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披露拜登政府去年10月获悉以色列轰炸加沙民用设施

来源:观察者网

2024-03-19 11:22

(观察者网讯)加沙人道主义危机持续加剧,袒护以色列的美国政府一边援助加沙一边向以当局供武,在美以嫌隙加深之际,远在中东的冲突让拜登的连任竞选产生危机,而美媒爆料称,这场“外交政策灾难”似乎是拜登政府咎由自取。

《华盛顿邮报》3月18日发文梳理“拜登如何卷入这场看不到尽头的加沙冲突”。报道援引三名知情人士说法称,早在去年10月27日(本轮巴以冲突爆发三周后),白宫就知道以色列经常在“没有可靠情报”表明建筑物是合法军事目标的情况下就轰炸建筑物,拜登政府高级官员们还对内塔尼亚胡政府没有击败哈马斯(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的明确可行计划表示担忧,但拜登那时仍继续在公开场合坚定支持以色列的军事行动。

“几乎在每一个转折点上,拜登总统和他的助手们都在捍卫这个犹太国家。”报道称,尽管白宫官员私下一再敦促以色列停止进攻,但当这些对话收效甚微时,美国官员几乎没有公开谴责,以色列也没看到什么明显后果。

当地时间2024年3月13日,美国威斯康星州密尔沃基,美国总统拜登在竞选活动中发表讲话。(图源:视觉中国)

《华盛顿邮报》采访了20名美国政府官员和外部顾问,探讨在本轮巴以冲突爆发五个多月后,拜登如何发现自己深陷一场他不想要的战争,而这场战争有可能成为他能否连任的决定性因素。拜登的盟友私下承认,这给拜登在美国国内和全球造成了重大损害,很容易成为他最大的外交政策灾难。

报道指出,拜登政府自去年10月7日以来已批准了100多项对以军售,而拜登团队内部对以色列行动正当性的怀疑和其支持以色列的公开表态之间的矛盾出现的时间,远远早于公众知道的时间。

三名知情人士透露,去年10月27日,拜登政府高级官员们私下知会白宫一个外交政策小组,以色列经常在没有可靠情报表明建筑物是合法军事目标的情况下就进行空袭。

一位知情人士还称:“我们从未清楚地感觉到以色列人有一个明确的、可实现的军事目标……从一开始,我们就有一种感觉,不知道以色列将如何实现他们的承诺。”

讽刺的是,就在上述非公开小组会议举行的同一天,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战略沟通协调员约翰·柯比还告诉记者,美国对以色列的军事行动没有设置“红线”。

尽管白宫早早就对以色列在加沙袭击民用设施知情,但在公开场合,拜登政府向以色列提供了“无限制”的支持。

以色列驻美国大使馆否认了有关以色列国防军在打击目标时情报不足的说法,称以军遵守“国际法”,“在选择目标时全面贯彻法律程序,并投入大量资源以最大程度减少对平民的伤害。”

“几乎在每一个转折点上,拜登总统和他的助手们都在捍卫这个犹太国家。”报道称,即使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从保护平民、允许援助进入加沙到接受两国方案等方方面面都在“藐视”美国,但拜登政府的支持没变。

拜登没有批评以色列在去年11月多次轰炸难民营的行为,此外,白宫没有公开谴责以色列去年11月轰炸加沙地带最大医院希法医院的决定。

当地时间2024年3月18日,从以色列南部俯瞰加沙地带被摧毁的建筑物。(图源:视觉中国)

然而,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当时,拜登政府内部已经对此产生分歧。三名政府高级官员透露,这在拜登团队中引发了一场激烈的辩论,讨论是否应该公开支持以色列对希法医院采取行动的主张。一些人担心以色列会把美国的态度视为袭击医院的“绿灯”,而另一些人则希望利用这些信息向公众描绘哈马斯是如何“潜入”平民中的,以突出以色列面临的复杂性。

最终,白宫还是决定在这个问题上公开支持以色列。柯比去年11月14日表示,美国不希望看到加沙医院遭到袭击,不希望看到平民、病患和医务人员成为冲突的受害者,但附和以色列的说法,称有情报证实哈马斯在希法医院“储存武器”并设立“指挥中心”。哈马斯对此予以否认。

白宫发声几小时后,以色列国防军开始袭击希法医院,造成大量死伤,此举遭到世界多国、世界卫生组织和人权组织的谴责。

美国会民主党参议员克里斯·范霍伦(Chris Van Hollen)告诉《华盛顿邮报》,他拿到了一份有关希法医院情报的机密简报,拜登政府官员公开的说辞与美国情报部门实际搜集的内容之间存在“重要而微妙”的差异,“我确实发现政府的公开声明与机密调查结果之间存在一些脱节”,但他并未透露差异是什么。

范霍伦去年11月下旬和其他十几名民主党参议员会见了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表达了他们的担忧,并敦促政府采取更多措施来遏制以色列。

去年11月14日,来自美国政府内部约40个机构的500余工作人员在一封提交给拜登及其团队的信中批评了拜登对以色列的支持程度。此外,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的1000余名工作人员也签署了一封公开信,要求美国政府凭借自身影响力控制平民死亡人数。

去年11月底,当巴以双方实现临时停火的时候,白宫官员一度看到改变战争进程的希望,但当一周的临时停火结束,以色列开始攻击加沙南部城市汉尤尼斯,几乎没有证据表明以军在当地采取了更有针对性的行动。

进入2024年,美国国内对拜登政府在巴以冲突上的决策愈发不满,拜登政府对内塔尼亚胡的耐心也逐渐减弱。他们发现,这位以总理把自己的政治生涯放在首位,具体表现有大声跟拜登“唱反调”,以安抚其战时内阁的极右翼成员。比如,在拜登呼吁实现两国方案后不久,内塔尼亚胡就断然拒绝这一提议。

近期,以色列执意进攻加沙地带最南端城市拉法引发盟友美国的不满,拜登警告,以军攻入拉法将踩踏“红线”。拜登3月9日接受微软全国广播公司(MSNBC)采访时称,他早在去年10月就警告过以色列人,不要重蹈美国“9·11”袭击后的覆辙,不要被愤怒吞噬而犯错误。

但他称美国不会切断对以色列的武器供应:“我永远不会离开以色列,以色列的防御依然至关重要。所以,不存在‘红线’,(不存在到了什么点)我会切断所有的武器,以至于他们没有铁穹(防空系统)来保护自己。”

去年10月,拜登访问以色列特拉维夫期间与内塔尼亚胡会晤。(图源:路透社)

当地时间3月14日,美国会参议院民主党(多数党)领袖、美国级别最高的犹太裔官员、以色列“终生盟友”舒默对内塔尼亚胡发表了措辞异常激烈的谴责,他警告称,以色列面临成为“贱民”国家的风险,呼吁以色列举行新的选举。CNN(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称,这是美以关系一个重要的时刻。

对此,以色列驻美国大使赫尔佐格在社交媒体上发文称,美国对盟友的国内政治局势发表评论是无益的,也会对两国的共同目标造成反向效果。

舒默演讲后,拜登政府迅速表示,舒默的讲话不代表美国政府立场。

与此同时,拜登政府继续敦促以色列重新考虑在拉法开展地面行动的计划。当地时间3月18日,在白宫记者会上,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说,拜登当天在与内塔尼亚胡的通话中表示,以色列大举进攻拉法将是灾难性的,拜登还要求以色列派遣一个跨部门小组前往华盛顿,讨论在拉法可能采取的军事行动。

分析人士指出,尽管美国府院高层近来释放对内塔尼亚胡政府的强硬言论,但是鉴于美方至今仍未触碰向以色列施压的最有效手段——切断或减少军事援助,可以判定美方在巴以问题上“拉偏架”政策并未发生实质性调整。

《华盛顿邮报》称,拜登的战略从一开始就建立在核心的所谓“权衡”方针之上,即如果他在早期就向以色列表达明确的支持,他最终可能影响以色列的战争行为。一些美国政府官员现在承认这一战略正走向失败,在私下会谈中,他们对战争将如何结束表现出了强烈的挫败感和不确定。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严珊珊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美企落后多年,大疆如果被禁,会要了美国人的命”

最新影像传回 中国月球通导技术迈关键一步

“战争初期以军士兵清楚为何而战,但现在…”

时隔10年,中国资本市场迎来第三个“国九条”

中国即将评审月球样品国际借用申请:一半来自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