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撰文:美国民众对未来普遍悲观,与经济指标明显脱节

来源:观察者网

2024-02-07 22:40

(观察者网讯)“隧道尽头的光明远没有到来。”一名美国餐饮店老板这样描述他对经济的预期。

《华尔街日报》2月7日发文指出,尽管美国经济指标表现强劲,但许多受访美国人普遍对前景感到悲观,两者之间存在惊人的脱节。在受访者看来,美国政府缺乏连贯的施政计划、政客将党争重于国家、收入增长跑不赢支出等因素,都对他们的长期财务安全感造成冲击。

经济指标与民众情绪脱节

“北卡罗来纳州的卡车司机威尔斯的收入比三年前增加了约20%;俄亥俄州的护士芬克获得了稳定的加薪,积累了退休储蓄,并拥有了自己的房子。疫情暴发时,阿奎罗在纳什维尔郊外开了一家餐厅,现在他拥有第二家餐厅,雇用了近50名员工……”

“但只要问一下他们任何一个人对美国经济的看法,同样的悲观情绪就会浮出水面。”文章写道,“阿奎罗用‘不稳定’来描述,芬克说,‘尽管现在很好,但总有一种感觉,一切都可能会在瞬间消失’。”

文章称,美国人普遍的悲观情绪与经济的强劲指标之间存在着惊人的脱节,毕竟消费数据、通货膨胀和失业率指标都在好转,但人们的悲观情绪让经济学家、投资者和企业主感到困惑。许多人会说,美国人之所以对经济感到不满,是因为他们对长期的金融状况感到不安,认为它容易受到广泛的社会和政治威胁。

“经济阶梯上可靠的台阶,比如大学学位,看起来不再是一项好的投资。海外战争,以及一系列更加大胆的敌对国家,让世界感到危险。缺乏公信力的美国领导者,管理着一个被广泛认为功能失调的政府,人们对美国应对挑战解决问题的能力不抱希望。”

文章称,美国人广泛感到前景黯淡的情况表明,即使经济指标进一步改善也不足以提振国家情绪。在选举年,这将成为拜登赢得第二任期的最大障碍之一。

美政府施政缺乏“连贯的计划”

纽约州居民福斯特说,让她不安的是,政府一边花着钱,另一边又在犯下错误,比如从阿富汗撤军的拙劣表现等等,所有这些都难以让人对领导人处理其他复杂问题的能力产生信心。她说:“我觉得无论他们说了什么关于经济的话,他们实际上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因为他们没有一个连贯的计划。”

福斯特夫妇说:“我感觉我们真的如履薄冰”/《华尔街日报》

“我不指望有社会保障,我必须能够养活自己。”芬克说,尽管自己年收入有9万美元,但扣掉按揭贷款、用车费、水电费和食杂费之后,几乎所剩无几。她说,美国政客们似乎把数据弄得很好,但其他人都在挣扎,她一直担心自己会因意外开支而陷入困境,比如巴以冲突和俄乌冲突可能会推高石油和粮食价格。

收入增长不及成本增长

文章指出,尽管一些美国人在疫情复苏期间取得了进展,但也出现了一些裂痕。虽说美国低收入群体经历了近年来最强劲的加薪,但工资增长总体上正在放缓,这些群体工人的工资增长更为缓慢。达拉斯联邦储备银行的研究发现,低收入家庭不成比例地承受着通货膨胀的冲击,部分原因是他们的收入中有很大一部分用于食品、天然气和租金。尽管通货膨胀已从2022年的峰值大幅降温,但工资增长在2023年年中才开始超过物价上涨,这意味着许多美国人仍在长期感到收入不够。

许多美国人表示,经济的结构性变化让他们对未来感到焦虑。《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杂志》去年的一项调查发现,约78%的美国人表示,他们不相信孩子的生活会比自己的好。《华尔街日报》的另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只有36%的人认为美国梦——任何人都可以通过努力获得成功——仍然可行,低于大约十年前的53%。

尽管节衣缩食,但现年44岁的威尔斯一家经济状况仍在下滑。与三年前相比,威尔斯年收入增加了1万美元,但威尔斯夫妇仍付不起修理卡车的费用,他们还计划在今年失去医疗补助资格时,从微薄的退休储蓄中为他们的两个孩子支付医疗保险。

威尔斯一家养成了节俭的习惯,但经济情况仍在下滑/《华尔街日报》

为遏制通胀,美联储在过去两年里多次暴力加息,推高了借贷成本。文章称,更高的借贷成本叠加上更高的房价相结合,大大削弱了人们买房的能力,利率的提高意味着借款人每月要多支付数百美元。

“美政客将政党利益置于国家之上”

阿奎罗表示,尽管他个人的餐饮生意有所起色,但附近很多同行都倒闭了,对于美国这样一个刚刚摆脱疫情及其高通胀创伤的国家来说,“隧道尽头的光明远没有到来”。

阿奎罗说,他担心美国正在遭受痛苦,因为政治领导人将他们政党的利益置于国家之上。“政治不稳定,世界也非常不稳定,经济不稳定。人们感受到的不是通胀正在缓和,而是乌云依然不散。”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刘程辉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急了?韩媒感叹“从中国来的人少了,包裹多了”

持续强降雨已致广东4人死亡,仍有10人失联

“就算逼迫中企涨价两倍,也救不了欧美光伏”

马尔代夫议会选举,“亲华”执政党获压倒性胜利

有优势谈自由市场,没有时搞保护主义,这是公平竞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