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冬天,下个冬天,欧洲怎么过?

来源:观察者网

2022-12-08 21:38

【文/观察者网 徐蕾】最终,在一片恐慌中,欧洲的冬天还是来了。

几个星期前,欧洲传来了一连串“好消息”:

10月和11月天气反常地温暖,这使得天然气库存比预期持续更长时间,并降低了飙升的天然气价格;

明年一季度交付的天然气售价约为125欧元/兆瓦时,低于夏季的300多欧元;德国的电力批发价格已从8月每兆瓦时超800欧元的峰值,暴跌至11月月末的不到200欧元;

欧盟此前批准了一项法令,要求成员国确保其天然气储备在11月1日前至少满80%,最后,他们完成了目标——目前储气库已满95%。

欧洲能源危机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吗?不。

12月刚到,欧洲今冬第一次大寒流就来势汹汹。来自格陵兰岛的北极气流预计将使气温在未来几天急剧下降,彭博社12月6日援引气象预报公司(Maxar Technologies Inc.)预测,未来两周,英国和北欧地区的气温将降至冰点以下,只有伊比利亚半岛和欧洲南部的部分地区能幸免;

寒潮之下,各国政府已经动用了部分应急天然气储备,推动欧洲天然气价格回升至6周以来的最高水平;

此外,欧洲的政客们这几个月正在大手笔地花钱。据彭博社数据,到11月,欧洲为应对能源危机花的钱已达7000亿欧元,能源补贴的巨额支出正在造成巨大的财政问题;

同时,欧洲内部为如何应对这一危机的看法正在扩大,通货膨胀也在加速,为保持电力供应进行的疯狂争夺分散了政府在其他紧迫事务上的注意力……

欧洲的危机,才刚刚开始。

能源危机:下一个冬天会更艰难

尽管欧洲天然气批发价格在温暖的11月末已降至125欧元/兆瓦时左右,但就在去年,这一价格还不到20欧元,目前天然气价格是长期平均价格的六倍。此外,导致今年夏季电价飙升的一些问题依然存在,包括法国几座核电站因维修而关闭、欧洲水力发电厂的河流和水库因干旱而水位偏低……

俄罗斯过去向欧盟提供40-50%的天然气进口,现在只供应15%左右。11月22日,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威胁将减少经由乌克兰通往欧洲的最后一条管道的天然气供应。

据彭博社数据,随着12月寒潮来袭,欧洲天然气储备从95%降至91%。虽然仍高于正常水平,但需要注意,到2023年,欧洲的天然气储藏库将需要再补给一次,这一次很可能没有任何来自俄罗斯的管道天然气。

12月7日,国际能源署总干事法提赫·比罗尔(Fatih Birol)在政客(POLITICO)的一次活动上警告说,能源危机使欧洲今年冬天变得艰难,但明年将更加艰难。比罗尔表示,2023年将出现多年来最低的新增液化天然气产能——只有200亿立方米。这将对日益依赖液化天然气取代俄罗斯天然气的欧盟构成打击。

“为明年冬天做好准备。明年冬天可能会比我们现在经历的冬天艰难得多。”

“政客”新闻网欧洲版截图

《经济学人》11月26日的杂志专题总结了欧洲试图摆脱对俄能源依赖的3条路,最终发现,每一条路都不是很好走。

首先,欧洲试图尽可能从其他供应商那里获得更多的天然气。比如,德国建成了首个进口液化天然气的设施,将于明年1月开始运营;从挪威到波兰、从波兰到斯洛伐克的管道已经开放了天然气运输,这有助于欧洲大陆各地分散使用天然气;欧洲买家用高于亚洲买家的出价,为冬季储备天然气……但是《经济学人》预计,在2024年中之前,全球天然气供应不会有大幅增加,因此明年欧洲将不得不再次与亚洲买家竞争。更重要的是,今年6月前,欧洲都从俄罗斯进口大量天然气,到了明年,短缺将会更大。

其次,欧洲计划通过别的发电方式来降低对天然气的需求。比如,作为反核游说势力大本营的德国,还是在11月11日同意推迟关闭最后三座核电厂,尽管只延长到4月;一些被封存的煤电厂已经重新开工,尽管这与欧洲近来大呼的环保格格不入;欧洲各国政府试图加快可再生能源的部署,例如,比利时和法国采取了减税措施……但《经济学人》指出,现实是,由于核能和水力发电的大幅减少,天然气发电的数量实际上有所增长。拥有56座核电站的法国曾经是欧洲最大的电力出口国,但目前正在努力修复一系列问题,这些问题导致法国近一半的核电站无法使用,使其邻国失去了一种至关重要的电力来源;尽管秋季的雨水让北欧国家水库水位回升,但意大利的水力发电仍在减少;风能方面,根据WindEurope数据,风力涡轮机的订单在2022年第二季度大幅下降,第三季度几乎没有恢复。

风力涡轮机订单尚未恢复  图源:《经济学人》

第三,试图抑制天然气和电力的需求。据《经济学人》数据,今年到目前为止,欧盟国家的天然气消耗量比以往减少了10%左右。耗电量也下降了,不过下降幅度没有那么大。温暖的天气、飙升的价格和节约行为都是造成需求下降的因素。但这一方法的问题在于,许多国家政府出于对经济和政治后果的担忧,决心保护消费者免受天然气短缺的影响。比如,法国将天然气价格限制在去年的水平,电力价格仅比去年高出4%,并打算在2023年将这些上限仅提高15%;西班牙为天然气发电提供补贴,以降低价格;意大利则降低了电力和天然气消费的税收。不可避免的结果是,这些国家的削减幅度远远小于欧洲其他大型经济体。

9月8日,波兰西里西亚省鲁达希隆斯卡,煤炭经销商在Bielszowice煤矿外抗议能源危机  澎湃影像

砸钱过冬,费用飙升至7000亿欧元

据彭博社援引布鲁塞尔智库Bruegel的数据,11月,欧洲为确保能源供应和保护消费者免受价格飙升冲击而支付的巨额费用飙升至7000亿欧元。自2021年9月以来,欧盟国家已指定并分配了约6000亿欧元的支持,此外,英国和挪威采取的措施使这一总额增加了1050亿欧元。

这笔支出几乎相当于欧盟里程碑式的联合债券发行计划,该计划旨在帮助该地区的经济免受新冠大流行的影响。但是,如此巨大的补贴支出势必不可持续。能源危机的影响才刚刚开始,但欧洲国家的财政很快就会不堪重负。

意大利总理梅洛尼领导的政府将明年300亿欧元预算的三分之二拨给面临高能源价格的家庭和企业。

希腊已经花了约750亿欧元来维持经济运转,其中大部分用于救助措施,包括对企业和家庭的税收减免,以及旨在降低汽油零售价的减税。

欧洲第一大经济体德国支出最多,达2642亿欧元,占该国GDP7.4%。

彭博社截图

严重分歧下的“价格上限”

欧盟很早以前就提出用天然气价格上限遏制俄罗斯的想法,但因为成员国利益不同,吵到现在还没有结果。

据路透社报道,12月6日,欧盟国家考虑了将天然气价格上限降至220欧元/兆瓦时的最新提议。一周后(13日),欧盟将举行会议,希望解决让27个成员国存在严重分歧的价格上限问题。

这一上限此前为275欧元/兆瓦时,但这对一些国家来说太高了,比如法国和西班牙就担心这个上限可能永远不会真正生效。法国消耗的天然气不多,但正在大量进口电力以弥补其核能短缺,政府热衷于任何可能抑制电力批发价格的措施。西班牙有一条通往阿尔及利亚的管道和充足进口液化天然气,因此不太可能出现短缺,但该国进口天然气的价格与欧洲基准挂钩,因此,西班牙也希望价格上限尽可能的低。

但是德国则相反。如果价格下降,天然气会被转移到世界其他地区,从而导致天然气短缺。德国工业强烈依赖天然气,所以宁愿支付高昂的价格也不愿承担配给制的风险。

还有如意大利和东欧大部分国家,在这些国家,高油价对财政和经济的影响十分严峻,所以他们愿意尽一切努力来减轻负担,他们认为价格上限是保护消费者和经济免受高能源价格冲击的一种方式。

尽管欧盟就价格上限不断做出妥协,但是距离各国达成一致似乎还有段路要走。一些不愿透露姓名的欧盟外交官告诉路透社,各国的立场没有改变,并预计在13日的部长级会谈之后,可能需要在19日举行另一次会议。

另一边,12月5日,七国集团(G7)对俄罗斯石油实行的价格上限,不允许俄罗斯这个世界第二大石油出口国以每桶60美元以上的价格出售原油。G7希望通过该手段一方面削减推动俄罗斯军事行动的石油资金,另一方面允许俄罗斯继续出售石油,以保持全球供应,避免影响深远的价格冲击。

但是,据彭博社12月8日报道,由于G7为俄罗斯石油出口设定的价格上限还不够低,不足以大幅削减克里姆林宫明年的财政收入。经济学家认为,即使这确实导致原油产量下降,但目前普京仍有足够的现金用于特别军事行动。

停电、死亡…欧洲凛冬将至

随着气温骤降,停电危机将笼罩在欧洲的日常生活之上。

欧洲输电系统运营商网络最近的一份报告显示,法国、瑞典和芬兰等国的电力供应面临中断的风险。

据《纽约时报》12月7日报道,法国政府上周开始指示全国各地的官员,最早在下个月就为可能出现的轮流停电做好准备,法国政府已经建立了一个全国性的警报系统,提前通报任何停电情况:在任何地方断电的三天前,官员们将发表公开声明,并通过一款名为EcoWatt的应用程序在手机上提醒人们。

英国国家电网运营商警告家庭,如果用于发电的天然气短缺,下午4点到7点可能会停电。

德国民防和灾难援助办公室在其网站上发布停电预警,这样写道:“电话坏了,暖气不开,没有温水,电脑罢工,咖啡机关闭,没有灯……你很快就会发现你是多么依赖电力。”

和法国强调限电计划只是最后手段类似,德国官员坚持认为不太可能发生电力危机,但“不能完全排除”。

在冬季长期依赖法国核电的瑞士,市民已被敦促为持续数小时的停电做好准备,准备足够的木柴、手电筒和电池。

在几乎三分之一的汽车都是电动车的芬兰,该国电网敦促车主不要在早晨电力需求高峰时,打开插入式汽车加热器来融化车窗上的冰,而是“用体力刮掉”。

而能源危机给欧洲带来的影响远不止停电。

在个人层面,经济学人模型表明,在一个正常的冬天,实际能源价格上涨10%可能导致死亡人数增加0.6%。因此,今年的能源危机可能会导致整个欧洲额外10万老年人死亡。

经济上,欧洲通胀还未见顶。价格在过去一年里上涨超过4%的商品所占份额正在增长。补贴导致的能源价格上涨的延迟影响,将拖长高通胀期。反过来,这更有可能导致工资和服务价格飙升,从而延长物价螺旋式上升的时间。

就欧洲企业而言,德国研究机构ifo最近的一项调查发现,德国75%的制造业企业在没有减产的情况下削减了天然气的使用。而剩下的25%才是问题所在,比如基础化学品、金属和陶瓷企业。德国大型化工企业巴斯夫(BASF)首席执行官早在4月份表示,放弃俄气将“摧毁我们整个国民经济”。

再说欧洲国家政府们,那些曾希望将2022年和2023年作为经济全面改革期的愿望落空,改革的机会因为能源危机被推迟。本来可以用来帮助因经济结构调整而受到损害的人的钱,却被用于能源补贴。

可以说,天然气短缺给欧洲造成的最痛苦的伤害,还没有完全被感受到。欧洲最寒冷的,远不止这一个冬天。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徐蕾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欧洲乱局

坦克援乌后他想继续与普京通话,克宫:暂无安排

2023年01月29日

北约高官放话:已准备好与俄“直接对抗”

2023年01月29日

小编最近文章

10月20日 20:52

英首相特拉斯宣布辞职,上任才45天

02月23日 15:59

拜登与乌克兰:2014年的记忆挥之不去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我国移动物联网连接数占全球70%

“美国不能继续沿着这条路走下去”

泰国老挝洽谈中老泰铁路连接计划

多地“新春第一会”提作风,“莫忘自己也是百姓”

我国移动物联网连接数占全球70%

坦克援乌后他想继续与普京通话,克宫:暂无安排

WTO贸易争端解决会议上,中美代表尖锐交锋

美国警方改口:永久解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