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年来首次向记者开放,三边委员会成员:美对华政策狭隘,损人不利己

来源:观察者网

2022-11-30 17:41

【编译/观察者网 齐倩】三边委员会是北美、西欧和亚太3个地区部分国家非官方人士组成的政策协调机构,由洛克菲勒、布热津斯基等人于1973年发起成立,常年不对外记者开放。

而据《日经亚洲》英文版11月29日报道,近日,日经新闻记者被允许旁听三边委员会亚太区会议,这是该机构自1973年成立以来首次允许记者听取整个会议过程。该委员会亚太分部两名执行委员会成员詹姆斯·近藤(James Kondo)和池田政久(Masahisa Ikeda)接受采访,回答了该机构选择向记者开放的原因。

其中,池田表示,亚洲在三边委员会中可以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但在过去十年,美国的亚洲政策,特别是对华政策一直“狭隘且执着”,而这“不仅伤害了世界,还伤害了美国自身”。

《日经亚洲》报道截图

据介绍,近藤是日本国际之屋(International House of Japan)的主席。日本国际之屋是一家总部设立在日本东京的非营利组织,在美国洛克菲勒基金会的支持下于1952年成立。池田则是美国谢尔曼·思特灵律师事务所亚洲地区执行合伙人和东京办事处负责人,预计将于明年3月出任三边委员会亚太分部主任。

问:三边委员会历来以保密著称。此次为什么选择对外开放?

池田:三边委员会一直并将继续严格遵守“查塔姆规则”,即与会者可以自由使用收集到的信息,但不得透露发言者的身份和所属机构,因此记者甚至不被允许进入会议房间。在我们的年度全体会议上,我们经常在外设有新闻发布室,在那里,成员们将向媒体简要介绍会议的总体讨论情况。

我们委员会内部有一些记者成员,但这是第一次有记者以报道会议的目的被接纳。

的确,这种封闭的、相当隐秘的、神秘的形象常常对我们有利。但在亚太部门,我们注意到,三边委员会的认可度正在下降,特别是在三四十岁的人群中。委员会的宗旨是准确把握世界的大趋势,汇集不同时代和学科的专家,提出有效的政策。因此,我们的知名度非常重要。

我认为,亚洲在委员会中可以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在过去十年左右的时间里,美国对亚洲的政策,尤其是对中国的政策一直是狭隘和执着的(narrow-minded and unyielding)。这不仅伤害了世界,也伤害了美国自己。

例如,俄罗斯和中国是拥有核武器的邻近的超级大国。如果美国在乌克兰政策的某些方面与中国合作,这场战争可能会很快解决。

三边委员会的作用之一就是从亚洲传递这样的观点,以便美国能够认识到有一条不同的道路。

在委员会内,任何人都可以畅所欲言,这是我珍视的传统。不管记者是否在场,我们都需保持这一传统。

三边委员会亚洲分区执行委员近藤(左)和池田(右)接受日媒采访

问:近藤先生,你选择来到三边委员会的理由是?

近藤:洛克菲勒家族一直致力于与亚洲建立更紧密的关系。我的组织——日本国际之屋,由约翰·洛克菲勒和日本记者松本重治于1952年建立。约翰的弟弟戴维·洛克菲勒创立了三边委员会,自成立以来,日本国际之屋的领导人一直是三边委员会的成员。

至于美国的外交政策,我觉得民主党和共和党在中国问题上的立场变得非常相似。在欧洲,整个大陆对乌克兰的态度相似。但在亚洲,各国观点非常不同:在制裁俄罗斯的问题上,许多亚洲国家要么投了弃权票,要么试图保持中立;在中国问题上,基于各自的国家利益,每个国家都有更微妙的做法。

这种多样性很重要,需要加以考虑。

无论是经济政策还是气候政策,如果亚洲能够团结起来,就一个方向达成一致,那么几乎肯定会因自身的经济规模或人口数量对世界产生重大影响。

因此,我认为,亚洲拥有决定世界走向的投票权。

三边委员会是亚洲、美国和欧洲处于平等地位的为数不多的国际会议之一,因此我希望它能成为“第二轨道外交”(也称非官方外交)的有效舞台。

问:你们是如何将中国引入讨论议程的?

池田:从21世纪开始,我们邀请了来自中国和印度的知识分子。如果没有中国和印度的投入,我们就无法充分传达“亚洲视角”。

近藤:当我们谈到全球意见领袖时,外界往往是谈论世界的美国或英国学者。他们甚至领导了关于中国和印度的讨论,因为媒体倾向于引用这些专家的话。但亚洲有很多知识分子,亚洲也有新的媒体渠道。我们希望在我们的讨论中纳入这些观点。

1973年三边委员会成立的时候,美国和欧洲还在轻松地进行对话,管理世界经济。有些人反对让日本加入这个排外的俱乐部,但日本日益增长的经济影响力使之成为必要。

今天,由于世界变得更加分裂,我们需要理解不同的观点。对欧洲来说,重要的是将俄罗斯的观点纳入他们的讨论。

把中国拒之门外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如果把中国拒之门外,那可能成为一个选择;但现实情况是,中国是一个庞大的经济实体,将继续参与我们所有人的生活。政府间的第一轨道对话越是停滞,第二轨道的作用就应越大。

问:解决不平等问题对西方和亚洲都是一项挑战。

近藤:亚洲和西方对全球化的未来有很大的不同看法。亚洲是全球化的最大受益者,世界一体化使本地区许多人摆脱了贫困。亚洲通过作为美国和欧洲市场的制造业中心实现了增长,但随着工作机会被转移到海外,美国和欧洲内部出现不平等。

亚洲将继续推动全球化,并必须证明亚洲的活力增长将是西方企业增长的源泉。英国把握住了这一未来愿景,正要求加入《全面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

不幸的是,我们未能在讨论中就此产生影响。“全球化已退却并被两极分化所取代”是西方的说法。亚洲人的说法是:像中印这样的国家在全球化的背景下实现了指数级增长,印度的GDP增长率将继续保持在6%以上。没有其他地区像亚洲这样。所以应围绕如何分享这种活力展开讨论。相反,许多亚洲国家倾向于向美国抱怨美国市场准入不足。为重振贸易谈判,亚洲需要证明,美国如何能成为亚洲蓬勃发展的一部分。

三边委员会标志

公开资料显示,三边委员会是北美、西欧和亚太3个地区部分国家非官方人士组成的著名政策协调机构。美国在卡特政府期间,总统、副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国务卿、国防部长、财政部长等要职都由三边委员会成员占据,共达26位之多,三边委员会也一度被称作美国的“影子政府”。

该委员会是由洛克菲勒、布热津斯基等人于1973年发起成立,其成员包括北美、欧洲、亚太3个地区的350多位政界、企业界和学术界的重量级人物,每年就全球政治、经济、安全和社会等领域的一系列重要问题进行研讨,形成政策建议,对各自的政府施加影响。西方七国首脑峰会(G7)机制就是在三边委员会倡议和推动下建立的。

三边委员会主席戴维·洛克菲勒曾于1981年5月率团访华。2005年,三边委员会亚太区会议在北京举行,这是其成员第二次来华并首次在中国举行会议。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齐倩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超1800人遇难,“这是土耳其近一个世纪最大灾难”

土耳其一日内4次地震,已致土叙两国超1400人遇难

美方武力袭击我无人飞艇,谢锋向美使馆严正交涉

时隔三年,全国首个出境游团队今日0点15分起飞

脱欧3周年,英国大败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