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与正嘲讽文在寅,金正恩改组“对敌部门”

来源:微信公众号“中国新闻周刊”

2024-01-04 07:24

“就是他,与我们面对面坐在一起,用木讷的语气谈‘同一个血脉’、‘和平’、‘共同繁荣’云云,弄得动人心弦。这一方面,他真有两下子。”

2024年1月2日,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妹妹、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副部长金与正发表“致大韩民国总统的新年信”的谈话。除了嘲讽韩国总统尹锡悦的对朝军事施压政策外,金与正话锋一转,嘲笑起了她2018年、2019年间多次见过的韩国前总统文在寅。

金与正说,文在寅“聪明狡猾”,用和平、统一的“漂亮话”束缚了朝鲜的手脚,使朝鲜“没有做好战力强化事业,浪费了不少时间,这的确是很大的损失”。相比之下,对朝强硬的尹锡悦2022年上台后,为朝鲜提供了发展军事实力的“千载难逢的机会”。“如果尹锡悦没有表现出疯狂的军事对抗姿态,没有针对我们国家口沫横飞地抛出‘崩溃’、‘惩戒’等谰言,实际上,我们很难在那么短暂的时间内培养现在我们感到满意而值得信赖的强大军事实力。”

金与正的言论,是朝鲜近日大规模改变对韩政策的最新体现。2023年底闭幕的劳动党八届九中全会上,金正恩提出“北南关系再也不是同族关系、同质关系,而且完全固定为敌对的两个国家关系、战争中的两个交战国关系”。随后,为贯彻这一最新指示,朝鲜外务相崔善姬在2024年新年第一天,同“相关部门”工作人员举行了协议会。劳动党中央统一战线部部长李善权等参加了会议。

一个细节是:会议报道中,朝中社依然按照惯例,将李善权等称为“对南关系部门工作人员”,但报道大标题已将他们明确为“对敌部门工作人员”。

朝鲜彻底改变对韩政策,早有预兆。2022年韩国总统尹锡悦上台,半岛关系紧张加剧。2023年初,朝鲜拒绝曾多次访问金刚山的“民间友好人士”、现代集团会长玄贞恩重返故地时,就由外务省而非统一部门出面强调“不可容许南朝鲜任何人士的入境,是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方针”,“此项原则和方针是不变的,今后也将维持下去”。

同年夏天,朝鲜时隔三年“重开国门”之际,金正恩首次在讲话中将韩国称为“大韩民国”而非“南朝鲜”“南方傀儡政权”。当时有分析指出,这意味着朝鲜本轮开放并不包括重启朝韩交流。此后,一些韩方“友好人士”通过多渠道试图和朝鲜重建非官方联系,但都未成功。

不过,即使如此,外界多认为,朝鲜对韩态度的变化,和过去半岛和平进程陷入僵局时关闭合作园区、关闭联络处、不回应每日“热线”一样,只是针对尹锡悦政府“最大施压”政策的暂时性措施。毕竟,自1961年成立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1978年正式组建劳动党中央统一战线部以来,寻求“解放”或“统一”南方“同胞”,一直是朝鲜的既定政策。朝鲜领导人金正日2000年和韩国总统金大中签订“共同努力统一”的《615共同宣言》,虽然屡遭破坏,但也屡被重新提及,成为半岛局势维持稳定的关键文件之一。

然而,2023年12月,金正恩在八届九中全会报告中指出,过去数十年,虽然朝鲜提出的统一路线获得广泛支持,但“没有一个结出了成形的果实”,只是陷入和平进程不断被中断的恶性循环。金正恩说,这是因为韩国政府虽然不断更替,但“基于自由民主体制的统一”(以韩国体制为主的吸收统一政策)的基调不曾改变,“和他们打交道,永远不能实现国家的统一。这是回顾长久的北南关系时我们党发现并做出的总体结论。”

据此,金正恩称,把韩国政府视为“和解与统一的对象”,是朝鲜“不该再犯的错误”;朝鲜不应再因为“同族”渊源,而同“只不过是一个美国殖民地走狗的怪族”谈论统一。最后,金正恩在向“对敌、对外工作部门”下达任务时,给出了一个新的“统一口号”:“平定整个南朝鲜领土”。

目前,朝鲜改变对韩政策的后续影响,还不清楚。根据1月1日会议释放的信号,韩联社推测称,劳动党统一战线部的地位或将下降,有半个多世纪历史的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甚至可能遭到裁撤,外务省则可能成为外交、对敌事务的统一领导机构。

对于朝鲜方面的动向,韩国政府反应相对平静。韩国统一部官员仅表示,朝鲜提出改编统一战线部等机构、宣称无法和韩国讨论统一,是为了“以此为借口加强军事力量并谋求内部团结”。也有分析认为,这是朝鲜对尹锡悦政府去年大规模改组统一部内部人事、将统一部作为“统一破坏部”而采取的反制措施,是否意味着彻底的战略转向,则还需观察。

截至1月3日,由朝鲜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运营的对南宣传主要网站“我们民族之间”依然正常更新,其中“统一政策”相关页面下仍有金正恩、文在寅2018年9月签署的《平壤宣言》。

作者:曹然

责任编辑:范维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王毅会见柬埔寨首相洪玛奈:中国永远是最坚定的依靠

急了?韩媒感叹“从中国来的人少了,包裹多了”

持续强降雨已致广东4人死亡,仍有10人失联

“就算逼迫中企涨价两倍,也救不了欧美光伏”

马尔代夫议会选举,“亲华”执政党获压倒性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