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面对中国人民志愿军:让美军挡子弹自己跑路的韩国“名将”白善烨

2020-07-14 08:44:10

2020年7月10日晚11时,韩国将军、外交官白善烨去世。白善烨1941年从伪满洲国军官学校毕业,镇压过抗日活动。在朝鲜战争中历任师长和军长,最后官至陆军参谋长,成为韩国第一位陆军上将。虽然在韩国号称“名将”,但在朝鲜战场上,白善烨面对志愿军多有败绩,本文讲述的云山战斗就是典型。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江紫辰】

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以弱战强,取得了很多辉煌的战绩。有些经典战役,甚至被外国人写入战史教材,其中第一次战役志愿军第39军打的云山战斗,就被日本陆上自卫队军官学校陆军上将梅泽治雄写入《作战理论入门》一书,作为重要的成功战例。

梅泽治雄写道:“对于中共军队(中国人民志愿军)来说,云山战役是与美军的初次交战,尽管对美军的战术特点和作战能力还不十分了解,但他们还是取得了圆满成功。其主要原因是他们忠实地执行了毛泽东的十大军事原则,对孤立分散的美军集中了绝对优势的兵力进行包围,并积极勇敢地实施了夜间白刃战”。

挺进云山、包围敌军

1950年10月21日,中国人民志愿军第39军从安东市跨过鸭绿江,奔赴朝鲜战场,根据毛主席电令,志司决心以第38军、第39军、第40军共三个主力军于西线作战,依托妙香山脉、清川江两岸有利地形,以运动战歼灭韩军第6师团、第7师团、第8师团,令第39军隐蔽急进至龟城、泰川地区,视情况将当面之敌各个歼灭。

10月25日,位于朝鲜战场西线之美第8集团军所指挥的美1军(辖美第24师、韩军第师团和英第27旅),已占领博川、云山等地,正向新义州、朔州、碧潼、昌城方向进犯;韩军第2军团(辖韩6、7、8师团)已占领温井、熙川、楚山等地;正向江界、满浦镇方向进犯;美骑1师及空降187团位于平壤肃川地区为预备队。

根据敌情的最新变化,志司决定为制止敌人进攻,以38、39、40军和42军125师,于熙川、温井、云山地区实施反突击,令39军配属炮兵26团、29团,25团一个营和高炮1团,迅速进至云山西北鹰峰洞地区,阻击韩1师北援,并于40军歼灭温井之敌后,将其歼灭。

根据志愿军总部的反突击作战计划,志愿军第39军首先在开进中以部分兵力抢占要点,阻击云山、博川之敌北犯;尔后,集中主力围歼云山之敌,得手后,继续向博川东北龙山洞方向发展进攻。并确定全军分两路从龟城泰川以北地区向云山地区开进,左路纵队为117师、116师,右路为115师。云山战斗就此拉开序幕。

云山原是朝鲜平安北道(省)中部一个郡(县)的所在地,西北距离我国安东市150公里,南距平壤市120公里。该地区是一个只有千余户的小城,房屋大部为砖木结构及草房,街区为南北长,成椭圆形。周围北有道理山,西有香积山、白碧山,正东40公里为妙香山,该山的西山脉通往云山。除了群山环绕外,还有河流三滩川、温田川、朝阳江、龙兴江和九龙江,江面较窄,可以徒步。公路、铁路纵横交错,便于机械化部队运动。

防守云山的敌人为韩军第1师团(第11联队、第12联队、第15联队)配属韩第17炮兵大队、美第10高射炮群、美第6坦克营,该师团长为白善烨准将。

白善烨是韩军第一位陆军上将,1941年伪满洲国军官学校毕业,镇压抗日活动,日本战败后先逃回平壤,接着又逃到南方。朝鲜战争中历任第1师团师长、第1军团军长,还曾任陆军总参谋长,朝韩停战谈判代表、韩国驻华大使、交通部长官等要职。

他当时指挥的韩军第1师团多次被中国人民志愿军痛击,云山战役便是他首次尝试到志愿军的厉害。

(云山战斗示意图)

根据作战命令,志愿军第39军第116师师长汪洋、政委石瑛指挥部队沿泰川以北龙岩里、松北洞、龙兴洞山地小路向云山进军。经过两日的急行军,于26日晚上抵达指定作战区域,从西、西北对云山形成包围态势。

韩军第1师团在云山以南遭到朝鲜人民军的节节抵抗,以北又受到志愿军第40军第119师阻击,部队的弹药、坦克营坦克车辆的油料几乎耗尽,无法继续作战。美军以10架C-119型运输机从日本的芦屋美军空军基地起飞,10月27日11时对第1师团进行空投补给,使燃料不足的美军第6坦克营和第10高炮群继续前进作战。

得到空投补给的韩军第1师团,突然集中兵力猛攻第116师阵地,敌军先以飞机轮番轰炸志愿军前沿阵地,然后以105毫米榴弹炮、155毫米榴弹炮猛烈射击,因韩军后勤保障全是美军一手供应,所以他们的炮兵可以肆无忌惮地挥霍炮弹。一瞬间志愿军前沿阵地火光冲天、硝烟弥漫。

随后,韩军配属的美第6坦克营的坦克掩护韩军步兵冲向志愿军阵地,然后一字排开冲击。面对敌军强大的炮火打击,志愿军第116师第347团在团长李刚指挥下,与韩军第12联队第2大队展开激战,当时第347团第2营快速抢占了有利地形,以重机枪、迫击炮组成的火力打得韩军士兵东躲西藏。到了夜晚,该团第5连继续进攻,连续攻下5个山头,俘虏了韩军第12联队3个侦察兵,经过审讯了解韩军第1师团的具体部署。

(志愿军第39军第116师长汪洋)

当时韩军已经发现中国军队入朝作战,并将这个情况报告给了联军司令部和美第8集团军,但美军认为是“中共边防守备队”,不承认中共正规部队参战,所以继续命令美第1军团北上。无可奈何的白善烨只好听从美军的命令,他命令第12联队占领云山西北和西侧一带高地,第15联队由云山越过三滩川、歼灭上洞一带的志愿军,第11联队留在后方。

接连失利,准备逃命的韩军“名将”

经过27日的激战后,韩军第1师团长白善烨越来越觉得事情不对劲,他从来没有见过战斗力这么强悍的部队,于是来到云山小学的前方指挥所视察情况。经过判断,他认为当面肯定是中共军正规部队,随后立马向军团长弗兰克·米尔本少将报告。可美方依然否认这个情况,认为对面是中共军队,但不是正规部队,而是个人自愿组成的志愿兵。同时要求韩第1师团继续进攻,不得延误作战。

但面对志愿军强大的攻势,战斗力低下只能依靠火力、后勤优势的韩军久攻不下。同时美军第8集团军司令官沃克也担心韩军战斗力不行会延误战机,命令警备平壤的美军头号王牌部队:美军骑兵第1师超越韩军第1师团向鸭绿江挺进。

在美军赶来之前,韩军继续向志愿军展开进攻。29日7时,韩军第12联队第1大队在美军8架轰炸机、5辆坦克的支援下,对我军前沿阵地实施了半个小时的火力覆盖,再以步兵群向第116师第348团第1营展开进攻。

配属第348团的山炮营第1连(日式山炮)在李兆书教导员指挥下,在800米外射击敌军,直接击伤美军两辆坦克,随即第1营轻重机枪、迫击炮一起开火射击敌军。血战5个小时,将敌人击退到云山北大桥附近。

第347团为抢占有利地形,作为总攻云山的出发地,于30日23时以第5、6连在山炮营第2连的炮火支援下,分别攻克韩军第12联队第2大队第7中队占领的288高地以及南高地,迫使敌人后撤1000多米。

      

(韩军第1师团长白善烨)

当天,美军骑兵第1师第8团抵达云山。韩军一边和美军换防,一边组织兵力抵抗我军攻势。白善烨得知美军来了,命令工兵部队分别支援第11、12、15三个联队。同时请求美第10高炮群群长亭尼格上校大力实施支援射击,确保部队换防顺利。白善烨之所以急火火地要求部队赶紧换防,就是希望他的韩1师团千万别被志愿军歼灭,赶紧撤下来,让美军骑兵第1师顶上去,说白了他就是利用美军,当自己部队的替罪羊,让傻乎乎的美国大兵去送死,他的部队赶紧逃命。

志愿军第39军经过数夜顽强阻击作战,制止了云山之敌北犯,当时志愿军第39军认为时机成熟,决定以8个主力团、2个炮兵团围歼云山的敌人。

第116师配属炮兵第26团、第25团1个营、高炮1团(欠1个营)、军火箭炮营(欠1个连),沿三滩川两岸山地向云山攻击前进,歼灭云山之敌,并以一部兵力向上洞方向发展进攻;

第117师配属炮兵第29团和高炮1团1个营,首先歼灭三巨里地域的敌军,然后在涧洞与第116师左翼团会合围歼云山的敌人,同时以一个团兵力切断上九洞敌人退路;

第115师(欠344团)配属军侦察队、工兵营、火箭炮1个连,向诸仁上洞、立石下洞、栖凤洞方向攻击前进,并与左翼第116师紧密配合,切断敌人退路阻止敌人难逃,第344团位于泰川以北龙成洞地区,阻击美军第24师确保全军侧后安全。

各部队于10月31日前完成一切进攻准备,预定11月1日19时30分发起总攻。

而31日当天,韩军突然组织兵力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进攻志愿军阵地。当时韩军第12联队以美军坦克为先头部队,向志愿军第116师第347团第5连阵地连续发起四五次进攻。面对敌军猛烈的炮火打击,第5连伤亡极大。连长、指导员先后负重伤。副指导员顾仁柏代理指挥战斗,他边指挥边做连队的思想工作,同时组织伤员参加战斗,经过反复拼杀,最后守住了阵地,为团主力发起总攻,准备了良好的进攻出发阵地。韩军进攻再次失利后,只好转入防御,把阵地全部交给了美军骑兵第1师第8团第2营。

(进攻云山的志愿军第116师一部)

韩军再次发起进攻是因为第12联队第2大队应与美骑兵8团1营换班而未实现,白善烨要求第12联队在夺取龙浦洞附近阵地之后再交班;韩军12联队第2大队为实现换班,所以在5辆坦克的支援下向主动向我龙浦洞北侧高地发起进攻,结果攻击未遂,被我军击退。

因为韩军的这次进攻,116师师长汪洋估计韩军正在与美军换防,应该趁敌军调动中立足未稳,部署尚未就绪之前发起进攻,对我军极为有利;如果敌人逃跑,而我军此时不发起攻击,必然失去歼灭敌人的良机。随后汪师长将这一情况报告给了军指挥所,建议提前发起进攻,军长吴信泉立即同意了第116师的建议,于是汪洋师长果断提前两个半小时(17时30分)发起攻击。

中美首次交战,志愿军吊打美军精锐

11月1日17时30分,第116师第一梯队第347团、第348团各配上山炮一个连,沿三滩川东西山地向云山进攻。第346团以一个营兵力于黄昏沿三滩川两岸隐蔽接近敌人,然后准备直插云山敌人指挥所,打乱敌人的指挥部署。

在炮兵的猛烈火力掩护下,第116师第一梯队2个团4个主力营同时发起攻击。此时,韩军第1师团刚刚与美军交接完,就遭到志愿军的突然进攻。一瞬间,美军骑兵第1师、韩军第1师团各个联队陷入混乱之中。

经过一番血战,志愿军于23时许攻占了龙浦洞、262.8高地。第346团从第347、第348团之间加入战斗,全师沿三滩川两岸向云山攻击前进,溃不成军的美骑兵第8团、韩军第1师团第15联队节节败退。

韩军战史《朝鲜战争》第1卷写道:“第15联队继续与敌通宵混战。敌军一部向涧洞,另一部由泥踏洞(观察者网注:在云山东北)向194高地攻击,反复围攻我第15联队并切断其退路,第15联队边反击、边突围,在上下分离、左右分散的情况下撤退,损失很多重火器和通信器材等装备。”

此时第346团以第4连从敌间隙直插云山,一举突入街内,占领了公路大桥,拦截了准备逃命的敌军汽车十余辆,毙敌70余名,俘敌8名,击毁坦克1辆,使街内敌人陷入混乱,有力地配合了主力行动。第348团7连、第347团3营相继突入街内。

翌日3时30分,第116师主力进占云山,该师348团(欠7连)渡过三滩川,插到云山至上九洞的公路上堵截敌坦克、汽车60余辆,毙俘敌百余名,并占领了云山东南敌机场,缴获飞机4架。

第117师于17时30分发起冲击,21时攻占了三巨里,在涧洞与第116师一部会合,歼灭朝阳里地域之敌后,师主力继续向云山发展进攻。第351团由三巨里渡过温田川,向上九洞攻击前进,但未按时到达。

第115师第345团于17时30分发起冲击后,主力向324.2高地攻击,第2营向诸仁桥迂回,断敌退路。2日凌晨,将美骑1师第8团第3营,压缩在诸仁桥北开阔地,经两日激战,消灭诸仁桥北之敌。

(我军在云山缴获的美军吉普车以及被美军丢弃的美国国旗)

该师担任阻援的第343团于1日10时30分由明堂洞出发,进至龙城里至龙头洞之间公路附近高地与博川北援之敌美第五骑兵团交战,美军派出2个营,配属2个105榴弹炮连和1个155榴弹炮营救援诸仁桥北开阔地被围之美骑兵8团第3营,经两日激战,我军打退了敌十余次进攻,将敌阻于龙头洞以南地区。

11月2日黄昏,在我围歼云山之敌时,西线美韩军向清川江以南溃退。云山地区残敌向南溃逃。2日晚军令116师、117师分别向苧岘、博川方向追击。116师于四日追至苧岘地区与美24师接触,该敌以一部兵力据守清川江北岸,掩护其主力撤至清川江以南。第116师奉命撤出战斗。

117师追至上杨五里和大杨洞地区,与英27旅接触,该师前卫350团在上杨五里,歼敌一榴炮营,毙俘敌三百余名,缴获榴弹炮十余门。5日晚,敌主力撤至大宁江以西,清川江南岸,第117师奉命撤出战斗。

至此,云山战斗胜利结束。志愿军第39军歼灭美骑1师第8团和韩1师团第12联队、第15联队一部及2个炮兵营、1个坦克连大部。从11月1日发起总攻,到11月5日战斗结束共毙俘敌人2046人、缴获飞机4架、击落飞机1架、击毁与缴获敌军坦克28辆、汽车176辆、各种火炮119门以及大批枪支弹药军用物资。其中第116师就击毙敌人714人,包括美军671人,击毁坦克、装甲车11辆、榴弹炮18门,缴获汽车109辆。

因韩军急于和美军换防,换防结束后就开始向后撤退,一路逃命躲避志愿军围剿,所以云山战斗(11月1日开始)里志愿军歼灭的敌人大部分为替韩军挡子弹的美军精锐部队骑兵第1师。按照韩军自己的说法,整个战斗伤亡333人、失踪471人,合计减员804人(不含第11联队伤亡)。

云山战斗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第39军出国后的第一仗,在开进中与敌遭遇,经过阻击、进攻、追击等战斗阶段,战胜了装备优势的敌人,取得了初战的胜利。全军指战员不畏艰险,顽强战斗,英勇杀敌,对取得战斗胜利起了决定作用。志愿军第39军受领向泰川以东地区推进的任务后,从全局出发,连夜急行军百余里,于26日晚到达云山西北地区,粉碎了韩军第1师团北援温井的企图,保障志愿军总部反突击计划得以顺利实施;并在阻敌北犯的同时,进行了包围云山之敌的部署,将117师调至云山东北敌之翼侧,将116师配置在云山西北敌之正面,将115师置于云山西南阻援和断敌退路,这就较好地照顾到了下阶段战斗,为围歼云山之敌奠定了基础。

集中绝对优势兵力,实施包围迂回。此次战斗,志愿军第39军在云山地区共集中8个步兵团打敌2个团,在兵力对比上,形成了四倍于敌的绝对优势。并针对敌由进攻被迫转入防御,立足未稳、孤立突出等情况,以1个师从正面突击,另2个师从两翼实施包围迂回,断敌退路,阻敌增援。同时,我选择敌换防的有利时机,突然发起进攻,使被围之敌顾此失彼,陷入混乱,从而迅速就歼。

大胆穿插分割,近战夜战歼敌。此次战斗,针对敌军火力强机动快、各兵种协同密切,但不善于近战、夜战等特点,各部队充分发挥第39军特长,在阻击战斗中,尽量逼近敌人,把敌人放近了打;在进攻战斗中,利用黑暗,大胆穿插,切断敌人退路,摧毁敌人的技术兵器,在敌腹中开花,从而削弱了敌人的装备优势,保障了战斗胜利。

当时联军总司令麦克阿瑟的继任者李奇微回忆美军骑兵第1师第8团在云山战斗中遭到志愿军沉重打击时,曾数次提及“中共第347团”。他承认:“中国人对云山西面第8骑兵团第3营的进攻,也许达成了最令人震惊的突然性。” “中国人是坚强而凶狠的斗士。” “云山战斗不时发生近战,其激烈程度是以往战争中所没有的。”

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在总结第一次战役时指出:“我们志愿军入朝第一个战役胜利了……毛主席很高兴。起初,担心在没有制空权的情况下和美军作战,我们要吃亏,现在看来,这个困难是可以克服的。我们有近战、夜战的法宝,没有飞机,缺少大炮、坦克,一样可以打仗,打胜仗!美国军队没有什么了不起,我们不只打了伪军(韩军),也打了美国的王牌军,是华盛顿开国时组建的美军骑兵第一师嘛!这个在美国有名,一直没有吃过败仗的军队,这回吃了败仗嘛,败在我们三十九军的手下嘛!”

参考资料

1.《抗美援朝战争史》(3卷)

2.《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16师战史》

3.《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15师战史》

4.《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17师战史》

5.《战例选编 军、师、团、营》(第39军)

6.《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9集团军军史:抗美援朝时期》

7.《我军作战经验汇集》(4)

8.《朝鲜战争中的美国陆军》(3卷)

9.《朝鲜战争史》(5卷)

10.《韩国战争史》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江紫辰

江紫辰

知名历史博主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陈轩甫
专题 > 抗美援朝
抗美援朝
作者最近文章
韩国“名将”白善烨:面对志愿军,能让美军给自己挡枪
中国粉丝送礼物的韩国军队,曾被志愿军按地摩擦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