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夫罗夫:巴以和谈的障碍之一是巴勒斯坦内部缺乏统一

来源:观察者网

2023-12-31 21:06

(观察者网讯)

12月31日,俄罗斯卫星通讯社刊出对俄外交部长拉夫罗夫岁末专访,讨论了俄乌冲突、俄美关系等莫斯科所面临的国际挑战,也谈及了巴以冲突、塞尔维亚骚乱、国际战略安全等全球发生的“最困难问题”。

新的一年来临之际,加沙地带仍处在战争阴霾之下。拉夫罗夫在采访中重申了俄罗斯对巴以和谈的支持,表示“阻碍他们的障碍之一仍然是巴勒斯坦缺乏统一”。报道称,拉夫罗夫指的是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与约旦河西岸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巴解组织)之间的冲突。

“我们支持我们的合作伙伴,特别是埃及和阿尔及利亚为解决这一问题所采取的行动。就我们而言,我们也在帮助我们的巴勒斯坦朋友寻找解决方案,为他们举行会谈提供俄方平台。我们呼吁在巴解组织政治平台推动团结。”

拉夫罗夫说,俄方一贯主张启动巴以谈判,其关于举行多边磋商的建议仍“摆在桌面上”。据悉,俄罗斯今年4月提出了召开多边磋商、就确保巴勒斯坦统一问题协调立场的倡议,拉夫罗夫称,巴勒斯坦主要运动的代表应参与第二阶段磋商。

面对另一场近在眼前的正在延宕的冲突,拉夫罗夫称,要将所有“犯有战争罪”的乌克兰官员绳之以法,确保他们受到“应有的惩罚”。他说,俄联邦侦查委员会已对约900人提起了4000多起刑事诉讼,“这些人不仅包括激进民族主义组织的成员、乌克兰安全机构的代表和雇佣军,还包括乌克兰军政两界的领导层代表”。

拉夫罗夫表示,俄罗斯执法机构不仅将仔细记录本次“特别军事行动”期间乌方人员的“暴行”,还将追溯到2014年。他指出,俄法院判处了200多名乌克兰武装部队人员长期监禁,“同样的命运等待着所有的罪犯”。

拉夫罗夫接受俄卫星通讯社专访

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本月17日宣布执政党党派联盟胜选后,塞国内已连续13天举行抗议示威,有人试图冲击首都贝尔格莱德的市政大楼。武契奇政府将示威活动与2014年乌克兰“广场革命”相比较,指责这是西方煽动的“颜色革命”

“在贝尔格莱德发生的事情是又一次策划非法夺权的企图。显然,并非所有西方国家都准备好接受塞尔维亚选民在选举中支持武契奇总统及其政治路线的事实。”拉夫罗夫对此评价说,“坦率地说,这种趋势并不新鲜,而且众所周知,这种错误的做法通常会以怎样的结局收场。”

拉夫罗夫还表示,俄罗斯和塞尔维亚旨在在包括安全领域在内的许多领域发展合作,“可以这么说,莫斯科随时准备向塞尔维亚伙伴伸出援助之手”。但他指出,俄方认为塞尔维亚目前的总体局势“稳定”,该国领导人牢牢控制着局势,“清楚地认识到这是他们的国家利益所在”。

据俄卫星通讯社,就在12月30日,亲西方的反对派又在贝尔格莱德市中心举行大型集会,反对12月17日议会和地方选举的结果。反对派“塞尔维亚反对暴力”联盟的领导人之一玛丽妮卡·特皮奇自12月18日开始绝食,呼吁取消选举结果。

根据武契奇当天通过南斯拉夫通讯社发表的讲话,这场“颜色革命”因民众对反对派的支持不足而失败。“想(颜色)革命成功,仅有装备和学生是不够的。政治是本质,是生命,是合法性。不可能在如此低支持率的情况下通过暴力获得政权。否则只会得到更多的人民反对。”

当地时间12月24日,塞尔维亚贝尔格莱德,市民举行抗议,反对议会选举结果,警察站在议会大楼的门后。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采访最后集中在近两年恶化的俄美关系上。当被问及明年美国大选若共和党上台,两国关系是否可能改善时,拉夫罗夫强调,无论大选结果如何,俄罗斯都将继续采取谨慎的态度,因为当前美国“显然还没有准备好在相互尊重和考虑彼此利益的基础上进行诚实的对话”。

“只有在华盛顿承认我们的根本国家利益并开始认真谈判之后,才有可能达成和平共处的模式以及在某些领域进行合作的可能性。”他说,“与此同时,美国的统治集团否认多极世界的现实,并继续从自己的优越性和排他性的角度思考。”

拉夫罗夫表示,虽然白宫暂时警惕不要破坏对俄关系中剩下的一切,但无论美国哪个政党,“都将俄罗斯视为敌人和生存威胁”。“鉴于在这个问题上现有的跨党派共识,希望如果共和党候选人获胜就能改善关系是幼稚的。总的来说,我们不在乎谁赢得美国总统竞选。”

他还提到,只要美国方面在用其他手段增加对俄强力施压方面没有非常举动,俄罗斯就不会首先部署原先被《中导条约》禁止的中短程陆基导弹系统;但如果美国部署被原《中导条约》禁止的导弹武器,俄方也会采取严肃回应措施。

“我国对暂停(部署中导)的承诺与有关地区是否出现美制陆基中导是硬性挂钩的。怀有敌意的国家部署中程导弹这个问题,从俄罗斯国家安全的角度来说是很敏感的。就美国而言,此事具有特殊意义,因为它直接关系到其他一些影响战略稳定的因素。显然,如美国制造更多导弹风险,我国将需要采取严肃的回应措施。”

根据苏美1987年签署的《中导条约》,俄美两国不得试验、生产和拥有射程在500公里至1000公里的短程导弹,以及射程在1000公里至5500公里的中程导弹,包括常规与核弹头的导弹以及导弹的陆基发射器。美俄两国多年相互指责对方违反条约。其中,美国认为俄罗斯9M729型(SSC-8)陆基巡航导弹系统的射程违反《中导条约》。

《中导条约》2019年8月在美国单方面正式退出后失效。俄罗斯总统普京在条约失效后提出,俄方可不在境内欧洲部分部署9M729导弹,但北约需采取对等措施;北约未接受这项倡议。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杨蓉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G20外长闭门会意外泄露,“美国已陷入孤立”

澳矿业三巨头:中国经济仍非常强劲,有些行业令人惊讶

中国经济就像自行车,快了什么都好说

中方再谈美国否决:希望个别成员产生良心上的触动

他警告欧盟:在针对中国上多走一步,都会伤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