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美国无理打压,TikTok强硬抗争不只为了自己

来源:观察者网

2024-03-16 15:28

【文/观察者网 熊超然】

3月5日,美国国会众议院“美中战略竞争特别委员会”(下称“中国委员会”)公布一项涉TikTok法案,要求中国科技公司字节跳动在165天之内剥离旗下短视频应用程序TikTok,否则TikTok将在美国各大应用商店被禁止上架及中断托管服务。3月7日,众议院能源和商务委员会就以50比0全票表决通过该法案;3月13日,众议院以352票对65票的压倒性多数全体通过该法案

连日来面对事态的迅速发展,TikTok不仅官方声明措辞强硬,还直接在美国舆论场同多名议员“对线”,揭露他们的虚伪嘴脸。而在美国国会参议院内部对这项法案尚存分歧之际,TikTok首席执行官周受资即刻前往国会山积极游说,这些动作都表明TikTok在用尽所有法律手段应对这一危机。

TikTok作为一款风靡全球、在美国就拥有1.7亿用户的应用程序,与其关系紧密的普通人这次也选择和TikTok站在一起,收到弹窗推送的年轻人用“电话打爆国会山”的方式表达他们的诉求,众多内容创作者也在国会大厦前协助游说,抗议这项法案的通过。虽然结果尚无定论,但若TikTok和大批用户不作出强硬回应和激烈抗争,美国政客一定还会加码打压,甚至将黑手伸向更多中国企业。

3月14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已经揭露此事件本质,美国众议院通过的相关法案,让美国站在了公平竞争原则和国际经贸规则的对立面。如果所谓“国家安全”的理由可以用来任意打压别国的优秀企业,那就毫无公平正义可言,看到别人的好东西就要想方设法据为己有,这完全是强盗逻辑。美方对TikTok事件的处理,将让世界更加清楚地看到,美国所谓的规则、秩序究竟是有利于世界,还是只服务于美国自身。

资料配图:抖音国际版TikTok 图自IC Photo

美众议院“闪电”通过法案,TikTok多次强硬回应

短短一周时间,TikTok持续通过官方声明,对美国国会议员的无理打压进行反击,包括在社交媒体X平台上,TikTok官方账号(TikTok Policy)发布了近二十次回应声明。

3月5日,“中国委员会”公布法案之初,TikTok就回应:“无论提案人如何掩饰,这项法案都是一项彻头彻尾的TikTok封禁令,将践踏1.7亿美国人的第一修正案权利,剥夺500万小企业赖以发展和创造就业的平台。”

TikTok官方账号在X平台发布声明截图

3月7日,众议院能源和商务委员会通过法案后,TikTok指出:“这项法案有一个预先确定的结果:在美国全面封禁TikTok。(美国)政府正试图剥夺宪法赋予1.7亿美国人的言论自由权利,这将损害数以百万计的企业,使得艺术家失去其受众,并摧毁全国无数创作者的生计。”

TikTok官方账号在X平台发布声明截图

3月13日,众议院全体通过法案后,TikTok再次强调法案实质是禁令,同时向参议院发出呼吁,并将这条声明置顶。“这个(投票)过程是秘密的,法案被强行通过的原因只有一个:这是一项禁令。我们希望参议院能够考虑事实,听取选民的意见,并意识到这对于经济、700万小企业和1.7亿使用我们服务的美国人的影响。”

TikTok官方账号在X平台发布声明截图

此外,TikTok也同包括领头提出法案的“中国委员会”共和党籍主席迈克·加拉格尔和民主党籍高级成员拉贾·克里希纳莫西等美国政客持续交锋,揭露他们的虚伪嘴脸,这些人一边声称新法案不是封禁TikTok,另一边又公开承认就是要封禁TikTok;一方面嘴上说不针对TikTok,另一方面又在立法文案里处处提及TikTok。

TikTok官方账号在X平台发布声明截图

周受资向美国会游说,TikTok或用尽所有合法手段应对

3月14日,TikTok官方账号还发布了公司首席执行官周受资回应涉TikTok相关法案的视频。在视频中,周受资首先感谢了用户,表示自己想和美国用户分享一些关于众议院令人失望的投票的想法。

“有很多错误信息,我希望能澄清一些事情。”周受资说:“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们致力于保护你们的数据安全,使我们的平台免受外部操纵。我们承诺将继续这样做。”

他指出,这项立法如果签署成为法律,将导致TikTok在美国被禁止,哪怕是该法案的提案者也承认这是他们的目标。该法案将赋予其它社交媒体公司更多权力。它还将从创作者和小企业主的口袋中夺走数十亿美元,使超过30万个美国工作岗位面临风险,并“夺走你们的TikTok”。

TikTok官方账号在X平台发布周受资回应视频

“我们知道TikTok对你们有多重要。我们有1.7亿用户,TikTok是一个自由表达自我的平台,为美国700多万企业赋能,我们的平台对依赖TikTok维持生计的小企业主、激励数百万学生学习的教师以及在TikTok上发现和寻找快乐的每个人都很重要,我们将持续为你们而战、为你们倡议。”周受资补充说:“我们将继续竭尽所能,包括行使我们的合法权利来保护我们与你们一起建立的这个了不起的平台。我们相信我们可以一起克服这个困难。”

这段视频发布仅一小时后,在TikTok上的评论就破万条,点赞数超27万次,很多网友都在鼓励周受资以及TikTok“不要放弃”。

据美国“Axios新闻网”、路透社等报道,周受资本周已前往华盛顿,在美国国会发起了一系列积极的游说工作,特别是针对参议员,以阻止这项法案最终成法。而在众议院通过法案后,周受资仍继续在美国国会同参议员会面。

周受资在美国国会游说 图自美国《新闻周刊》

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报道称,如果游说行动未能取得成功,即美国针对TikTok的这一最新法案最终成法,TikTok仍然打算用尽所有法律挑战行动加以应对。《华尔街日报》也援引了一名接近TikTok的人士透露,如果该法案在参众两院都获得通过,并由拜登签署成法,TikTok可能会以“违反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为由继续挑战其合法性。

值得一提的是,早在特朗普执政时期,美国就曾对TikTok“下黑手”。2020年,时任总统特朗普签署行政令封禁TikTok,TikTok随即起诉特朗普政府,并最终胜诉化解了危机。去年5月,蒙大拿州禁止TikTok在全州运营,成为全美首个全面禁止TikTok的州,TikTok和TikTok创作者立刻上诉称禁令违宪。该法案原定于2024年1月1日生效,去年11月30日,美国法官以“侵犯用户言论自由”为由驳回了该法案

动用APP弹窗推送作抗争,TikTok内容创作者挺身声援

无论是TikTok官方账号的回应,还是周受资的发言,都反复提及TikTok是一款拥有着1.7亿美国用户的应用软件,不仅为无数内容创造者提供生计,也为数百万企业赋能,这是一个提供发展机遇的平台。美国政客发起的无理打压,实际上也深深伤害到了TikTok的众多用户。

《华盛顿邮报》援引经济咨询公司牛津经济研究所3月13日发布的一份报告称,TikTok在2023年为小企业主带来了147亿美元的收入,并为美国GDP贡献了242亿美元。报告称,TikTok在美国至少支持了22.4万个工作岗位,对经济的影响在加利福尼亚州、得克萨斯州、佛罗里达州、纽约州和伊利诺伊州最为明显。

这一次,TikTok通过弹窗推送消息的方式直接呼吁1.7亿美国用户阻止这一封禁法案。3月7日,TikTok发布站内弹窗,号召用户“阻止TikTok被关闭”,推送消息写道:“让(美国)国会知道TikTok对你意味着什么,并告诉他们投反对票。”同时,还附上了能够一键拨给用户所在选区国会议员的电话链接。

TikTok站内弹窗推送截图

据《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报道,有国会工作人员当天称,众议院各办公室接到了数百个TikTok用户的电话,有时每分钟接听20个以上,有的办公室甚至接到了1000多通电话。

实际上在美国,选民给议员办公室打电话和发邮件是常见的政治参与手段。过往也有多家公司在面临法律挑战或政策变动时,号召过用户采取行动。企业的逻辑都是“这些不合理的法令和决策会侵害用户的权益,我们需要让用户需要知情,并有权行动起来保护自己的权益”。此前,包括推特(现为X平台)、Uber、Reddit等公司都曾号召用户为平台、用户的权利进行抗争。有评论分析认为,TikTok选择用同样的方式做抗争,确实很“美式”。

在周受资游说美国国会的同时,TikTok也寻求其内容创作者的支持,许多内容创作者纷纷前往美国国会协助游说,并抗议这项恶法,他们也通过媒体来发声,分享TikTok对其生活和事业的帮助。

来自芝加哥的金融教育家吉吉·冈萨雷斯告诉《华盛顿邮报》,她之所以反对这项法案,是因为她主要通过TikTok上的品牌交易谋生,而该法案将摧毁她的收入来源。来自蒙大拿州的艺术家和内容创作者希瑟·迪罗科说:“TikTok能比任何其他社交媒体平台带来更多的好处,而不是坏处。”

TikTok内容创作者冈萨雷斯在美国国会外抗议 图自美媒

23岁的莫娜·斯温告诉路透社,她于2019年起使用TikTok,当时她正在大学攻读音乐剧专业,现在是一名全职内容创作者,并用这款应用程序上的收入来支付母亲的抵押贷款和弟弟妹妹的大学学费。“这会让很多人失业,这是最可怕的部分。”斯温谈到该法案时说道。

不只有内容创作者,议员也加入了在国会山游行抗议的行列。在众议院投票前的反对TikTok法案的公开集会中,麦克斯韦·弗罗斯特、罗伯特·加西亚等众议员也纷纷现身。加西亚表示,“对TikTok的任何禁令不仅仅是禁止言论自由,实际上还对我们的国民经济造成了巨大伤害”。

美国众议员弗罗斯特在美国国会外发声反对封禁TikTok 图自美媒

众议院通过后,参议院能否通过?

早在法案公布之初,路透社曾分析认为,这项法案是美国国会近一年来针对TikTok的打压行动受挫后,所发动的最新重大立法举措。然而,包括拜登竞选团队都已开设账号,拥有亿万美国用户的TikTok在当地广受欢迎,这也让该法案在今年这个大选年中获得通过的难度不小。

尽管众议院通过法案,让路透社开始认为,美国当前的“政治气氛”朝着越来越有利于该法案获得通过的方向发展,但在对该法案投下反对票的众议员中,不乏有着“特朗普铁粉”之称的玛乔丽·泰勒·格林和民主党进步派新锐亚历山德里娅·奥卡西奥-科尔特斯等知名议员。

路透社还报道称,虽然参议院也广泛支持采取行动,放话声称要解决来自TikTok等外国应用程序的所谓“国家安全威胁”,但在行动方式上并没有达成一致,对于是否支持众议院通过的这项法案,一些参议员希望“慢慢来”。彭博社也指出,美国两党参议员都打消了快速推进TikTok“不卖就禁”法案的念头,从而暂时降低了相关提案成为法律的可能性。

当地时间3月13日,大批TikTok支持者聚集在美国国会 图自美媒

参议院商务委员会的共和党头号人物特德·克鲁兹告诉彭博社,这项法案应当接受“完整地修正程序”,此话意味着,参议院可能会大大推迟任何行动的速率。参议院中的民主党第二号人物、多数党党鞭迪克·德宾同样表达了对这项法案的担忧:“将大批年轻选民排除在外并不是最明智的连任策略。”

除此之外,包括保守派共和党人兰德·保罗和迈克·李在内的一些参议员也表示,他们反对众议院的这项法案。这些人的阻扰,或许会让参议院的投票被推迟一周甚至更久。值得一提的是,在未来6周中,参议院只有3周会期,且同时面对着与政府资金、税收和司法任命相关的其他紧迫议程。

2023年3月22日,大批TikTok博主聚集在美国国会大厦外,抗议可能的禁令。图自视觉中国

这项恶法若通过,更多中国企业和商家恐将蒙受损失

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3月12日声称,该法案的目标并非封禁TikTok,而是使其与中国所有权剥离。这项法案的“始作俑者”加拉格尔坚称,该法案并不是为了彻底封禁TikTok,字节跳动可以选择放弃对其的控制权,以让TikTok留在美国市场。

从特朗普执政时期的打压开始,就有微软、甲骨文、沃尔玛等美国企业想要入局洽购TikTok,但始终未能成功。如今,美媒又接连曝出视频游戏发行商动视暴雪前CEO博比·科蒂克美国前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有意收购TikTok的消息。

美国国会众议院“中国委员会”主席加拉格尔(左) 图自美媒

然而必须注意的是,早在2020年8月28日,中国商务部、科技部就调整发布《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其中增加了“基于数据分析的个性化信息推送服务技术”,专家还曾点名TikTok算法。去年3月23日,中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曾强调,出售或者剥离TikTok涉及技术出口问题,必须按照中国的法律法规履行行政许可程序,中国政府将依法作出决定。

因此,一旦这项法案最终真的成为美国联邦法律,TikTok势必要面对在美国被封禁的局面,如此一来,在短视频在全球范围内仍保持高速增长的今天,TikTok将损失商业化潜力最大的美国市场,行业竞争格局也将发生变化,Meta和谷歌在北美地区再无对手,借此机会迎来空前的发展机遇。

从以往的案例来看,若TikTok被迫退出美国市场,这还可能仅仅只是一个开始。此前,美国推动政府设备禁用TikTok,这一浪潮进而蔓延至“五眼联盟”和欧盟,甚至像菲律宾等部分东南亚国家也跟着效仿。如果这项法案也导致同样的情况发生,在悲观情况下,不排除TikTok最后仅能在部分东南亚及拉美国家正常运营,损失的市场份额将达整体的四分之三。

至少从目前来看,“五眼联盟”成员国此次跟随美国的意愿并不强烈。澳大利亚总理阿尔巴尼斯3月14日已表示,澳政府不打算效仿美国,“没有计划”封禁TikTok。加拿大总理特鲁多3月14日表示,加政府正“密切关注”美国国会针对TikTok法案的进展情况;加拿大工业部部长商鹏飞的发言人则称,加方已自去年9月起对TikTok开展所谓“国家安全审查”,一旦发现问题将“毫不犹豫采取行动”。

资料图:短视频应用程序TikTok

早在加拉格尔领头提出法案前,就已有多名众议员在2月8日联名致信美国商务部长雷蒙多,要求将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纳入商务部的实体清单。实际上,这类制裁完全可能进一步升级,美国可将TikTok列入比商务部实体清单更严格的财政部SDN名单,要求任何美国人士不得与SDN名单的实体和个人进行交易;非美国人士和实体,与SDN实体交易也将面临次级制裁的风险。那么,字节跳动将失去绝大多数全球业务,无法正常开展公司运营。

除了视频内容创作,美方层出不穷的打压也会对TikTok电商业务产生重大影响。目前,TikTok电商正处于发展初期,整体数据增长迅猛。据媒体披露,TikTok电商2024年的目标高达500亿美金,这一目标是在北美市场刚开始运营,且不断受到美国政府打压的情况下设定的。假如这项法案正式通过,还会波及大量中国中小商家,导致他们失去一个重要的中国商品出海渠道,损失大量出海业务。

最重要的一点是,近年来,美国动辄以“国家安全”为幌子,对中国企业大肆打压,时至今日仍没有办法证明其口中宣称的“国家安全问题”,却仍不断提出带有歧视性的有罪推定,加速这一打压进程。一旦这项法案通过,表明美国彻底形成一条假借“国家安全”旗号打压中国企业的“麦卡锡主义式路径”,更多中国企业将被“无证据定罪”。对于其他具有中国背景的出海企业来说,美国市场的风险性极度增加,美国“应激式”的反华情绪将阻碍中美正常商业往来。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熊超然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中央金融办:金融政策的收和放不能太急,防止大起大落

安理会表决:俄方否决,中方反击美方指责

“6年增加两倍”,美军高官又炒:中国速度“惊人”

NASA局长抹黑中国登月,连专业常识都不顾了

“中国报价太香,加税50%都吓不跑美国买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