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蒋丰:世纪黑帮日本山口组的前世今生

2015-09-22 07:15:03

【日本最大黑社会组织山口组近日发生分裂,日本东京警视厅9月11日召开对策会议,打算趁此良机,严打黑社会,削弱乃至一举铲除山口组,为5年后的东京奥运会营造良好氛围。

今年是山口组成立一百周年。山口组善于洗白:阪神大地震后,相比于反应迟缓的政府,山口组全力参与民间救援行动,积极为灾民提供粮食及民生用品;近年的日本大地震,成员在救援中表现积极;在警力不足的区域,山口组维护当地的治安和秩序……因而在平民眼里,山口组的形象并不糟糕。但作为日本、东亚乃至世界上最具历史和规模的帮会组织,山口组还是右翼势力的急先锋,每当日本靖国神社举行春秋大祭时,山口组都要派人上街游行。

令人震惊的是,这样一个富可敌国的黑社会犯罪组织在日本竟然是合法的!世纪黑帮日本山口组到底是百年义帮还是犯罪集团? 《日本新华侨报》总编辑蒋丰先生特别赐稿观察者网一述究竟。】

回想起骚动不安的青春期,很多童鞋首先会想到《教父》、《英雄本色》、《古惑仔》、《无间道》那些黑帮题材的电影。里面老谋深算的“教父”科莱昂、风流潇洒的“小马哥”、义薄云天的“陈浩南”、警匪不分的“陈永仁”,曾经是很多少男心中的偶像、少女心中的“王子”。如果把这些电影人物聚合在现实生活中,他们将会有另一个名字——“日本山口组”。

别以为电影一定会高于生活。与黑帮电影中那些鸽子乱飞、刀光剑影、血肉横飞的黑帮电影场景比起来,日本山口组的真实历史将告诉你:那都不算事!

日本山口组称不上“黑社会”,它不同于欧美各国政府严厉打击的黑手党等黑社会组织。因为在唯一允许黑帮存在的国家日本,山口组正式注册合法存在,脸上白净得很。截至2014年底,山口组势力遍及日本44个都道府县,正式成员约1.3万人,准成员约2.3万人,占全国暴力团人员的43%。

今年是日本山口组成立百年纪念。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山口组共经历过六代组长。初代组长山口春吉44岁就将位子“禅让”给了儿子山口登,第三代组长田冈一雄上位时才33岁,第四代组长竹中正久难以服众,只做了202天老大就被暗杀,第五代组长渡边芳则曾经将组员扩大到3万。而倒霉催的第六代组长司忍,正被内忧外患席卷,面临着百年来的最大分裂危机。

百年打造的“黑帮托拉斯”

山口组的初代组长,也就是创始人山口春吉,原是个渔民。明治末期从淡路岛移居神户,在当地颇具规模的黑帮“大岛组”组长、被称为“运河大佬”的大岛秀吉手下工作。

山口春吉

1915年,羽翼渐丰的山口春吉在神户市兵库区西出町集合了50多名港湾劳动者,成立山口组。此时的山口组还属于“大岛组”的分支。44岁那年,春秋正盛的山口春吉觉得“江湖终将是年轻人的”,将老大的位子“禅让”给亲儿子山口登。

山口登

山口春吉的眼光没有错。那年,第二代组长山口登只有23岁,但其对金钱的敏感和胆识,却毫不输给父亲。在为“大岛组”开设神户中央批发销售市场后,山口登看中这个“聚宝盆”,开始将势力范围移动到兵库区切户町。为此,山口登被逐出“大岛组”。山口组正式独立。1940年,39岁的山口登在东京中了埋伏,2年后旧伤发作病故。此后,山口组四年间没有龙头老大。

1946年,曾经为保护老大,一刀劈死进门踢馆暴徒而获刑8年的田冈一雄出狱,成为第三代组长,时年33岁。田冈一雄在接位式上立下三个誓言:第一,要让全体组员有正式工作;第二,赏罚分明;第三,从己做起,自律自强。正是这三个誓言,使得山口组在上世纪60年代,成为万人规模的日本第一大黑帮。

田冈一雄

1981年7月,田冈一雄因急性心不全去世。众人推举正在服刑中的山本建一做第四代组长。然而山本健一在翌年8月出狱后,仅半年时间就追随第三代组长而去。山口组群龙无首,为争做老大,开始了历史上的第一次大内讧。

1984年,田冈一雄的遗孀以第三代组长遗训的名义,推举竹中正久继任第四代组长。旗下“山宏组”小组长山本宏不服,另立门户结成“一和会”,在竹中正久接任第四代组长的第202天将其暗杀,并为此后长达4年的“山一抗争”拉开帷幕。

竹中正久

1989年,山本宏宣布退引江湖,解散“一和会”,并到山口组本部登门道歉,为“山一抗争”划上句号。

在“山一抗争”中功劳最大,表现最为勇猛的渡边芳则顺理成章的成为第五代组长,开始成为“长期政权”。渡边主张“数量就是力量”,不断吸收小团体、小帮派入伙。到了1991年,山口组发展到顶点,组员突破3万。渡边组长主张,“我们不是暴力团,而是亲睦团体。”

渡边芳则

1995年1月,日本发生“阪神大地震”,渡边组长亲自指挥,发动全体组员做义工,进行灾区救援活动,实践其“亲睦团体”的主张。

1997年,日本警方开展“顶上作战”,瓦解山口组。山口组司忍、泷泽、桑田“三大护法”相继被捕。

2005年7月,渡边金盆洗手,指定由正等待日本最高法院判决的司忍接任第六代组长。司忍在入狱前为山口组制定新路线,以“回归原点”为基本姿态,做一个“亲睦团体”。

2011年4月,司忍出狱,亲自掌舵,意图重振山口组雄风。然而同年,日本警方重新修改《暴力团排除条例》,强化“顶上作战”,不给山口组任何喘息的机会。在警方强力扫荡及其它帮会的蚕食之下,山口组终于撑不住了,在4年后出现了最大规模的内讧,大有为这个百年帮会划上句号之势。

司忍,本名筱田建市

为保百年基业不惜血洗东京

不过,千万别以为山口组真是任人宰割的小绵羊。他们“刷”地一把扯掉“羊皮”,终于露出狰狞面目,不惜以威胁社会安全为代价,再次提刀上街。

“不想有麻烦的话,这段时间夜晚最好不要到东京歌舞伎町等处闲晃!”最近,日本民众在各种媒体上都能看到这样的善意提醒。日本山口组分裂以来,从目前态势看,各界担心此次分裂将会是“以血洗血、引入外援、同室操戈的大规模火拼”。

9月6日,脱离山口组的13个“堂口”(此前这13个“堂口”的负责人被处以“断绝关系”和“逐出师门”的处分),已经成立了一个名为“神户山口组”的新组织,正式成员超过3000人,占到山口组总人数的三成。新组织头目为山健组组长井上邦雄、副组长为宅见组组长入江祯,若头(相当于二当家)则由侠友会会长寺冈修担任。位于兵库县淡路市的侠友会事务所将成为新组织据点。

对于这种“反叛行为”,山口组决定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不惜一切手段“血洗镇压”。这个百年黑帮已经放出话来,绝对不会让百年基业毁于一旦。日本警方人士向媒体透露,新组织“神户山口组”为此开始联手另一个大黑帮“住吉会”,共同对抗山口组。而“住吉会”的势力范围以东京池袋为中心,涉及新宿、高田马场、神乐坂、中野等多处繁华地区,使馆集中的六本木地区也包括在内。一旦发生火拼,不仅市民“躺枪”概率大幅增加,外国驻日使领馆人员都有可能遭遇不测。

面对很可能到来的腥风血雨,日本政府高度关注。8月27日,日本警察厅已经向各地警方发出紧急通知,要求加强对各地黑社会活动的警备。9月6日,日本各个主流媒体甚至在头版发表社论,要求政府竭尽全力保护民众安全,维护社会稳定。9月7日,日本警方在大阪府警察总部召开相关负责人会议,65个警署的刑事课长与总部的侦查干部等约130人出席。会上,刑事部长南野伸一指示:“希望把握分裂的良机,为削弱并消灭黑社会组织努力。”可见,即使在黑社会组织合法化的日本,黑帮活动也已经成为威胁社会稳定的“头号大敌”。

据日媒报道,日本大阪府警方本月9日对从该国最大黑社会组织山口组分裂出来的新组织主要团体“山健组”的事务所等多处地点进行了入室搜查

富可敌国的右翼犯罪组织

不得不说,近年来,在很多媒体的报道中,“山口组”似乎已经成了“侠盗罗宾汉”,社会贡献是其主要标签。遍寻中国互联网,不仅很少看到“山口组”暴力血腥的一面,还有报道称其为“劫富济贫”、“百年义帮”等。甚至有网友称“企业要学习山口组那种经营方式”,实在让人诧异。

不可否认,山口组做了不少善事。他们帮助弱势群体;过节时给小区居民分发糕点或清扫小区;在地震、台风等自然灾害发生时,比自卫队先一步抵达灾区帮助受灾者。但是,黑社会毕竟是黑社会,血腥暴力才是其主色。

《财富》杂志的最新数据显示,日本山口组是全球最赚钱的黑社会组织,目前年收入达到800亿美元,相当于泰国的年度预算,超过日本2015年度国防预算!

和其他的黑帮组织一样,山口组也是从走私毒品、开赌场、敲诈勒索等起家的。除此之外,该组织还涉足演艺界、房地产投资等多个领域。上世纪80年代,日本泡沫经济显现,山口组开始投资房地产、股票、艺术品等领域。其通常的做法是把低价购买的物品在黑市高价转手,从中获得巨额利润。上世纪90年代,泡沫经济破灭后,山口组又迅速投身于不良债权重组产业,大规模购买价值暴跌的资产,从中牟取暴利。进入21世纪以后,山口组的生存战略是智能型经济犯罪,而不是一味地动用拳头。其中的典型事例包括2007年与金融、IT领域专家合作,购买知名互联网企业,通过操纵股价牟取暴利,扰乱全球市场,此举已经被有关当局揭发。

除了对金钱的巧取豪夺,山口组的“嗜血”本性也时不时发作。1985年1月26日,山口组第四代组长竹中正久在两名干部陪同下,乘车来到其情妇所在的高级公寓,遭到四名刺客刺杀。两名干部当场毙命,竹中也于次日伤重身亡。该事件史称“126事件”,它将业已白热化的山口组内讧推向顶点。斗争双方在日本全国范围内展开了长达3年多的火拼,共造成100多名平民伤亡。

2007年4月17日,日本长崎市市长伊藤一长在街头遭枪击身亡。当场被擒获的凶手叫城尾哲弥,是日本“山口组”成员。伊藤一长一直主张日本遵守“无核三原则”与和平宪法,被称为“和平市长”。所以,他的遇害被广泛解读为身处右翼阵营的山口组对和平势力的残酷打击。如同山口组之前的黑社会组织黑龙会和玄洋社,如今的日本黑社会仍是右翼势力的急先锋,每当日本靖国神社举行春秋大祭时,山口组都要派人上街游行。

因此,了解日本山口组,切不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社会贡献”不过是其遮羞布,他们不是什么“罗宾汉”!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蒋丰

蒋丰

《日本新华侨报》总编辑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陈佳静
专题 > 日本
日本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