以军的说法。

被以军枪杀的戈弗朗

以色列:她带了刀,而且有前科

《以色列时报》6月1日援引以色列军方的声明称,当天一名巴勒斯坦妇女手持一把刀接近驻扎在约旦河西岸的一名以军士兵,随后被开枪打死。

以军公布了据称是该女子所持的刀的照片。他们表示,该女子当时正持刀接近,有行刺企图,所以士兵的枪击是对此做出的回击,子弹从左臂打穿了戈弗朗的身体。

美联社援引一名以色列安全官员的话称,这名女子在1至3月期间因试图在约旦河西岸城市希伯伦刺伤一名以色列警察而入狱。但报道同时强调,目前还没有照片或视频可以证实以军的“行刺”说。

以军公布的据称是戈弗朗拿着的刀 图片来源:以色列军方

据《以色列时报》报道,以色列和约旦河西岸最近几个月发生多起恐怖袭击,造成19人死亡。为打击不断升级的暴力事件,以色列军队加强了在约旦河西岸的活动,自3月中旬以来,至少有30名巴勒斯坦人被杀,其中大多数死于以军的行动,他们中的一些人是与以色列士兵交火的枪手,另一些则参与了暴力冲突。 还有一些人则是无辜的旁观者。

目击者:她对以军没有威胁

尽管以军将这起事件视为士兵对持刀行刺者的反击,但在场的目击者并不这么看。

半岛电视台6月1日援引目击者的说法称,戈弗朗没有对士兵造成什么威胁,那把刀很小,而且她当时只是在上班路上。据巴勒斯坦记者联合会的信息,戈弗朗断断续续做了十多年的记者,三天前,她在当地的梦想电台(Dream Radio)找到了一份新工作。

总部位于伦敦的“新阿拉伯”网站采访到了她的堂兄,据他回忆:“大约在早上7点40分,戈弗朗穿过难民营的入口去上班,那里通常是以色列军队驻扎的地方。几分钟后,我们听到有人被枪杀的消息,我和其他人冲到营地的入口处,发现是她。”

戈弗朗的家人见到了她的尸体 图片来源:巴勒斯坦Wafa新闻社

报道指出,在巴勒斯坦红新月会试图治疗她时,以色列军队对他们进行了阻拦,足足有20分钟,随后她被转运到希伯伦的一家医院,一小时后因抢救无效死亡。

那家医院的医生称:“戈弗朗被子弹击中胸部,距离心脏非常近。她被送到医院时已经奄奄一息,最后因失血过多,心脏停止了跳动。”

戈弗朗的同事,梦想电台的节目制作人表示,戈弗朗聪明、有魅力,对新闻和媒体充满热情。“能和我们合作,她非常兴奋,我们也很高兴她能成为团队的一员,”他说:“6月1日是她上班的第一天,我们一直期待着新声的加入,结果却收到了她被杀的消息。”

戈弗朗的同事和家人都否认了以色列军方的“行刺”一说。一名难民营目击者告诉巴勒斯坦媒体,戈弗朗被杀时站在距一名以色列士兵两米远的地方。

“新阿拉伯”网站指出,戈弗朗是继半岛电视台的阿克利赫之后第二位被以色列军队杀害的记者。2022年初至今,已有56名巴勒斯坦人被以色列军队杀害。

又一位记者被杀,又一场生变的葬礼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以色列方面从未承认他们杀害过阿克利赫,但无论是阿克利赫还是戈弗朗,她们的葬礼都遭到了以色列方面的干预。

据半岛电视台报道,6月13日,阿克利赫的遗体在从医院转移至教堂举办葬礼的路途上,此时以色列警察与挥舞巴勒斯坦国旗并大喊抗争口号的护棺民众们发生激烈冲突,他们使用警棍和爆音弹围殴了抬着灵柩的巴勒斯坦民众,并导致棺椁在冲突中一度摔落在地。

警察驱赶遇害女记者葬礼参与者的画面令美国、欧盟方面都感到不安。以色列警方的解释是,因为有“暴徒不顾逝者家属意愿夺走了棺椁,在送别游行中引发骚乱”,为使葬礼顺利进行警方才不得不采取了强制措施,最终逮捕6人。

戈弗朗的葬礼也发生了不愉快的事情。

据“新阿拉伯”网站6月1日报道,在戈弗朗死后不久,她的送葬队伍就组建起来了,人们护送着她的遗体从医院返回她此前所在的难民营,但是以色列军队关闭了难民营入口,不让人们进去,并将同行车辆赶走。最后,一小部分人以步行的方式抬着尸体,绕过汽车朝难民营走去,尽管以色列军队向他们投掷了催泪瓦斯和震爆弹,但人群继续前进,而且有更多人加入进来。

戈弗朗的堂兄表示,尽管以色列士兵们冲击着护棺队伍,但他们最终还是进入了难民营:“他们无法阻止我们,只能让我们通过。”

护送戈弗朗遗体的队伍遭以色列军队催泪瓦斯袭击 视频截图

巴勒斯坦——被压制的声音

就在西方媒体聚焦于乌克兰的风吹草动,并为该国主权“摇旗呐喊”的时候,在巴勒斯坦发生的一切却鲜有人问津。

据半岛电视台报道,包括以色列总理贝内特在内的高级政界人士鼓励军方使用致命武力,即便是对那些没有构成重大威胁的巴勒斯坦人。这种过度使用致命武力而不是逮捕的做法遭到了当地和国际人权组织的谴责,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在报告中指出:

以色列部队“经常违反国际标准,仅仅出于怀疑或作为预防措施,就对巴勒斯坦人使用火器”。

在穆斯林斋月期间,以色列军队和定居者还袭击了东耶路撒冷的阿克萨清真寺,并于周日在老城及其周边地区举行以色列极右翼“耶路撒冷日”游行,导致数百名巴勒斯坦人受伤。

在半岛电视台知名女记者阿克利赫被枪杀后,英美主流媒体有意避免在标题提及“以色列军队谋杀记者”的做法也引来外国网友的指责,认为这与他们报道其他事件标准不一,有人甚至认为相关报道试图为美国的以色列盟友隐瞒真相。

5月31日,“新阿拉伯”网站刊登了一篇在加拿大的巴勒斯坦记者发来的文章,此人在文章中直言,欧美对巴勒斯坦记者有着明目张胆的排斥和双重标准。比如,乌克兰记者们深受欧美的追捧,2022年,普利策奖被颁发给了一名乌克兰记者;但在2018年,在报道加沙边境抗议活动时被以色列狙击手打死的巴勒斯坦记者穆尔塔贾(Yaser Murtaja)则没有收到任何特别的嘉奖。

今年,阿克利赫被杀了,但是加拿大《枫叶报》总编辑告诉她,加拿大记者协会不会对此事发表任何评论,因为他们通常只对与加拿大记者有直接影响的事情发表声明。

在这位记者看来,欧美正在有意抹杀巴勒斯坦的存在。在去年以色列轰炸加沙期间,加拿大广播公司的纸片人还在发给员工的一封电子邮件里就说:“我们不使用巴勒斯坦来指代约旦河西岸或加沙。我们可以引用抗议者说这些话的片段,但我们不应该这样做,因为没有巴勒斯坦这个现代国家。”

文章认为:“压制巴勒斯坦人的声音是一个系统性问题,这来自于媒体的高层,并有着几十年的支持。”这种努力不仅是为了抹杀巴勒斯坦的国家地位和身份,而且也是为了通过强化这种偏见影响读者,混淆以色列占领的事实。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李焕宇
以色列 巴勒斯坦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巴以恩仇录

以色列总理:达成巴以问题“两国方案”是正确决定,但...

2022年09月23日

东耶路撒冷150所巴勒斯坦学校罢课:“对教育以色列化说不”

2022年09月20日

小编最近文章

06月02日 15:51

巴勒斯坦女子在约旦河西岸被以军枪杀,当地媒体:又是一位记者

05月31日 20:18

赫尔松当局拒认泽连斯基:他是西方主子的人质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越来越多华人学者放弃美国终身教职,回到中国”

“如果富国认为疫情已结束而躺平,他们将沾满鲜血”

菲律宾也想买俄燃料

“如果富国认为疫情已结束而躺平,他们将沾满鲜血”

英国启动50年来最大规模减税计划,遭股债汇三杀

王毅纽约会见布林肯:台湾问题是中国核心利益中的核心

我国第三艘航母福建舰正按计划开展系泊试验

王毅会见乌外长:中方从不袖手旁观,也不火上浇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