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批评卡塔尔世界杯的人,没做好西方在21世纪余下时间内远离世界中心的准备”

来源:观察者网

2022-11-23 20:55

【文/观察者网 李焕宇 编辑/徐乾昂】世界杯,本应是全世界的足球盛宴,但在本届,却总有人演奏不和谐的音符。

11月20日,英国两大电视台BBC和ITV拒不播放开幕式,还指责卡塔尔贿赂国际足联、残酷压榨移民劳工、颁布同性恋禁令......

同一天,多家英国媒体还称,一家以色列电视台反复向世界杯球迷主题曲献唱歌手问及卡塔尔的“人权”问题。

实际上,自卡塔尔在2010年拿下本届世界杯主办权以来,类似的指责就从未消停过。19日,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甚至就此公开回击那些批评者,称“在开始给别人上道德课之前,我们应该为过去的3000年道歉”。

为什么一个中东小国会被如此“针对”?11月22日,两家英国媒体《金融时报》和“中东之眼”不约而同地谈到了这件事。后者指出,西方一些仍然抱着“东方主义”、“欧洲中心论”等陈词滥调的人,在对卡塔尔的指责上虚伪至极,且充斥着刻板印象;前者认为,那些人之所以这么想,是因为他们尚未就21世纪剩下的几十年——一个老牌民主国家不再是世界中心的新时代,做好准备。

11月22日《金融时报》国际政治评论员,同时也是副主编的嘉南·加内什(Janan Ganesh)认为,一些批评卡塔尔世界杯的人,在心理上根本没有为本世纪剩下时间内世界格局将发生改变做好准备。

加内什称,无论中国能否超越美国,世界权力的中心都可能从老牌民主国家手中悄悄溜走,但那些最早意识到“西方局限性”的自由派如今却把它遗忘了,可西方现在能怎么做?

他表示,自由派们当初曾宣称,西方没有资格评判世界上不那么民主的地区,那些政权并不是坏的,更不是“邪恶的”,只是没有游历过的美国人所不理解的当地文化的产物。他们当初不仅仅想制止伊拉克战争,而是认为西方价值观并不适合所有人。

可现在,按照他们对卡塔尔的批评,如果一个海湾国家举办一场大型赛事是“过分”的行为,那美国是否应该继续同民主法治进程曲折的泰国保持外交关系?意大利是否应该在去年同阿尔及利亚(西方认为的“非民主国家”)签署天然气协议?其他国家是否应该继续进口卡塔尔的能源从而带给它财富?

同样的道理,如果拥有近亿人口的越南是“不自由的”,世界人口第四大国印度尼西亚只是“部分自由”的,那么没有这些国家的帮助,西方所谓“亚洲战略”又从何说起?

加内什坦言,自己很高兴看到有那么多对卡塔尔的指责,因为在相当一段时间里,发展中国家的崛起是自由派当中广为流传的一个话题,仿佛他们已经吸收并接受了这一切。但如今的指责风波成功地戳破了他们此前营造出的一种假象,也充分说明,许多人只在口头上支持“世界正在变化,力量平衡不会那么向西方倾斜”的观点,而没有考虑到其实际影响。当世界杯在一个没那么保守的海湾国家举办时,这派人终于开始思考——要不要继续“道德妥协”下去了。

除了卡塔尔,国际足联同样因“献媚”遭受指责。然而作者指出,这就好像国际足联一开始是一个“民主俱乐部”似的,可事实上,它确实是一个全球性组织,其成员的构成五花八门,只是总部恰好位于苏黎世,像军政府治下的阿根廷还有如今被西方针对的俄罗斯都曾举办过世界杯。

在加内什看来,如果国际足联会让这些自由派感到可耻,那么他们对西方大国行动的反应就很值得想象了。在大谈民主之后,美国总统拜登已经将其敌人范围缩小到那些更积极的“修正主义”国家,因为他知道,胜利取决于拉拢那些不符合自由派理念的盟友,另一些国家则较慢地意识到这一点。

加内什评价道:“(自由派)抛弃了相对主义换取了所谓的‘普遍良知’,仿佛这个世界让它变得难以接受一样”。

多哈夜景 图片来源:新华社

而在同日“中东之眼”的文章中,“Arabi 21”网站总编辑希拉勒(Feras Abu Helal)表示,卡塔尔这次遭到的舆论针对前所未有,即便是那些经常被媒体拿所谓“人权问题”说事的国家,在举办国际赛事时也没遭到如此恶毒的攻击。

他不否认,卡塔尔在对待外籍劳工方面确实有做的不够的地方。例如工人工作条件恶劣、工作时间长、工资低......虽然卡塔尔引入了最低工资标准,也改革了限制工人换工作的“卡法拉制度”(注:该制度要求所有非技术工人都有一个国内的保荐者,负责他们的签证和法律地位,通常是雇主),但这些变革改得还不够深,外界指责的依旧存在,尤其是在那些建造世界杯项目的工人身上。

但是,西方媒体的这种指责非常虚伪。因为,许多参与世界杯项目的大型建筑公司,以及那些在卡塔尔兴建了许多酒店和住宅的建筑公司,都是西方公司。凭借着对外籍劳工的残酷剥削,这些公司派到卡塔尔的西方员工有着诱人的薪酬待遇,可以说是这种不公平制度最大的受益者之一。然而,那些批评卡塔尔人权记录的西方人士却很少提及这些事实。

正如英国记者皮尔斯·摩根(Piers Morgan)指出的那样,西方的虚伪在他们媒体的行为中得到了充分的展现:一方面,他们指责卡塔尔在筹备世界杯期间的人权记录;另一方面,他们派出自己的员工去享受那些由“遭不公正待遇”的劳工创造出来的奢侈品。

2017年2月,工程师在卡塔世界杯开幕式举办地——海湾球场的建筑工地前,该球场由来自意大利的公司承建 图片来源:新华社

不仅如此,西方媒体在对卡塔尔的报道中充斥着刻板印象。比如《每日星报》一篇文章的标题是——《在英格兰队的卡塔尔基地外,骆驼在呻吟,让球队面临不眠之夜》。英国广播公司更是用过一种令人生厌的比喻——声称本届世界杯“被争议的沙尘暴摧残着”。

希拉勒指出,卡塔尔在上世纪70年代从英国获得独立之前可能只是一个沙漠小国,但现在的它是一个繁华的国家,在基础设施、海滩、建筑以及个人发展方面做的非常出色。他特意强调,自己在海湾一带住了近十年,从未见过骆驼。

“欧洲中心论”在这些媒体的报道中同样露骨。例如西方媒体聚焦于卡塔尔世界杯选择在冬季举办,《每日邮报》称这“剥夺了我们夏天踢足球的一次机会”。但“为什么所有国家都要根据欧洲的节假日来安排他们最重要的国际体育赛事呢”?

希拉勒认为,除了欧洲中心主义,没有其他答案。

实际上,西方就本次卡塔尔举办世界杯展现出来的虚伪,在西方媒体圈内也引发异议。

MSNBC新闻网20日发表了题为《卡塔尔举办世界杯凸显西方双标》的文章。埃及出生、曾旅居卡塔尔的作者艾曼·莫耶丁表示,在LGBT问题上对卡塔尔指指点点的美国,其国内也没有对该问题有一个统一的认识。就今年来说,美国有240个立法对LGBT人群权益不利。“我想问那些批评卡塔尔的人,会不会同样呼吁剥夺美国2026年举办世界杯的资格呢?”

再譬如,英国《美日电讯报》22日发表文章,称每当涉及能源政策,西方的“双标”最能尽显无疑。最简单的解决方式就是:如果想抗议卡塔尔举办世界杯,就不要向卡塔尔购买石油。乌俄冲突加大了西方对中东能源的需求,伊朗问题又让卡塔尔重回美国中东战略的“排头兵”。然而,今年5月卡塔尔埃米尔塔米姆·本·哈马德·阿勒萨尼访问伊朗,在谈到地区问题时,莱希表示,该地区国家的政府应知道,任何外国势力特别是西方国家的干涉,都会危害地区安全。他强调,地区问题必须通过地区国家来解决。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李焕宇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2022世界杯

爆冷!比利时0:2负于摩洛哥

2022年11月27日

他穿着印有俄国旗的球鞋上场,国际足联:不处罚

2022年11月27日

小编最近文章

11月20日 16:58

土耳其“报复”

11月20日 15:39

“只要保持互信和良好关系 中国新加坡合作潜能还是很大”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面对美国封锁,古巴向中俄土寻求“突围”

师徒、决裂、入狱、接班…马来新总理诞生记

“马克龙将告诉拜登:中国还是产业补贴,只能选一个”

“北京治霾已见成效,新德里为何不行?”

“欧洲要为美国人的一意孤行做好准备”

美国违反世贸原则扰乱全球半导体供应链,中方严重关切

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整改20条实施中出现的问题

面对美国封锁,古巴向中俄土寻求“突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